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228節 落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228節 落定字體大小: A+
     

    盛家三爺雖然已經和單國公府七小姐單嘉玉定親,可兩傢俬底下並沒有太多往來。

    單國公夫人薛東喻礙於自己是皇后娘娘的胞妹,怕太過於高調引來忌憚,鮮少應酬,也沒有尋到合適的機會請盛家女眷做客。

    所以二奶奶葛氏沒有親眼瞧過單嘉玉。

    她問東瑗,東瑗就指給她看。

    她就順着東瑗的目光看過去,看到一個笑容溫柔的秀麗女子。單嘉玉眉眼端莊,不似東瑗的嫵媚。她眼神純淨,與人說話時有些羞赧,很容易獲得旁人的好感。

    二奶奶葛氏微微頷首,露出滿意的笑容。

    她和東瑗已經在努力改善彼此的關係。雖然還是不太喜歡薛東瑗,可表面上已經在儘量維持和平。二奶奶很擔心將來進門的弟妹又是個不好相與的角色,所以下意識看看單嘉玉。

    人的性格,能從面相上看出三分。

    如果表裏如一,單嘉玉應該是個溫順單純的女子。

    這樣的女子,大概不會攙和家宅內鬥。

    二奶奶笑容變得更加溫婉。

    可能是感覺到有人瞧她,單嘉玉順着感覺擡頭,就看到了東瑗和二奶奶葛氏。

    彼此目光一撞,三個人都是一愣。

    二奶奶好似小心思被撞破,忙撇了頭。東瑗無法,只得衝單嘉玉微微一笑。

    單嘉玉見盛家倆妯娌隔着人羣打量她,自然明白其中含義。她也撇開臉,沒有迴應東瑗的微笑,紅潮卻不由自主從耳根涌上來,紅透了整張臉。

    面頰似火燒般。

    幸而剛剛酒宴散席,大家還以爲她是不勝酒力,沒人多留意她。

    回去的時候,二奶奶和東瑗乘坐一輛馬車,兩人沒什麼可以交談的。就說起了單嘉玉。

    “模樣齊整,性子瞧着也和軟,咱們三爺好福氣。”二奶奶笑道。她一副對單嘉玉很滿意的樣子。

    “是啊,她瞧着面善。模樣的確配的上咱們三爺……”東瑗贊同她的話。

    妯娌倆有一句沒一句議論着單嘉玉和三爺的事,回盛府的這段路似乎也變得短了不少,不一會兒就到了盛府。

    到了盛府門口下了馬車,騎馬歸來的盛修頤等着東瑗和二奶奶,一同去了盛夫人的元陽閣。

    盛夫人在內室臨窗大炕上,鋪了錦被斜倚着,笑盈盈看着芸姐兒和蕙姐兒在她跟前做針線。

    見他們回來。只是笑了笑。

    東瑗幾人行禮後,盛修頤問盛夫人:“您好些了麼?”

    “吃了一劑藥,已經好了。”盛夫人笑道“年紀大了,總有個頭疼腦熱的,不礙事。”

    她說的輕鬆,又有孩子們在跟前,盛修頤就沒有再多問。

    盛夫人又讓她們回去歇息。只留芸姐兒和蕙姐兒在她跟前說話。

    東瑗和盛修頤回到靜攝院,兩人各自梳洗一番,東瑗又把老夫人叮囑的話。跟盛修頤說了一遍:“……祖父和祖母讓我們別跟着攙和。”

    盛修頤笑笑,說了句知道了。

    轉眼到了臘月初,一直鬧得沸沸揚揚的太子妃之事終於塵埃落定。

    沒有選文靖長公主府的大小姐,而是雍寧伯府的大小姐。

    這件事讓京都的輿論又是一陣沸騰。

    原先聽說陛下要替太子選妃,雍寧伯府並不被看好。

    雍寧伯雖然是太后娘娘的堂兄弟,元昌帝也頗爲喜歡他,可他從未涉足朝政,作爲後族的族長,他顯得不夠格。

    太子妃選定的消息,盛家也是第一時間得知。

    東瑗把這件事告訴盛夫人。

    盛夫人有些吃驚。反問道:“消息確實麼?怎麼定了他家的孫女?”

    正好盛昌侯從小書房出來。

    盛昌侯一向不喜歡家裏的女人多嘴多舌,說外面的八卦,所以婆媳倆忙打住了話題。

    “……選了雍寧伯的孫女,你們知道吧?”盛昌侯卻一反常態,跟盛夫人和東瑗說起這樁事。

    不僅僅是東瑗,盛夫人也微訝。

    兩人忙道:“聽說了。”

    “侯爺。咱們要不要備禮,去雍寧伯府恭賀?”盛夫人問盛昌侯。

    要說京都和盛昌侯交情匪淺的公卿之家,首推雍寧伯府。

    只是雍寧伯夫人出身名門,自幼眼高於頂,從前又得太后娘娘喜歡,更是瞧不起鄉紳人家出身的盛夫人。

    雍寧伯夫人沒有因爲盛昌侯在朝中的地位而高看盛夫人一眼。

    盛夫人又不是那鑽營的性子。雍寧伯夫人不喜歡她,她也看不慣雍寧伯夫人,雖然盛昌侯和雍寧伯是至交,兩府女眷卻沒什麼往來。

    東瑗嫁過來這麼久,盛家大事小事,雍寧伯夫人從未登門,盛夫人更是第一次提出去雍寧伯府恭賀。

    “近來去恭賀的人不少,他們府裏也忙。忙過這陣子,又是年底,更是忙。不如等正月拜年的時候,一同恭賀吧。”盛昌侯漫不經心道。

    雍寧伯夫人的傲慢與自負幾乎人人皆知。盛昌侯早就聽聞過雍寧伯夫人對盛夫人不夠敬重,所以盛夫人提出拜訪,他本想一口回絕。餘光瞟到坐在一旁的薛東瑗,口吻不得不緩和幾分。

    盛昌侯不想盛夫人去雍寧伯府看人臉色。

    他很護短。他的妻子、兒子,他自己可以隨意訓斥、打罵,旁人卻不能委屈了他的家人。

    雍寧伯府算什麼?

    雖然他和雍寧伯興趣相投,卻着實看不慣雍寧伯夫人的做派。

    盛夫人聽了盛昌侯的話,微笑道:“雍寧伯夫人原本就是閒散性子,如今人來客往,她雖然高興,只怕也疲於應酬。叫外院送了賀儀,咱們娘們過年再去吧。”

    盛昌侯微微頷首。

    東瑗靜靜聽着,見盛昌侯頷首,纔開口道:“爹爹,我吩咐婆子跟外院的管事說一聲,叫備了禮給雍寧伯府送去?”

    盛昌侯又是微微頷首。

    東瑗就記下。

    “聽說雍寧伯的長孫女頗有賢名,自幼熟讀詩書,是個才貌雙全的佳人。”盛夫人見盛昌侯願意說雍寧伯府的事,也挑了話題說道。

    盛昌侯接口道:“公卿之家的嫡小姐,會些詩書罷了,算什麼賢名?”

    他的意思是,雍寧伯府的小姐能中選,並不是因爲會念幾句詩詞,而是另有原因。否則,才學出衆的王公貴族小姐多了去,怎麼偏偏是她?

    賢名這種東西,不過是吹捧出來的而已。

    當初不是還有人說韓氏女容顏傾城麼?

    “不算什麼?那怎麼陛下和衆大臣選了她做太子妃?”盛夫人笑起來。

    盛昌侯端起茶盞輕抿一口,淡淡道:“雍寧伯是太后的堂兄弟……”

    因爲雍寧伯是太后的堂兄弟,所以選了雍寧伯的孫女?東瑗覺得這中間沒什麼邏輯。

    陛下並不喜歡太后。

    倘若他真心敬重太后,太后就不會在陛下清除蕭太傅的時候突然生病,還被送出宮去。

    東瑗不由看了眼盛昌侯。

    盛夫人卻沒有想那麼多。她聽到盛昌侯肯定的語氣,下意識以爲陛下是想保全太后的家族,所以讓太后孃家東山再起。她微微頷首。

    盛昌侯看着盛夫人頷首,不禁展眉一笑。

    他是覺得盛夫人心思單純卻又對丈夫堅信不疑。

    而東瑗微帶狐疑的眸子被盛昌侯看在眼裏,有了幾分不喜。他自己心思深遠,最不喜歡同樣心機深沉的女子。

    越是心思縝密的男人,越喜歡單純的女人,至少盛昌侯是這樣,所以他對東瑗很不滿意。可想着她的聰慧,又想起薛家老夫人相夫教子的厲害,心裏的不喜壓抑了幾分。

    聰明些,將來兒孫的教導上會更加出色,盛家的前途也更有希望,沒什麼不好的。

    盛昌侯淡淡一句“雍寧伯是太后娘娘的堂兄弟”後,就不再多說什麼。

    東瑗也不好深問。

    晚夕等盛修頤回來,東瑗也跟他談起太子妃的事。

    他道:“具體我也不太清楚……”

    事情尚未定論,他不好明說。

    就這樣,皇后娘娘的美夢破碎,薛家的嫡孫小姐沒有成爲太子妃。

    這些事雖說跟薛家有關,卻並不真正影響東瑗的生活。

    轉眼間到了臘月,一直下雪,整個盛京淹沒在白皚皚的雪裏。

    九個月大的誠哥兒越來越胖,就不見了脖子,肉嘟嘟的十分討喜。天氣酷冷,盛夫人隔三差五把誠哥兒抱去玩,可怕孩子回來折騰染了風寒,索性就把誠哥兒留在元陽閣。

    於是誠哥兒今日住在盛夫人的暖閣,過幾日又歇在東瑗的暖閣,他自己的楨園倒是空閒下來了。

    又是一年的臘月初八,宮裏賞了臘八粥,同時也傳來另一個消息,鑑於明年正月十八是皇太子大婚之禮,太后娘娘回宮了。

    靜養了半年之久的太后娘娘,終於要回來了。

    這個消息讓大家都是一愣。

    東瑗以爲太后娘娘肯定要死在避暑山莊的。

    “太后若是崩在外頭,史官的筆墨不知要記載多麼軼事。難道讓陛下百年後背上弒母的罵名?”盛修頤知道東瑗的心思,解釋給她聽。

    這個年代,百行孝爲先。

    太后娘娘原本就病得不明不白,坊間有些輿論被強行壓制下去;倘若在死在外面,陛下真是百口莫辯。她一定是要回來的。

    想起太后,再想起她曾經做的那些事,東瑗莫名後背發寒。(



    上一頁 ←    → 下一頁

    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
    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