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237節 外室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237節 外室字體大小: A+
     

    這個新年,再也不能大張旗鼓去拜年。

    初二一大清早,薛江晚穿了嶄新的緙絲斗篷,裏面是銀紅色百蝶穿花對襟長襖,下襯月色百褶裙,襯托她腰身纖瘦曼妙。她生的小巧,斗篷披在身上顯得很寬大,卻把她的靈氣掩了幾分。

    這件斗篷雖然用料名貴,做工精緻,卻不適合薛江晚。

    東瑗也不說什麼,只是問尋芳:“薛姨娘今日回去的馬車備好了不曾?”

    尋芳忙回都準備好了。

    東瑗微微頷首,又把夭桃叫到跟前,和她細語叮囑幾句,讓她一路上好好照拂薛姨娘,到了鎮顯侯府要懂得分寸禮儀。

    夭桃恭聲一一應下。

    薛江晚給東瑗磕頭,就帶着夭桃出了靜攝院。

    東瑗起身,準備去問問盛夫人,今日如何安排時,碧秋進來稟告道:“大奶奶,陳祥媳婦來給大奶奶拜年……”

    陳祥是東瑗的陪房,他和陳禧一管着東瑗在東大街的鋪子,算是大掌櫃。每年陳祥管着的五間鋪子,要孝敬東瑗兩千多兩銀子,是東瑗可增長的陪嫁裏最豐厚的。

    他媳婦來拜年,自然不同於其他僕婦,東瑗吩咐碧秋請了她進來。

    陳祥媳婦長得微豐又白淨,一張圓圓的臉很是討喜。她笑着給東瑗請安,目光裏透出幾分精明幹練。

    “我那當家的說,今年不同往年,不好來煩擾大奶奶。幾個陪房的媳婦子都問我,要不要來給大奶奶請安。我想着。還是我舔着老臉,來給大奶奶磕頭。大奶奶萬福。”陳祥媳婦笑着跪了下去,說着話兒,已經給東瑗磕了三個響頭。

    東瑗忙叫丫鬟們扶起她。又喊了尋芳拿出一個裝了銀錁子的荷包賞她。

    看着陳祥媳婦,倒是個會說話的。

    今年不同往年,大約是聽說了宮裏出事。知道東瑗這裏不方便。

    “等會兒再去給夫人磕頭,吃了飯再回去吧。”東瑗笑着道,“我這裏也忙,就不虛留你。家裏有什麼爲難事,只管告訴我。”

    陳祥媳婦笑着道是。

    東瑗就喊了碧秋進來,讓她陪着陳祥媳婦去元陽閣,給盛夫人拜年。

    約莫一炷香的功夫。碧秋又陪同着回來,盛夫人也賞了陳祥媳婦一個荷包。東瑗留她吃飯,她只說時辰還早,家裏也忙,就不多留了。

    “大奶奶……”準備告辭的時候。陳祥媳婦突然站住了腳步,看了眼滿屋子服侍的丫鬟婆子們,欲言又止。

    東瑗會意,就讓衆人都出去。

    東次間只剩下東瑗和陳祥媳婦的時候,陳祥媳婦湊近東瑗幾步,壓低聲音道:“大奶奶,我那當家的讓我給大奶奶捎句話:外頭有人說,世子爺在南門衚衕,有一處精緻的宅子…….”

    這樣謹慎的語氣。又是這樣小心翼翼,東瑗豈會聽不出話外之音?

    在南門衚衕有處精緻的宅子,不就是說盛修頤有處外宅?

    東瑗只覺得腦袋嗡了一下。

    她見過陳祥。陳祥是祖父和祖母精心挑選給她的陪嫁,是個十分能幹的人。倘若不是這事有十分把握,是不會讓他媳婦進來給東瑗報信的。

    而且,這件事應該很隱祕。只是少數人知道。

    如果人盡皆知,東瑗也可能知道。陳祥媳婦再來說,東瑗臉上下不去,不會感激陳祥通風報信,反而怪他多事。

    誰喜歡家裏醜事被旁人知道?

    陳祥媳婦口中“外頭有人說”,只是讓東瑗臉上好看點。

    東瑗心頭微顫。她快速斂了心緒,不露聲色,平靜望着陳祥媳婦:“世子爺有處宅子?這件事,陳祥告訴祖父沒有?”

    陳祥媳婦對東瑗的態度很驚訝。

    怎麼可以這樣平靜?

    是沒有聽懂麼?

    她疑惑看着東瑗,卻見她眼波微閃,仍是不見情緒,只得順着她的話回答道:“回大奶奶的話,老侯爺不知道。這件事我那當家的說,只是有人知曉,讓大奶奶勸勸世子爺。倘若鬧開了,老侯爺和大奶奶都不好看。”

    這件事目前還是很隱蔽的。

    但是盛修頤如今是太子少師。聽說太子很是器重他,樹大招風,多少眼睛盯着他。

    陳祥在外頭做買賣,可能有小道消息,旁人難道沒有?時間久了,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事情鬧開了,不僅僅盛修頤要被彈劾,東瑗和她的孃家更會因此而喪失顏面。

    在這個年代,大戶人家不管多少小妾都不會被人說什麼。哪怕是歌姬、舞姬,只要是養在府裏,旁人就會認定那是富貴象徵。

    可養在外頭,卻是荒淫的標緻,會毀了一個人的名聲。

    士大夫階級,名聲比性命還要重要。

    東瑗雖然臉上淡淡的,可手指已經緊緊攥在一起。她半晌沒有接話,臉上已經沒了一絲笑意。

    過了半天,她纔開口道:“你和陳祥說一聲,去年鋪子裏的賬本,都拿進來我瞧瞧。我下午還要去服侍夫人,讓他中午之前來。”

    這話的意思是:她要親自見陳祥,而且是越快越好。

    陳祥肯讓他媳婦來辦這件事,足見他對他媳婦的信任,那麼陳祥家的,應該是個聰明能幹的人。

    果然,聽了東瑗的話,陳祥媳婦連忙道:“是,大奶奶,我這就讓陳祥給大奶奶送來。”

    東瑗頷首。

    過了大約一個時辰,陳祥一腦門汗,氣喘吁吁跑了進來。

    東瑗就問他消息從何而來。

    “早些年認識一個朋友,後來他犯了點事,就去了陝西。因爲當初我和他認識,旁人也不知道。如今他突然回京。有次在街上遇着,他看見是我,就半夜來見了我。他說他在南門衚衕,和他媳婦給人做管事。”陳祥聲音有些低。

    那人。就是盛修頤麼?

    從陝西請人回來做管事?

    “你那個朋友,是不是在道上混過?”東瑗記得當初盛修頤說起薔薇的丈夫來福時,就說過這樣的話。他似乎認識很多道上的人。

    道上的人有很多好處:他們往往隱姓埋名。毫無蹤跡可查。

    陳祥聽着東瑗的話,微微頷首:“是。當初我和他認識,不過是一些見不得光的來往,旁人一概不知。倘若世子爺知道他在京都有交情,大約是不會請他的。所以他讓我保證不能跟任何人說。因爲他知道我在盛府做陪房,才告訴了我…….”

    而後,他嘆氣:“九小姐。老侯爺對我有再造之恩。我就算把沒了義氣,也不能瞞着您!這事太湊巧,我也不敢告訴老侯爺。您心裏有個數,畢竟您和世子爺是結髮夫妻,兩人有什麼疙瘩也好解開。趕緊把人接到府裏來吧。要是鬧開了,世子爺要被人彈劾不說,您和老侯爺也會名譽受損……”

    他喊東瑗叫九小姐,而不是大奶奶,就是用薛家人的立場來勸東瑗。

    倘若丈夫有了外室,傳出去固然丈夫名聲有損,作爲妻子的東瑗,難道不要被冠上悍婦之名?

    要不是她不賢惠,丈夫怎麼在外頭養着人?

    既然這樣。就乾脆大方把人接進來!東瑗是正妻,雖然是繼室,卻有郡主的爵位,接個女人進來,還不是任由她收拾?

    把那個女人神不知鬼不覺接進來,纔是對東瑗最有利。

    這件事就是真的了!

    東瑗感覺一瓢冰涼的水從頭頂灌下。一直涼到了腳心。她的手微微顫抖了幾下。

    從陝西來的女人……

    當初盛修頤去西北,是不是也有陝西?

    難道是那個時候的女人?

    可怎麼找到京都來了?

    他在西北快一年,發生了什麼事,盛修頤閉口不談。東瑗從未想過他身邊會有女人。

    畢竟她覺得盛修頤是去做件很危險的事。

    可他去西北,是以西北巡察使的身份。他不可能一去就表明自己要奪人家的兵權。

    他只可能是裝作僅僅是欽差巡查。

    從京都去的欽差,當地官員自然會巴結他。用美女甚至官員千金收買他,也是可能的。

    她心裏快速轉着這些念頭,就像是燒了一把火,灼得心口一直在疼。

    “暫時不要告訴老侯爺。”東瑗對陳祥道。她的聲音很輕,好似沒什麼力氣。

    陳祥還想再說什麼,見她脣色就白了,連忙答應:“九小姐,我都明白!您放心,我不會再對任何人提起。只是這件事宜早不宜遲,您要快點和世子爺說。要是……”

    “我知道!”東瑗猛然打斷他的話,“你去忙吧。”

    她這一刻表露出來的,是極其煩躁的情緒。

    陳祥突然有些後悔。

    他覺得告訴大奶奶,大奶奶哭一場,鬧一場,跟世子爺攤開了說,把那個女人接近府來,既不讓老侯爺生氣,也不會大奶奶和世子爺難堪。

    可他瞧着大奶奶這樣強忍着不表露出來,頓時就有了幾分後悔:大奶奶不會強忍着不說,生出別的事吧?

    他還想勸,東瑗已經恢復了平淡神情,眉梢還有一縷淡笑,與平常無異。

    陳祥猛然覺得後背一寒。

    他退了出去後,東瑗沒有喊丫鬟婆子們進來。

    她一個人坐在東次間,直到午膳的時候,尋芳和碧秋進來,就看到她似一樽雕塑,面無表情,一動不動。

    兩個丫鬟嚇住了,上前輕聲喊她:“大奶奶……”

    東瑗回神,笑了笑,問怎麼了?

    “是午膳的時辰……”尋芳道。

    東瑗頷首。

    而後,她想起什麼,突然對尋芳道:“最近跟着世子爺出門的是誰?”



    上一頁 ←    → 下一頁

    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
    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