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242節 落紅(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242節 落紅(1)字體大小: A+
     

    從後世而來,東瑗並非土生土長在這個時代,很多規矩在她面前都很陌生,她就像是個鄉下土包子進城一樣。

    東瑗絲毫不敢小瞧古人,反而,她更加用心去融入這個社會。

    她比這個時代的女人還要看重規矩。因爲她不是從小薰陶的,她的思想裏還有另外一套社會體系在和她作鬥爭,她只得時時小心。

    所以盛修頤時常說她“怕閒話”。

    她的確是怕閒話!

    好像一個外來者,哪怕學會了再多,總擔心還有什麼隱性規則自己沒用學到的,到時候叫旁人輕瞧。

    倒不是真的沒有學到,而是一種心理暗示。

    她不喜歡別人看她的笑話。

    東瑗想着,就被盛修頤壓在案几上。冰涼的書案雖然已經空無一物,卻又硬又冷,膈着東瑗的後背。她的大腿甚至被抵在桌腳處,生生的疼。

    盛修頤卻根本不顧,俯身壓着她,吻着她的脣,手已經朝她的衣襟探去。

    書房裏點了爐火,絲絲暖意涌動,斗室溫暖如春。雖然衣衫已經被盛修頤解去數件,東瑗卻沒什麼有多冷,反而心頭髮燙,小腹處升起一股股熱流,在她的四肢百骸裏流竄。

    她不自覺發出低低的呻|吟。

    這輕微的呻|吟讓盛修頤更加熱血沸騰。

    往常的時候,他定要很長時常對她小心翼翼的撫摸與親吻,東瑗纔會有這種喜人的嬌豔出現。而現在,剛剛開始。她就動情了,令盛修頤驚喜不已。

    他輕輕啃噬着她的雪頸,帶着粗糲的雙手揉捏着她胸前的嬌嫩。

    又是一聲呻吟脫口而出,東瑗臉上漸漸涌出了穠麗的紅潮。她的手也往盛修頤身上摸去。攬住了他的腰,緊緊攥住了他的衣襟。

    這樣的觸碰,令她全身酥麻。身子早已軟了。

    盛修頤的脣上移,吻住了她的脣。似蜻蜓點水般的親吻,令東瑗感覺癢,又得不到緩解。她似乎發怒起來,手就箍上了盛修頤的脖子,加重了這個吻。她是在給盛修頤暗示,可以繼續下一步了。

    盛修頤的呼吸也粗重起來。

    他深深吻着東瑗。舌尖挑逗着她的味蕾,享受着她香澤裏的溫熱氣息,不停糾纏着她。

    東瑗的呼吸就變成了喘息般。

    她秀眉微蹙,有了幾分難以壓抑的燒灼。

    “天和……”她低低呼着盛修頤,微揚起身子。把自己胸前豐腴上的豔果往他口中送。

    盛修頤脣角不禁帶着得意的笑,一把將她胸前的豔果含住,用力吮吸着。

    有輕微的疼痛從乳尖傳來,東瑗卻呼出了一口氣。這樣輕微的疼痛,只會讓她的感覺變成更加激烈。

    她突然就痛恨起盛修頤來。

    這樣磨磨蹭蹭的,分明就是在捉弄她。

    他應該瞭解她此刻的感受啊。她喜歡的不再是這等溫柔的撫摸與親吻,她需要……

    可他偏偏不繼續下去。在東瑗兩次的暗示下,他仍是這樣不肯繼續一步,讓東瑗又氣又急。

    “怎麼了?”見東瑗忸怩着身子。他居然問道。。

    東瑗氣的想甩手走人了。

    盛修頤這才哈哈大笑,退了自己的中衣。

    他的堅硬早已炙熱如火,堅毅如鐵,只等衝鋒陷陣。哪怕東瑗不求他,他也忍耐不下去了。

    那灼燙的堅挺進入東瑗的身體時,一陣陣酥麻就從下體傳來。在她年輕身子裏激盪着。

    她的呼吸變得更加急促。

    盛修頤抱緊了東瑗的粉臀,將沾了她香液的堅挺在她幽徑裏打轉着,引來東瑗身子陣陣顫慄。

    他們好似從來沒有這樣過,盛修頤也驚覺自己從前對東瑗太過於小心。這樣把戲,他覺得東瑗可能不喜歡。

    但是他忘了,東瑗日漸成熟,這樣把戲對於她而言,也是歡愉。她身子泛起紅潮,讓盛修頤備有感觸:他的嬌妻,已經變得如此敏感,似一枚青澀的果子,已經養成了熟透的水蜜桃。

    美味,多汁,令人慾罷不能。

    他就將她的雙腿擡起,又下壓下去,在她面前呈現了一個艱難的弧度,把她修長雙腿疊在她的胸前。東瑗眉頭輕蹙了下,卻沒有抗議,忍着不適。

    對盛修頤,她心裏是有愧疚了。所以雖然不舒服,東瑗卻沒有發出不滿。

    這樣,讓盛修頤攻城略地更加便宜起來。

    隨着他的攻勢,東瑗感覺有些疼。

    她雖然很有感覺,可那種緩慢的疼卻一直伴着她。

    而後,盛修頤是把東瑗抱回內院的。她整個人累得根本走不動,依偎在盛修頤懷裏居然睡着了。

    到了內院她才醒,丫鬟們忙去準備好水。

    東瑗洗澡的時候,發現下體有些許暗紅涌出來。

    她嚇了一跳,便記起剛纔歡愉時的疼來,心口不由一緊。可想着房事又少許落紅也算正常,東瑗便沒有多想。

    次日早起的時候,發現內衣裏還是有些落紅,她就有了幾分擔心。

    不過今日要去宮裏哭孝,她也不敢說什麼。和盛修頤吃了早飯,兩人就去盛夫人的元陽閣。

    路上,東瑗問盛修頤:“……今日抽空去趟南門衚衕,總覺得那個給陳祥報信的人有鬼。”

    盛修頤點頭:“我心中有數。”

    昨夜他把也蓮和忽蘭兩位公主的事告訴東瑗,東瑗沒有懷疑,讓盛修頤有種被信任被尊重的感動。他就趁機也說了更多:也蓮公主曾經救過他的命,還讓她哥哥派了三千騎兵給盛修頤,盛修頤的西北之行纔會如此順利。

    也蓮公主和忽蘭公主愛慕他,他也知道,並不隱瞞告訴東瑗。

    他之所以救不避嫌。主要是他欠了也蓮公主的救命之恩,讓他不能不報。

    東瑗想說那個也蓮公主可能有問題,可又想:盛修頤在元昌帝誣陷誠哥兒是皇子時都能那麼鎮定,報信人那點小把戲自己都能看出來。盛修頤怎麼可能不知道?

    他不告訴自己打,大約又是怕自己跟着擔心。

    所以話到嘴邊,東瑗又咽了下去。

    盛修頤跟盛昌侯一樣的大男子主義。喜歡替女人擋住一切的風雨,一時間估計改不過來。既然他不想東瑗跟着擔心,東瑗就當自己不知道。

    其實盛夫人也不是個愚笨的人,她能做到無慾無求,裝傻充愣,不是在迴應盛昌侯的維護嗎?

    盛夫人能如此,東瑗也想如此。

    到了元陽閣。盛昌侯和盛夫人已經穿戴整齊,三爺盛修沐也在。幾個人見了禮,盛昌侯說時辰不早了,便去了宮門口。

    比起前年給先皇后娘娘哭喪,今日的天氣算是很好的。

    雖然冷。日頭照在身上,仍有片刻的暖意。東瑗卻覺得身子很重。

    她感覺下體有些疼。

    想着可能是昨晚太過於激烈的緣故,她就強忍着。

    哭喪的時候,看到了薛家的衆人。大夫人和世子夫人蔡氏扶着老夫人,其他人則跟在她們身後。

    東瑗抽空上前給老夫人和大夫人等人請安。

    哭喪結束後,老夫人等人被旁人圍住了,東瑗想道別卻擠不上前。而後皇后娘娘又宣了懿旨讓薛家衆人進宮,東瑗就沒有跟老夫人告辭。

    坐在回盛府的馬車上,她總覺得自己不太對勁。

    盛夫人卻在跟她低語:“……自從太后娘娘回來。氣色很好。聽說太后娘娘出去靜養這些日子,病早就好了。雍寧伯夫人每日去給太后娘娘請安,都做了太后娘娘最喜歡的臘梅酥餅……太后娘娘身子一日日不好,雍寧伯府的廚房就叫大理寺的人封了……”

    東瑗回神,大驚。

    難道懷疑雍寧伯夫人給太后娘娘下毒?

    “這……娘,您聽誰說的?”東瑗一直跟着盛夫人。只是中間盛夫人跟着觀文殿大學士府上的柴夫人說了會話。

    果然,盛夫人聲音更低:“柴夫人告訴我的……”

    這個柴夫人,嘴巴倒是挺長的啊,這種話也敢說。

    “只有咱們不知道,很多人家都聽說了。太子妃哭得跟淚人似的…….”盛夫人看出了東瑗的心思,知道她在心裏罵柴夫人嘴巴長,就提醒她:不是旁人嘴巴長,只是外面的是是非非,叫家裏的男人們擋住了,她們娘倆不知道而已。

    東瑗就更加驚愕。

    火石電光間,她猛然想起當初皇后娘娘非要薛氏女做太子妃的時候,老夫人說過的一句話:有些事,薛家不能去辦。

    那會是什麼事?

    就是謀殺太后之事麼?

    這件事,應該就是元昌帝等人首肯的吧?

    可怎麼又泄露了?

    東瑗終於明白:她的祖父,是黃雀在後啊!當初祖母就說過,她和祖父也想瑞姐兒做太子妃,只是還有事沒有解決,時機未到。

    雍寧伯府被太子妃的位置砸昏了,才肯接受元昌帝的意思,去謀害太后。

    只怕,他們府上和太子妃都不保了。

    最後,大家爭來爭去的太子妃之位,只怕還要落在薛家。

    歷經三朝的祖父啊,他果然是個厲害角色。

    盛夫人卻沒有東瑗想的那麼多。她只是意外,雍寧伯府爲什麼會謀害太后。她根本就沒有懷疑過:爲何謀害了太后,事情還會泄露出來?

    敢謀害太后,就是受了陛下的首肯。

    既然陛下同意,怎麼可能還會被查出來?這中間的彎彎曲曲,只怕陛下也做不到主了。

    東瑗沒有覺得祖父卑鄙,也不覺得雍寧伯府可憐。

    政治從來就是骯髒至極的。

    早上六點就開車往婆家趕,下午三點多才到,路上的車好多啊,到了南京過橋收費站就等了一個小時,各種煩躁啊~~大家出行開車要慢慢的,堵車的時候心平氣和~祝返程的親們旅途平安。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
    武道獨尊無限動漫錄仙逆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猛鬼夫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