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兇衣 » 第97章 她會死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兇衣 - 第97章 她會死的字體大小: A+
     

    等我再醒來的時候,我整個人躺在顧漠懷裏,他將我摟的緊緊的,我能聞到他身上好聞的藥香。

    鼻端,傳來一陣血腥味兒。

    艱難轉頭看了看,見林初一趴在我們旁邊。腿上血肉模糊,疤六端着槍站在不遠處,渾身緊繃,眼睛血紅,臉上滿是污血,他的腳下,橫七豎八躺了好幾具屍體,都是他的手下。

    歐陽馨怡的衣服也被血染紅了大半,手裏還拿着一把匕首,眼睛鉤子一樣看着我和顧漠,像是要吃人一樣。

    我知道,她現在見我依偎在顧漠懷裏。真的恨不得吃了我

    我艱難動了動身子,才覺得自己渾身上下疼得厲害,像是全身的骨頭都折了一樣,“林初一。你,你還好吧”

    顧漠最先感覺到我能動了,立刻低下頭看着我,低聲問,“你醒了”

    林初一也艱難朝顧漠身邊爬了爬,臉上勉強堆出一臉笑容來。顯然在強忍着疼痛,卻還記得跟我打趣。“白白,你可嚇死我了,剛纔怎麼就暈過去了我還打算英雄救美一次呢,你要是連這種機會都不給我,我可真的跟你急啊”

    看看他腿上血肉模糊,卻還在笑着逗我,我鼻子一酸,眼淚已經流下來了,“林初一,你傻不傻啊,子彈都過來了,你還替我擋”

    後面的話,我終於哽咽的說不下去。

    我還記得在疤六朝我們射擊的時候,顧漠和林初一奮不顧身上去幫我擋子彈的情景,還記得我好像很憤怒,隨後衝了出去。之後再發生什麼,我就記不得了,醒來就在顧漠懷裏了。

    正要問問顧漠剛纔發生了什麼,怎麼這裏像是被血洗過一樣,雙方都狼狽到這種地步,就見疤六猛然將槍上了膛,用黑洞洞的槍口指着我們,用命令的語氣對顧漠說道:“顧漠,把她交給我”

    顧漠冷冷瞥了他一眼,然後又扭頭看着我。

    林初一強撐着坐起身來,背靠在我們身邊,冷笑着說道:“疤六,你煩不煩啊,這句話說了快無數遍了,你不煩爺爺都煩了。我再最後告訴你一次,我們就算死,也不會把白白交給你,你趁早死了這條心你但凡讓爺爺活着出去,爺爺絕對饒不了你”

    林初一從小到大,都沒有栽過這麼大的跟斗,憤怒可想而知。

    “她,她是一個怪物,你們還護着她”疤六看我的眼睛,再也不是獵人看獵物的眼神,卻帶了恐懼和躲閃,“你們現在護着她,她遲早會害死你們的剛纔的情景你們也見到了,你們還執迷不悟”

    事情好像越來越奇怪了,剛纔還虎視眈眈要拿下我們的疤六,什麼時候開始這麼循循善誘了,還讓顧漠和林初一不要護着我。

    我也很討厭自己,每次到關鍵時刻就會暈倒,發生了什麼事完全不知道,顧漠和林初一也不肯告訴我實話。但看現場的慘狀,以及疤六那方的損失,我也隱隱約約猜到發生了什麼。上名介巴。

    疤六口口聲聲勸顧漠和林初一,林初一大怒,撿起地上的一塊石頭照着疤六狠狠扔了過去,罵道:“疤六,你要當狗我們不攔着,可你別用狗的眼光看人好不好你現在讓我們把白白交給你,不就是要交給你主子嗎你還真是條好狗,搖尾乞憐的,主人讓你幹什麼你就幹什麼,不分青紅皁白的”

    疤六大怒,一隻手舉起槍,輕而易舉就將林初一朝他咋過去的石頭打成了粉碎,指了指我,眼神陰鷙可怕,“狗也是要看人的,你們護着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怪物,怪物你們懂不懂”

    他剛說完怪物,就見一塊石頭以極其凌厲的氣勢朝他疾馳而去,重重打在了他的嘴上,他嘴上瞬間就溢出了鮮血,顧漠的聲音冷冷響起,“你最好管住自己的嘴”

    剛纔那塊砸傷疤六的石頭,是顧漠扔的

    疤六擦了一把嘴上流出來的血,勃然大怒罵道:“好好好,老子倒要看看,這死陰丹的毒不解,她要怎麼活老子對她無可奈何,她自己也活不下去”

    剛纔顧漠砸他的時候,顯然絲毫都沒有手下留情,疤六憤怒之下開口,嘴脣上竟然噴出點血來,他又立刻捂住,動作十分滑稽。

    可我卻沒有笑,因爲我聽到了疤六的話。

    他說,我身上的死陰丹的毒要是解除不了,就會死

    死陰丹,是在井壁懸棺那個女屍強行餵給我吃的東西,這東西居然也有毒

    怪不得我吃了它之後,每次都覺得體內有一種力量在四處遊走,似乎隨時都可能將我整個人都撕成碎片一樣。而且顧漠說,這女屍想要喚醒我體內的另外一個靈魂,她是打算毒死我,然後再喚醒

    雖然小師叔不救我,我很有可能就死了,可疤六說我會死的時候,我還是忍不住拽着顧漠問,“顧漠,他說的都是真的”

    就在我伸手拽顧漠的時候,看到了我剛剛纔變的嫩白滑膩的那雙手。

    現在變成了滿手都是褶皺,如雞皮一般,皮膚鬆弛,一拉就能拉出來老高這分明就是一雙老人才有的手

    我猛然朝我的臉摸去,也同樣摸到了一張長滿了皺紋的臉

    “顧漠,這是怎麼回事”我驚慌問顧漠。

    顧漠將臉別到了一邊。

    我又死死拽住了林初一的手,搖晃着他的胳膊問,“林初一,你告訴我怎麼回事”

    問顧漠他沒有回答我,所以在問林初一的時候,我幾乎是在吼了

    林初一眼神有些慌亂,想要避開我的注視,卻被我緊緊追着,他只好垂下眼眸,“白白,你體內有死陰丹,先前的幾次就是爆發的徵兆,剛纔我被子彈打傷,你急怒攻心,所以就”

    後面的他不用說,我也知道怎麼回事了。

    可能是我剛纔情緒太過於激動,所以引發了死陰丹的毒

    聽到這些,我真是欲哭無淚,那死陰丹居然也有毒

    沉默了片刻,我接着問,“林初一,你老實告訴我,要是再這麼下去,我會怎麼樣”

    “白白,你別問了”林初一迅速閃過頭,不敢看我,聲音居然也帶了哽咽。

    他不用接着說,我已經知道他的意思了按照這種情況發展下去,我還是難逃一死

    “白白,你放心,你是因爲我纔會變成這樣的,我就算是想盡一切辦法,哪怕是豁出命,也要救你”林初一說這句話的時候,帶了一種恨恨的感覺,應該是恨他自己拖累了我。

    我想扯出一個笑容安慰他,卻失敗了。

    我主動拉起了顧漠的手,澀聲說,“對不起,你的表白雖然差爆了,但我還是不會陪你多久,我比你更差勁”

    顧漠反握住了我的手,“你絕對不能比我先死,至少這一輩子絕對不能”

    不等我細細想他說的話,就見顧漠站起身來,衝歐陽馨怡招了招手,“我答應你一件事,你救蘇白。”

    歐陽馨怡居然有辦法救我

    可我心中泛起的第一個念頭不是驚喜,而是排斥,緊跟着顧漠站起身來,冷冷說道:“這個條件我們不談了,我會想辦法救自己的。”

    說完之後,我拉着顧漠就要重新坐下。

    我知道歐陽馨怡憋了一股怨氣,恨不得立刻就找回來,現在顧漠主動送上門,想也不想我就知道歐陽馨怡會提出什麼要求。

    歐陽馨怡抱臂站定,冷笑着問,“蘇白,你確定你不需要我幫忙我敢說,這個世界上除了我爺爺能救你,再也沒有第二個人可以救你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
    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