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兇衣 » 第98章 你們同房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兇衣 - 第98章 你們同房字體大小: A+
     

    歐陽馨怡的語氣,篤定而冷傲,從骨子裏透着一股得意滿滿。

    我明白她爲什麼會這麼得意,剛剛顧漠才拒絕了她,現在轉眼就要來求她,她不僅可以將剛纔受到的委屈狠狠再還回來。還可以狠狠羞辱我!

    “這個世界上,真的只有你爺爺纔可以救我?”我推開顧漠,聲音平淡而冷靜,平靜的連自己都有些意外。

    “那當然,我爺爺可是……算了,跟你說了你也不懂。但我敢保證,除了我爺爺之外,絕對沒有人可以救得了你!”歐陽馨怡一副不願意跟我多談的得意模樣,趾高氣昂的回答了我的問題。

    疤六也幫腔道:“蘇小姐,歐陽小姐說的沒錯,現在能救你的人,只有歐陽老爺子了。別的我也不該多說,但我勸蘇小姐還是識趣些好。畢竟活命纔是最主要的,要是連命都沒了。就什麼都沒有了。”

    我不知道疤六爲什麼要幫歐陽馨怡說話,是忌憚歐陽家的勢力,還是別有用心,但他剛纔分明還要殺死我,現在居然勸我要識趣,要活下去?

    他到底是什麼目的,爲什麼不顧這麼多人在場就自相矛盾?

    稍微思索了一下,我忽然明白了,疤六勸我,不過是賣給歐陽馨怡一個面子,而他肯定還有別的目的,至於是什麼目的。我現在還不知道。應該跟派他來的主子有很大的關係。

    沒有理會疤六。我笑了笑對歐陽馨怡說道:“其實,你說錯了,我還有另外一個辦法。”

    歐陽馨怡吃了一驚,臉色明顯變了,追問道:“不可能,你還能有什麼辦法?”

    “求你爺爺,無非就是爲了活下去,假如我不想活下去呢?”我笑了笑,眼睛卻看向顧漠,“我不想活下去,是不是就不用費神了?”

    所有人都吃了一驚,尤其是林初一,他聲音猛然提高,“白白,你在想什麼呢,螻蟻尚且偷生呢,你好好的爲什麼會想到死?就算你不想讓冷漠答應歐陽馨怡的條件,我們還會有別的辦法……”

    他後面一句話,說的很沒有底氣。

    我笑了笑,只當是他安慰我。

    歐陽馨怡沒想到我居然一心求死,她跺了跺腳,沒好氣衝顧漠喊,“她一心求死,你怎麼打算?我倒是要看看,你現在要怎麼辦,是眼睜睜看着她死,還是答應我的條件,讓我爺爺幫她治!”

    顧漠沒有看她。

    顧漠只是深深看着我,“蘇白,你生我也生,你死,我跟着死。”

    他向來寡言,即便是驚天動地的情話,也說的這麼簡單。

    可我心頭卻掀起了萬丈波瀾!

    什麼時候,這個男人已經對我這麼情深意重了?

    回想我們在一起的點點滴滴,他似乎對我一直冷冷淡淡的,並沒有特別的地方,爲什麼忽然就這麼一往情深,竟然要隨着我生死?

    心中同樣掀起驚濤駭浪的,還有歐陽馨怡,她雙眼赤紅,死死盯着顧漠,語氣裏透出徹骨的仇恨來,“顧漠,我喜歡你喜歡了這麼多年,你對我無情無義。你跟這個女人,不過才相識,就肯爲她生爲她死?”

    她問的,也是我想問的。

    她不明白,我更不明白。

    本以爲顧漠不會回答,沒想到顧漠卻扭過頭看着她,俊美臉上掠過滿滿的惆悵和迷茫,“誰告訴你,我跟她才相識?”

    我和歐陽馨怡都愣住了,顧漠的意思是,我們其實早就相識?甚至比他跟歐燕馨怡認識的時間還要長?

    我不明白顧漠在說什麼,但我卻明白,只要我死,他絕對也不會活下去。

    “那我們走吧,從這裏走出去。我就不相信,這天地之大,只有歐陽老爺子一個人可以治好我。”我終於正面對向了歐陽馨怡,苦笑,“歐陽大小姐,我這個人心眼比較小,你喜歡顧漠,我也喜歡。我不想讓他爲了我,答應你的條件,所以抱歉了!”

    從來都沒有想過,會當衆對一個男人表達愛意,可我居然這麼自然就說出口了,沒有絲毫難爲情。

    回頭打算主動牽着顧漠走,卻看到了顧漠眼中倉促來不及收去的笑意。

    這個男人居然會笑!

    而且,他笑起來的時候,就像是全天下的風景都盪漾在他眸中似的,光華萬千!

    我的手還沒有伸出去,顧漠已經先蹲下了身子,讓林初一趴在他後背上,站起身之後,牽起了我的手,側臉看看我,柔聲說,“那我們就這麼走吧。”

    “好。”我重重點點頭,握住了他的手,邁開了步子。

    在疤六他們還有歐陽馨怡的注目中,顧漠揹着林初一,牽着我,緩緩朝前走去。

    沒有人阻攔我們,疤六沒有,歐陽馨怡居然也沒有。

    林初一伏在顧漠後背上,腿上血肉模糊,臉上卻洋溢着八卦熱情的笑容,一巴掌拍在顧漠後背上,“我說冷漠,你小子可以啊,居然不聲不響就把白白給把到手了,嘖嘖,你還真是不可貌相啊,我還以爲你這輩子都要打光棍了呢!”

    我沒有吭聲,只是時不時幫顧漠將林初一託上去,臉上洋溢着滿足的微笑。

    一種情愫,緩緩盪漾在了心間。

    這是一種很奇怪的情愫,甚至我和顧漠都不太相熟,我都不瞭解顧漠,可偏偏覺得,他已經成了這個世界上最親近的人。我體內好像洋溢着一種我難以理解的熱情,讓我不由自主接近他。

    周圍還是漫天遍地的赤紅色,我們三人漫無目的朝前走着。上土巨扛。

    我問過顧漠和林初一,我們三人是以不同的方式進來的,但他們卻也不知道是怎麼進來的,好像一閉眼的功夫,就換成了另外一個世界,就到了這裏。

    既然如此,那我們想要出去,只好碰運氣了!

    林初一打趣了一番,看了看身後離我們越來越遠的疤六他們,用一種凝重無比的語氣說道:“冷漠,白白,我剛纔一直沒有告訴你們,其實……我聽我小師叔說過,要想救白白,除了用歐陽家祖傳的烈火符印,還有一種辦法。”

    顧漠驀然頓住了腳步,回頭問,“什麼辦法?”

    我心中也驀然升起了滿滿的希望,還有一種迫切的欣喜,我沒有敢奢望還有辦法活下去,可林初一偏偏給了我希望!

    可林初一卻不願意說了,我們催促了大半天,他都支支吾吾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我以爲林初一不願意告訴我們,便故意激將道:“顧漠,我們不聽了,他肯定只是逗咱們玩兒呢,根本不知道還有什麼辦法。剛纔歐陽馨怡和疤六都說了,只有歐陽老爺子可以救我……”

    “誰說我不知道,我只是不知道該怎麼張嘴說……”林初一果然一瞪眼,聲音驀然提高,“那我說辦法,看你們願意不願意,行不行?”

    我點點頭,好奇說,“只要有辦法,我們當然願意啊,怎麼會不願意?”

    顧漠卻皺起了眉頭,若有所思。

    又催促了一番,林初一終於紅着臉,結結巴巴說,“就是,就是,咳,你們反正都是一對了,那就也無所謂了。我說了啊,就是你們要是同房,將白白身上的一部分毒素,轉移到冷漠身上,然後再想辦法慢慢減去兩人身上的毒素,會好很多。”

    我先是愣了愣,接着臉色猛然漲紅,聲音猛然提高,“不行,把毒素轉移到顧漠身上,他也會中毒的。”

    看我反應這麼大,林初一立刻跟着說,“你看吧,我就知道白白不會同意的,這個辦法行不通,其實相當於沒有什麼辦法。”

    一直沒有開口的顧漠卻說話了,“我同意。”



    上一頁 ←    → 下一頁

    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
    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