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260節 結局(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260節 結局(3)字體大小: A+
     

    薛東蓉回來,讓薛家衆人都吃了一驚。

    聽聞她和蕭宣欽在外面自己種田耕地養活自己,大家都認爲薛東蓉會很憔悴。風吹日曬的,豈會有好氣色?

    可薛東蓉吹彈可破的肌膚,盈盈照人的雙眸,比在孃家時還要明豔幾分。她未語先笑,開朗很多,不似在孃家時那麼孤傲清高。

    大家都看得呆住。

    薛東蓉已經和蕭宣欽給長輩跪下磕頭。

    老夫人攙扶起她時,不禁聲音哽咽住,滿心歡喜:“蓉姐兒,好孩子,快起身……”

    二夫人早已泣不成聲。

    薛東蓉笑着,眼眶也溼了。

    其他人也注意到了蕭宣欽。跟那次回門時的荒唐不同,現在的他,皮膚黝黑,身量高大結實,笑起來帶着幾分飛揚,絲毫沒有因爲生活失落而憂鬱,同樣開朗了很多。

    瞧着他們這樣,大家無不動容。

    雖然粗布荊釵,薛東蓉卻比身穿綾羅綢緞還要美麗;蕭宣欽雙手粗糙,更加像個頂天立地的男兒。

    薛家衆人這才感覺,蕭宣欽同樣是個儀表堂堂的男子漢。

    透過人羣,薛東蓉看到了東瑗。她衝東瑗莞爾,上前幾步,握住了東瑗的手,羨慕看着她的肚子:“九妹妹又有喜了?”

    東瑗笑着道是,她感覺薛東蓉現在的眼眸似山泉般澄澈善良,讓人心生好感。從前她也不壞,可那份拒人千里之外,總叫人不舒服。

    這兩年的生活。讓她和蕭宣欽都脫胎換骨般。

    見過禮後,家裏的婦人們就簇擁着薛東蓉去了老夫人的榮德閣,男人們則拉了蕭宣欽去外院坐席。

    二夫人一直拉着薛東蓉的手,眼淚不斷。

    看着母親如此消瘦蒼白。薛東蓉的眼淚也似斷了線的珠子。方纔在正堂還能控制情緒,笑着和大家寒暄,此刻就只能在二夫人懷裏。哭得哽咽。

    衆人都被惹得心酸,一個個跟着抹淚。

    最後是大夫人先勸住了二夫人,又勸住了薛東蓉,氣氛纔算好些。

    “這幾年,你在外頭吃了苦……”坐下來說話的時候,老夫人不由嘆氣,心疼摸了摸薛東蓉的手。

    她所欣慰的是。薛東蓉仍是一雙瓷白細膩似大戶小姐的手,根本不像是土裏刨食的婦人。

    薛東蓉就含淚笑道:“祖母,我沒吃過苦,蕭郎是個大丈夫,外頭的事不用**勞。我就是在家裏做些針線……您看我的手,不還是跟從前一樣?”

    大家的目光都落在她上,心裏不由都對蕭宣欽傾佩起來。

    晚上東瑗回到盛府,就把今日的事告訴了盛修頤。

    盛修頤只是笑了笑:“……也算你姐姐當年看準了他,蕭宣欽是個不錯的。”

    東瑗笑,很贊同盛修頤的話。

    薛東蓉回京後,蕭宣欽就不用限足,可以四處走動。

    他們租賃了鎮顯侯府附近的兩進宅子住了。

    祖父祖母又給了蕭宣欽一筆本錢,讓他自己經營生活。這次他沒有拒絕薛家的好意。沒過一個月,蕭宣欽就跟在絲綢鋪的老闆搭夥,販貨去西北賣,再從西北販貨回來。

    他也不覺得這活低賤,什麼能賺錢就做什麼。

    他能吃苦,從前又是個混世的。各色人等都打過交道。薛老侯爺倒不擔心他被人騙,放心讓他去了。

    只是薛東蓉總不安心,時刻替蕭宣欽提心吊膽的。

    因爲蕭宣欽這樣,薛家上下對他刮目相看。薛東蓉的親哥哥、鎮顯侯府的世子爺薛華軒跟盛修頤一塊兒喝酒,就對盛修頤說起他的五妹夫,然後道:“倘若旁人不說,誰還記得當初那麼荒誕的蕭五公子,就是現在的蕭宣欽?簡直判若兩人……”

    盛修頤對此倒是和薛華軒持不同的態度。

    他沒有當着薛華軒說,而是回來告訴東瑗:“……從前他大約是在韜光養晦,等待時機。不成想,這樣不湊巧,就家破人亡……蕭家擋了他的路。”

    東瑗就忍不住噗嗤笑出來。

    盛修頤身上猶帶着酒香,有三分醉意問她:“有什麼好笑?我說錯了什麼不成?”

    “這倒不是。”東瑗止住了笑聲,“只是覺得這話耳熟。從前我祖父、祖母說起你,總說盛家擋了你的前程,十分惋惜。口氣跟你說五姐夫一模一樣。你們連襟倆真是同病相憐。”

    盛修頤微愣,繼而失笑,把東瑗摟在懷裏使勁吻着。

    轉眼到了九月二十,東瑗早上起來就覺得不舒服,到了半上午,肚子疼了起來。

    沒過半個時辰,羊水就破了。

    這次不像生誠哥兒時那麼害怕,也不像那麼難受,她雖然覺得肚子疼得如刀絞,努力使勁,東瑗自己都覺得時間還不夠,穩婆就喊着着看到孩子的頭了。

    盛夫人在東次間供了送子觀音相,聽說孩子那麼快下來,她也不拜菩薩了,忙跑來瞧。

    午初破的羊水,沒到申初,就誕下了兩個孩兒。

    “夫人大喜,大奶奶大喜,是龍鳳胎。”穩婆和羅媽媽在一旁高興向東瑗和盛夫人恭賀。

    東瑗只是長長舒了口氣,心裏滿是甜蜜。

    她很想要個女兒,居然一口氣生個兩個,如何叫她不開心?

    盛修頤更是興奮不已,揚言孩子洗三禮要隆重些。

    東瑗和盛夫人都不同意。

    盛夫人道:“當年誠哥兒就是洗三禮太重了,孩子纔出生就嗆水。孩子太小了,別精貴,要不然承不住福。在徽州鄉下,人家都給孩子取個賤名,這樣纔好養活。”

    盛昌侯也覺得不需要大肆操辦。

    盛修頤滿心的歡喜只得壓下。

    和誠哥兒出生時的冷漠不同,盛昌侯這次很積極尋了道士給兩個孩子算命。他根據兩個孩子的命格,把男孩子取名盛樂嘉,女孩子取名盛樂瑩。

    得了名字後,大家就嘉哥兒、瑩姐兒這樣叫開了。

    盛樂嘉和盛樂瑩跟誠哥兒不同,這兩個孩子特別愛哭。他們出身後,也沒有向誠哥兒那樣安排了院子,直接歇在靜攝院的暖閣裏。東瑗好幾次夜裏被孩子哭得吵醒了。

    盛修頤同樣半睡半醒間聽到孩子哭。

    孩子一哭,乳孃連忙去服侍,倒不影響東瑗和盛修頤休息。

    盛修頤還是會說:“怎麼這樣愛哭?從前誠哥兒就從來不哭的…….”

    東瑗笑道:“是誠哥兒跟其他孩子不同。小孩子哪個不愛哭的?誠哥兒天生帶着剛性,所以不愛哭罷了。”

    盛修頤想了半晌,很疑惑問東瑗:“……是嗎?”然後又想起什麼,就不再多言了。

    東瑗知道,他想起自己還有三個孩子,而他居然不知道孩子們小時候是怎麼樣的,心裏有些怪異。作爲這個年代的父親,他直到和東瑗這場婚姻,才真正接觸到孩子們的童年。

    所以他以爲孩子小時候都是像誠哥兒一樣不愛哭。

    盛樂瑩比盛樂嘉早出生一會兒,她便是姐姐。兩個孩子一樣,特別愛哭。

    盛昌侯有次心血來潮,就讓人把兩個孩子抱去瞧瞧。

    盛修頤和東瑗頓時就毛骨悚然,不會這兩個孩子也要霸佔去吧?

    結果嘉哥兒去了沒過多久,就哭個不停,乳孃餵了奶,纔好些。盛昌侯以爲清淨了,誰知瑩姐兒又哭起來。

    元陽閣此起彼伏的哭聲,讓盛昌侯腦袋都大了,趕緊把孩子送了回來,還在背後蹙眉唸叨:“兩個丫頭似的!”

    那語氣,很不喜歡盛樂嘉愛哭。

    東瑗則是大大鬆了口氣。

    她的次子,可真不希望被盛昌侯也霸佔去了。

    日子一天天過去,三奶奶單嘉玉也替三爺添了一個男孩兒,粉雕玉琢十分漂亮,不太像三奶奶,更加像三爺的模子。

    三爺很是歡喜。

    盛昌侯給三爺的兒子取名叫盛樂淳。

    三奶奶懷着淳哥兒的時候,她陪嫁的兩個丫鬟就做了通房。其中一個等到淳哥兒四個月大的時候,也懷了身子,十個月後誕下一名女嬰。

    盛修頤的嫡子盛樂郝、盛樂誠、盛樂嘉,嫡女盛樂瑩,庶女盛樂芸,三爺的嫡子盛樂淳,庶女盛樂敏,家裏一下子便有了七個孩子。

    盛樂郝到了十七歲,那年的鄉試考中了舉人,卻沒有中進士。

    盛家對他的婚事也操心起來。

    盛修頤也第一次跟父親提:“將來家業,我想留給郝哥兒。誠哥兒和嘉哥兒,我自會給他們留下一筆財產,讓他們生活無憂。也會好好交代誠哥兒和嘉哥兒成才,有個好前程。”

    言下之意,他會幫東瑗生下的兩個兒子活得前程,但是爵位就要靠兩個兒子自己去爭取。

    這件事把盛昌侯氣得半死。

    盛昌侯也是頭一次跟盛修頤公然:“當年陳氏是背叛盛家,她留下的兒子,怎能成爲盛家的家主?我也告訴你,你要麼自己去掙爵位留給郝哥兒,要麼讓他死了這份心。我的侯位,只會給誠哥兒!”

    盛修頤早知父親的頑固,可又不敢公然說不要父親的家業。

    這樣就是他的不孝。

    一時間他也不知該說什麼,受了一肚子氣回了靜攝院……原本打算昨天把結局放完,可昨天有些事耽誤了……不會讓大家誤以爲結局(2)之後,就沒有後文了吧……放心吧,每個人的結局都會交代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
    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