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264節 大結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264節 大結局字體大小: A+
     

    盛夫人看着幾個年幼的孩子,忍不住眼角堆滿了笑。

    她所期望的家庭,就是現在這樣:一羣孩子歡笑繞膝下,家庭和睦,家人都健康。

    涌蓮寺的山路依舊崎嶇,小廝們早就準備好了藤架,擡着衆人上山。

    盛修頤和三爺騎馬而上。

    誠哥兒也非要騎馬。

    盛修頤只得將他抱在馬背上。

    已經是正中午,驕陽照在身上暖融融的,誠哥兒不停對盛修頤道:“爹,您不能騎快點嗎?三叔快超過您了……”

    盛修頤被誠哥兒氣笑了,道:“再吵就將你丟下去啊……”

    誠哥兒嘟嘴,不再多言。

    快到山頂的時候,小廝們擡着婦人們的藤架還在半山腰,盛修頤和盛修沐就翻身下馬,步行而上。

    誠哥兒不肯下馬,盛修頤讓他牢牢抓住馬鞍,別掉下來,牽着他走。

    “大哥,你還記得上次是什麼時候來涌蓮寺?”三爺盛修沐看着熟悉的景色,特別是看到不遠處一條蜿蜒下山的小徑時,突然問盛修頤。

    當年三爺看着元昌帝帶着侍衛下山,大哥面色不改,還撿起大嫂掉的玉佩,三爺心裏十分欽佩大哥的隱忍

    焉知大哥今日兒女成羣,不是對他當日隱忍的報答?

    大嫂無疑是個孝順的兒媳婦,溫柔的妻子,慈祥的母親,這是大哥的福氣。

    盛修頤輕笑。

    誠哥兒忙問:“爹,您從前也來過?”

    盛修頤笑道:“是啊……”

    誠哥兒非要盛修頤講當時好玩不好玩,盛修頤被他磨得沒了法子,就斂了笑聲,對他道:“再問東問西,下次不帶你騎馬。”

    誠哥兒這纔不多言。

    入了涌蓮寺,盛修頤已經吩咐山上清空了香客,只有盛家一家。

    東瑗和三奶奶安排大家入住,而後又過來服侍盛夫人梳洗。

    見她們妯娌一整日馬車顛簸,又是忙碌不停。照顧孩子們。又是照顧盛夫人,盛夫人笑着對東瑗和三奶奶道:“你們歇了吧,我跟前不是有人服侍?”

    盛夫人帶了康媽媽和兩個大丫鬟隨行的。

    東瑗也覺得身子酸,乏得緊,盛夫人如此一說,她也沒有客氣。笑道:“娘,您早些歇了。”

    然後就和三奶奶回了各自的廂房。

    剛剛到了廂房,她身邊的大丫鬟秋紋低聲告訴她:“世子爺讓您去西邊的亭子,有話跟您說…….”

    東瑗身邊的大丫鬟像尋芳、碧秋、夭桃。隨着年紀大了,漸漸放出去配人。如今在東瑗身邊服侍的,是曾經服侍過盛樂郝的、羅媽媽的女兒秋紋。

    東瑗像信任薔薇一樣信任秋紋,總帶着她。

    這次來涌蓮寺,東瑗沒有帶好玩的橘香,只帶了薔薇和秋紋。

    聽到秋紋這話,東瑗還以爲是誠哥兒又怎麼了

    。衣裳也來不及換,帶着秋紋就往西邊廂房去了。

    盛樂瑩跟東瑗一起住,見母親要出去,她忙拉了東瑗的衣角,巴巴望着東瑗:“娘,我也去……”

    東瑗想着孩子們一輩子守在京都,特別是瑩姐兒這樣的女孩子,以後想出門見世面的日子太少。趁着孩子還小,願意去哪裏。就帶着她去哪裏。她彎腰替盛樂瑩整了整衣襟,拉起她柔軟的小手:“走,咱們趁着天色還亮,逛逛也好。”

    到了西邊的亭子時,發現盛修頤身邊也跟着誠哥兒和盛樂嘉,東瑗問他:“可是有什麼事?”

    見盛修頤突然避開盛夫人見她出來,東瑗不由心裏打鼓。

    特別是看到孩子們,東瑗更加不安了。

    盛修頤卻咳了咳,道:“誠哥兒和嘉哥兒要出來逛逛。我就帶着他們。想着你和瑩姐兒也不常出門。問你們是否一起……”

    東瑗一聽這話,眉頭微蹙。

    若是明日上午。帶着孩子們看看山水也是不錯的。可黃昏中,即將天黑,有什麼好看的?山路也不安全啊。

    可想着盛修頤不是那不靠譜的性格,再看自己身邊的瑩姐兒,東瑗頓時就明白過來。

    盛修頤是想和她單獨看看夜景的。

    只是兩邊都有孩子跟了來,他不得不臨時改變了言辭。

    東瑗不禁抿脣輕笑:“明日可好?天色快要黑了,夜路不好走。”說罷,她俯身拉過七歲的盛樂嘉,替他整了整衣襟,問他,“三哥欺負你了沒有?”

    嘉哥兒很老實,搖頭:“三哥沒有欺負我,孃親。”

    東瑗這纔回眸,滿意看了眼誠哥兒,表揚他道:“沒有欺負弟弟,終於有個做哥哥的樣子!”

    誠哥兒得意揚起臉。

    說着話兒,盛樂瑩就屁顛屁顛跑到了誠哥兒身邊去了

    誠哥兒拉着她和盛樂嘉,道:“要不要去看看菩薩?前頭那個房子裏,有很多菩薩!”

    盛樂嘉和盛樂瑩紛紛看東瑗和盛修頤,用眼神徵求父母的同意。

    盛修頤微微頷首,讓跟着來的小廝丫鬟們領路,誠哥兒牽着兩個孩子,東瑗和盛修頤走在最後面。

    盛修頤突然拉東瑗的手。

    東瑗一愣。

    回神間,盛修頤已經放開,東瑗的掌心多了塊溫熱玉佩。她就着黃昏微亮一瞧,覺得十分眼熟,問盛修頤:“好精緻的玉佩,從哪裏得來的?”

    盛修頤笑容更深,不回答。

    東瑗纔想起爲何覺得眼熟了。

    不就是她曾經丟的那塊嗎?

    看着盛修頤拿出來,又想起曾經的往事,她心頭浮起陣陣漣漪。看着丈夫修長挺拔背影,三個孩子活潑健康,東瑗眼角不禁溼了。

    福建西南,有個小鎮,搭建竹樓,景色怡人。

    臨街有家店鋪半開着門,不時有小戶人家的姑娘、媳婦,甚至大戶人家的僕婦出入。

    這是家繡坊,店主是個嬌小美麗的女子。她待人和氣,笑容溫和。又能言善道。把繡坊經營得生意紅火,儼然成了這鎮子裏第一大繡樓的架勢。

    旁人問起這店主的姓名,只知道姓薛,於是大家就薛師傅、薛師傅這樣喚她。

    這日打烊後,薛師傅低垂粉頸,伏案寫字算賬。把今日的賬本整理好之後。她吩咐夥計關了店門,往後街一處小院走去。

    給她開門的,是個窈窕樸素的婦人。布裙荊釵也不掩容顏俏麗,她看到薛師傅來。莞爾道:“薛姐姐今日回來挺早的,範姐姐等您吃飯呢。”

    薛師傅笑了笑,徑直往耳房走去

    耳房也是個作坊,纖柔女子正在低頭刺繡。

    “範姐姐,今日的帳算好了,你看看吧。”薛師傅聲音溫和道。

    被稱爲範姐姐的女子微微頷首,沒什麼表情。很是清冷。

    繡坊是範師傅的本錢,又靠範師傅的繡活做生意,薛師傅不過是管着繡坊罷了。每日的賬目,都要送來給範師傅過目。

    見範師傅依舊冷淡,薛師傅退了出去。

    她走到院子裏,聽到範師傅的聲音從耳房裏傳出來:“芸香,留薛師傅吃飯吧。”

    芸香忙上前,輕聲道是。

    薛師傅看着這精緻的小院,氤氳在璀璨夕陽裏。別樣嫵媚,沒有拒絕範師傅的好意,留下來用膳。

    “不曉得京城的人過的如何?”吃飯的時候,薛師傅忍不住感嘆。

    範師傅微愣,繼而冷嘲:“賤骨頭,還想回去不成?”

    芸香忙給範師傅使眼色。

    相處久了,大家的脾氣都瞭解。範師傅不過是嘴巴厲害,心裏卻是很善良的,薛師傅豈會不懂?

    她倒也不把範師傅的話放在心裏。兀自回憶着京都的往事。

    她是真的沒有想到。薛東瑗能有那樣的魄力,頂着害死兩房妾室的猜測。安排了薛江晚和範姨娘的假死,把她們送來福建這偏遠之地,讓她們有了新的生機。

    芸香剛剛成親不久,原本體弱的丈夫就病重,沒託半年就守寡了。

    等範姨娘和薛江晚離京的時候,東瑗問芸香願不願意還服侍範姨娘,芸香感激涕零,就跟在她們來了福建。

    看薛江晚一直在回憶,許久不動筷子,範師傅心頭一動,夾了一筷子菜給她,聲音也低柔下來:“吃飯吧

    。”

    薛江晚回神,跟範氏道謝。

    三個人雖然日子過得不富裕,卻是難得的心靈安逸。

    薛江晚從前覺得錦衣玉食纔是追求。可是在盛家那些日子,她纔算看透,能有份自由,能有片呼吸的空間,纔是幸福呢!

    現在的生活雖然有缺陷。比如沒有丈夫,沒有兒女,卻也是另一種完美!

    寫在最後:15向來是個嘴拙的人,不會說好聽的感激話讀者的支持,不會爲自己的錯誤辯解。我只是個老實人。也許很多親們會說這本書完結得很匆忙……只能說,對這本書,因爲中間斷了半個多月,導致我自己沒有了激情。我不想用敷衍的態度寫字,來欺騙讀者。既然寫不下去了,給個交代。

    哪怕是個不完美的句號,也要劃上的。

    感謝大家一路的隨行。特別是昨天,求了粉紅票,一下子就多了將近200張,讓我看到大家還在,我很感動。

    可能親們不明白這種感動。自從我上次有事斷更後,很多人覺得我矯情又不負責任,我以爲大家都不會再因爲我一句呼喚而投票。看到大家的粉紅票,那不僅僅是支持,是一種肯定的力量,我真的真的很感動,謝謝大家!

    衣香這本書,它好似一條船,不管在塑造之初,我們投入了多少感情,多少期盼,多少金錢,可它遇到了大的風浪,已經斷櫞折櫓,不能再帶領我們遠航,我們就痛快放棄它,再造新的船吧。

    15會繼續努力,寫好新的故事。

    一路上經歷的錯誤,15也會努力改進的,以求不再犯。支持過的親們,會希望可以一直陪着15;因爲失望而離開的親們,也能回來!

    祝大家2013年萬事順心。



    上一頁 ←  

    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
    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