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226節 巧舌(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226節 巧舌(2)字體大小: A+
     

    在這個時空,有“仙鶴智齡”的說法。醫療條件落後的年代,長輩希望孩子長命百歲,自然會寄託古老的信仰。

    仙鶴就是長壽的一種美好願望,每每祝壽的時候會用到。

    今日是五皇子的壽宴,他抓週上用到仙鶴這種東西,一點也不稀奇。況且仙鶴非凡品,必須和不老鬆一處。

    用紙做成仙鶴,不僅僅是寓意更深的祝福,還諧音“智齡”。

    可東瑗的問題還是讓皇后娘娘微微一愣。

    她不說仙鶴的寓意,不說那位侯爺夫人的失言,卻問折成仙鶴的麻紙。不僅僅是皇后,所有人都微愣。

    她還問拜相是不是用這種麻紙。

    皇后娘娘怔愣不過瞬間,就反應過來。

    以前封相,會把詔書寫在黃、白麻紙上,於是有了“宣麻拜相”這個詞。

    五皇子抓了仙鶴,明明是萬壽無疆之意,那個妃子也利用了侯爺夫人的口誤挑事,挑撥皇后對盛貴妃娘娘和五皇子不滿意。

    可東瑗避開“仙鶴智齡”的寓意,卻說折成仙鶴的紙,是麻紙。

    宰相哪怕再位極人臣,也是在君主之下,是臣子。

    五皇子並非什麼萬壽無疆,而是臣子之命而已。

    皇后娘娘看着東瑗,見她目光清湛,還真帶着幾分詢問的忐忑,忍不住噗嗤一笑,道:“你啊,自小嬌生慣養,都五穀不分了!這哪裏是什麼好紙?分明就是平常用的……”

    說罷,她還轉交給盛貴妃娘娘。嗔道,“瞧瞧,盛家世子爺娶了個多麼傻的小媳婦?”

    盛貴妃娘娘把那仙鶴捏在手裏,目光裏暗暗隱含了幾分探究。臉色卻緩和不少,笑着向皇后娘娘道:“皇后娘娘見識不凡。我瞧着這紙,也以爲是好的麻紙。用來宣詔拜相大約也是使的……”

    話音剛落。她又目露惶恐,跪下給皇后磕頭,“皇后娘娘,臣妾妄議朝事了……”

    盛貴妃娘娘一句“拜相是使得的”已經伏低了,此刻又跪下,這中間對皇后的恭敬和自貶之意,皇后娘娘豈會不懂?

    皇后娘娘要的。也不過如此。她眼底的笑意更甚,讓身邊的女官攙扶盛貴妃:“咱們一處閒話而已,怎麼就說出妄議朝政的話?”

    皇后娘娘的和顏悅色,貴妃娘娘的低聲服軟,讓剛剛窒息的氣氛鬆懈下來。大家都笑着附和。有說皇后娘娘慈善的,有說貴妃娘娘好福氣的,有誇五皇子模樣好的,說着各種吉利話。

    只是皇后娘娘和貴妃娘娘,都在說話的空檔餘光掃過東瑗。

    盛夫人則眸子裏噙了幾分不忍。

    她大約是第一次見到女兒在皇后娘娘這樣忍氣吞聲。

    皇后娘娘肯定是故意想着今日找茬的。沒有皇后娘娘的授意,那位皇妃怎麼敢在五皇子的壽宴上出言不遜挑事?

    要不是東瑗出面,可能事情不會如此順利解決。東瑗是皇后娘娘的堂妹,皇后娘娘就算要整治盛貴妃娘娘,也要看幾分薛家的顏面。替她的堂妹爭臉。既然東瑗出面了,皇后娘娘只得壓下整治之心。

    皇后娘娘若是不敬重自己孃家人,會被旁人笑話的。

    至於東瑗那一席話,不過是巧妙給了皇后娘娘和貴妃娘娘各自一個臺階下罷了。最終起到效果的,還是貴妃娘娘當衆那一跪。

    盛夫人不由心疼女兒。

    要是嫁到普通人家,依着盛家的顯赫。怎麼會讓女兒承受這樣的委屈?

    盛夫人目光落在盛貴妃娘娘身上。

    正好盛貴妃娘娘回眸,就看到了盛夫人的神色。她見母親如此,心頭一痛,瞬間動容。

    東瑗見盛夫人神色裏帶了幾分悽苦,又見盛貴妃娘娘看過來,就湊在盛夫人身邊,重重捏了捏她的手,低聲笑道:“娘,您瞧五皇子,長得多麼喜人。您一高興就要落淚似的,快別這樣,叫娘娘瞧着心裏不安。”

    盛夫人果真見盛貴妃娘娘眼波噙了幾分明亮淚意,就知道自己給女兒添了不忍,頓時強行收起心酸,露出微笑,跟東瑗道:“年紀大了,看着五皇子如此,免不得這樣……”

    五皇子抓週結束後,皇后娘娘起身告辭。

    她臨走前,把東瑗叫上。

    東瑗只得離了盛夫人,跟着皇后娘娘去了坤寧宮。

    “九妹妹生了一張巧嘴。”到了坤寧宮後,皇后娘娘高居鳳位,讓人給東瑗賜座上茶後,漫不經心說了這麼一句。

    東瑗聽得出,她怪自己多事了。

    她忙起身跪下,磕頭道:“娘娘,臣妾今日多嘴多舌,給娘娘失了顏面,臣妾該死。”

    皇后娘娘笑了笑:“起身吧。你是多嘴了,不過說的挺漂亮,沒有給本宮丟臉。出口成章,倒也彰顯咱們薛家女兒的才學機智。功過相抵,本宮這次就不罰你了。”

    語氣里居然有幾分開玩笑的意思。

    她今日心情很好麼?

    東瑗惴惴不安,說了句多謝娘娘慈愛,就起身半坐在錦杌上,神情恭敬又端着,並沒有因爲皇后娘娘偶然的玩笑話兒放鬆下來,對皇后不敬。

    皇后娘娘瞧着她這樣,眼底就真的有了幾分笑意。

    她突然好似對這個小九妹有了些許好感。

    “最近宮外有什麼有趣傳聞麼?”皇后娘娘話音一轉,問東瑗道。語氣也變得疏遠起來。

    宮外的傳聞有很多,東瑗撿了一兩件說了,就是沒說文靖長公主的嫡親孫女可能做太子妃這件事。

    皇后娘娘聽着她扯些不着邊際的,也不打斷她,靜靜聽着。最終,她看着天色不早,對東瑗道:“時常到本宮面前走走。今日本宮才知道,你說話有趣得很。本宮也想有個人時時說些趣事給本宮聽。對了,下次打聽打聽文靖長公主家裏的事,說給本宮聽聽。本宮隱約聽說,文靖長公主府近來很熱鬧……”

    東瑗倏然覺得背後有些涼。

    明明還是那麼溫和的聲音,卻讓東瑗放佛跌入了寒冰煉獄。冷氣才脊椎骨冒上來,瞬間滲透了心肺。

    作爲當權者的好處就是,不管旁人怎麼心思縝密,巧舌如簧,只要絕對掌控權,就可以把別人當玩偶般耍。

    東瑗覺得皇后娘娘就是這樣對她。

    皇后娘娘冷靜看着她顧左右而言他,冷靜看着她努力掙扎來換取皇后的好感,最後一句話,將她打入地獄般,警告她:她的小把戲,皇后娘娘看得一清二楚。

    宮外有什麼傳言,這次可以不說。但是東瑗不說,旁人會說。

    皇后娘娘的意思,無非就是告訴東瑗,不要以爲是姊妹,就可以在皇后娘娘面前得意忘形,忘了尊卑。

    “是!”東瑗恭敬道是,轉身退了出去。

    從宮裏出來,東瑗和盛夫人都沒什麼情緒。兩人坐在馬車上,默默無語回了盛昌侯府。

    到了府裏,已經是華燈初上。盛修頤也剛剛從太子府回來,正好在門房處遇上了。

    盛修頤便陪着盛夫人去了元陽閣。

    盛夫人見天色晚了,留東瑗夫妻吃晚飯。

    而後三爺盛修沐也從宮裏回來,正好趕上盛夫人這樣用膳,就留下來一起。

    盛昌侯和三爺都問五皇子如何。

    盛夫人斂了情緒,笑道:“長得很討人喜歡。眼睛、鼻子都像皇上,嘴巴越來越像娘娘……”

    旁的話,也說不出來。

    吃了飯回到靜攝院,盛修頤問東瑗:“今日發生了何事?我瞧着娘臉色不太好。是不是五皇子?”

    東瑗沒有隱瞞,把有個侯爺夫人說錯話,被皇妃揪住大題小做、差點讓皇后娘娘和貴妃娘娘起了衝突、最後貴妃娘娘下跪求饒等等,全部告訴了盛修頤。

    盛修頤聽着,半晌沒有說話。

    宮裏這些爭鬥是家常便飯,他還真不知道該說什麼。

    日子就這樣平靜渡過。

    沒過幾日,盛樂蕙果然給誠哥兒繡了一方絲帕。

    極佳的潮州湖絲,很是珍貴,應該不是蕙姐兒能有的東西。東瑗瞧着繡了兩朵雪菊和一個小巧精緻的“誠”字的絲帕,就知道這是二奶奶的意思。

    她很高興,回頭就叫丫鬟給蕙姐兒送了一對手鐲。

    那對手鐲原是平常,只是上面鑲嵌了兩顆血色雞心石,是千金難求的東西。那是東瑗出嫁時,老夫人給的陪嫁之一,不算在禮單上的。

    二奶奶接到東瑗的回禮,滿心愉悅,破天荒賞了送禮的尋芳兩個八分的銀錁子。

    她們妯娌來往的第一個回合,算是成功的吧?

    到了冬月十六,是個吉利日子,東瑗孃家大伯的府邸終於建好完工,十六日是喬遷之喜,擺了三日流水席,請了盛京各公卿之家來喧鬧一番。

    東瑗和盛夫人、二奶奶葛氏也收到了邀請。

    盛夫人不慎染了風寒,東瑗原本要侍疾。可盛夫人想着是薛家長房辦喜事,東瑗婆媳都不去,怕一向維護東瑗的大夫人多想,就讓東瑗和二奶奶一定要前往。

    東瑗無法,只得和二奶奶前去恭賀。

    雖說延熹侯府還是和鎮顯侯府有院牆相連,大門卻是南北不同的方向。

    盛修頤陪着東瑗和二奶奶去延熹侯府。

    東瑗下了馬車,進了延熹侯府的垂花門,看着迎客的大嫂,笑着和她寒暄,就把二奶奶交給了大嫂,自己抽身帶着薔薇,繞過延熹侯府的角門,去了鎮顯侯的榮德閣。

    很久沒有看望老夫人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
    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