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261節 結局(4)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261節 結局(4)字體大小: A+
     

    這件事,盛修頤沒有告訴東瑗。

    他也不準備再提。

    一則父親身子健朗,現在說這些言之過早;二則盛樂誠年紀太小,盛樂郝又太敏感,盛修頤怕吐露一點,他的長子盛樂郝會多心。

    自從誠哥兒出生,那孩子就一直心裏不安。

    這件事倒也沒有讓他糾結很久,到了四月中旬,金陵周家派了門客,來給盛修頤的庶女盛樂芸提親。

    周家是金陵望族,他們府裏從前出過兩任尚書,在金陵是一等富饒人家。周家曾經任戶部尚書的那位老爺,和盛昌侯交情匪淺。

    後來他致仕歸鄉,每年都讓人給盛昌侯送年節禮。盛家也時常送些盛京的特產去金陵周家。

    如今求娶芸姐兒的是族長之次子,姓周名延,字經年。今年已經十八,是個秀才。

    從前周家也是想着等他考取進士之後,再替孩子說親。

    可週老爺不知從哪裏聽說,盛昌侯有個孫女,正是待嫁的年紀。周家估計是想着,過了這村就沒這店,還不如先娶親。

    再者,世人常說,科舉乃“一命二運三風水,四積陰德五讀書”。能考取一個進士,哪裏是一蹴而就的事?要是週二公子一直不中,難不成一直耽誤下去?年紀再大些,好人家適齡的小姐,都出閣了。

    周家門客前來提此事,受到了盛家熱情的款待。

    一家人議論起這樁婚事來。

    盛昌侯看中周家的門第,周家前任尚書又是他的摯友,孫女能嫁到這樣的人家。他是很滿意的,對盛修頤道:“周家是本朝的百年望族,門風清貴,與我們家是難得的等當戶對。”

    他很看中家世淵源。

    盛夫人也看中周家的門風。對東瑗道:“頤哥兒尚未承爵,京都那些人家,要麼就看上了頤哥兒帝師的地位。要麼就是家境落敗想攀上盛家的,總歸用意太過於世俗。周家就不同,他們看中的不是頤哥兒在朝中勢力,這樣很好……”

    盛夫人的意思是,盛樂芸到底只是庶女。那些人家若是想借助盛修頤的勢力而求娶盛樂芸,不僅僅將來盛家會爲難,芸姐兒嫁過去也委屈。

    從前盛家孩子少。芸姐兒是盛夫人當寶貝般看着長大的,並沒有因爲她是姨娘生的而輕待她。

    盛夫人哪裏捨得芸姐兒受半點委屈?

    東瑗則看中了芸姐兒未來夫君是“次子”這個身份,她對盛修頤道:“芸姐兒自幼就文弱善良,且這些年也沒人帶着她,教她如何管家。她若是嫁給長子。將來定要主持中饋,我還怕她露怯。現在只是嫁給次子,她又不是個惹事的性格,只要長嫂稍微有容人之量,日子就不會差,落得清閒。況且芸姐兒也不是那貪慕掌權的孩子。再有,周家那個二公子,也要訪訪,最好是個溫和性子……”

    聽着家裏衆人的話。盛修頤也挺動心的。

    他當即就喊了林久福,讓他派人去金陵看看周家二公子。

    周家那邊得了信,居然藉着北上置辦端陽節禮物的契機,讓周經年親自給盛家鬆了端陽節的禮品。

    盛修頤在外書房見了他。

    回到內院,盛修頤把相看的情況說給盛昌侯和盛夫人聽:“年紀雖小,老成持重。心事穩妥,很是難得;模樣也好,面相斯文。只是……”

    盛昌侯和盛夫人聽到他說只是,都望着他。

    東瑗也有些緊張。

    看着大家急迫的目光,盛修頤咳了咳,苦笑道:“只是學問不夠紮實,問了他幾個題目,答得牛頭不對馬嘴!”

    東瑗先是噗嗤一聲笑出來。等她留意到這裏非靜攝院,而是元陽閣的時候,忙收了笑聲,小心翼翼看盛昌侯的神色。

    盛昌侯和盛夫人也都不禁含笑。

    盛昌侯甚至打趣盛修頤道:“是讓你相女婿,還是讓你選狀元?”

    盛修頤道是,語氣裏還是對周經年不太滿意。

    盛夫人覺得盛修頤相看的不得法,對盛修頤道:“你讓周公子明日再來,就說我們家也備了些禮品,讓他帶回來。我和阿瑗隔着簾子瞧瞧,看看到底如何……”

    盛昌侯卻不同意,道:“哪有那麼多麻煩事?老周的孫兒,我還是信得過的!孩子學問差算什麼缺點?我也沒認識幾個字,還不是照樣領兵打仗,行走朝堂?”

    衆人頓時不敢有異議。

    這可是觸到盛昌侯的痛處了。

    盛修頤忙道:“爹爹說得對。孩子人品性情很好,這就足夠。我看,不如咱們也派了人去,應承這門親事吧?”

    盛昌侯這才滿意點頭。

    芸姐兒和周經年的婚事,等於說定了。

    盛修頤猶自不甘心,回到靜攝院和東瑗說話時,不經意間說起翰林院的陳大人,他家的兒子才十五歲,比芸姐兒小一歲,滿腹經綸,才華橫溢。

    他很喜歡那孩子。

    盛修頤雖然習武,可他並不是盛昌侯那樣的武將,他骨子裏透出這個年代文人的氣息。相看女婿,他首先看中的是孩子的學問。

    不過翰林院陳大人家的公子,東瑗也是知道的。她就趁機反駁盛修頤的話:“勤能補拙。太過於聰慧,倒也不是好事。陳公子的確是少年才華過人,卻太傲氣。他現如今不也還是個秀才?週二公子也是秀才了。這足見週二公子更加過人……”

    “或許只是運氣呢?”盛修頤還不甘心在念叨。

    東瑗就哈哈笑起來:“運氣好纔是最好的。沒有時運的人,不管多麼聰明也是一生蹉跎。你啊,別再多想了,就定下週二公子吧!”

    盛修頤這纔開懷,摟着東瑗笑道:“你這張嘴,我是越來越愛了。”說着就要吻她。

    東瑗就躲開他,哪知他已經壓過來,兩人就笑倒在炕上。

    “爹,你欺負我娘嗎?”門口傳來一個清脆稚嫩的聲音。

    東瑗和盛修頤嚇了一跳,連忙起身,就見四歲半的誠哥兒站在門口看着他們。那目光清澈無邪,表情認真,卻愣是讓東瑗和盛修頤臉紅不已。

    東瑗整了整衣襟,衝誠哥兒招手。

    誠哥兒就跑到東瑗懷裏,差點把東瑗撞到了。

    剛剛滿了四歲的誠哥兒,嫣然像個六七歲孩子的身量,東瑗現在都抱不動他。不過他也不給人抱。

    只是偶然在靜攝院,還是會在東瑗懷裏撒嬌。

    “娘,剛剛我爹欺負你嗎?”誠哥兒還在東瑗懷裏問。

    盛修頤輕咳。

    東瑗忍不住笑,道:“沒有。你爹對孃親最好了……”

    盛修頤又有些不自在:“怎麼在孩子面前說這個?”他在東瑗面前怎麼恩愛都不過分,卻不願意讓外人知道。

    特別是在這麼小的兒子面前。

    東瑗又是大笑。

    誠哥兒迷糊了,看了看盛修頤,又看東瑗,莫名其妙的轉動着似墨色寶石般漂亮的眸子。

    盛修頤轉移話題,輕聲問誠哥兒:“不是讓你在祖母那裏描紅嗎?描完了嗎?”

    誠哥兒非常老實的搖頭:“沒有!祖父說,將來找個師傅教孩兒功夫,就不要舞文弄墨了,認得幾個字就好,不要整日描紅……”

    盛修頤臉色變了變。

    誠哥兒繼續道:“祖父還說,家裏有個像爹一樣的就夠了,將來讓嘉哥兒跟父親學吧。我跟祖父學!”

    語氣既真誠坦蕩,又有幾分盛昌侯說話時的無奈。

    盛修頤臉色就徹底黑了。

    東瑗笑得不行。

    她抱着誠哥兒,笑得前俯後仰,把盛修頤又是氣的半死!

    盛修頤在孩子面前向來溫柔,這次難得板起臉教訓誠哥兒:“不讀書識字怎麼成?爹又不是隻會讀書,爹也懂武藝的。”

    誠哥兒歪着腦袋看盛修頤,一副不相信的模樣,反問他:“爹厲害,還是祖父厲害?”

    盛修頤語噎。

    這怎麼回答?在兒子面前承認自己不如人?估計盛修頤做不出來。可承認自己比盛昌侯強,就是不敬父親。他都不敬自己的父親,將來誠哥兒會尊敬他嗎?

    這是個兩難的問題。

    誠哥兒真的很會問啊。

    東瑗又是爆笑。

    誠哥兒卻不明白東瑗爲何笑,見盛修頤回答不出來,他自己理解,小聲道:“爹,將來你長大了,也會和祖父一樣厲害。誠哥兒扳手勁贏不過祖父,祖父就是這樣說的……”

    已經從心裏肯定了盛修頤不如盛昌侯。

    盛修頤頓時就換上一副鬱悶致死的表情。

    東瑗徹底笑得不行,肚子都疼了。

    誠哥兒的這番回答,盛修頤一字不落學給盛昌侯聽。

    次日,東瑗帶着盛樂嘉和盛樂瑩去請安的時候,盛昌侯本想問芸姐兒的婚事,卻先解釋了誠哥兒的事:“……現在不僅僅是調皮,還學會了偷懶撒謊!我可是讓他好好練字的!”

    在盛昌侯的心裏,讀書和習武是一樣重要的。畢竟這個年代文人的地位總是比武將高。

    他也怕東瑗夫妻覺得他耽誤了誠哥兒的啓蒙。

    只是誠哥兒那麼小的孩子,居然撒謊都不眨眼!

    衆人都看向他,他就睜着無辜的大眼睛,茫然迴應大家的探視。他那清澈烏黑的眸子,讓人很難相信他會撒謊不描紅!

    盛夫人笑着,把誠哥兒攔在懷裏,問盛修頤夫妻:“芸姐兒的事,讓誰做媒人?”

    就這樣把誠哥兒的鬧劇岔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
    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