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257節 喜訊(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257節 喜訊(3)字體大小: A+
     

    “陛下要大赦天下,你五姐要回京了……”盛修頤從宮裏回來後,對東瑗說道。

    東瑗忍不住驚喜:“是真的?”

    盛修頤就笑笑點了點她的鼻頭,道:“我扯謊做什麼?可能七月底,你五姐就要回來。你們家裏姊妹,除了宮裏的淑妃娘娘,只有你五姐和你比較親近吧?”

    倒也不怎麼親近。

    在孃家的時候覺得很平常,可出嫁後,總想着家裏的姊妹們。

    十一妹在宮裏,相見着實不易;其他姊妹還來不及有什麼交情,她們就出嫁了。只剩下五姐……

    當年薛江晚挑撥東瑗和十一妹的感情時,五姐做過和事佬,東瑗出嫁時,她也陪過。那些記憶,放佛就是姊妹的一生,彌足珍貴。

    聽說她要回京,東瑗忍不住高興。

    “三皇子…….”盛修頤見東瑗高興,頓了一頓才說道。

    三皇子,就是盛貴妃娘娘誕下的皇子。元昌帝走得急,甚至沒能給年幼的三皇子封王。

    “三皇子……怎麼了?”東瑗仔細看盛修頤的臉色,小心翼翼問道。

    盛修頤則笑起來:“陛下封了他南昌王。下個月,他就要去南昌,聽說太妃娘娘也要同去……”

    太妃娘娘,就是三皇子的母親、盛修頤的姐姐。

    東瑗聽到這裏,拉了盛修頤的手,道:“這不是好事嗎?太妃娘娘一輩子在宮裏過着拘束的日子。如今隨了王爺去南昌,雖然苦了些,可萬事自己做主,不是很好嗎?”

    盛修頤笑,反握了東瑗的手:“我知道,我今日還見到了太妃娘娘,她也是很高興的。雖說前朝有過這樣的特例,可說到底是陛下和太后娘娘的恩典。只是……以後娘相見太妃娘娘一面就不容易了……”

    見東瑗微愣擔憂,盛修頤又笑:“來日方長。總歸是好事。”

    東瑗連忙點頭:“的確是好事,你告訴娘了嗎?”

    “明日再說吧。”盛修頤有些疲憊,起身去了淨房,“三弟也見了太妃娘娘。可能他告訴了娘呢。”

    次日東瑗去給盛夫人請安,果然見盛夫人情緒有幾分異樣。

    三奶奶也來請安。

    盛夫人很喜歡三奶奶那份嫺靜不爭,說話也不像以前避開二奶奶那樣避開三奶奶,跟東瑗妯娌道:“……聽說了嗎?三皇子封了南昌王,月底就要去江西了。太后娘娘特意恩准太妃娘娘同去。”

    東瑗笑着安慰盛夫人,又把昨晚安慰盛修頤的話說了一遍。

    三奶奶也在一旁道:“我聽我孃家大嫂說,宮裏規矩多。她每次進宮給太后娘娘請安,總是小心謹慎,生怕錯了一步。我想着,太妃娘娘整日在宮裏,更是不易。去了江西,沒什麼規矩,活得也自在,是不是娘?”

    盛夫人連連頷首。拉了三奶奶的手,笑道:“說的對,我的兒。”然後又對東瑗道。“玉兒生了副七竅玲瓏心……”

    東瑗也笑。

    單嘉玉雖然靦腆,說話行事卻是十分惹人憐愛。

    盛夫人很喜歡她,東瑗也覺得她很親熱。

    聽到盛夫人誇讚,單嘉玉微微垂了首,臉頰染了紅潮:“我總怕嘴笨,說得不得法,叫娘聽着笑話。”

    盛夫人就輕摟了她:“我的兒,你還是嘴笨的?那我們都是不會說話的了。”

    說得東瑗和滿屋子服侍的丫鬟們都笑起來。

    東瑗和三奶奶請安後,各自回了自己的院子。

    盛夫人還在想太妃娘娘和南昌王的事,等東瑗和三奶奶單嘉玉走後。她跟康媽媽兩人嘮嗑:“我也不能離了這宅子,將來見一面也難。不過孩子們說得對,可喜太妃娘娘能自在過些日子。她從進太子府那天,就沒有舒心過。今日有太后娘娘和陛下的這番恩典,也是福氣,我應該高興的…….”

    “是應該高興。”康媽媽笑着道。

    盛夫人莞爾。

    她心裏還是捨不得。

    說着說着。話題就越來越輕鬆,從南昌王和太妃娘娘身上繞到了誠哥兒身上,又從誠哥兒身上繞到懷着身子的兩位兒媳婦身上。

    “當初阿瑗進門,海哥兒媳婦就跟她不對付,兩人一直不溫不火的;玉兒一進門,阿瑗對她親熱不已。可見兩個人的情分如何,要看緣分。阿瑗和玉兒那孩子有緣分。”盛夫人想着兩個兒媳婦的和睦,不免笑道。

    想到這裏,她覺得二奶奶跟着二爺回了徽州府也好。

    二奶奶的性格有些好強,她和東瑗一直不怎麼親熱。要是讓她看到單嘉玉進門就和東瑗親近,只怕心裏懷疑這兩妯娌合夥孤立她,又要鬧事。

    如今這樣,最是如意了。

    康媽媽沒有盛夫人想的那麼多,她也喜歡兩位少奶奶和睦,就笑着對盛夫人道:“大奶奶的性格和三奶奶有些像,兩人都不是那斤斤計較之人。既是妯娌,就是有緣分的。”

    盛夫人點點頭。

    沒過幾日,關於南昌王的事,京城都傳遍了。

    不過又傳來另一個消息:五皇子封了成禧王,他並不跟南昌王去江西,而是留在京都。

    太妃娘娘聽到這個消息,頓時就反悔,不肯跟南昌王走,要留下來陪着成禧王。

    畢竟成禧王才滿兩歲,南昌王已經快十四歲了,總得取捨一個。

    南昌王和陛下年紀相仿,他能留在陛下眼皮底下,陛下也放心。可想着先帝臨終前反覆唸叨過要好好待南昌王,爲了先帝的遺願,陛下才開恩往南昌王帶着盛太妃離京。

    只要南昌王走就行,盛太妃去不去,陛下和太后娘娘無所謂。

    唯一想要太妃娘娘走的,只有南昌王。他年紀小,從來沒有離開過太妃娘娘。聽說太妃娘娘不去,他就哭着找了盛修頤,讓盛修頤勸太妃娘娘。

    最後鬧成了太妃娘娘不走,南昌王也不走的尷尬境地。

    陛下只得又開一恩,讓南昌王爺留在京都。他每個月從內務府領取月俸,另外在山東有幾千畝良田。

    但是南昌府的封地就收回了。

    對這件事,盛昌侯氣得不行,罵南昌王沒用,只比陛下小几個月,居然因爲捨不得孃親,就放棄封地。

    要知道,現在封地還能有自己的護衛軍。

    留在京城,就什麼都沒有,任人宰割。

    東瑗和盛修頤倒覺得不錯。

    “南昌王的性格閒散,從未想過謀權篡位,何必非要去南昌,弄些護衛軍,讓陛下也不放心他?將來陛下的疑心加重,給南昌王安個莫須有的罪名才安心,豈不是叫南昌王不得善終?在陛下眼皮底下衣食無憂,也是好事……”盛修頤對盛昌侯道。

    從這一方面想,能和母親、弟弟在一起,又有盛家,留在京城也不算壞事。

    畢竟南昌王的性格,根本不會有什麼作爲。

    盛昌侯也漸漸認命了。

    南昌王不走,陛下更加歡喜了,就又是一道恩典:太妃娘娘願意住在宮裏就住在宮裏,願意去南昌王府住就去南昌王府。

    太妃娘娘大約還是喜歡宮裏,沒有出來。

    盛夫人和東瑗妯娌可以隨時去看她。

    盛夫人去太妃娘娘的宮裏時,四下無人,太妃娘娘對盛夫人道:“……聽說要去南昌府,我心驚肉跳的。放出去的王爺,能有什麼好下場?留在陛下眼皮底下,讓陛下放心,王爺才能安穩。後來不讓帶成禧王走,我就明白了陛下和太后的意思,趁機留了下來。娘,您回去把這話告訴爹爹,免得爹爹生氣,怪南昌王不爭……”

    盛夫人笑道:“太妃放心,頤哥兒已經跟侯爺說過這話…….”而後,她笑容微斂,“只是苦了娘娘,又離不得這牢籠。”

    盛太妃笑道:“娘不用難過。我在這宮裏年月久了,出去反而不舒服。這裏一草一木我都瞭然。況且只要南昌王和成禧王安分守己,陛下和太后娘娘就不會虧待我。我在宮裏,兩位王爺也更加安分。我這樣最好了……”

    說來說去,都是替她兩個兒子打算,盛夫人不免露出悽容。

    哪個做孃的不是這樣?

    回到盛昌侯府,盛夫人就把太妃的話告訴了盛昌侯。

    盛昌侯也感嘆,說太妃娘娘用心良苦。

    沒過幾日,內務府開始替成禧王建府邸。

    轉眼到了八月中旬,韓大太太派了人來告訴東瑗,韓家老太太去了。

    七月韓家三爺韓乃華娶親,本想接老太太來,只是老太太自三月病了一場,就一直未愈,連韓乃華的大喜都沒有來。

    熬了幾個月,老太太終於熬不住,壽終正寢了。

    東瑗唏噓,讓盛家外院的管家去安慶府替盛家祭拜,她懷着孩子,哪裏都去不成。

    “不曉得薛家是否去祭拜?”東瑗把這件事告訴盛夫人,盛夫人就問道,“要是薛家也去祭拜,可以讓管事一同前去,路上也相互照應……”

    東瑗聽着半晌沒有說話。

    她好些日子沒有去薛家了。

    自從盛修頤那次被誣陷入獄,東瑗對薛家的心就冷了幾分。她倒也不是怪薛老侯爺狠心,畢竟政治就是這樣狠毒骯髒。

    可拋開政治,她仍覺得心酸。

    大概是投入太多,把親情想的跟前世一樣純粹,她無法接受老侯爺爲了把天慶帝牢牢掌握在手裏,陷害盛修頤。

    當然,這薛家的養育之情相比,這點傷害東瑗不應該記在心上。她只是需要時間跨過心理那道坎。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
    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