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兇衣 » 第75章 不許牽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兇衣 - 第75章 不許牽她字體大小: A+
     

    林初一遲疑了一下,皺眉說,“可我剛纔分明看到了,那身材前凸後翹的,絕對不會是大男人”

    顧漠本來一直沒有說話,聽林初一說到這裏。居然也幫腔道:“只要是女人,他就絕對不會看錯。”

    “你看,冷漠都說我沒有看錯,那肯定就是有個女人嘛”林初一條件反射自誇,自誇到一半又覺得不對勁,立刻反擊道:“冷漠,你這是什麼意思,什麼叫只要是女人我就不會看錯”

    顧漠沒有理會他,只是拉着我的手繼續朝密道里走去。

    林初一跟在我們身後,繼續絮絮叨叨抗議,“我說,你們兩個人什麼時候總是手牽着手的。這不是刺激我這個單身漢嗎冷漠,你小子可以啊,一聲不吭,就把白白給拿下了”

    本來被顧漠牽着我就覺得很難爲情,現在被林初一這麼一打趣,我更是覺得臉色發燙。暗暗掙扎了幾下。想要擺脫顧漠牽着我的手。可他非但沒有要鬆開的意思,反而牽的更緊。

    我掙扎的力道大了,他居然扭過頭來,看着我的眼睛說,“不想拖後腿就讓我牽着。”

    這個霸道無理的男人

    既然掙不脫他的手,我索性不再掙扎,任由他牽着朝前走。

    顧漠的手掌修長,掌心有一層薄繭,兩個人肌膚相觸,每走一步我都覺得心神激盪。臉燙的像是點着了火一樣,林初一後來又說了什麼,我居然根本沒有聽到,眼裏心裏手裏,都只剩下了跟顧漠手掌相牽,肌膚相觸。

    即使是在這幽暗狹長的密道里,我的心情竟然也漸漸溢出了明媚來。

    可惜這種美好並沒有持續多長時間,就聽到不遠處傳來一陣打鬥的聲音,中間竟然還夾雜着一個女人的嬌斥聲

    林初一一聽就興奮朝前跑去,嘴裏唸叨。“你們看,我就說有女人吧,你們還不相信。走,咱去瞧瞧,什麼女人膽子大到了這種地步,敢一個人獨自闖蕩萬淵宮。”

    我也好奇的很,隨即加快了腳步,倒是顧漠顯得不怎麼熱心,慢吞吞的走着,他又牽着我的手,所以我心裏好奇,卻拽不動他,只能跟着他朝前晃悠。

    那打鬥的地方離我們本來就不太遠,即便我們是晃悠過去的,也很快就到了,我眼睛一瞥,果然看到一個全身的女人正在跟幾個“顧漠”打鬥,她身手居然敏捷伶俐,好幾個化成顧漠的贛獸一起圍攻她,她居然沒有落敗。

    林初一一向熱心,看到幾個贛獸欺負一個女孩子,還是一個不穿衣服的女孩子,他當即大喝一聲,跳進去參戰,幫那女孩子打那幾個贛獸。

    那女孩子正打的如火如荼,忽然看到林初一幫她,自然分了神朝林初一這邊看了看,跟林初一四目相對時,這女孩子發出一聲尖叫,“死十五,你給我閉上你的狗眼”

    “姥姥的,歐陽馨怡,居然是你好好好,我閉上眼就是了,你別打我啊,你倒是打這些東西啊”林初一纔看了一眼,那歐陽馨怡就不由分說朝他身上沒頭沒腦揍去。

    顧漠拉着我扭頭就走。

    我以爲他害羞,打趣道:“喂,你扭過頭不看就行了,不用跑這麼快,人家女孩子又不會不對,她好像認識初一。”

    我這句話纔剛剛說完,就聽到身後響起了一個撒嬌的聲音,“漠哥哥,人家千辛萬苦來找你,你怎麼看到人家就要走咦,她是誰,你爲什麼牽着她的手死十五,你給我一把刀,我把這女人的手給剁了”

    就聽林初一在身後小心翼翼哀求,“姑奶奶,你在剁別人手之前,能不能穿一身衣服這些贛獸身上的衣服,我扒下來一套給你穿,雖然樣子老式些,也總比你光着好吧,你家漠漠看到了該生氣了”

    後面一句話果然管用,那歐陽馨怡立刻連聲答應,“好好好,你抱着它,我從它身上扒衣服。敢脫姑奶奶的衣服,姑奶奶待會兒讓你嚐嚐厲害”

    就聽身後又響起了幾聲吱吱吱的聲音,加上林初一和歐陽馨怡的呵斥聲,場面十分混亂。

    我聽到那個歐陽馨怡的話,就知道她跟顧漠的關係不一般,立刻硬生生頓住腳步不再往前走,冷冷說,“她叫你呢,你就打算這麼走”

    那種陌生的不舒服的感覺,又涌上了心頭,讓我胸口發悶,堵的厲害。

    顧漠終於頓住了腳步。

    片刻之後,就聽到身後響起了一陣腳步聲,緊接着一個身材高挑,膚白貌美的女人就出現在了我們面前,她渾身上下都洋溢着一種與生俱來的優越感和尊貴感,看我的時候帶了不屑和敵意,上下打量了我一番,皺皺眉不滿對顧漠說道:“漠哥哥,你放開她的手,你就算要牽手,也只能牽我一個人的手,別的女人你不許碰,碰了我就要砍斷她的手”上名投血。

    她這麼一說,我猛然就從顧漠手裏抽出了手,扭頭就朝相反方向走去

    顧漠竟然也扭頭跟在我的身後,並沒有理會歐陽馨怡。

    “馨怡,你別生氣,我替你罵他個狗血淋頭哈”見顧漠扭頭跟着我一起走,林初一又是使眼色又是打手勢,示意他不要跟着胡鬧。

    顧漠卻像是沒有看到似的,依舊跟我朝前走去。

    歐陽馨怡不樂意了,跺了跺腳,飛快走到我們跟前,攔住顧漠淚汪汪說道:“漠哥哥,我以死相逼,才讓我爺爺把我送到了這裏,又在這裏等了你很久你纔過來了,你見到我連看都不願意看一眼嗎”

    這句話,卻帶了無比的柔軟和深情,眼中晶瑩欲滴,看的我的心都跟着一軟,扭頭瞪了顧漠一眼。

    顧漠終於說話了,語氣卻冷淡的可以,“你回去吧,這裏很危險”

    歐陽馨怡立刻又不樂意了,跺了跺腳,氣咻咻指着我說,“既然危險,她爲什麼就能跟着你漠哥哥,你什麼時候口味這麼重了,開始喜歡非洲人了”

    這歐陽馨怡頤指氣使,上來就羞辱我,我心裏正鬱悶,也懶得搭理她,只是走道林初一身邊,冷冷說道:“他是他,我是我,你別把我們摻和到一起。你來找你的漠哥哥,你儘管找就是,衝我發什麼邪火”

    我說這句話時,顧漠揚起幽深的眸子看了我一眼。

    他眸子幽深,一眼就能讓人萬劫不復,而且看我的時候,眼裏似乎帶了滿滿的深意和惆悵。

    只一眼而已,我卻看的心劇烈跳了起來,發狠似的扭過頭不再看他。

    看我們三個人氣氛僵硬到了極點,林初一趕緊打圓場,賠笑對歐陽馨怡說道:“馨怡,既然歐陽老爺子把你送到了這裏,肯定有什麼重要的事吧,你快說說是什麼事。”

    歐陽馨怡性子雖然霸道,但怒氣卻是來的快去的快,被林初一這麼一提醒,她居然一拍腦袋,懊惱道:“你要是不提醒,我倒是忘記了,爺爺讓我來對了,是誰讓你們來這萬淵宮的”

    “我小師叔啊,怎麼了”顧漠沒有搭話,林初一好奇反問道。

    “你小師叔想害死你,我管不着,但是他不能害死我們家漠哥哥。你們快跟我走吧,不要在這裏逗留了”歐陽馨怡又瞪了林初一一眼,沒好氣說道:“死十五,我發現只要漠哥哥跟你在一起,就指定倒了血黴”

    這歐陽馨怡說話只說一半,林初一心裏着急,也懶得跟她計較,立刻逼近一步追問道:“馨怡,你剛纔是什麼意思,我小師叔怎麼就想害死我們了是不是你爺爺發現了什麼”



    上一頁 ←    → 下一頁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
    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