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兇衣 » 第77章 騎着蛟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兇衣 - 第77章 騎着蛟龍字體大小: A+
     

    託着我的東西,通體呈白色,頭上有兩隻角,頭頂上長着一雙紅色的眼睛,正盯着我看。?.籃.色.書吧,更新快,

    我此刻正坐在它的脖子處,正是它託着我緩緩上升的。

    這東西很像是蛇。但頭上卻有兩隻角,眼睛又是通紅色,我猛然看到,嚇得身子晃了晃,差點從它身上摔了下去,條件反射抓住了它的角,才穩住了身子。

    穩住身子之後,我偷偷打量身下的東西,見它並沒有因爲抓住它的角就大怒,反倒是一直拖着我往上升,我懸着的一顆心才終於放了下來。不管怎麼樣,先上去了再說。好歹上面還有顧漠和林初一可以依靠。

    這東西託着我緩緩上升的時候,那羣金色的蛾子非但沒有飛走,反而將我整個人裹的更緊,我身上、手上。甚至連臉上都爬滿了蛾子,拍了無數次,情況就是全身上下再也沒有了絲毫空隙

    後來我懶得再拍打,任由蛾子落滿了我全身。

    這井深大概有三四米的樣子,這白色的東西速度很穩當,穩穩託着我飛到了地面上。然後停了下來,將腦袋微微垂下。竟然像是在等着我從它身上下來。

    我不敢有絲毫怠慢,趕緊從它身上跨了下來,對呆呆看着我的林初一說道:“快,幫我把身上的蛾子拍掉”

    雖然我也看到了歐陽馨怡和顧漠,卻故意將他們忽視掉,求助於林初一。

    林初一愣了愣才反應了過來,手忙腳亂幫我拍打着身上的金色蛾子,苦笑道:“白白,你快成了行爲藝術家了,先是弄了一身螞蟻,現在又弄了一身的蛾子,幸好顏色還算好看,我纔不那麼噁心還有啊,你剛纔簡直牛逼哄哄啊,居然騎着一隻蛟龍就出來了,它到現在還沒走。不會是還等着你坐吧”

    那條白色長角的東西,居然是蛟龍

    “林初一,快些幫我拍打蛾子,不要胡亂開玩笑”我以爲林初一信口開河,所以一邊自己拍打着身上的蛾子一邊苦笑說道。

    林初一立刻回頭看向顧漠,“冷漠,你告訴白白,這東西是不是蛟龍她都騎着人家出來了,居然還不知道自己騎的是什麼不過也奇怪了,白白,爬行動物都好像比較喜歡你,先前那條金色的大蟒好像就對你不錯,現在這蛟龍居然讓你騎着玩,乖乖,我都開始佩服你了”

    顧漠卻沒有理會他,只是掃了我一眼,又將目光放在了那條蛟龍身上。

    林初一早就習慣了他的冷淡反應,也不再多說,專心替我拍打身上的蛾子,剛纔還呆呆看着我的歐陽馨怡卻猛然拽住了他的手,阻止他再幫我拍打身上的蛾子。

    “姑奶奶,你又怎麼了冷漠跟你有娃娃親,我沒有吧白白是我朋友,她剛剛纔從井裏爬出來,現在又讓我幫忙,我不能不幫”林初一沒好氣瞪了歐陽馨怡一眼,帶了不耐道。

    看的出來,他對歐陽馨怡並沒有多少好感,可能是因爲平時兩家的關係不錯,所以纔對她一再忍讓的。

    他說完之後就要甩開歐陽馨怡的手,沒想到歐陽馨怡卻死死拽住不放,看看我又看看他,冷着一張小臉說,“死十五,我才懶得管你。不過,你要是想死的話,我現在就放手,你大可以去幫她的忙”

    她說話又快又急,而且語氣不像是開玩笑,不僅是林初一,我都跟着愣住了,歐陽馨怡這是什麼意思

    “姑奶奶,你不願意救白白就算了,不要危言聳聽好不好好,那你倒是說說,我怎麼就是想死了”林初一抱臂站定,一副跟歐陽馨怡理論到底的模樣。

    歐陽馨怡厭惡瞥了我一眼,這才緩緩說道:“這金色的蛾子叫幽冥蛾,只吃死人身上的東西,而且據說只喜毒素,全身上下都是毒,要是被一隻咬一口,小命都能丟掉半條,別說她身上現在有成千上萬只,你不是想找死是想幹什麼”

    幽冥蛾這金色蛾子看起來尊貴漂亮,卻有這麼恐怖的名字

    歐陽馨怡說只要被這東西咬上一口,就會丟半條命,我全身上下都是這蛾子,爲什麼一點感覺都沒有

    好像知道我在想什麼似的,歐陽馨怡不屑看了我一眼,撇嘴道:“你也不用得意的太早,這蛾子會釋放一種東西,就像注射麻醉劑似的,不知不覺就把你給麻醉了。別說咬你一口了,就咬是千口萬口你都不覺得。”

    我本來還沒有覺得什麼,歐陽馨怡這麼一說,我下意識動了動身子,卻覺得身子很遲鈍,好像早就不是我的了一樣。拍掉蛾子露出肌膚後,才發現身上多了好多紅點,應該是被那蛾子叮咬所致。

    這麼說,歐陽馨怡說的都是真的

    林初一還是不肯相信,辯解道:“你剛纔說,這蛾子喜歡吃死人身上的東西,可白白活蹦亂跳的歐陽大小姐,不會是你沒好好學你爺爺教給你的東西,把幾種相似的蛾子弄混了吧”

    “我纔不會弄混呢,她”林初一不僅敢違逆她的意思,而且還敢質疑她,歐陽馨怡立刻氣鼓鼓打算反駁。

    剛纔一直沒有做聲的顧漠,卻忽然冷冷張口,“閉嘴”

    他的聲音很冷,很淡,拒人千里之外。

    但是,卻很管用。

    因爲,歐陽馨怡立刻就閉了嘴,而且只敢用一雙眼睛瞪顧漠,卻不敢再多嘴。

    等歐陽馨怡閉上嘴之後,顧漠就走到歐陽馨怡身邊,反手從她身上抽出了一把匕首,又從身上撕下一綹布條來,接着想也不想就用匕首割破了自己的手指

    “漠哥哥”歐陽馨怡驚呼一聲,下意識想要阻止他,張了張嘴卻不敢多說話,只能恨恨瞪了我一眼,怨氣沖天道:“醜八怪,都怨你”

    我不知道顧漠要幹什麼,只看得入神,也懶得理會歐陽馨怡的敵意。

    卻見顧漠等手指上的鮮血滴出來之後,便讓鮮血滴在了割下來的布條上,然後將布條伸到了我面前,微微晃動着。

    奇蹟就在這個時候發生了剛纔像是黏在我身上,拍都拍不掉的幽冥蛾,竟然紛紛朝顧漠晃動在我眼前的布條飛去,片刻之間就爬滿了那布條。後來的幽冥蛾也爭先恐後朝布條上飛去,轉眼布條上就密密麻麻落滿了一層

    等布條上落滿了幽冥蛾後,顧漠猛然用力,將布條扔到了井中

    那些蛾子竟然飛快追隨着布條朝井下撲去,赴湯蹈火一般

    剛纔還爬滿我身上的幽冥蛾,轉眼間居然消失的乾乾淨淨

    “冷漠,你有這個本事爲什麼不早點用,我剛纔拍的手都發酸了,你才站出來。對了,這蛾子到底有沒有毒,我會不會死”林初一目瞪口呆看着那些蛾子飛撲到了井裏,喃喃讚歎道。

    顧漠沒有理會他,扭頭就走

    林初一滿眼都是崇拜,立刻追上前去,“冷漠,你告訴我,你的血到底是怎麼回事”

    歐陽馨怡卻沒有緊跟着他們,像是故意落在了後面似的。

    “蘇白是吧”等顧漠和林初一走出了一段距離之後,歐陽馨怡滿眼敵意看着我,跟剛纔那種驕縱蠻橫完全是兩個模樣,渾身帶着一種剛纔完全沒有的傲然冷意和冷靜,“我看你根本就不知道,你自己現在是什麼東西”

    歐陽馨怡的話讓我心裏猛然咯噔一下,卻沒好氣反問,“歐陽大小姐,你平時形容自己,就說自己是什麼東西”

    雖然我不想承認,但我卻不得不說,剛纔她關於幽冥蛾的習性描述,我一字不漏的聽進了心裏。

    我忽然很害怕,害怕從歐陽馨怡嘴裏說出什麼我不想聽到的話來。

    現在的她,忽然讓我覺得很可怕上向華號。

    剛纔臥在地上的蛟龍,忽然就動了動身子,接着揚起頭來。

    “蘇白,救你的人難道沒有告訴你,你現在是雙魂人”歐陽馨怡看了看擡起頭來的蛟龍,眼裏明顯有了怯意,卻故作鎮定反問我。

    我第一次聽到雙魂人這個名詞,忽然覺得,這個歐陽馨怡絕對不簡單,她知道的遠遠比我能猜到的還要多,而且她表現給顧漠和林初一的,跟現在的歐陽馨怡,絕對是兩個人

    我終於忍不住問道:“什麼是雙魂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
    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