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兇衣 » 第73章 你不要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兇衣 - 第73章 你不要動字體大小: A+
     

    相比較林初一而言,我更吃驚,因爲在顧漠受傷後,他曾經叫過我“韻兒”,當時我並沒有在意,現在看來。竟然確實有這麼一個人,不過顧漠好像把她給忘記了。

    這名字絕對是個女人的名字。

    想到顧漠叫這個名字時的親暱和溫柔,我心裏竟然泛起了一層不舒服和苦澀,怕他看到,便飛快走到一邊,掩飾自己的情緒。

    林初一何等聰明,我往旁邊一走,他立刻就猜到了我的心思,立刻對顧漠說道:“你記憶力這麼好都記不住,想必這女人對你沒有什麼重要的,白白,你說我說的對不對?”

    我心裏不舒服,只好含糊答應了一聲。也不知道說什麼纔好。

    氣氛,忽然就有些僵硬。

    林初一爲了緩和這種氣氛。立刻笑着說,我們已經苦苦奔波了這麼多天,剛好這裏有這麼個舒適的屋子,我們又在樹頂,也不用擔心會被什麼攻擊,還不如好好休息一下,養精蓄銳,好早點找到小師叔讓我們找的所謂祕密。

    我知道是林初一在緩和我們之間的氣氛,又意識到自己竟然在吃味,又羞又愧,顧漠跟我本來就沒有什麼關係,只是迫不得已纔在一起的,我有什麼資格吃味?

    還有,我是什麼時候開始在意他的?

    既然林初一說了要休息。我也正好找機會想想心事,所以一口就答應了,又被林初一推到了牀邊,說我是唯一的女士,自然應該睡在牀上,他和顧漠隨便把桌椅對一下就可以休息了。

    我沒有辦法拒絕,也不想多說什麼。隨即合衣躺在了牀上,背對着他們,閉上了雙眼,再也沒有多說半句話。

    我跟這具女屍交換身體後,身上還穿着她的寬袖長裙,雖然經過我的改良,將袖子裹緊,將裙子變成了褲子,但還是十分不舒服,這又是我第一次睡覺,竟然覺得十分不舒服,總感覺什麼地方怪怪的。

    可是,爲了快點逃避這種尷尬,我閉上了眼睛,努力暗示自己趕緊睡覺趕緊睡覺。

    林初一和顧漠找了幾張桌椅拼湊成了一張牀,兩人接着就躺下了。

    他們躺下之後。都沒有說話,就連最喜歡說話的林初一都沒有開口說話,像是在想什麼心事。

    就這麼過了大概三四十分鐘,我竟然漸漸迷迷糊糊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忽然被一陣聲音驚醒了,像是有人在用刀子刮什麼東西一樣,特別刺耳難聽。

    我不敢翻身坐起,怕驚擾了對方,只能偷偷探出半個腦袋朝發出聲音的地方看去。

    樹上的花朵發出幽藍的光芒,屋子內的光線雖然有些曖昧,但足以看清楚屋內的情景了----顧漠正背對着我,用什麼東西在牆上颳着什麼,我只能看到他在牆上不停的颳着,卻沒看到他在弄什麼。

    又看了看他們用桌椅拼成的牀上,林初一仰面朝天,睡的正酣,似乎根本沒有聽到屋內發生的聲音。我也不敢發出絲毫聲響,只能暗暗咬着手指,就這麼靜靜聽着。

    大概過了十來分鐘的樣子,顧漠好像終於完工了,然後緩緩轉過了身子。

    在他轉過身子的那一刻,我眼前猛然一亮,牆面上刻着一副女子的畫像,墨發半繞在腰間,五官精緻絕美,衣袂飄然,足下彷彿踏着白雲似的,姿態翩躚,神態超然高貴。

    也不知道顧漠剛纔是用什麼刻在牆上的,這女子的畫像竟然還發着幽藍的光芒,看上去更顯然驚豔妖魅,彷彿下一秒就能從牆上走出來一樣。

    這女子衣着打扮都像是古人,顧漠爲什麼大半夜起來畫了這麼一副畫像?

    我正想的入神,卻見顧漠已經直直朝我牀邊走來,在我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已經上了牀,接着躺在了我的身側,將我摟進了懷裏。

    “顧漠,你幹什麼?”我怕林初一看到了後誤會,不敢大聲說話,只能用力推着顧漠的胸膛,低聲質問,“趕緊下去,要不然的話,我要喊林初一了。”

    我在用力推開顧漠的時候,他身子隨着動了動,我藉着一束藍光,正好看到了他的面龐,就見他微微閉着雙眼,卻依舊用力將我摟緊,將臉埋在我的脖頸間,低低叫了一聲,“韻兒!”

    又是韻兒!上豆團巴。

    上次他受傷將我摟進懷裏時就叫了我韻兒,現在又叫我韻兒!

    “我不是你的韻兒,你放開我!”本來七八分的惱意,因爲他叫了這一聲韻兒變成了十分,我在推顧漠的時候,聲音也微微拔高。

    他明明說不知道秦韻是誰,卻一而再再而三將我當成了秦韻,這讓我心裏很不是滋味。

    顧漠卻將我抱的更緊,甚至還變本加厲,用嘴脣來尋找我的嘴脣……

    我心裏本來就不舒服,又見他做的更過分了,便狠了狠心,用力將顧漠往牀下推去!

    這次我用了十分的力氣,顧漠又正好擡起上本身打算親我,所以一下子竟然被我推下了牀,我正擔心他會不會疼的叫出聲來,若是驚醒了林初一,我該怎麼解釋,就感覺有人驚叫了一聲,“白白!”

    是林初一的聲音!

    我猛然睜開了雙眼,就見有林初一和顧漠正站在我牀前,附身看着我。

    顧漠的表情已經不變,但林初一卻一臉驚恐看着我,好像我是什麼怪獸似的。

    我一臉迷惑,難道我剛纔把顧漠推下了牀,所以他才用這種眼神看着我?

    正迷惑間,就聽林初一顫抖着聲音說,“白白,你,你不要動……”

    不讓我動,爲什麼不讓我動?

    狐疑的瞬間,我下意識就要翻身坐起,誰知我纔剛剛用手撐住牀打算坐起來,就感覺手掌上猛然一疼,像是被什麼東西狠狠咬了一口一樣。

    低頭看去,只看了一眼,我立刻嚇的從牀上蹦了起來,接着直接跳到了地上,不停的拍着身上,驚恐道:“我身上怎麼有這麼多螞蟻……這螞蟻是什麼品種,居然是藍色的?”

    見我驚慌萬分的樣子,林初一也走上前來幫我拍着身上的螞蟻,拍到地上之後,他就一腳踩死,聲音卻依舊帶了驚疑不定,“白白,我和冷漠是被你的夢話驚醒的,醒來就見你身上爬了一身的螞蟻,而且還是這種怪螞蟻,我們不敢亂動,只好叫醒你……”

    後面的情況不用說我也知道了,他們叫醒我之後,我被全身的螞蟻嚇了一跳,所以直接跳到了地上,林初一隻好來幫我拍螞蟻了。

    我卻更加驚惶不安,按照林初一的意思,我剛纔只是做了個夢,顧漠其實並沒有對我做什麼?

    下意識看了看那面牆,牆上果然空空如也,什麼都沒有!

    我死死咬住了嘴脣,剛纔的夢境太過於真實,要不是林初一陳述,我根本就分不清什麼是夢境,什麼是現實。

    我身上的螞蟻實在太多,林初一和我手忙腳亂拍了許久,才終於將身上的螞蟻清除乾淨,我撩起衣袖一看,身上全部是小紅點,像是被這些螞蟻叮咬的一樣,感覺很不舒服。

    整個人過程中,顧漠就站在一旁淡淡看着,到最後才說了一句,“這螞蟻有古怪。”

    林初一點了點頭,擔憂看着我,“是啊白白,我和冷漠跟你睡一個屋,這些螞蟻直接就把我們忽略了,全部爬到了你身上。難不成,因爲你是女的,所以它們都喜歡你?”

    顯然,絕對不是因爲這個。

    “白白,我怎麼覺得,你好像有些不一樣了。”等我整理好衣服之後,林初一上下打量了我半天,驚奇說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
    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