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兇衣 » 第67章 詭異模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兇衣 - 第67章 詭異模樣字體大小: A+
     

    這十幾個一模一樣的小人,豈不是跟石坡寺下面骷髏頂那些棺材裏的屍體一樣

    雖然想到了這些,但我依舊迷茫,從石坡寺到萬淵宮,原本以爲沒有什麼聯繫的東西,竟然隱隱有了聯繫。可這些東西,到底說明了什麼

    重生

    在這個範圍的人,都可以重生

    那些介入的勢力,拼命搶的,也是這個

    如果不是這些,我也實在想不到有什麼值得他們這麼拼命了。

    想到這些後,我心裏漸漸明朗起來,但卻涌出更深的疑惑,那小師叔到底讓我們尋找什麼祕密

    我正在想着,卻忽然聽到前殿門口傳來一陣沉重的腳步聲,像是有人在跺着腳走路似的,不對。就算有人跺着腳走路,都不會有這麼沉重。

    在這死寂沉沉的萬淵宮,除了我之外,還有顧漠和林初一。所以聽到腳步聲後,我下意識就以爲是他們來了,心中一喜,立刻衝過去就要迎上去。可轉念想了想,我又多了一個心眼兒,立刻貓着腰。躲進了女媧娘娘神像下的香案下。

    我纔剛剛躲好,就聽到前殿的門“吱呀”一聲被推開了。緊接着沉重的腳步聲就跨入了殿內,仔細聽了一下,像是兩個人一前一後走了進來,而且直直朝香案走來。

    難道他們發現了我

    要不然,他們進來之後爲什麼直奔香案而來

    這兩個人腳步不僅沉重異常,而且走的非常慢,像是腿關節生鏽了似的,根本打不了彎兒

    我屏氣凝神,用手死死捂住自己的嘴,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發出了聲音,給自己帶來了殺身之禍。

    而且我現在也更可以肯定,進來的雖然是兩個人,但絕對不是顧漠和林初一,顧漠雖然寡言少語,但林初一那話嘮,絕對不會這麼長時間一聲不吭的。

    我思忖的瞬間。那兩個人已經到了香案前。

    很多人都見過香案,上面會鋪一層桌布,但是這桌布一般都不會垂到地上,而是垂到半空中的,所以我可以看到走到香案前的兩個人的腿和腳。

    這一看,我直接就愣住了站在我眼前的兩雙腳,分明就是顧漠和林初一的,可他們怎麼會走路這麼沉重,而且一聲不吭

    猛然看到自己的同伴,我的欣喜可想而知,可轉念想了想,總覺得事情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所以沒有立刻衝出去,只能耐着性子等着他們說話或者做什麼事。

    兩個人根本沒有發現香案下的我,只是走到香案前做了些什麼,幾乎不到一分鐘的時間,他們就轉身要離開。

    我一直躲在香案下,他們只是自顧自的做事,然後離開。我在香案下視線有限,直到他們走到前殿門口時,我才赫然發現,他們竟然還擡着一頂轎子

    轎子很小,就像是小孩子玩時用紙紮的那種,但顏色鮮紅,像是周身都淌着血一樣,在這種環境下看上去,顯得詭異異常。

    顧漠在前面,林初一在後面,兩個人都彎着腰擡着這頂小的異常的轎子,吃力朝前走着,就像是擡了很重的東西,壓的他們直不起腰來一樣。而且他們的步履異常沉重,雙腿像是灌了鉛一樣,根本拖不動。

    在看到他們走路的時候,我腦海中竟然閃現出一個可怕的念頭顧漠和林初一,現在更像是兩尊會動的石像,所以身體纔會那麼沉重僵硬

    我拼命捂住了嘴,生怕自己驚呼出聲,眼睜睜看着他們擡着那頂詭異到極點的紅轎子,緩緩走出了前殿。

    只是思索了大概有一分鐘的樣子,我立刻從香案下鑽了出來,偷偷跟在他們兩個人身後,想看看他們擡着小轎子要到什麼地方去。

    追着他們走出前殿時,我忍不住回頭看了看香案,上面只有那百十個小人和女媧娘娘的神像,其他的什麼都沒有,他們剛纔從上面拿了什麼

    看了一眼,我也沒有看出什麼異常,又怕跟丟了他們,所以沒再多想,立刻小心翼翼跟在了他們身後。

    我將腳步放到了最輕,而且不敢走的太近,只遠遠跟着,顧漠和林初一又太過於異常,根本沒有發現身後還有一個人跟着,只是僵硬着身體一步一步朝前走去。宏丸縱扛。

    他們走的很慢,我倒也不用擔心會跟丟,所以還有時間打量周圍的環境。

    周圍還是一團蒼霧,看不清到底有什麼,只覺得四周都陰森森空蕩蕩的,洋溢着一種讓人幾乎要窒息的氣氛。

    唯一能看到的,就是不遠處影影綽綽的某種建築的影子,但又覺得距離很遠,連輪廓都看不清楚。

    顧漠和林初一依舊像剛纔一樣彎着腰,拖着沉重的腳步,擡着那頂小轎子以極其緩慢的速度朝前方挪去。

    出了前殿之後,就是一座乳白色的拱橋,本來以爲只是一座普通不過的拱橋而已,沒想到走近一看,拱橋全部是由漢白玉砌成的,橋身、護欄,全部都是。

    走上拱橋後,我垂頭朝下面看了看,橋下居然是一條河,但河面距離地面太深,也看不到河的模樣,只覺得水面上也有一層黑霧繚繞,水面動也不動,聽不到河水流動的聲響。

    看來,這裏的東西都是死的,就連河水都是死的。

    唯獨,有我們三個活人

    可是,看前面還在吃力行走的顧漠和林初一,我心中又升起滿滿的恐慌,他們現在還活着嗎如果活着,爲什麼會變的這麼詭異,幾乎跟周圍的環境融爲了一體

    從拱橋上下去之後,又走了大概十來分鐘的樣子,顧漠和林初一忽然停住了,笨拙的將轎子放了下來,顧漠彎腰去掀開轎子的簾子,林初一就彎腰一副恭敬的模樣垂首站在旁邊,似乎在等待上面尊貴的主人下來一樣。

    他們動作實在有些可笑,可我卻看的遍體生寒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會讓顧漠和林初一變的這麼詭異

    我這邊驚疑萬分,他們那邊卻有條不紊的進行着,就見顧漠掀開轎子簾之後,從裏面恭恭敬敬捧出一個東西來。因爲距離太遠,我看不到他手裏是什麼,但隱隱覺得像是女媧像下的那些小人。

    他們把小人擡到這裏幹什麼

    就見顧漠將小人捧出來之後,又和林初一恭恭敬敬一起朝面前的一座高臺走去,這高臺看上去是乳白色,應該也是漢白玉砌成的,只是不知道是用來做什麼用的。

    卻見他們將那小人捧上去之後,將小人放在地上,然後恭恭敬敬拜了幾拜,接着虔誠跪在地上看着,像是在等待什麼。

    我在不遠處看的目瞪口呆,顧漠和林初一的身手都非同凡響,有誰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將他們變成這副鬼模樣

    我該怎麼才能救他們

    心裏焦急,我便忍不住朝他們那邊緩緩走近了幾步,心想他們現在這副沉重遲鈍的模樣,肯定不會發現什麼的。

    沒想到,我纔剛剛邁步,就見剛纔本來虔誠跪在地上的顧漠,緩緩扭頭朝我這邊看來

    因爲跟了他們十幾分鍾,他們都一無所覺,所以我的膽子就有些大,想着只要不跟他們碰面就沒事,所以並沒有用什麼東西來掩護自己。再說了,這裏空蕩蕩的,也沒有什麼可掩護我的東西。

    所以,顧漠扭過頭之後,肯定會看到我這麼大一個人站在不遠處

    我整個人都僵在了原地,不知道該做什麼纔好。

    就見顧漠扭頭看着我的方向,指了指林初一,又指了指他自己,接着搖了搖頭。



    上一頁 ←    → 下一頁

    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