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兇衣 » 第68章 兩個顧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兇衣 - 第68章 兩個顧漠字體大小: A+
     

    顧漠扭頭看到我之後,指了指林初一,又指了指他自己,然後搖了搖頭,做完這一套動作之後,他立刻扭過頭去。依舊像剛纔那樣虔誠跪着,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他這動作做的很快,而且幅度很小,像是怕被誰發現了似的,做完之後迅速又恢復了原樣,我猜測了半天,一時也猜不透顧漠想要表達的到底是什麼意思。

    反覆琢磨了半天,我還是覺得,他的意思應該是林初一被什麼控制了,他卻沒有被控制。

    不過,至少顧漠還有反應,這讓我多少安心了些。知道事情還沒有糟糕到極點,我起碼還有個依靠。

    大概猜到顧漠要表達的意思之後,我又犯了難,現在我該做些什麼

    就在我胡亂拿主意的時候,他們跪着的那個平臺,忽然開始震動起來,接着跪在地上的顧漠和林初一竟然慢慢沉了下去

    “顧漠”我吃了一驚。下意識朝其前面跑去,出口叫了顧漠的名字。

    我剛跑了幾步,就聽到周圍又響起一陣很輕的笑聲

    這笑聲很飄忽,很輕,轉瞬即逝

    我猛然頓住了腳步,側耳傾聽,想要辨別出這笑聲是從什麼地方發出來的。可是,這笑聲響過之後,卻很久都沒有再響起,就在我以爲它不會再響起的時候。本書最快更新到:爪機書屋.不遠處又響起了一陣輕笑,明明很輕,我卻聽的異常清晰。

    “誰在哪裏”我裝着膽子喊了一聲。

    其實,我並不是想要發現什麼,只是如果我不喊出聲的話,就算沒有什麼東西嚇我,我也會被自己的臆想給嚇死的。

    當然不會有誰回答我。

    我在原地打了個轉,警惕看着黑霧繚繞的四周,全身精神緊繃,總覺得像是有什麼東西在暗處蟄伏,偷偷窺視着我。

    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時候,平臺處又傳出了一陣響聲,我倏地扭頭看去,死死盯着平臺。雙全緊握,手心裏沁出了一陣冷汗。

    一陣響聲之後,顧漠和林初一竟然又出現在了平臺上,兩人依舊跪着,不過林初一手裏卻多了一個小人,恭恭敬敬捧在手中,像是珍貴無比一樣,顧漠依舊跪在一旁,垂着頭,我也看不到他的表情。

    等兩個人的身體完全出現在平臺上之後,兩人又僵硬着身子站了起來,林初一手裏捧着小人,恭恭敬敬下了平臺,走到剛纔的小轎子跟前,將那小人又恭敬放了進去。接着一起擡起,居然又轉回頭朝我的方向走來。

    這大大超出了我的預料

    我想要找個能掩護我的地方躲起來,卻已經來不及了,只能猛然退到一旁,暗暗祈禱不要被林初一發現。

    這次是林初一在前,顧漠在後,兩個人擡着那頂詭異到極點大紅轎子,邁着沉重的腳步一步一步走到我了我所處的位置。我猛然捂住了嘴,生怕被林初一看到,他們沉重的腳步聲像是踏在我心上似的,讓人膽戰心驚。

    事實證明,我實在多慮了,林初一從我身邊經過時,目不斜視,就像是根本沒有發現我這麼一個大活人就站在路邊。

    他經過之後,我猛然鬆了一口氣,又急急看向走在後面的顧漠,輕聲叫,“顧漠”上吐池技。

    顧漠沒有任何反應,也邁着沉重的腳步跟在林初一身後,一步又一步朝前殿的方向走去。

    我以爲我的聲音太小顧漠沒有聽到,又揚聲叫了一聲,“顧漠”

    這次我的聲音已經很大了,而且跟顧漠的距離比較近,他絕對會聽到。

    可是,顧漠依舊沒有任何反應,只是慢慢的ブ沉重無比朝前殿走去。

    我徹底懵了。

    顧漠到底是怎麼回事,剛纔明明還衝我打了手勢,現在卻理都不理我

    難道,他們從平臺上下去之後,發生了什麼事,顧漠也被控制了,根本看不到我,感覺不到我

    想了半天,我心中漸漸升起了一絲煩躁,只能再次跟着他們兩人以極其緩慢的速度走回了前殿,想看看他們到底做了什麼,更想知道我下一步該做些什麼纔好。

    反正他們兩人也沒有什麼反應,我這次膽子大了很多,幾乎就是緊跟着他們進了前殿。

    兩人目不斜視走回了前殿,然後又恭敬從轎子裏捧出了一尊小人,接着恭恭敬敬放回了女媧像腳下,我注意到,他們把這小人放在了那羣只有十幾個小人的那一羣。

    恭敬將小人放回去之後,他們又從另外一羣裏拿了一尊小人,又跟之前一樣,用紅轎子擡了,一起走出了前殿,又過了拱橋朝那方平臺走去。

    我迅速回到香案前,低頭朝他們剛纔放下的那尊小人看去,等我看清這小人之後,猛然吃了一驚剛剛放在這裏的小人,居然變成了跟之前十幾個一樣的衣着打扮,一樣的相貌

    難道,他們每次都要拿走一尊,然後像剛纔那樣,去“加工”一下,將它們變成一模一樣

    可他們剛從上面掉下來沒有多久,如果真的像剛纔那樣的龜速,這段時間根本不可能“加工”出十幾個一模一樣的小人來。

    那如果是這樣的話,其他的是誰“加工”出來的

    他們將這些小人“加工”成一模一樣,有什麼意義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他們兩個人不知疲倦的重複着相同的動作,一趟又一趟,那一小羣的小人一直在慢慢壯大,數目也漸漸變的可觀起來。浭噺苐1溡簡看,咟喥溲:爪僟書偓。

    我瞅準時機就一直跟在他們身後,想抽時間跟顧漠交流一下,試探一下到底是什麼狀況。畢竟,他剛纔主動跟我打了手勢,我不甘心

    就這麼跟着他們來來回回跑了幾次,我始終找不到機會跟顧漠說上一句話,確切來說,是顧漠根本沒有理會我,只是機械的重複着那一項任務,連看都沒有看我一眼。

    最後一次,我實在累的全身沒有一絲力氣了,索性站在拱橋橋邊,無奈看着再次從我身邊經過的顧漠和林初一。

    沒想到,我纔剛剛靠在橋邊,就有一雙手拉住了我的腿

    我一個不防備,直接就被拖了下去,緊跟着就有一雙手捂住了我的嘴,我甚至連呼救都來不及

    在被這雙手抓下去的那一刻,我心中升起一種難以形容的恐懼和絕望。

    “噗通”

    我被這雙手拉入了水裏,死寂的周圍響起了水花四濺的聲音,我的身子很快就沒入了水中

    就在我的臉沒入水中之後,我心中升起了一陣巨大的恐慌,拼命掙扎了起來,因爲我有一次去游泳池差點被淹死,所以對水有一種莫名的恐懼感。

    我拼命掙扎的時候,耳邊響起了一個聲音,“別怕,是我”

    聽到這個聲音後,我驀然停止了掙扎剛纔的聲音,是顧漠,將我拉下來的人,是顧漠

    拱橋上又響起了沉重的腳步聲,我知道,那是顧漠和林初一又擡着轎子從上面經過了。

    可是,剛纔在我耳邊響起的這個聲音,也是顧漠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忽然出現了兩個顧漠

    不等我多想,顧漠就拉着我一起朝水下沉去

    等我再次能呼吸新鮮空氣的時候,我已經到了河底河底居然又是一條通道,而且用一層類似於玻璃似的東西隔開了河水,站在通道上往上看,能看到河底的水在慢慢涌動,甚至還能看到一兩條魚經過。

    顧漠站在一旁,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我忍不住問他,“你怎麼會在這裏,林初一呢”

    不知道爲什麼,我不太信任這個顧漠就是真的,一張嘴就是試探的語氣。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
    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