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兇衣 » 第36章 跪着一個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兇衣 - 第36章 跪着一個人字體大小: A+
     

    我冷然不防摔了下來,只覺得身體是從什麼上面滾落而下,接着重又重跌在了地上,只摔的我頭昏眼花,全身疼的厲害。

    我剛來得及反應過來,上面就傳來了林初一的聲音,“白白,快躲開”

    聽到他的聲音後,我不顧身體疼的厲害,猛然朝旁邊打了一個滾兒,躲開了剛纔的地方。

    我纔剛剛躲開,就見林初一也跟着滾落到了我剛纔跌落的地方,疼的他齜牙咧嘴,埋怨道:“小師叔做事還是這麼不靠譜,既然做了記號,就應該提示很危險纔對”

    但他到底身體素質比我要好很多,很快就從地上爬了起來,又將我從地上拉了起來。

    看了一下四周,我們這才驚覺,我們竟然又跌落進了一個類似於方室的地方,外面是一間小室,遙遙看去,裏面竟然好像還有一個大室。

    “沒想到這密道下面竟然還有密室,我真是大開了眼界了。嘖嘖,我覺得挖密室的人心理嚴重陰暗,居然喜歡在地底下住着,還給自己建了總統套房”林初一掃了一眼,嘖嘖稱奇。

    我擔憂看看上面,見密道的牆面上開了一扇門,應該是林初一剛纔誤砸誤撞,打開了門的機關。不過當時那種情形,如果不是他誤打誤撞打開了這扇門,恐怕就被那成千上萬的遊蜒給啃噬成白骨了

    門後是一個階梯形的陡坡,我們剛纔就是從這陡坡上滾落跌落下來的。

    “林初一,那些遊蜒好像沒有追過來。”我踮起腳尖看了看陡坡上,乾乾淨淨的,什麼都沒有。

    林初一也回頭看了看,滿不在乎說,“怎麼,你還喜歡拿它們當寵物,走到哪兒都得帶着那羣東西沒追上來,我們該慶幸才行前面那個房間更大,我們進去看看是什麼。”

    跟他接觸了一段時間,我也有些瞭解林初一的脾氣,知道他對新鮮事物有着超乎尋常的好奇心,他說要去看看,那絕對是攔不住的。

    再說了,我們現在也不可能再退回去,只能往前走,只希望前面不是死路纔好。

    我點點頭跟在林初一身後朝那大室走去,擔憂問,“那些遊蜒沒有智商,只靠感覺行事。牆上的門已經開了,它們總有一部分會進來吧可是,現在卻連一條都沒有跟進來,你不覺得很奇怪”

    說到這裏,我自己忍不住打了個寒顫,那些遊蜒沒有跟過來,不會是這裏有更讓它們恐怖的東西等着我們吧

    “白白,現在前面就是刀山火海,我們也得往前走了。”林初一走在前面,藉着牆面上點的幾盞煤油燈朝四周看去,“不過這裏是挺奇怪的,也不是墓室也不是別的,卻平白無故在這裏建了個總統套房,除非主人是地老鼠,否則沒人喜歡來地底下住着。”

    其實,剛纔猛然看到密道下面有這麼個密室,我第一個反應就是這裏是墓室,一顆心繃的緊緊的,生怕看到棺材死人什麼的。林初一卻說不是墓室,這多少讓我鬆了一口氣。

    小室後面確實是一個大室,但兩室卻不是緊鄰的,中間還用一條小道連着。

    我和林初一生怕又觸動什麼機關,加上燈光昏暗,所以我們走的很慢、很小心,用了很長時間纔到了大室的門口。

    就在我們剛剛走到大室門口的時候,剛纔一片死寂的周圍,忽然響起了一個很細微的聲音,很低,但因爲環境太過於安靜,所以我聽的很清楚。

    “什麼東西”我猛然扭頭,警惕看着身後,忍不住吞嚥了一口唾沫。

    四周空蕩蕩的,牆上的煤油燈發出了昏暗微弱的燈光,只能照到一米左右的範圍,所以我只能看到黑魆魆一片,其他什麼都沒有看到。

    “林初一”我低低叫了一聲,想問問他聽到剛纔的聲音沒有。

    我身邊卻沒有任何迴應

    我猛然扭過頭,想看看林初一在幹什麼,爲什麼沒有回答我。

    誰料想,這一看,我差點嚇得魂飛魄散

    本來就在我身邊的林初一,忽然不見了蹤影,而在大室的正中央,直挺挺跪着一個人

    “林初一”因爲大室內的燈光也很昏暗,我只能隱約看到這個人的一個背影,也不敢確定到底是不是林初一,“你別玩了,我挺害怕的”

    那個人依舊直挺挺跪着,沒有任何反應

    我又使勁嚥了一口口水,再次顫巍巍叫,“林初一,是不是你”

    那人依舊沒有任何反應

    我終於可以確定,這個跪着的人,絕對不是林初一。林初一雖然平時愛玩愛鬧,但做事總有個分寸,他就算想逗我,聽到我發顫的聲音就知道我怕到了極點,絕對不會再開這種玩笑了。

    確定跪着的人不是林初一之後,我更是嚇的魂飛魄散一直跟我在一起的林初一忽然消失了,卻平白無故多出了另外一個人

    我緊緊咬着嘴脣,僵硬着身子挪動腳步,從側面朝跪着的人看去。

    這人直挺挺跪着,全身僵硬,頭低低垂在胸前,像是在懺悔,或者是在朝拜什麼,但卻看不出到底是男還是女。

    又環視了一下四周,大室內跟小室內一樣,空蕩蕩的,只在牆上點燃了幾盞煤油燈,發出昏暗的光芒,這人正好跪在暗影之下,我這個距離,根本看不到他的臉部。

    可是,他爲什麼跪在這個地方

    或者說,他在向誰下跪

    忍不住擡頭朝他面對的牆壁看去,卻發現牆壁上好像有一張什麼圖。

    難道,這個人就是在向那張圖下跪

    顧漠半中間無緣無故消失,現在林初一又接着消失,我能依靠的,也只有我自己了。

    雖然我緊張害怕到了極點,可現在大室之內只有跪着的人和牆上的那張圖,我必須得從這兩者身上找找看有沒有出去的線索。

    暗暗告誡自己不要害怕,我顫抖着身子,挪着朝那個跪着的人走去。

    短短的幾步路,花費了我大概十來分鐘的時間,我才終於走到了這個人的身後。

    “如果驚擾到你,請見諒,我不是故意的”下意識的,我嘴裏嘟嘟囔囔說了這麼一句話,這才顫抖着身子走到這人跟前。

    這個人垂着頭,我必須蹲下才能看到他的臉,所以我又咬牙迅速蹲了下來,從下往上去看他的臉

    這個人雙目低垂,面目安靜祥和,倒沒有我想象中青面獠牙的猙獰模樣,可即便是這樣,等我看清這個人的臉時,我還是嚇得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這個人下巴上,有一顆綠豆大小的黑痣

    跪着的這個人,居然是劉玉鳳

    我做好了萬全的心理準備,卻萬萬沒有料到,會在石坡寺村的底下密室內,看到之前被顧漠帶走的劉玉鳳

    顧漠回來之後,從來沒有提起過劉玉鳳,我們當時也沒顧得上多問,可我怎麼都沒想到,劉玉鳳居然會出現在這裏,而且還死了

    她到底是怎麼死的顧漠知道不知道

    我心頭忽然劃過一個可怕的念頭,難道,顧漠根本沒有帶着劉玉鳳去找她姥姥,而是直接把她送到了這裏,還殺死了她

    可是,他跟劉玉鳳無冤無仇的,爲什麼要殺死她

    想了半天,卻覺得疑團越來越多,而且沒有任何頭緒,我只能先將這些疑問壓下,又仔細看看劉玉鳳,就見她直挺挺跪在地上,像是在閉目祈禱一樣。

    沉思了片刻,我站起身朝她下跪的那張圖看去,想看看她到底在跪拜什麼。瀏覽器搜“籃色書吧”,醉新章節即可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