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兇衣 » 第90章 墓中蹊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兇衣 - 第90章 墓中蹊蹺字體大小: A+
     

    等看到立碑人名字的時候,剛纔那種強烈的預感,終於被證實了。

    立碑人的名字刻的很小,而且還是小篆,但我卻認識,是顧漠

    亡妻秦韻。顧漠

    這些在我腦海中不停的盤旋,反反覆覆,事情很明顯,很簡單,但我卻怎麼都不明白,這個秦韻是不是顧漠嘴裏的秦韻,這個顧漠,是不是整天跟我在一起的顧漠

    看這碑上的字體,這個墳墓應該時代很久遠了。

    我記得曾經看過資料,小篆是在西漢末年才逐漸被取代的,也就是說,這個秦韻距離現在,最少也有兩千多年了。顧漠現在明明才三十歲不到的樣子,怎麼可能替她立碑

    難道,兩千多年前也有一個顧漠,他老婆叫秦韻

    若是顧漠沒有在神志不清時喊過秦韻的名字,我絕對不會把這時間上間隔兩千多年的人聯繫在一起,可現在,我卻對着一個兩千多年前的古墳,在考量跟顧漠到底有沒有什麼關係。

    想了又想,除非有一種可能那就是,顧漠已經活了兩千多年

    我被這個想法嚇了一跳,顧漠也不過是個尋常不過的人而已,怎麼可能會活那麼多年

    蹲在墳前想了很長時間,我腦袋想的混脹,卻始終想不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便想着幫着清理一下墳上的雜草什麼的。也算是一場緣分。

    其實,這裏漫天遍地的綠草鮮花,一眼望不到頭,我根本就沒有別的地方可去。只有這墳塋算出奇之處,我就當給自己找些事做,要不然這麼無休無止的找下去,我非得瘋了不可

    我開始動手幫着墳塋去清理雜草,這雜草也不知道漲了多少年,一茬落敗了,另一茬就緊跟着再生,一茬又一茬,多少年下來,墳塋上竟然堆積了一層厚厚的雜草集成的泥淖。

    這清理工作做起來相當複雜,我大概清理了有一個多小時,才終於將墳頭最頂部的東西給清理的差不多了,我也累出了一身的汗水。將衣服都黏在了身上,相當難受。

    回頭看了看,周圍的環境依舊,天色沒有絲毫變化,好像永無止境一樣。

    將頂部清理好之後,我移動了一下身子,打算去清理墳側。沒想到我纔剛剛挪動腳步,就覺得腳下像是踩着了什麼東西,還咔嚓響了一下。

    聽到這個響聲之後,我心說壞了,難不成這墳塋被什麼人動過,把屍骨給移出來,我剛剛不小心給踩到了

    畢竟這墳塋經過了這麼多年,光被雨水沖刷,都有可能會將屍骨給露出來。

    剛要低頭去看看是不是我把人家屍骨給踩壞了,就發現墳塋的頂部,居然裂開了一道縫

    我這一驚非同小可,拍了拍咚咚跳着的心,我纔敢探頭從裂縫裏朝墳塋裏看。

    當時也不知道怎麼想的,一心想看看這墳塋裏到底有什麼,其實後來想想,我在石坡寺下見過太多經年都沒有腐爛的屍身,已經慣性認爲這秦韻必然也不會腐爛,屍身肯定還完整無缺。

    我潛意識裏,竟然想看看這秦韻長的什麼模樣

    只是當時並沒有意識到這一層,只是被這種潛意識催着去查看墳塋裏的屍骨,但看了一眼,這裂開的縫隙實在太小,只能看到黑乎乎的一片,別的什麼都看不清楚。

    沉吟了一番,我又在剛纔踩過的地方,用力踩了下去。

    踩下去之後,就聽到轟隆隆一聲響,那道細小的裂縫,果然變成了一道大口子

    我心下一喜,彎腰就朝裏面看去。

    這墳塋太過於簡單,並沒有多深,也沒有太複雜,因爲我一低頭就看到了棺木。這棺木周身都是大紅色,也不知道是什麼材質做的,居然經過了這麼多年都沒有腐爛,反而完好無缺。

    咬了咬牙,我用力推開了棺蓋,想知道這個秦韻長什麼模樣的念頭,讓我的行爲都有些瘋狂了。

    棺材裏只有一套大紅色金邊的衣服

    最上面是鳳冠,下面是一套大紅色的衣服,可偏偏沒有屍體,也沒有屍骨

    難道,時間太長,這屍體已經腐爛成灰,所以看不到了

    可這棺材還保存的依舊完整,甚至像是昨天才剛剛下葬一樣,偏偏屍身就腐爛的一點不剩了

    這似乎不太合常理。

    在國人的觀念裏,總是想盡辦法想要保存屍身,讓屍身越晚腐爛越好,在這裏反而倒過來了,棺材保存完好,屍身腐爛的一點不剩了

    不對不對

    沉思了半晌,我才一拍大腿,暗暗罵自己笨到了家,說不定這棺材裏本來就沒有什麼屍身,只有這一套衣服呢

    這可能就是所謂的衣冠冢,沒有找到屍身,或者屍身已經完全被摧毀了,所以將死者的衣服安葬,再建立墳塋。

    那這個秦韻的屍體到底去哪兒了,爲什麼這裏只有她的衣服上他豆巴。

    可這事情恐怕已經過去千年了,我就是想破腦袋都想不明白,又暗暗生出內疚來,覺得我無緣無故就打開了人家的墳墓不說,還打開了人家棺材,實在是大不當的行爲。

    我小心翼翼將棺材蓋合好,然後站起身來,正打算想辦法將墳墓也給合上的時候,忽然覺得自己好像忽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我想了又想,居然想不到自己到底忽略了什麼,無奈,只得又重新推開了棺材蓋。在推開棺蓋的那一瞬間,我忽然想到了,這棺材裏的大紅衣服,跟假冒顧漠那人送給我的那一套,幾乎一模一樣

    我的天,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顧漠否認那套衣服是他送的,可爲什麼在秦韻的墳墓裏,會出現一套一模一樣的

    還有,這套衣服是嫁衣,可現在放在棺材裏,是

    我正凝視這套嫁衣的時候,才發現鳳冠旁邊放了一個血紅色的手鐲,拿起手鐲看了看,就見這手鐲通體血紅色,溫潤細膩,隨手晃晃,還能看到裏面像是有血紅色的液體在隨着搖晃。

    這是一個玉鐲,但我卻還是第一次看到這種顏色的玉鐲,跟那套大紅色的衣服,倒也是蠻搭的

    這墳塋和棺材都十分簡潔,也沒有屍骨,只有一套衣服,倒像是人急匆匆建立起來的,更沒有什麼陪葬品,除了這一個血紅色的玉鐲,這到底說明了什麼,說明這玉鐲很重要,還是下葬的人只有這麼一個玉鐲可以陪葬

    想了半晌,我最終還是一無所獲,反而覺得腦子更加混亂,原先絲毫都沒有聯繫的東西,竟然有了聯繫,這是我始料未及的。

    我看了那玉鐲半天,正打算放回去,卻聽到身後傳來一道冰冷的聲音,“把那玉鐲放回去”

    聽到這聲音,我心中先是涌上一陣狂喜,接着就是一陣冰冷身後的聲音,是顧漠的

    他是怎麼進來的,爲什麼用這種語氣跟我說話,難道,他真的是那個顧漠

    這個念頭,讓我不可遏制的顫抖起來,非但沒有將玉鐲放下,反而拿着站起身,直直面對他,冷聲反問,“怎麼了,你認識這玉鐲”

    顧漠長身玉立,站在我對面,眼光並沒有看向我,而是看向我手中的玉鐲,點點頭說,“這玉鐲是血玉鐲,是至尊至貴的寶物,卻也邪性十足,一般都用來鎮壓亡魂。”

    又是鎮壓,難道這秦韻死的蹊蹺,或者屍變了

    心裏這麼想着,我的手也猛然抖了抖,手中的玉鐲差點摔在地上,卻還是忍不住問,“顧漠,你知道這墳墓是誰的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
    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