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234節 變故(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234節 變故(1)字體大小: A+
     

    東瑗感覺這是她離開薛家的第一個除夕夜。

    雖然她去年的除夕就是在盛昌侯府渡過的。

    ωωω✿ TTKΛN✿ ¢ 〇

    去年,盛修頤還在西北,生死不明;盛昌侯跟平常一樣,緊繃着臉,飯桌上鴉雀無聲;二爺和三爺小心翼翼吃着飯,不敢開口,怕引火燒身。東瑗那時沒有管家的權利,她還懷着誠哥兒。

    盛夫人怕她辛苦,沒有留她守歲,讓她早早回了靜攝院歇息。

    去年的今夜,沒有留下任何美化的印象。

    而今年的除夕,原本一切夠大家回味一年的,卻被最後盛昌侯的態度打亂。他雖然對盛修頤和盛修沐兄弟態度和藹,對二爺盛修海卻是一如既往的不喜;對盛樂郝,更加沒有半分和顏悅色。

    東瑗大約摸透了盛昌侯的脾氣:他討厭誰,不會輕易改觀。

    雖然他現在對誠哥兒不錯,對東瑗也很信任,可他對東瑗依舊很是冷漠。雖然理智讓他明白,東瑗不會背叛盛家,所以他把管家的權利交給東瑗。

    可他並不喜歡東瑗。

    一直到了凌晨,東瑗才和盛修頤回了靜攝院歇息。

    雖然東瑗有很多話想和盛修頤說,可想着明日就是大年初一,他們不僅僅要迎客待客,還要進宮去拜年;而後又要去薛家拜年,忙起來定會很累,她就把想說的話壓下,服侍盛修頤歇下了。

    盛修頤也有話跟東瑗說,可見她神態疲憊,話就嚥了下去。只是輕輕將她摟在懷裏。

    兩人都只是略微小睡了一會兒。

    剛到寅初,東瑗就醒了。她輕手輕腳起身,喊了羅媽媽、橘紅和尋芳、碧秋上前服侍她,換了郡主的朝服。裝扮起來。

    等東瑗差不多穿戴整齊,盛修頤才醒。

    他看着東瑗的穿戴,有些心疼道:“離進宮的時辰還早。怎麼現在就換了朝服?”

    朝服壓身,穿着並不舒服。

    東瑗莞爾:“還有家裏的事要做,我怕到時來不及。先換好衣裳,而後不管家裏事弄到什麼時候,總不會擔心進宮失了禮儀。”

    盛修頤無奈笑了笑,他覺得東瑗有些緊張。

    其實東瑗是有備無患,生怕手忙腳亂。

    盛修頤也起身。換了朝服,和東瑗用了早膳。東瑗去了花廳見家裏的管事婆子們,把今日具體事宜都吩咐下去。

    盛修頤就去了盛夫人那裏。

    衆婆子見東瑗這樣莊重打扮,在她面前突然就有了幾分忌憚,個個斂聲屏氣。

    “今日我要出去拜年。家裏有什麼事要我拿主意的。就問尋芳姑娘。”東瑗最後說道,“尋芳的話就是我的話。倘若你們不服,等我回來再申辯不遲…...”

    衆位婆子的目光都睃了下尋芳,露出豔羨神色。

    尋芳大大方方迴應着她們的眼神,頗有氣勢。

    可回到內室的時候,她滿掌心的汗,低聲對東瑗道:“大奶奶,奴婢年輕,怕不懂事。做錯了什麼,丟了大奶奶的臉。不如讓羅媽媽管着,奴婢就替羅媽媽跑腿……”

    有事羅媽媽拿主意,尋芳幫着跑腿,不知情的人,照樣以爲是尋芳拿主意。這樣。既萬無一失,又沒有當着管事婆子的面露怯,損害東瑗的威信。

    東瑗心裏稱讚,衝尋芳笑道:“媽媽年紀大了,我捨不得她如此操勞。你年紀輕,正是替我分憂的時候。別怕,不管你做什麼,都是待我行令,家裏的管事婆子們就算不怕我,卻怕侯爺的鞭子。你放心辦事即可,別叫她們小瞧了我屋裏的人……”

    尋芳這纔想起來,從前侯爺替夫人處置內宅事務的嚴厲殘酷。

    現在家裏的管事婆子們,都是從侯爺手裏精挑細選的。她們辦事能力也許不是最佳,卻是絕對的聽話服從,不敢刁鑽爲難主子。

    尋芳是替大奶奶行令,家裏那些婆子們應該不會輕待她。

    想着這些,尋芳的膽子就大了幾分,跟東瑗行禮道是:“大奶奶,奴婢不會給大奶奶丟臉。”

    東瑗欣慰一笑@?,又讓碧秋去幫襯尋芳。

    等她們走後,東瑗就喊了羅媽媽和橘紅到跟前:“……你們的差事我都讓尋芳交給旁人。大年初一、初二這兩日,你們都歇歇,不用進來服侍。”

    過年家裏人來客往,東瑗又是新近管家的,自然很多事。她身邊得力的,橘香還在月子,薔薇出嫁,倘若羅媽媽和橘紅再走,就沒什麼能幹事的。

    羅媽媽也想趁着大年歇一兩天,可她不是普通的僕婦,對主子只是盡忠。

    羅媽媽和東瑗不僅僅是主僕,她們情同母女;橘紅跟東瑗,也是從小服侍的,兩人似姊妹般。

    “大節底下,多少事要忙啊?”羅媽媽婉言拒絕東瑗,“你一雙手一雙眼,能看多少事?我們歇了,豈不是要練你一個人?要不然,讓橘紅先歇幾日,媽媽等過了十五再說……”

    橘紅見羅媽媽把她撇下了,頓時不高興叫起來:“媽媽,瞧您說的。您都不歇,我是個什麼東西,單單讓我過年歇兩日?”

    東瑗看着,忍不住笑:“你們的心我還不知道?如今侯爺和夫人還健朗着,家裏能有什麼大事?我讓你們過年歇兩日,還有旁的用意……”

    羅媽媽和橘紅一聽還有旁的目的,頓時就不再多言,只是看着東瑗。

    “……媽媽和橘紅從小在我身邊,雖然現在很多事不用你們管着,可你們在我跟前,是最體面的。大年初一初二的休息,也只有夫人身邊的康媽媽和二奶奶身邊的葛媽媽有這樣的機會。我房裏的給了你們,就是讓人知道,不管將來誰管着我房裏的事。我身邊的老人永遠都是最尊貴的。這樣,那些後來的丫鬟就知道規矩。”東瑗慢慢說道。

    她把規矩咬得很重。

    羅媽媽和橘紅一開始有些不解,而後才漸漸明白東瑗的用意:只怕明年,她不會再重用羅媽媽和橘紅。要把她們的位置給其他得力的丫鬟。

    橘紅對此不會有異議。她早就答應了東瑗,過了年就出去,免得和二莊夫妻失和。

    羅媽媽就更加不會。她原本對權勢就沒什麼慾望。她跟在東瑗身邊。不過是跟東瑗有緣,兩人情意深厚。她本就是淡漠性子,從前在薛家的時候,東瑗屋裏的事很簡單,又有橘紅和橘香幫襯,羅媽媽還算應對得體。

    可到了盛家,東瑗成了長房媳婦。將來就是盛昌侯夫人。她房裏的事,漸漸多而複雜,羅媽媽時常感覺力不從心。總怕自己不能做好,讓盛家的丫鬟們瞧不起東瑗身邊的老人,給東瑗丟臉。

    現在。東瑗要把身邊的人換一換,羅媽媽很贊同。她的女兒秋紋又在大少爺盛樂郝屋裏做事,她就沒有什麼掛念的。落得清閒,時常在東瑗跟前走動,並不管事,纔是羅媽媽想要的。

    可東瑗卻怕委屈了她們。

    雖然她們彼此明白,可落在旁人眼裏,橘紅和羅媽媽似乎是過時了。那些逢高踩低的,只怕對羅媽媽和橘紅冷眼。

    東瑗極力擡舉羅媽媽和橘紅。無非是替她們造勢。

    哪怕是自己身邊再有爲難事,東瑗也會先想着安排好羅媽媽等人的後路,令羅媽媽和橘紅感動不已。

    “那行啊。”羅媽媽笑起來,“我家那口子往年總是帶着秋紋在莊子上過年。今年難得在京都,我歇兩日是最好不過了…….”

    “橘香還在月子裏,大年初一家裏人情世故。我婆婆只怕手忙腳亂。我回去幫她一把,來年她也少唸叨我幾句。”橘紅也笑着說道。

    兩人也用話寬慰東瑗。

    東瑗心情不由大好。

    等這邊的一切都忙完,已經到了卯正。

    東瑗去了盛夫人的元陽閣。

    盛修頤並不在元陽閣,他去了太子府拜年。

    盛夫人也早起了,看着東瑗已經換好了衣裳,笑道:“這麼早就換了衣裳啊?”盛夫人穿着家常的褙子,坐在炕上陪盛昌侯用膳。

    東瑗笑着道是。

    盛昌侯語氣平淡對她道:“這裏不用你服侍。今日你們都要出門,家裏的事先跟管事婆子們吩咐一聲,免得到時來客慌了手腳。”

    “已經吩咐好了。”東瑗恭敬回道。

    盛昌侯手裏的筷子委頓,沒有再說話。

    到了辰初,二爺和二奶奶領着蕙姐兒、乳孃領着芸姐兒,盛樂郝紛紛來給盛昌侯和盛夫人拜年。

    盛夫人就打發了衆人紅包。

    而後,喬媽媽抱着誠哥兒,出來給盛昌侯和盛夫人拜年。

    誠哥兒已經醒了,滴溜溜轉動烏黑的眸子,咿呀不知說什麼,表情很歡喜。盛夫人瞧着很高興,賞了誠哥兒一個最大的荷包。

    喬媽媽替誠哥兒收着,只覺得那荷包很是沉手,大約有不少銀子。

    “我們都要進宮拜年,家裏的事都安排好了,你幫襯照看就行了。”快到辰初三刻的時候,盛夫人吩咐二奶奶葛氏道。

    二奶奶不需要進宮拜年。

    二奶奶道是。

    盛昌侯和盛夫人都換了各自的朝服,東瑗攙扶着盛夫人,準備出門的時候,突然外院的管事林久福跑了過來:“侯爺,夫人,大奶奶,宮裏來了信,今年不用進宮拜年。”

    衆人都是一愣。

    不用進宮拜年?

    會不會是元昌帝……

    東瑗心裏第一個浮動這樣的念頭。

    新書《媚骨》開始更新了,架空民國言情文,是重生的題材。依舊是沒什麼國恨家仇,只談風月。姐妹們喜歡的話就加入書架吧O(n_n)O~不過現在纔開始,所以很瘦,急性的親們慎入~~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
    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