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兇衣 » 第25章 你是第四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兇衣 - 第25章 你是第四個字體大小: A+
     

    一個一心求死的人,是不會流露出方凱臉上這種神態的迫切,詭異,讓人覺得莫名的不安。

    我忽然覺得,方凱跳樓,更像是設好的一個局,等着我往裏面鑽。

    不僅是我這麼想,林初一應該也是這麼想的,因爲他衝我丟了個眼色,示意我不要過去。

    “你過來啊,還愣着幹什麼”我不過猶豫了片刻,方凱已經等不及了,急急催促道。

    林初一冷冷說,“有什麼話直說就行,她不用過去也聽得到。還有,既然不想死,自己走下來就行,還用專門告訴她救你的辦法,讓她救你你才能下來這不是脫褲子放屁嗎”

    “你懂什麼”方凱忽然就怒了,紅着眼睛瞪了林初一一眼,又轉向我,聲音近乎哀求,“你不是想知道玉鳳的事嗎,只要你過來,我就告訴你,怎麼樣”

    方凱太沉不住氣了,他這麼迫切,我更確定,他讓我過去肯定不懷好意。

    我搖搖頭,“你就這麼告訴我就行了,我聽得到。”

    方凱臉上顯出莫名的絕望來,幾乎是吼道:“你到底過不過來你真的要我當着這麼多人的面說”

    我點點頭,目光堅定。

    “好,那我就告訴你。”方凱神情狂亂,顛三倒四說道:“你是第四個,你會變的跟玉鳳一樣,不,跟她們三個一樣,哈哈哈哈”

    他說的很模糊,但是我稍稍一思索,很快就明白了。

    我是第四個收到內衣的,我會變成跟玉鳳一樣的怪物

    剛纔在醫院的時候高哲也說過了,玉鳳先是全身沒有一滴血,接着就是內臟漸漸消融

    我已經出現了初步症狀,那接下來就是

    想到高哲說的,我渾身一激靈,不敢再多想。

    衆人都被方凱說的話弄的一頭霧水,面面相覷,我卻趁機接着問,“那你知道不知道,有什麼辦法可以救自己”

    “救自己”方凱又是一陣狂笑,接着悽慘吼道:“玉鳳就是想救自己,所以纔會跟那個男人廝混到一起的,我知道,她只是想活命,並不是要背叛我,我一直都知道”

    方凱又提到了跟劉玉鳳勾搭到一起的男人,可見,他根本沒有辦法釋懷。

    還有,方凱說劉玉鳳爲了活命跟那個男人勾搭到一起的,這到底是真的,還是方凱接受不了劉玉鳳劈腿的事意淫出來的

    林初一卻莫名其妙插了一句,“高哲把什麼都告訴我們了,你還替那個男人瞞着我們”

    這句話,分明就是詐方凱的。

    反正方凱也不知道我們跟高哲聊了什麼,詐他一下,說不定還能套出什麼話來。

    沒想到的是,方凱立刻就變了臉色,帶了滿滿的難以置信和驚恐,“怎麼可能,沒有上面的”

    後面的話,他聲音越來越低,我們離的又遠,也沒聽到他說什麼,就見他縱身一躍,直接從頂樓上跳了下去。

    方凱直接摔死了。

    消防隊員趕來了,但正在吹氣墊的時候,方凱已經跳下去了

    有幾個應該是方凱的親人,哭天搶地的,一羣人有的在圍觀,有的在勸說

    我心灰意冷鑽出了人羣,心裏難受的要命。

    從小到大,我因爲臉上的胎記自卑到了極點,連朋友都很少,但卻從來都沒有與人爲惡過。

    可偏偏是我,會變成像劉玉鳳那樣的詭異模樣。

    不,方凱說我是第四個,那還有兩個是誰

    我忽然想到了個疑點,第一次見到方凱他說玉鳳死了,第二次他卻說我會變成跟玉鳳一樣難道,他根本就知道,玉鳳沒有死

    林初一走到了我跟前,低聲說,“你也別太難過,他本來就沒安好心。我本來只是想詐詐他,看看能不能詐出來什麼,誰知道他膽子那麼小,居然會直接跳下去。”

    聽的出來,林初一也很懊惱,只是不像我表現的這麼明顯罷了

    “他跳樓之前,提到了上面他們是有什麼組織”我深深吸了口氣,努力讓自己打起精神來,“現在覺得根本沒有什麼頭緒,也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查。”

    林初一也一臉疑惑,但卻勸解我,“至少我們現在知道,除了你和劉玉鳳,還有兩個女人跟你一樣”

    我們第一次見面到剛纔見到方凱,不過就短短的幾個小時而已,他怎麼就忽然想到了死

    他臨死之前爲什麼要穿那套內衣

    “難道,方凱也是在提示我們,事情跟內衣有關係”我皺了皺眉,試圖站在方凱的角度思考問題。

    如果劉玉鳳真的是被內衣害的,他當然希望我們能找到兇手,幫劉玉鳳報仇雪恨,那方凱極有可能會有這種心理。

    想破腦袋,我也想不到我扔掉那套內衣是怎麼被方凱撿到,而且還穿到他身上的。

    “那就更好辦了,我們去找另外兩個女人,調查她們有沒有收到內衣,現在什麼狀況就行了。”林初一又往嘴裏扔了一塊口香糖,“姥姥的,要真是跟內衣有關,那這內衣真是邪了門兒了,誰要誰倒黴。”

    我苦笑,我跟王正華無冤無仇的,不也照樣倒黴了嗎

    這時,林初一接到了一個電話,那邊說了句什麼,語氣很急,林初一聽完之後直接看向我,“高哲也出事了”

    “方凱纔剛剛跳樓,高哲就出事了快問問高哲出什麼事了”我驚的一呆,立刻催促林初一問。

    林初一又拿起手機聽了聽,無奈苦笑,“他沒有說出什麼事,只是讓咱們趕緊趕過去一趟”

    我沒有絲毫猶豫,高哲是在我們去找過他之後出事的,我隱隱約約覺得跟我們有莫大的關係,自然不能置之不理。

    “打電話給我的是一個老熟人,可我爲什麼總有一種很不舒服的感覺,總覺得要出事。”在趕往一院的路上,林初一皺皺眉說道。

    聽他這麼一說,我也有些驚疑不定,“可是,但凡我們找過的人,都出事了,先是方凱,現在是高哲。要是真的是因爲我們纔出事的,我我一輩子都覺得良心不安。”

    林初一沒有再說話。

    顯然,他也是這麼想的。

    我們很快就趕到了一院高哲的辦公室前,辦公室的門是虛掩的,我和林初一相互看了看,一起推開了門走了進去。

    一院每間辦公室內,都有一張一米寬左右的小牀,是用來給病人檢查身體用的。

    一個男人躺在那張小牀上,背對着我們,安安靜靜的,聽到我們推門都沒有扭過身來。

    看背影,這個男人就是高哲。

    “高醫生”我看了看林初一,輕輕叫了他一聲,慢慢朝小牀走去。

    男人一動不動,沒有任何反應。

    我心底升起一陣濃烈的不安,又低低叫了一聲,男人還是沒有絲毫反應。

    “白白,不好,我們上當了,趕緊撤”林初一也感覺到了不對勁,他第一個反應了過來,低低跟我說了一聲,拉着我就要逃出辦公室。

    誰知,我們連頭都沒有扭過來,每人的肩膀上就多了兩雙手,將我們牢牢禁錮住了。

    一個聲音在我們背後響起,“怎麼,剛剛殺了人,就想逃走”

    殺人

    這個人居然說我們殺了人

    “願賭服輸,我們自己送上門來的,我認栽。只是,你敢不敢讓我們扭過身來看看你是誰”林初一沒有絲毫慌張,反而帶了笑意,說話也不慌不忙的。

    “我跟殺人犯沒什麼好聊的,也沒打算跟你拜朋友,爲什麼要讓你看看我的人待會兒會帶你們去個地方,到時候你們就知道了。”那人的聲音冷冷淡淡的,卻一口咬定我和林初一殺了高哲瀏覽器搜“籃色書吧”,醉新章節即可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
    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