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兇衣 » 第15章 死的很離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兇衣 - 第15章 死的很離奇字體大小: A+
     

    一個女人不,她現在應該被稱爲死人了,此刻正仰面朝天躺在地上

    女人雙眼圓整,死死瞪着房頂,眼珠子幾乎要從眼眶中暴突出來一樣。

    而且她衣衫凌亂,下身的褲子被褪到半中間,露出雪白的大腿,腿上有一道道青紫色痕跡,像是被什麼人使勁又抓又掐弄出來的。

    垂在身體兩側的手呈爪狀,緊摳着地面,大理石的地面,竟被她長長的指甲劃出白色的痕跡來,應該是當時她痛苦到了極點,卻無力反抗,本能用力緊摳地面留下的。

    最讓人觸目驚心的是,女人的脖子一側正好面對臥,我可以清楚看到她脖子上有兩排觸目驚心小洞,小洞周圍的血跡現在已經乾涸成了黑褐色。

    那排小洞整整齊齊的,跟明明的一模一樣是有什麼東西硬生生把她給咬死的

    可這場面,分明又像是她臨死之前被什麼給強暴了

    難道,那東西一邊咬她的脖子一邊

    我激靈靈打了個寒戰。

    人害怕到了極點,就會有些超乎尋常的反應,我也是。

    我當時急着往樓下奔,身子由於慣性往下衝,都差點踩在她的身上,嚇得一顆心差點跳出來。

    可是,在驚恐到極點的情況下,我竟然還探了探身子,看了一下這個女人的臉

    等我看到女人的臉時,我猛然用手死死捂住了就要脫口而出的尖叫這女人不是別人,是馬姨

    昨天我聽到了馬姨的慘叫聲,心裏知道她已經遭遇不測了,但現在猛然看到她的慘狀,我雙腿一軟,差點就摔倒在了地上。

    我現在可以確定,不是柱子對馬姨下的手。

    因爲從馬姨發出慘叫,到柱子跑上來敲我家的門,再到他不知所蹤,其中不過短短几分鐘時間,他根本沒有時間做這些事。

    難道,是那東西對馬姨下的手

    “來人”我呆呆看了死去的馬姨很久,終於反應過來了,扯開嗓子就要喊人。

    哪知,我纔剛剛張嘴,聲音都沒有來得及拔高,就有人伸出一隻手,死死捂住了我的嘴,接着將我拉到了一扇門裏,這才鬆開了緊緊捂住我嘴巴的手。

    緊接着,這個人砰的一聲碰上了房門,這才扭身看向我。

    我看着把我拉進屋的人,一時竟然愣住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話來,“怎,怎麼會是你”

    剛纔捂住我嘴的人,竟然是那個老女人,玉鳳她姥姥

    “當然是我,不然還能有誰來救你。”她顯得很不高興,剛纔一番動作似乎耗費了她不少的力氣,她靠在門上喘了幾口氣才冷着臉教訓我,“你剛纔是打算喊人過來”

    我愣了愣,“馬姨她死了”

    老女人不耐煩打斷了我的話,“我當然知道她死了,但她死有餘辜。可你要是喊一聲,不僅會招來街坊鄰居,還會招來警察,惹來一大堆麻煩,到時候你想擺脫都不行”

    我很討厭老女人教訓我的口吻,但我又隱隱覺得她似乎知道很多,只能忍氣吞聲問,“馬姨是怎麼死的”

    “你也看到了,她是被咬死的。”老女人警惕看看門口,模棱兩可回答了我。

    “可是,我看她的褲子被人給脫了,像是被,被”後面的話,我怎麼都不好意思說出口,臉卻滾燙無比。

    我真不好意思張嘴,說馬姨被人給強暴了。

    老女人提到馬姨的時候,總是帶着一種我難以理解的厭惡,“我剛纔就說過了,她死有餘辜,都是咎由自取的。我問你,你昨天做了什麼”

    我做了什麼

    被她這麼一問,我忽然就被問愣了,我昨天似乎,只是去王正華家看了一眼而已

    “雖然我不知道你做了什麼,但我知道你的行爲妨礙到了一些人,所以,他們纔會放出那東西來的”老女人指了指馬姨,“要是我猜的不錯,她昨天讓你跟她回家,八成是想滅口”

    我完全聽不懂老女人在說什麼,卻激靈靈打了個寒戰。

    因爲我聽得懂,馬姨想殺我滅口

    “怎麼會馬姨是我鄰居,平時對我挺照顧的”我恨恨看着老女人,“你分明是跟她有什麼仇怨,所以栽贓陷害”

    要不是的話,他們爲什麼彼此很敵視

    老女人似乎覺得我說的話頗爲可笑,反問我,“對你挺照顧那我想問問,她是什麼時候開始跟你走的近的是一直對你這麼照顧,還是最近幾天纔開始”

    我細細回想了一下馬姨跟我的往來,心裏不由得一驚。

    老女人說的沒錯,之前馬姨跟我幾乎沒有什麼交集,平時見了也至多打個招呼而已,確實是從最近開始走的密切的。

    只是當時馬姨說有人主動要讓她來撮合,我當時太過於意外和興奮,也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妥當的。

    可是,馬姨很突兀的給我介紹對象,介紹的那個顧漠又太過於神祕詭異

    難道,馬姨給我介紹對象什麼的,根本只是個接近我的藉口

    之前本來覺得再平常不過的事,聽老女人這麼一說,我登時覺得有些不太正常。

    “算了,你也不用太過於自責,我來這小區有一段時間了,都沒有發現她的異常,更何況是你”沒想到,這老女人竟然也會安慰我。

    我腦子像一團亂麻,怎麼理都理不順,想到柱子發出的那聲慘叫,我問老女人,“昨天到底出什麼事了,玉鳳她爸呢”

    “她爸受了點傷,幸好我及時趕到了,不然”老女人語氣裏帶了不滿,“算了算了,那東西沒能把柱子怎麼樣,我就不多說什麼了。我今天來找你,是來找你辦事的。”

    我好奇問,“什麼事”

    老女人沒有立刻回答我,而是伸出乾枯的手,從懷裏摸索了半天,掏出一個紫色小盒子來,鄭重其事交給了我,“你現在拿着這個,立刻去一趟社區醫院,然後去上次看到玉鳳的地方。”

    我的手指纔剛碰到這小盒子,就覺得指尖一涼,一陣寒意順着指尖朝我襲來,我咬了咬牙,才接到了手裏。

    這裏面裝了什麼東西,爲什麼會這麼冷

    “然後呢”小盒子拿到手裏之後,反而沒有剛纔那麼冷了,我眉頭舒展了很多,接着問。

    “然後你把我給你的東西貼在關玉鳳的那扇門上就可以了。”老女人看我的眼裏閃過震驚,卻努力將那股震驚壓下去接着說道。

    就這麼簡單

    可是,玉鳳已經死了,屍體都被帶走了,現在做這個還有什麼用

    還有,老女人之前提出的條件,是讓我陪她一起去社區醫院才肯救我的,現在爲什麼讓我一個人單獨前去

    我滿腔疑惑,心裏的不安變的更加濃烈,剛要發問,老女人就冷冷說道:“你不用多問,只要按照我的吩咐去做,事成之後,我就會幫你解了身上的東西,救你一命”

    我立刻就想到,我身上已經出現三處這樣的地方了。

    從醫生檢查的結果來看,我寧可信其有,所以沉吟了片刻,點頭同意了,只是強調她必須信守承諾,絕對不能食言。

    老女人看穿了我的心思,冷冷一笑,“我已經說過了,留着你對我還有用,還捨不得讓你現在就死的。”

    “不僅僅是這個,你還得回答我幾個問題。”我冷冷看着老女人,討價還價。

    她知道的,肯定比我多很多。

    老女人沒想到我竟然會提出條件,愣了愣,終究還是答應了。

    我不知道她說的有幾分真幾分假。

    我只能打賭,試試自己的運氣

    我在小區門口攔了一輛車朝社區醫院走,一路上不停催促司機快點開車,司機被催的多了,臉上有了不耐煩,車速卻猛然提高。

    感覺到手中的小盒子竟然開始漸漸發熱,我心中的好奇更甚。

    老女人又沒有說我不能打開看裏面是什麼東西,我爲什麼不打開看看

    打定主意後,我將小盒子拿在手中,緩緩伸手,打算打開盒子的蓋子。

    “臥槽”我纔剛剛伸出手,司機就恨恨咒罵了一聲,接着車子猛然剎車。

    我一個不防備,整個人都直直朝前面車座上撞去,撞的我眼冒金星的。

    “出什麼事了”暈乎乎晃了晃腦袋,我直起身子,看看探頭朝車前看的司機,驚慌問道。瀏覽器搜“籃色書吧”,醉新章節即可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
    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