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252節 救人(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252節 救人(1)字體大小: A+
     

    “我自有主意。”東瑗淡然回答着羅媽媽的話,安靜喝着羅媽媽端給她的小米粥,等着尋芳回來。

    薔薇和羅媽媽各自眼底有了憂色。

    東瑗一碗粥沒有吃完,尋芳已經回來了。

    “二爺在喜桂院呢…….”尋芳把她打聽到的消息告訴東瑗,有些吞吐,“只是,昨夜二爺和二奶奶吵了一架。二爺歇在小書房,二奶奶哭了半晌,到了雞鳴時分才勉強睡了,現在都未起…….”

    東瑗微微頷首,起身吩咐薔薇和尋芳幾個:“走,去喜桂院。”

    羅媽媽和薔薇忙拉住了她。

    羅媽媽蹙眉道:“大清早往小叔子院子裏去,這叫什麼事?再說,二爺和二奶奶正置氣呢。二奶奶又是個心直口快的,一時頂撞了您,您難道反駁回去?您不是跟着生悶氣?”

    其實羅媽媽和薔薇幾個都是不知道東瑗到底要做什麼。

    與其問二爺關於世子爺的去向,不如去問三爺盛修沐。

    東瑗搖搖頭,推開羅媽媽的手,很堅決道:“媽媽,我自有主意。您放心,我肚子裏還懷着世子爺的孩子,不會跟二爺夫妻起爭執。要是生氣了氣壞了自己,嚇住了孩子,我自己有何好處?”

    她擺出自己知道自己身懷六甲,卻語氣堅決,讓羅媽媽和一屋子丫鬟們都爲難至極。

    最後還是薔薇上前一步,扶了東瑗的手:“大奶奶,既然找二爺說話。咱們還是快些過去吧?免得等會兒二爺用過早膳,又要出去了……”

    然後她回頭,對羅媽媽道,“媽媽放心。我和尋芳隨在大奶奶左右。再說又不是去旁處,只是在府裏走動,您老安心吧……”

    東瑗輕微一笑。

    羅媽媽還要說什麼。見東瑗絲毫聽不進去,只得怏怏不語。

    那邊,尋芳拿了件滾銀狐裘邊的緙絲斗篷給東瑗披上,和薔薇左右攙扶着東瑗出了靜攝院的大門。

    羅媽媽在身後心急如焚,恨不能跟着東瑗一塊兒去。

    到了喜桂院,二爺和二奶奶都沒有起來。

    葛媽媽和二奶奶的兩個大丫鬟丁香、冬青都愣住了。

    雖然東瑗臉上笑盈盈的,可她開口就問:“二爺呢?”愣是讓葛媽媽和丁香、冬青聽出了不同尋常。三個人有的去叫二爺。有的去喊二奶奶,喜桂院登時一陣忙碌。

    東瑗坐在喜桂院東次間的暖閣裏喝茶,十分悠閒。

    可看着滿屋子忙碌的丫鬟婆子們,薔薇和同來的尋芳、碧秋三人臉上有些掛不住,紛紛喊着歉意的笑。手都不知放在哪裏。

    這很詭異。

    大清早,大奶奶就說來見二爺,哪個丫鬟婆子瞧着她們的眼神不是怪怪的?

    偏偏這位正主恍若不覺,表情溫和帶着幾個淡笑,慢悠悠喝茶。

    薔薇也算撐得住場面的,此刻卻也架不住各種帶着探究的目光,求助般望向東瑗。

    東瑗根本不看她。

    尋芳和碧秋年輕些,被丫鬟婆子們的目光掃視,臉上的笑就變成了尷尬的訕笑。

    最終二奶奶的笑聲打破了室內的沉悶氣氛。薔薇和尋芳、碧秋各自鬆了口氣。

    “大嫂,您這是……”二奶奶笑着,疾步從門簾後饒了進來,簾子都是她自己打起來的,足見她是多麼着急。

    東瑗手裏的茶水已經被她喝空,她仍端着茶盞。笑着對二奶奶道:“二弟妹,你這海棠凍石茶杯着實好看,比我那套玻璃的還要好…….”

    這茶杯是二爺前些時候從外頭弄進來的,細密的凍石,繪了金色的海棠圖,的確好看。

    二奶奶也很喜歡,前天才拿出來用。被東瑗這樣一誇,若是平日,二奶奶定會跟東瑗說說這套茶盞的由來。

    可是此刻,二奶奶卻在心裏咯噔了一下。

    大清早跑來喜桂院,說是見二爺,作爲大嫂,薛東瑗此刻的舉止多麼不適合。她還閒情逸致討論茶盞,讓二奶奶嗅出一絲危險的氣息。難不成二爺這套凍石茶盞得來有問題?

    她勉強一笑,不接東瑗的話,又問了一遍:“大嫂,您還懷着身子,這麼早,這是…….”

    東瑗含笑放了茶盞,道:“我有點事問二爺……”

    二奶奶見東瑗不肯告訴她,心裏更是狐疑不已。她不由想起二爺前幾日說要回徽州老家的話,她開始在心裏打鼓。

    到底怎麼回事?

    二奶奶還要追問,外間傳來二爺故意放重的腳步聲。

    東瑗起身,待丫鬟打起簾子,穿着皁色繭綢直裰的二爺走進來,她和二奶奶一起,給二爺行禮。

    和二奶奶的驚訝相比,二爺是有些忐忑。

    薛東瑗嫁到盛家快兩年了,從未見過她如此不靠譜。咋一聽她一大清早來喜桂院,二爺也是微愣。而後,他就想起前幾日他的五姑父——就是文靖長公主的大兒子,他五姑母的丈夫讓他做的事。

    難不成薛氏知道了?

    二爺頓時就不安起來。

    他替五姑父做那些事,主要是僥倖盛昌侯永遠不會知道此事。五姑父一再跟二爺保證,過了今日早朝,盛修頤就要被關入大理寺的大牢,盛家的人和陛下的人永遠別想見到他。

    他就算有冤屈,也不會有人知曉。

    可薛氏這麼大一清早就來,臉上不是驚慌,而是帶着篤定的笑意,讓二爺的不安變得更甚。

    要是被盛昌侯知道他幫着旁人害盛修頤,只怕他等不到盛昌侯府的世子爺之位,還會成爲盛昌侯刀下亡魂。

    盛昌侯從來不是個講理的人。

    當初二爺的父親——盛昌侯的庶兄、二爺的祖母夏老姨娘,都是被盛昌侯殺死的。

    “大嫂。”二爺給東瑗還禮,問道,“您這是?”

    東瑗沒有答話,而是看了眼滿屋子的丫鬟婆子。

    薔薇和尋芳、碧秋就先退了出去。

    二奶奶見這架勢,就明白東瑗有話跟他們夫妻說,也衝丫鬟們使眼色。

    等一屋子人都退了出去,東瑗還是不開口,直看着二奶奶。

    二奶奶就涌起無名怒火。

    一大清早來尋小叔子,是她薛東瑗作爲嫂子該做的嗎?既然來了,二奶奶也忍了這口氣,可薛東瑗居然還想讓她避開。

    二奶奶努力攥緊了拳頭,冷笑看着薛東瑗:“大嫂,您有話就直接說吧。這屋子裏又沒有外人了…….”

    東瑗就收回了目光。

    她準備開口,二爺卻急起來,吼道:“你先出去!”他也不想被二奶奶知道他所做之事。他了解自己的妻子,想吃又怕燙。要是讓她知道二爺做的事,二奶奶只怕先慌了,最後功虧一簣。

    二奶奶錯愕。她望着二爺,又看了眼薛東瑗,滿是恨意,又是擔心。

    薛東瑗長副狐媚子模樣。

    可薛東瑗是大張旗鼓來的,又是大清早,滿屋子丫鬟婆子都看着,二奶奶知道薛東瑗和二爺絕對不會是做什麼齷齪事。二奶奶瞧着薛東瑗的眉眼,又想起二爺總說薛東瑗豔名在外,心裏雖然明白,還是酸溜溜的。

    但是二爺說話了,二奶奶要是硬賴着不走,被二爺當着薛東瑗的面吼幾句,二奶奶還有什麼體面?

    她恨得跺腳,還是退回了內室。

    越想越不甘心,也不放心,二奶奶躲在內室簾子後面偷聽。

    她聽到二爺問:“……大嫂,您有話就說,我等會兒還要出去……”

    語氣裏有三四分不耐煩,讓二奶奶聽着大爲欣慰。二爺在外頭混賬,在自己家嫂子面前,倒不至於下作。

    薛東瑗嫁過來這麼久,雖然她美豔,二爺卻從來沒有拿她開過玩笑。他總說,薛氏是他嫂子,關乎盛家名聲。

    這點,哪怕二爺一無是處,二奶奶也願意尊重他。她的丈夫在大是大非上不糊塗,也不在家裏胡來。倘若他真的是個葷素不論的,在薛氏面前毛手毛腳的,讓家裏人知道,二奶奶和蕙姐兒還不被人笑話死?

    二爺不這麼着,難道不是想着二奶奶和蕙姐兒嗎?

    他尊重妻子,維護女兒,這個男人哪怕再不濟,二奶奶這輩子也認了。

    想了想,她還是輕手輕腳從簾子後面走開了。既然不想讓她知道,她回頭再逼問二爺吧。

    要是讓薛東瑗知道她不聽二爺的話,還躲在簾子後,二爺面子上怎麼過得去?

    既然二爺看重她,她也要維護二爺。

    東次間的東瑗並沒有注意內室簾子後的動靜。二奶奶聽不聽她無所謂,她是怕二爺有所謂,才讓二奶奶避開。

    二爺問她,她也收斂笑容:“二爺,世子爺去了哪裏?你是知道的吧?”

    二爺臉色也不好看,冷哼一聲道:“家裏事爹爹從來不讓我沾手,大嫂想知道大哥去了哪裏,何不問爹爹。再不濟,問問三弟吧。”

    東瑗就站起身子,伸手扶住腰,正色道:“二爺,你當世子爺行事只有他自己和來安知道?那二爺就打錯了主意!二爺也知道爹爹的性格,要是他知道了,二爺有什麼好?我是看着二弟妹,看着蕙姐兒,還先來問二爺。二爺不說,那麼我這就去問爹爹去……好基友未眠君開新書了:《閒妻》,奸臣之妻,不修溫婉賢良,只求快意恩仇。作爲權臣的妻子,她的壓力很大。倘若你甘爲魚肉,怎能怪旁人爲刀俎?所以說,正妻不狠,地位不穩;小妾不滾,絕對不準。

    車位上有鏈接,感興趣的親們戳戳RS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寵令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
    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