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兇衣 » 第4章 生平第一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兇衣 - 第4章 生平第一次字體大小: A+
     

    我猛然拉開了房門

    那串溼漉漉的小腳印,從門口走進了門內,又蜿蜿蜒蜒朝臥室走了過去。

    在看到這串小腳印的時候,我猛然吞了一口口水,心卻忽然沉了下去,這串腳印是人

    順手從門口拿了一個拖把,我硬着頭皮,小心翼翼朝臥室走去。

    臥室內的燈鋥光瓦亮,將臥室內所有一切都照的清清楚楚的,那串腳印走到了牀邊,然後消失不見。

    我家的牀是低箱,牀體緊貼着地面,所以這個腳印不會到牀下去

    想到這裏,我只覺得太陽穴突突的跳,呼吸也猛然加重瞭如果那腳印沒有鑽到牀下,那它就是上了牀

    我一手舉起拖把,緩緩逼近牀,一隻手猛然去掀牀上的被子

    被子下空空如也,什麼都沒有,甚至沒有絲毫溼漉漉的痕跡。

    我將拖把扔在地上,又把自己扔在了牀上,折騰了大半夜了,精神一直緊緊繃着,躺倒牀上之後才感覺到全身力氣像是被抽空了一樣難受。

    本來以爲我會緊張害怕的睡不着,沒想到我躺在牀上沒多長時間,居然直接就睡着了。

    我是被一陣敲門聲給驚醒的。

    敲門的是我樓下的鄰居,我平時都喊她馬姨,最大的特點就是嗓門大,喜歡東家長李家短的到處八卦說閒話,人倒是挺熱心的。

    “小蘇啊,你知道今天馬姨找你幹啥來了”馬姨自顧自進了屋,去冰箱裏拿了一個蘋果,一邊削蘋果一邊問我。

    昨晚折騰了大半夜,我還困的要命,又不能不禮貌,就笑笑說,“馬姨,你找我有什麼事”

    或許看到我不是多熱情,馬姨撇撇嘴,“小蘇啊,我說你睡什麼覺啊,休息的話就應該穿上好看的衣服,四處去玩,看看電影,約約會什麼的,整天窩在家裏幹什麼”

    我坐在她對面,一臉苦笑,“馬姨,我倒是想出去看電影約會,關鍵不是沒人約我嗎”

    我也想有看人跟我約會看電影,可我臉上這一片胎記,除非瞎子,誰看不到

    見我愁眉苦臉嘆氣的模樣,馬姨咬了一口蘋果,湊到我跟前,壓低聲音說,“小蘇啊,你馬姨今天來,就是爲了跟你說這事的。人家有個小夥子,我朋友的兒子,條件相當不錯,人家讓我來跟你說說,看看你們有沒有戲。”

    等等,條件不錯的小夥子,還主動讓馬姨來跟我說說

    我沒聽錯吧

    “你看看你,你還不信,你馬姨我能拿這件事開玩笑嗎”可能看到我臉上的疑惑太明顯,馬姨直接就急了,蹭的站起身來,像是我侮辱了她的熱情一樣,“那你要沒有那意思,我就走唄,不愛看人家的冷臉冷眼的。”

    我的手已經先於我的腦袋,迅速抓住了馬姨的胳膊,滿臉堆笑討好她,“馬姨,你看你這脾氣,我這不是想着我這條件,不可能有男人主動找上門嗎你別生氣,好歹也跟我說說他是做什麼的,興趣愛好什麼的,以後要是聊起來,我不也有個譜嗎”

    馬姨還要拿架子,我好說歹說,又拿了一堆零食讓她吃,她才終於軟下來了,“據說這小夥子是留學回來的,喜歡文靜一點的姑娘,工作好像是,哎呀我這記性,我也記不起起來了,不過你要是同意的話,我就把你聯繫方式給他,你們年輕人,好溝通,三聊兩聊不就什麼都知道了”

    我有些緊張,支支吾吾了半天才難爲情問,“馬姨,什麼時候見面”

    既然是相親,那就肯定得見面。

    我不怕相親,因爲大學畢業後,我已經相了不下幾十次的親了可是我最怕見面。

    不管我多聰明、多有內涵,一旦男人看到我這幅德行,能跟我一起把一頓飯吃下來,都算是很有涵養和禮貌了。

    “哎喲,這個馬姨早就替你想到了。馬姨跟中間人說了,說年輕人還是先打電話什麼,先聊着,聊的感覺差不多了再見面。這樣的話,成功的機率也大一些是不是,現在的人,不都講究什麼機率嘛”馬姨開始絮絮叨叨說個不停了。

    但我挺感激她的,就算她可能也怕我拿不出手不好交代,但她起碼盡力了。

    馬姨又絮絮叨叨說了很久,直到把我那堆零食消滅的差不多了,才終於提出要走,臨走的時候她給了我一張紙條,說上面是那個小夥子的電話號碼,還叮囑我一定不要主動打電話,等對方先打了電話我再回應。

    “好,謝謝馬姨你替我想的這麼周全,萬一成了,我會重重謝馬姨你的。”我將馬姨送到門口,真誠說道。

    馬姨卻看了看我的手,猶疑半天終於說道:“小蘇,你右手是受傷了還是怎麼,看着挺滲人的。”

    右手受傷

    我趕緊擡起右手看了看,這一看也下了我一跳我右手中指上,全部是密密麻麻的小孔,整個手指都變成了暗紅色,有些小孔還朝外面隱隱滲血,看上去挺恐怖的,就好像我的右手指被人用針紮了無數針一樣。

    可是,我怎麼會沒有任何感覺

    別說這麼多小孔了,哪怕就是有人扎我一針,我也肯定能疼的死去活來的,怎麼還能讓別人扎這麼多針。

    我正一臉疑惑看我的手呢,馬姨又湊近了我,壓低聲音說道:“小蘇啊,我知道你心裏苦,可你也不能這麼虐待自己啊,看你都把這小手紮成什麼樣了”

    “馬姨,您誤會了,我真沒有我也不知道咋回事,昨天晚上還沒有呢”我真是啞巴吃黃連了,試圖替我辯解,我沒有因爲嫁不出去就變成用針自己的神經病

    我提到昨天晚上,剛剛要走的馬姨又收回了腳步,八卦兮兮問我,“小蘇,你聽說了沒有,14號樓8樓的那個小孩子被什麼東西給活生生咬死了。”

    “天啊,還有這種事,警察來了沒有”我裝作吃驚的樣子,配合着馬姨驚歎道。

    但我沒想到馬姨本來已經走出我家的門了,卻又縮了回來,甚至還碰上了門,警惕看了一眼四周,才終於壓低聲音說道:“警察來了也沒什麼用,那個小孩子的屍體已經被上面給運走了”

    又是被上面運走的

    王正華是,這個被咬死的小孩子也是

    可是,這上面到底指的是那個部門

    “那警察就不管了嗎”我問了之後又覺得這句話太蠢,又趕緊接着問,“那上面是怎麼說的,是什麼東西咬死那孩子的”

    我問了這句話後,馬姨好像被我這句話嚇着似的,好半天都沒有說話。

    等她再次張嘴的時候,我才知道她剛纔不是被我嚇着的,是被她聽到的小道消息給嚇着的。

    馬姨瞪着眼睛,直勾勾看着我,一字一頓說道:“聽負責治安的保安說,上面的人推測,那小孩子是,是被人咬死的”

    我忍不住打了個寒戰

    馬姨好像也跟着打了個寒戰。

    “好了好了,我先走了,你記着我叮囑你的話,千萬別忘記了。”或許感覺剛纔的氣氛太過於陰沉恐怖,馬姨說完就告辭了,沒有再多耽擱。

    我卻沉浸在她的話裏,渾身冰冷那個小孩子,居然是被人咬死的

    就在我半天沒有回過神來的時候,手機忽然收到了一條短信。

    我隨手打開看了看,短信很短:你好,我是容景墨。

    看了短信後,我一下子就沒有反應過來,順手就回了條短信問對方:容景墨又是誰

    瀏覽器搜“籃色書吧”,醉新章節即可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
    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