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238節 救命恩人(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238節 救命恩人(1)字體大小: A+
     

    尋芳不知東瑗爲何突然問這個,卻也不敢怠慢,忙回答道:“大奶奶,一直都是來安跟着世子爺出門。”

    東瑗點頭,想了想又對尋芳道:“你遣個小丫頭去外院看看,今日來安跟着世子爺出門不曾。倘若沒去,叫他到我跟前來。”

    尋芳道是,忙出去喊了丫鬟,讓去外院看看。

    而後,她又回了東次間,問東瑗:“大奶奶,午膳擺在哪裏?”

    東瑗隨口道:“就擺了這裏吧。”

    丫鬟們得令,須臾就將東瑗的午膳用炕幾擡了進來。幾個人又把西邊炕上的炕幾換下去,把午膳擺好。

    碧秋用巾帕裹着筷子,立在地上,等着服侍東瑗。

    東瑗起身,移步過去。看着滿桌的佳餚,她毫無食慾,勉強吃了幾口,派去外院的小丫鬟回來了,說來安今日沒有跟着世子爺出門,就在府裏。他聽說大奶奶要見他,急忙來了,如今在靜攝院外。

    東瑗讓尋芳去請了進來,自己也放了碗筷,對碧秋道:“我早上吃了些糕點,膩在心裏,現在沒什麼口味。你們把這些飯菜擡下去,賞給今日當值的婆子丫鬟們分了吃。”

    碧秋想着勸東瑗多吃點,可見東瑗神色異常的凜然,話到嘴邊又咽了下去,恭聲道是,喊了兩個婆子又把炕幾擡下去。

    來安見到東瑗,笑嘻嘻給她拜年。

    東瑗照例給了他壓歲錢。

    “最近都是你跟着世子爺出門?”東瑗看着來安,徑直問道。

    來安自從聽說東瑗要見他,心裏就打着鼓兒。一萬個警惕提防。從前世子爺不管幹什麼,都帶着來福,那時來安又羨慕又嫉妒。可來福出去後,世子爺不管幹什麼都帶着來安。來安才覺得當初來福忒不容易!

    不說別的,光是要替世子爺保密,來安就覺得很累。

    當初他還是羨慕來福。真真不知好歹。

    “是,小的一直跟着世子爺。”來安忐忑回答道。

    “既然你總是跟着世子爺,也該勸勸他。每次回家都要繞道南門衚衕,多不方便?”東瑗聲音裏有着溫柔的笑意。

    來安卻是心頭大跳。

    怎麼……怎麼隨口一句就是南門衚衕?不會是大奶奶知道了吧?世子爺可是千叮嚀萬囑咐,千萬別讓任何人知道,甚至連大奶奶都不要告訴。越多人知道,越不安全。

    來安眼珠子直轉。

    東瑗原本還有半縷僥倖。此刻化爲烏有。她的心放佛被刃器隔着,緩慢又劇烈的疼。

    來安卻在狡辯:“小的不明白。咱們府裏和南門衚衕離着又不是同道,世子爺從來不曾過去。大奶奶,您怎麼突然問小的這個?”

    東瑗笑了笑,聲音裏帶着幾分空虛道:“你不明白。就問問世子爺,他大約是明白的。出去吧。”

    來安額頭就有了些許虛汗。

    他還準備說點什麼,東瑗已經起身進了內室。

    來安只得高一腳低一腳出了靜攝院。

    寒風颳在臉上,他猛然清醒不少。他要最快速度見到世子爺,否則就是他吃不了兜着走。

    他也顧不得添件衣裳,從馬房裏挑了匹馬,就從側門快馬加鞭往太子府趕去。

    到了太子府,他的臉都被寒風吹得僵化了,一雙手一點知覺也無。

    太子府門房裏的夥計們知道來安是盛修頤的小廝。看到他冒着寒風騎馬而來,忙迎了他進去:“快烤烤火。什麼急事,怎麼這樣騎馬過來?皮都凍破了吧?”

    來安嘴巴哆嗦着,往火盤裏湊,快要燒到皮膚了,才感覺一點溫熱:“我們……我們家世子爺…….還在講課?”

    那人笑道:“不在啊。你來的真不巧。盛師傅和太子爺進宮去了。陛下一個時辰之前宣了太子爺和盛師傅呢!”

    進宮去了?

    來安也顧不得客氣,急忙衝了出去,翻身上馬又往皇宮趕。

    那人在身後喊:“嘿,你是要凍死麼?喝口熱茶再走不遲啊,太子爺快回府了……”

    塵土飛揚中,來安早沒了影子。

    那人打了個寒戰,罵了聲真他|媽|的冷,就回了門房躲着烤火。門房裏的幾個小廝都在討論:“......看那樣子,盛家着火了不成?”

    事不關己,他們也是無聊中隨口談論而已。

    來安急匆匆去了皇宮,等在東門。他騎馬飛奔,身上穿得又單薄,就在東門口不停的蹦躂取暖。

    盛修頤陪着太子從宮裏出來的時候,遠遠就看到來安上蹦下躥的,很是滑稽。

    太子爺也瞧見了,看着直笑,問盛修頤:“師傅,那是你的小廝吧?怎麼在這裏等着,不會是有急事吧?”

    盛修頤搖搖頭。

    來安也看到了盛修頤和太子爺,忙快步跑過來,先給太子爺請安。

    太子爺笑起來:“真不巧,我身上沒帶紅包。大過年的,你給我請安,我要給你壓歲錢的。”

    太子爺和盛修頤很好,兩人之間常有說笑。來安總是跟着盛修頤,太子爺也認識他。

    聽說太子爺的話,來安忙說不敢。

    “下回補個大的給你。”太子爺笑着,就跟盛修頤告辭,轉身上了太子府的馬車。

    盛修頤這才問來安:“有什麼事,怎麼跑到宮門口來等?”

    因爲凍的,來安一直在發抖,斷斷續續道:“世子爺,小的……小的什麼……什麼也沒說。小的發誓,做夢……做夢都沒說過……大奶奶卻知道了…….世子爺,您要相信…….相信小的……”

    沒頭沒腦的話,倘若是平日,盛修頤定要笑着罵他胡言亂語。

    可他今日卻從來安只詞片語裏聽出不同尋常。

    什麼事讓來安做夢都不敢說?就是南門衚衕那件事。

    東瑗知道了那件事?

    盛修頤臉色一緊,呵斥來安:“好好說話,什麼大奶奶知道了?大奶奶說了什麼?”

    來安就極力控制自己不哆嗦,把東瑗的話告訴了盛修頤。

    盛修頤半晌沒有做聲。他臉色緊繃着,靜靜背手而立,似乎在想着什麼。寒風透過衣襟,穿得他肌膚生疼,他卻毫無知覺般。

    來安也不敢再蹦躂,任由手腳冰涼,安靜立在盛修頤身後。

    好半晌,盛修頤才道:“走,去趟南門衚衕。”

    來安大驚:“還……還去啊?爺,大奶奶都知道了。您還是趕緊把人送走吧。大奶奶都知道了,要是旁人再知道,咱們府裏就是滅九族的大禍!”

    說到最後,他的聲音輕不可聞,生怕被人聽到。

    盛修頤沒有理他,上了馬車,也拉了來安上來。

    馬車上,來安坐立不安。忍了又忍,他還是沒有忍住,對盛修頤道:“世子爺,您不要回去問問大奶奶,到底是從哪裏聽說?倘若知道了,趕緊想法子!大奶奶在內宅都知道了……世子爺,您……”

    他還要往下說,就見盛修頤在闔眼養神,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來安焦急不已,一直在搓手。他幾次欲開口,卻見世子爺表情平和,他就不敢再多說了。

    原來只有他一個人在擔驚受怕。

    馬車到了南門衚衕,盛修頤從一戶院門口下了馬車。他帶着來安進去之後,又從後門出去。繞過兩處小巷,纔到一處精緻小宅的後門。

    盛修頤親自敲門。

    他似乎敲得很有規律。

    聽到他的敲門聲,片刻纔有人給他們主僕開門。迎盛修頤的,是個四十出頭的男人,身強體壯,面目黎黑,用左邊眉梢從嘴脣,有一條猙獰的傷疤。

    他的整個左臉,就被這傷疤劃成兩半。

    他看到盛修頤後,給盛修頤作揖行禮,又道:“您來了?”

    盛修頤微微頷首,帶着來安進了正堂。

    有個十四五歲的女孩子正在正堂的炕上坐着看書,看到盛修頤進來,她連忙起身,撲向盛修頤:“盛郎,你好幾天沒有來看我了!”

    來安無奈看了眼這女子。

    西北的女人好不知廉恥!

    要是在中原,這樣大的姑娘,大庭廣衆之下就撲在男人懷裏,簡直要羞死了。只有妓院、酒肆的女子纔會如此吧?

    來安很不好意,就把臉瞥了過去。

    盛修頤眉頭輕蹙,把她的頭從脖子上掰下來,輕聲咳了咳:“公主自重!”

    被稱作公主的女子不悅嘟噥着嘴巴:“怎麼了?我和你親熱,怎麼不夠自重?”

    來安就忍不住咳嗽。

    真夠不要臉的,這屋子裏又不止她和世子爺,居然公然說出親熱的話!再看這女子,雖然長得很好看,卻不及大奶奶的一丁點。

    來安終於明白爲何每次世子爺來,看到這位公主就蹙眉了!

    正說着,內室裏傳來一聲輕咳,一個穿着月白色綾襖的女子從內室走了出來。她對那個纏着盛修頤的女子道:“忽蘭,不得放肆!盛公子是我們的救命恩人!”

    忽蘭撇嘴:“我們也是他的救命恩人。”而後,她又膩着盛修頤,軟聲問他,“是不是盛郎?當初你和我姐姐談情說愛,後來差點害死我們姐姐。要不是我姐姐冒險,你也不能功成名就。我們難道不是你的救命恩人?”

    來安猛然看向盛修頤和月白色衣裙的女子……

    推薦一本書:《花開時節》,失戀讓她的精神力發生變異,於是在設計的路上風生水起,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設計王國。(歡迎您來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    → 下一頁

    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
    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武道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