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兇衣 » 第66章 女媧娘娘 爲混沌獸打賞玉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兇衣 - 第66章 女媧娘娘 爲混沌獸打賞玉佩字體大小: A+
     

    在原地躊躇了許久,我終於決定還是進城門去。

    這段時間經歷了太多事情,甚至我都不再是原來的我了,還有什麼好怕的

    只是,我們本來只是奔赴石坡寺來找小師叔的,沒想到先是無意間找到了地下密道。接着是骷髏頂,然後是那具女屍所在的行宮,下面居然還有個萬淵宮

    看着周圍黑魆魆的景色,我竟然不由自主想到了十八層地獄,這個石坡寺下面,不會也有十八層吧

    還有,林初一和顧漠先後落了下來,應該沒有出什麼事,但他們爲什麼不等等我,就立刻走進了前面那道城門

    難道,他們發現了什麼事,或者什麼東西。讓他們不得不立刻進去,甚至連等我幾分鐘的時間都沒有,又怕我擔心着急,所以才留下了口香糖紙作爲信息

    目前。這隻能這麼解釋了。

    我狠了狠心朝前走去,走了幾步之後,想了想,我還是彎下腰,將口香糖紙一張一張拾了起來,既然林初一和顧漠想要告訴我他們的行蹤。我現在已經知道了,又何必把這些紙留下來給別人看。這不是等於明確告訴別人我們的行蹤

    就這樣一路走一路拾,我並沒有碰到任何異樣,甚至也沒有聽到任何聲音。

    四周一片死寂,就連空氣都是死氣沉沉,像是很長時間都沒有流動一樣。

    從我落下的地方到城門,我足足走了十幾分鍾,一步一步都小心謹慎,生怕碰到什麼奇怪的東西。

    可是,一路上都十分平靜,平靜的讓人恐慌。

    終於走到了“城門”門口。

    我形容爲“城門”一點都沒有錯,因爲在我面前,確實是兩扇面積無比大的門,門上有兩盞煤油燈,門前悄無聲息蹲着兩尊蛇身人面像,隱在城門的陰影中,我在遠處沒有看到。走到近處乍然看到,還以爲是蹲着兩個人,立刻嚇的猛然踉蹌後退,差點摔倒在地上

    我膽戰心驚在不遠處站了幾分鐘,確定沒有人追上來後,這纔敢走上前去一看究竟。

    這蛇身人面像,一尊是女人,一尊是男人,兩人都面帶微笑,直視前方,像是在遙望遠處一樣。

    只是,這裏猶如陰暗的地府,這蛇身人面像又太過於逼真,我總覺得它們臉上的笑容太過於詭異,笑的我心裏毛毛的,只看了幾眼就不敢再看,趕緊走到兩扇門之間,打算推門進去。

    門卻是虛掩着的。

    在這根本不可能見人的萬淵宮,大門竟然是虛掩着,就像是有人進去之後,忘記了順手帶上門這種想法,實在有些瘋狂,更讓人覺得一陣寒意慢慢從腳底升起,直直蔓延到了全身。

    但轉念一想,這可能是顧漠和林初一進去之後,爲了讓我確定他們走進了“城門”,所以才故意半掩着門的。

    這麼一想,我身上的寒意立刻去了不少,膽氣也一下子壯了很多,立刻打算推門進入。

    就在推門進入的那一刻,我忽然感覺身後像是有什麼東西跟着,我立刻警覺,猛然回頭朝身後看去身後依舊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到處都是剛纔那種散不開的濃霧一般,看的人心裏發慌。

    沒有找到什麼東西,我更是害怕,立刻扭頭打算朝門裏走去。

    可就在我扭頭的時候,餘光又掃到了剛纔的那兩尊蛇身人面像身上,赫然發現,剛纔明明還在笑的蛇身人面像,竟然變成了哭,上揚的脣角和眼睛,都變成了下垂

    我確信我剛纔沒有看錯,那就是這石像是活的

    這一驚非同小可,我只覺得一陣寒意密密麻麻爬上了後背,再也顧不上其他,一把推開了大門,慌慌張張朝裏面奔去。

    等我奔進大門之後,不遠處忽然響起了一陣很輕微的笑聲。

    我猛然頓住了腳步,抖着身子仔細側耳傾聽,卻什麼都沒有聽到,周圍依舊一片死寂

    壯着膽子朝四周看去,卻見四周依舊是一團化不開的蒼霧,在前方大概有四五十米的地方,好像有一個大殿,大殿內還亮着燈,我能看到幽幽的燈光從窗戶裏鑽了出來。

    我連想也沒有想,立刻就朝大殿奔去。

    現在這種處境,由不得我去做任何選擇,我只能朝着有燈光的地方走,暗暗希望顧漠和林初一跟我一樣,也會選擇去這樣的地方。

    這次我沒有耽擱多長時間,距離又短,很快就到了大殿前面。

    大殿的門依舊虛掩着,我更確定顧漠和林初一的路線跟我一樣,只是我的腳程比他們慢了一些而已。

    輕輕推開門,先看了看大殿內,我才緩緩邁腳走了進去。

    這是一個前殿,供奉着的是女媧娘娘,只是這神像都常年沒有人收拾打掃,早就落了一層厚厚的灰,我也是抖落了神像前面牌位上厚厚的灰塵後,才知道供奉的是女媧娘娘。

    如果前殿供奉的是女媧想想,那後面供奉的是誰

    難道,這萬淵宮,竟然是一座地下寺廟

    又有誰,會將寺廟建在地下

    想了半天沒有想出頭緒,我又重新開始觀看女媧殿裏的情景,這女媧神像面含微笑,手裏拿着一根樹枝,樹枝垂在地上,地上又捏了很多各色各樣的小人,我粗略數了數,大概有數百個。

    這個寓意,大概就是女媧娘娘造人的情景。

    我從小到大,也去過不少的寺廟,一般都是供奉各路佛神的金身,手裏託着法器,腳下踩着坐騎,神佛的一些流傳久遠的故事,便會在畫在壁畫上,大概讓朝拜的人有個瞭解。

    可我第一次看到這種供奉的場景,居然是用雕塑的辦法,重現了當年的場景。

    在前殿側位上,供奉的同樣是女媧娘娘,卻是重現當年女媧補天的場景,上身是人身,下身是蛇尾,手裏舉着一塊大石頭,腳下是一衆信徒。宏丸吐號。

    古代無論雕塑還是作畫,都會將主要人物表現的異常高大,其他不重要的人物則表現的異常渺小,用來襯托主要人物的重要性和地位性。

    但女媧像除了比別處更妖嬈詭異些外,並沒有什麼奇特的地方,反倒是女媧造人的場景引起了我的注意。

    這些小雕像都落滿了灰塵,我粗略清掃了一下,這才發現,這些小人雖然每個只有十公分那麼高,但個個居然都有不同的相貌衣着,甚至還有喜怒哀樂的神態。

    這些小人有百十個左右,有的匍匐在女媧腳下,有的在嬉笑打鬧,有的在農耕女織,大部分都是日常生活中的情景,只有十來個小雕像例外這十幾個小雕像明顯跟其他的雕像分了羣,跟一大部分人隔離出了距離。

    這十來個小人中,有一個跪在地上,遙遙朝着女媧的方向,雙眼緊閉,似乎在懺悔,其他的都冷眼看着他的後背,表情各異。

    剛開始我一直沒有看出來有什麼奇怪的,也猜不透爲什麼要將這十幾個小雕像分羣,可我趴下身子看了十幾分鍾之後,終於看出了端倪。

    近百十個的雕像中,有近九十多個都是相貌衣着各異,但唯獨這十幾個小雕像,穿着一模一樣的衣服,扎着一模一樣的髮髻,雖然表情各異,但相貌卻是一模一樣的

    這十幾個小人,就像是同卵多胞胎一樣,沒有任何分別

    這又是想表達什麼意思女媧失誤,造出了十幾個長的一樣的人,然後這十幾個人被冷落了

    還是,雕塑的人偷懶,直接把他們弄成一模一樣了

    可是,雕塑的人既然有耐心做了近九十個一模一樣的小雕塑,就偏偏沒有了耐心做這十幾個

    我苦思冥想了很久,卻一直沒有頭緒,就在我懊惱的打算放棄的時候,一個念頭直直撞入了我的腦海中



    上一頁 ←    → 下一頁

    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