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兇衣 » 第72章 秦韻是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兇衣 - 第72章 秦韻是誰字體大小: A+
     

    我們在下面就看到過,這樹的主幹粗到幾個成人都難以合抱,卻沒想到這樹冠竟然大到了這種地步,而且有人竟然在樹的內部,建了一間屋子,粗略估計了一下。應該有十幾平左右。?兇書最快更新來自“籃。瑟。書。把”

    這屋子都是依着樹冠而建,屋裏擺了木牀、桌椅木凳,還有一些日常生活用具,還有一些陶碗,青瓷尊之類的東西竟像是有人曾經生活在這裏一般。

    這木屋開了四扇小窗子,從窗子朝外看去,可以看得到繁盛茂密的樹葉,也沒看出來這種樹到底是什麼樹,卻見枝頭都掛滿了花朵,花朵都是淡,花朵的形狀像是一盞孔明燈,而且。花朵都發出淡的光芒。

    遠遠一看,盞盞都虛浮在半空中,看上去鬼魅陸離,讓人歎爲觀止。

    我們剛纔在樹幹處看到的藍光。應該就是這些花朵發出來的。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會發光的花”林初一的眼光癡癡的,“這裏一片死寂,沒想到不僅有活物,而且還有樹木花朵,我之前的猜測,都是錯的。看這個屋子。竟然像是有人住過誰會這麼變態,來地底下住着”

    他的想法跟我一樣。都認定這個地方曾經有人住過。

    想想居然會有人住在這種地方,就覺得後背生寒,不可思議。

    我忽然發現,自從來到這間屋子之後,顧漠就有些異常,我和林初一在討論的時候,他來來回回在屋子裏看着,拿起這個放下那個,好像對什麼都很感興趣。拿起一件東西的時候,他要沉思好半天,像是在回憶什麼一樣。

    林初一也感覺到顧漠的異常了,一屁股坐在了一把木椅上,開玩笑道:“冷漠,你這是幹嘛呢,怎麼感覺你像是回到了自己家似的熟悉”

    這木椅也不知道經歷了多少年了,林初一一屁股坐下的時候。木椅發出吱呀一聲的響聲,竟然沒有被他坐壞,也真是夠結實的。

    他本來是開玩笑,但顧漠卻扭頭過來,一本正經看着我們,語氣凝重,“我覺得這裏,很熟悉。”

    顧漠這句話說的很認真,幽深的眸子裏含了凝重,我心裏忽然升起了一陣濃重的不安。

    “很熟悉那你能有多熟悉”林初一先是愣了愣,但很快就認定顧漠是在跟他開玩笑,拍了拍自己屁股下面的木椅,問,“就說這把木椅吧,它有什麼特點”

    雖然知道林初一隻是在跟顧漠開玩笑,但我也扭頭看向顧漠,等待他的回答。

    顧漠皺了皺眉,像是在思考什麼,過了片刻之後回答道:“你坐的那把木椅,前面一條椅腿是後來裝上去的,木質跟其他的三條腿不一樣。”

    “好,我來驗證一下,看看你說的對不對。”林初一一躍而起,蹲下去就檢查木椅的腿。

    他蹲下之後,很久才站了起來,站起來之後,就用很奇怪的眼神看着顧漠,足足看了三四分鐘,才終於澀聲開口,“木椅前面一條腿,果然跟其他的不是一樣的木質。冷漠,你是在我們後面進來的,從來都沒有碰過這張木椅,你是怎麼知道的”

    我也愣住了。

    顧漠又接着張口說道:“其實,我還知道別的。”

    林初一的聲音都在顫抖,緊緊盯着顧漠,澀聲問,“你還知道什麼”

    顧漠沉默了片刻,開口說,“從你右側的那扇窗戶,可以看到這地方的全景。”

    林初一二話沒說,直接走到他右側的那扇窗戶前,推開窗戶朝外看去。我也走到了窗口前,跟林初一一起朝外面看去顧漠說的沒錯,外面雖然黝黑,但卻可以看到一大片建築的輪廓,比我之前瞭解的要大了好幾倍。

    我和林初一相互看了一眼,都從對方眼裏看到了震驚,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解釋這件事。

    接下來,顧漠又說了幾件,比如說牀頭處刻着一個“韻”字;書桌的墨硯下,刻着一朵梅花

    他一邊說,我和林初一一邊挨着找,每一樣都說的不差分毫,甚至連最細小的部分都是。

    驗證了幾件事之後,已經不能用震驚來形容我和林初一的心情了,顧漠分明跟我們一樣,是第一次來這裏,他又爲什麼會知道這些細節

    “冷漠,你,你怎麼會知道的這麼詳細”沉默了半晌,林初一終於開口了,聲音艱澀。

    “我不知道。”顧漠環視了一眼四周,語氣微微帶了惆悵,“我只是隨口說的。”

    我們都沉默了,這裏的東西用具都是幾個世紀之前的,他隨口說了幾樣,卻樣樣都照着了

    我忽然想到了在老祖宗家密室裏貼着的那張畫像,那上面是顧漠。

    而現在,他卻能清楚的說出這個古怪地方所有東西的特徵。

    那張畫像,跟現在這件事似乎沒有任何聯繫,我卻忽然就想到了,還試探性描述給顧漠聽,然後問他,“你也去過類似的密室,你對密室有沒有熟悉的感覺跟現在這樣的一樣感覺。”

    問這句話的時候,我滿懷希望,卻又忐忑不安。

    我希望顧漠說是,又害怕他說是。

    這些事情要真的跟顧漠有關係的話,那他到底是什麼人,現在該有多少歲

    顧漠搖了搖頭,我如釋重負上聖叨弟。

    “其實,在看到那些贛獸化作你的模樣時,我就一直想說,它們畢竟是獸類,所以不會動手給自己“化妝”,而且也不知道你的長相,更沒有辦法畫出你的模樣。我想,會不會,會不會是有人幫它們弄上的,讓它們變成了你的模樣”

    我心裏本來是這麼想的,所以就按照心意說了。

    可是說完之後,我忽然被自己的話驚出了一身冷汗如果真的如我所說,那這人肯定認識顧漠。

    而顧漠對這座木屋這麼熟悉,而來這裏住着的人,肯定屈指可數難道,是他自己幫那些贛獸變成了他的模樣

    我問了之後,顧漠再次搖了搖頭,眼裏都是沉思。

    林初一很快就提出了反對,“要真是冷漠自己畫上去的,那他自然是應該可以馴服那些贛獸的。可剛纔那些贛獸看到冷漠的模樣,你覺得它們有絲毫手下留情的模樣我倒是覺得,它們似乎對冷漠頗爲仇恨,恨不得置他於死地呢”

    說完之後,他自己打了個寒戰,又罵了一聲,“姥姥的,是誰要跟冷漠過不去”

    我竟然覺得林初一說的很有道理,稍微思索了一下,忽然想到了另外一種可能,“這些會不會是顧漠的仇人畫上去的,以此告訴它們,見到顧漠就下死手”

    可是,這樣的話,只是解釋了那些贛獸爲什麼會化成顧漠的模樣而已,卻沒有解釋,顧漠爲什麼會對這木屋這麼熟悉。

    我和林初一又討論了幾種可能,卻始終都沒有討論出一個所以然來,我和林初一倒是爭了個面紅耳赤。

    顧漠卻像是沒有聽到我們爭吵似的,緩緩走到了牀邊,伸出修長的手,撫摸這牀頭的“韻”字,緊緊皺着眉頭,像是回憶着這牀上的“韻”字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能不能想起來,你認識的人中,誰的名字中帶了個韻字”我放棄跟林初一爭吵,盯着顧漠的身影問。

    “韻”顧漠的指肚還撫摸着牀頭上的字,修長飛揚的眉毛泛起陣陣漣漪,“秦韻。”

    我和林初一對望了一眼,一起問,“秦韻是誰”

    林初一也跟着追問,顯然他也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

    在我們的追問下,顧漠竟然搖了搖頭,臉色微微發苦,“我不知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