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224節 立場(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224節 立場(1)字體大小: A+
     

    二奶奶回了喜桂院,她的丫鬟丁香、冬青服侍她換了家常的褙子。

    葛媽媽親自沏了碧螺春端到二奶奶手邊,卻見二奶奶神色泱泱的,好像心裏有事,就笑着低聲問她:“奶奶想什麼?這樣入神……”

    二奶奶回神,接了葛媽媽的茶,淡淡說了句沒事。

    葛媽媽笑容悄斂,不放心看着二奶奶。二奶奶向來直爽,心裏藏不住事。特別是身邊只有得意的丫鬟和葛媽媽時,更加不會掩飾自己的不快。

    怎麼今日明明瞧着不喜,卻強撐說沒事?

    葛媽媽偷偷打量數眼二奶奶,只見她時而展眉淡笑,時而蹙眉沉思,這樣喜怒不定,倒是第一次見。

    二奶奶片刻才發現葛媽媽和兩個大丫鬟神色有異,都在小心翼翼看着她。

    她莞爾:“沒事,我就是在想大嫂的話。”

    大奶奶……

    二奶奶和大奶奶一向有罅,葛媽媽幾人都是知道的。聽到二奶奶說起大奶奶,幾個人頓時變得更加嚴肅,垂了眼瞼等着二奶奶的下文。

    卻沒有人留意到,二奶奶今日說的是大嫂,而不是一向口中的“薛氏”。

    可話到嘴邊,二奶奶又咽了下去,精神疲軟般說了句:“我進內室趟趟,你們都去吧。”

    說着,起身進了內室。

    葛媽媽幾人一頭霧水。

    二奶奶略微小睡了會,剛起身,二小姐盛樂蕙就來了。

    她穿着粉藕色碎花對襟褙子。官綠色百褶襴裙,綰了雙髻,頭上戴着兩朵珠花,耳朵上塞了兩粒米珠。面容像二奶奶。白淨秀麗,不說國色天香,卻也是俊妍可人。

    剛滿十歲的蕙姐兒。似一朵含苞待放的睡蓮,靜靜矗立也有誘人的芬芳。

    二奶奶猶記蕙姐兒在襁褓中的樣子,那麼小,轉眼間就長成了大姑娘,到了待嫁年紀。

    今年五月前後,二奶奶跟盛夫人提過,想替蕙姐兒說門親事。盛夫人也答應了,還叫薛東瑗幫忙看看。

    結果事情尚未開始,盛家就糟了大難。

    先是盛修頤房裏的庶子盛樂鈺病逝,而後又是公公丟官,盛家籠罩在一片沉寂的氣氛裏。

    兒女親事。二奶奶再也不敢提起。

    看來只得等明年三爺盛修沐成親後,再跟盛夫人說蕙姐兒的事。

    想着,二奶奶衝女兒招手,讓她坐到自己身邊的炕上,拉着女兒的手。見蕙姐兒小手冰涼,二奶奶不由嗔怪:“怎麼這樣涼?不是讓你出門多穿些衣裳?你的乳孃都不管事的麼?”

    說着,就要喊盛樂蕙的乳孃來問話。

    盛樂蕙從小見慣了母親一驚一乍的,並不上心,笑道:“娘。您不知道外頭有多冷。我一路走來,手纔會這樣涼。您瞧,我穿得厚實說着呢……”

    說畢,就要掀起綾襖給二奶奶瞧。

    二奶奶瞪眼,忙把她的手摁下去,不准她掀衣。正要說她掀衣沒有大家小姐的矜持。外頭服侍的丫鬟高聲喊二爺回來了。

    二爺今日去了文靖長公主府,看望五姑父。

    自從二爺因爲袁家那個小姐懷孕之事被盛昌侯打了一頓,就丟了都尉府校尉之職,一直歇在家裏。平常也是和三兩朋友走馬章臺、千金買笑。而後又和盛家五姑奶奶的丈夫、文靖長公主的長子夏大爺來往密切。

    一般去看望五姑父,都要逗留到很晚才歸,今日這麼早回來,有些反常。

    二奶奶心裏想着,起身迎了丈夫。

    蕙姐兒也跟在二奶奶身後,給二爺行禮。

    二爺心情不錯,看着蕙姐兒就更是高興,面頰含笑道:“蕙姐兒今日的功課做完了?”

    二奶奶不喜歡二爺這樣問話。

    家裏請了先生教芸姐兒和蕙姐兒,可她們只是應景,認識幾個字罷了,哪裏要她們學富五車?

    女人再多學問又能如何?把針黹女紅做好,纔是本分。

    二爺沒有兒子,總是督促蕙姐兒唸書,想把她教養成男兒般,令二奶奶心裏不快。兒子的問題,成了二奶奶的心病。哪怕是二爺對蕙姐兒學問上丁點關心,都能讓二奶奶神經質聯想到兒子。

    她臉色頓時不好看。

    二爺可能不明白,蕙姐兒卻是聰穎懂事。見父親問話,她心裏暗道不好。果然見母親冷臉,蕙姐兒忙賠笑:“爹,如今天氣冷,我和大姐姐回稟了大伯母,已經辭了先生,只等明年三月份春暖花開再學,大伯母也同意了的。現如今我跟着七嬸學扎花呢。”

    二爺聽着,興趣減了一半。

    蕙姐兒從小在父母這等微妙關係下長大,雖然心思單純,對父母的揣摩卻是深入。她見父親神色有變,心裏明白是怎麼回事,忙接着又道:“爹,我過年再給您做兩雙雙樑鞋。您上次不是說,我做的鞋最合腳麼?”

    一提這話,二爺又是眉眼舒展,微笑起來。

    蕙姐兒做鞋精緻,二爺穿出去,有次跟夏大爺喝酒,同席有個人就誇他的鞋子做得巧妙,還問他是哪個針線上的。

    內宅女子的針線,自然不能示人。

    二爺雖用話搪塞,沒有說是十歲女兒做的,心裏卻是吃了蜜似的甜。誰誇他女兒一句,比誇二爺百句都要受用。聽着蕙姐兒又要給他做鞋,二爺豈有不高興之理?

    他笑道:“也不着急穿,你慢慢做,別趕功夫,累着自己。”

    蕙姐兒展顏一笑,甜甜道是,二爺心頭些許不快就煙消雲散了。

    二奶奶見他們父女和睦,原本心中的不舒服也一掃而去。

    “今日你大伯母還問,你如今針線如何了。我說你大有進益,你大伯母就說,讓你替誠哥兒繡條帕子……”二奶奶笑着對盛樂蕙道。

    不僅僅是盛樂蕙,就連二爺也錯愕望着二奶奶。

    平日裏提起薛東瑗,總是咬牙切齒的,怎麼今日還讓蕙姐兒給誠哥兒做帕子?

    二奶奶掃了眼他們父女的表情,忍不住好笑,眼底就有了幾縷明媚笑意。

    二爺見她沒有生氣找事,反而是俏麗微笑,心中更是驚訝。可妻子難得好心情,二爺就不會自討沒趣,問道:“今日唱的哪出啊?將相和?”

    二奶奶啐他:“我和大嫂又不是生死對頭!她如今管家,家裏事事依仗她,給誠哥兒做條帕子怎麼了?再說,蕙姐兒難道不是誠哥兒的親堂姐?”

    二爺愣了愣,而後才笑道:“我平日裏總跟你說這個理,你定要反駁幾句,怎麼今日想通了?”

    二奶奶原本就覺得自己一直把問題看得太嚴重,又被二爺這樣點破,臉上有些下不來,訕訕說了句:“我就是這樣…….”

    頗有強詞奪理之味。

    二爺也不跟她爭辯,笑着跟她說起外頭的事,蕙姐兒坐在一旁靜靜聽着。

    到了吃午飯的時辰,蕙姐兒就留在喜桂院一起用膳。

    二爺想起什麼,眉開眼笑跟二奶奶道:“我聽五姑父的口氣,他快要做國丈了!”

    五姑父的女兒,就是文靖長公主的孫女夏若妍。

    二奶奶和蕙姐兒都有些吃驚。

    “國丈?難道太子爺選妃,選中了妍姐兒?”二奶奶問道。她也聽說前些日子陛下要爲太子爺選妃。

    只是後來陛下身子不好,這件事就不了了之。

    二爺頷首:“十有**吧。”

    二奶奶正想高興,可想着五姑奶奶那眼高於頂的模樣,高興勁又下去了。她撇撇嘴,道:“五姑奶奶從前就瞧不起咱們盛家。以後女兒做了太子妃,做了皇后,就更加瞧不上孃家了……”

    二爺搖頭笑了笑,沒有做聲。

    有些事,現在並不適合告訴妻子,所以二爺沒說。五姑奶奶對盛昌侯不好,可不一定對他盛修海不好。

    五姑奶奶的女兒得了勢,也許是二爺的另一條出路。

    可以不依靠盛昌侯的出路。

    這些機密話,二爺自然不會現在告訴二奶奶。二奶奶的性子,定會嚷得天下皆知。

    五姑奶奶和二爺的父親是一母同胞。盛昌侯不僅僅殺了五姑奶奶的生母,還殺了二爺的生父。雖然給了他們侯府的身份地方,可血債仇怨,二爺和五姑奶奶是不可能忘卻的。

    二爺若是有了權勢,將來定會跟盛文暉翻臉,這纔是五姑奶奶想要的。

    只要五姑奶奶的女兒能成爲太子妃,二爺就能看到明朗的前途。

    這是他今日這般高興的原因之一。

    飯後,二爺去了外院,蕙姐兒回房做針線,二奶奶則依着東次間臨窗大炕小憩片刻。

    到了下午申正三刻,去了盛夫人的元陽閣請安。

    東瑗也早早來了。

    有了早上那次談話,東瑗對二奶奶更是客氣,衝她微笑。

    二奶奶雖然還是不太適應,卻也強忍着和東瑗打招呼,笑容真誠。

    盛夫人見天氣冷,就留了她們在放了暖鼎的東次間說話。

    說着說着,盛夫人說起宮裏盛貴妃娘娘的五皇子快要滿週歲了,話題就圍繞皇家展開。二奶奶不及東瑗和盛夫人對宮裏事情清楚,一直默默聽着。她見東瑗和盛夫人沒有說到太子爺選妃之事,就把二爺中午告訴她的話,說給了盛夫人和東瑗聽。

    “選了妍姐兒?”盛夫人有些吃驚,看了眼東瑗,再看了眼二奶奶。

    二奶奶怕自己唯一的消息還是假的,忙不迭點頭:“二爺說,是五姑父親口告訴她的,有**成的把握就是妍姐兒……”

    東瑗心裏也是一愣。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
    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