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223節 和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223節 和睦字體大小: A+
     

    東瑗去了範姨娘的院子,她把丫鬟們留在屋外,兩人在屋裏小述片刻,範姨娘的情緒穩定下來。

    太醫連夜給她救治,她不算配合,卻也不鬧,安安靜靜吃藥。

    再然後,她好似一塊投入湖心的小石,掀起片刻漣漪後,歸入了平靜。

    除了東瑗屋裏的和姨娘們小院的,其他人都不知道發生了何事。盛夫人甚至都沒有聽說。

    不過也瞞不住有心人的眼睛。

    二奶奶葛氏對這件事略有耳聞。

    沒過幾日,再跟盛夫人請安後,她和東瑗一起從元陽閣出來,就問東瑗:“大嫂,聽說前幾日你那裏請了太醫。是哪位姨娘不好了?”

    東瑗請太醫,是說她自己有些積食,並未說姨娘不好。

    二奶奶這樣問,可見心中有數。

    東瑗只得裝糊塗,笑道:“二弟妹聽錯了,只是我略感不適,並沒有誰不好。”

    她對二奶奶很客氣。

    二奶奶沒有在盛夫人面前問,而是單獨出來後再問,東瑗能感覺到她對自己的敵意減輕不少。既然二奶奶願意邁一小步,東瑗也願意進一步。妯娌之間,難道非要你死我活麼?

    做妯娌兩年,東瑗和二奶奶的關係一直比較生疏。

    雖然二奶奶有不是,東瑗難道就沒有錯?

    她也是有錯的。

    任何人對於外來者都比較牴觸。

    而東瑗這個外來者,從前爲了在盛家站穩腳跟,費盡心思討好盛夫人和盛修頤。避免元昌帝給她帶來危機。她在討好盛夫人的同時,取代了二奶奶葛氏在盛夫人心中的地位,甚至得到了比二奶奶葛氏更多的信任。

    二奶奶不喜她,也是人之常情。

    可東瑗從未爲了改善她和二奶奶的關係而努力過。

    她從前自顧不暇。擔驚受怕,沒有心思去做什麼。如今,難道還要任由妯娌關係繼續惡化?

    二奶奶一改常態。沒有在盛夫人屋子裏當衆挑刺,難道不是對東瑗的敬重?

    她有了一分敬重,東瑗願意回敬三分。

    想着,心底的情愫被觸動,東瑗笑容更添幾分和軟:“二弟妹,最近蕙姐兒的繡活做得如何?她還跟七弟妹學扎花麼?”

    盛樂蕙曾經跟二房的七奶奶學扎花,東瑗是知道的。

    話題並沒有冷卻。而是從姨娘們身上轉移到孩子身上,頗有幾分拉家常的意味。

    二奶奶微微一愣。

    她記憶中的薛氏,永遠是一張笑得無懈可擊的臉,帶着侯門千金的矜貴。二奶奶從薛氏進門第一天起,就不喜歡她。

    更多的。是嫉妒她。

    嫉妒她的身份,雖然她只是填房,卻是鎮顯侯府最受疼愛的小姐。她是政治弄權下的犧牲品,否則依着她的容貌與身份,不可能嫁到盛家,給盛修頤做繼室的。

    也嫉妒她的容貌。二奶奶見過的女子不算多,卻從未見過像薛氏這樣的佳麗。她的外貌,令人驚豔。二奶奶時常覺得她的好運氣,來源於她外貌給人的好感。倘若她也是個平常人。她能得到這麼多麼?

    對於薛氏,二奶奶除了嫉妒、不平,還有種無法接近的自卑。

    而薛氏,在婆婆面前對二奶奶忍讓,博得好名聲,背後卻也強勢。二奶奶對她也心生敬畏。

    她有着顯赫的孃家。又有婆婆的喜愛,公公的認可,丈夫的寵溺,讓二奶奶感覺自己跟她不是同類之人。

    薛氏好似一直高高再上,讓二奶奶望塵莫及。

    雖然她不肯承認。

    像這樣轉移話題,主動問起蕙姐兒,好似要跟二奶奶拉家常的事,薛氏從未做過。二奶奶不由心底警惕她的目的。

    二奶奶看了眼薛東瑗。

    看久了,也覺得她的容貌不會讓人驚豔到窒息,卻也是很漂亮。眉目精緻如畫,眼底有了一份溫和的笑,透出幾分親暱。

    二奶奶又微愣,薛東瑗可從來沒有這樣對她過。

    想着,她不免懷疑薛東瑗的動機。

    可耳邊,莫名想起二爺的話:我只是通房生的,雖然養在母親名下,將來和大哥、三弟同樣分得家產。可爹爹不喜歡我,這是人盡皆知的。偌大的侯府,明面上的東西咱們能分到,暗地裏還有多少好處,咱們永遠都別想。

    你若是聰明,就好好孝順娘、討好大嫂,將來蕙姐兒也有個依靠。倘若你總是犯糊塗,娘和大嫂都不喜歡你,等到分家那日,咱們的日子也算到了盡頭。我在爹爹手裏,永遠是不能翻身的,他是不會給我出頭的機會。

    這麼多年,你還看不出來麼?爹爹恨我入骨。他恨我身份低微,卻養在孃親名下,佔了嫡子的名分。我這樣的身份,盛家你永遠是不能掌權的。娘就算有心疼你,她還能爲你你和爹爹起爭執?

    你無故和薛氏爭什麼?爭贏了,你能贏得整個盛家?不能,爭贏了,只能在娘心裏落下得理不饒人的印象;若是爭輸了,就得罪了大哥和薛氏。以後咱們分出去過,蕙姐兒出嫁後,既無兄弟依靠,又無權勢孃家撐腰,還不是任人欺凌?

    就算爲了蕙姐兒,你在薛氏面前服軟又能如何?

    想着這些,二奶奶心裏生出幾分苦澀:二爺從前也想過和大哥爭的,可看透了爹爹對他的厭惡後,二爺算是徹底放棄了。他不想再去貪戀什麼,只想和大哥、三弟處理好關係。

    二爺都認命,二奶奶就更加只得認命。

    她今日問薛氏關於太醫的話,不過是她隱約聽到範姨娘勾引盛修頤不成,被薛氏禁足的閒話,想拿出去給薛氏添堵,看薛氏的笑話。

    她也想警告薛氏,不要以爲盛府可以一手遮天,她薛氏做的事,二奶奶葛氏一清二楚,瞞不過二奶奶的眼睛!若是想要繼續在婆婆面前裝好人,就要在二奶奶面前規矩點。

    可想着,自己又覺得太無聊。雖然她不喜歡薛氏,但是這樣的添堵和警告,能給她和薛氏的處境帶來什麼樣的改變?

    完全不能,只會讓薛氏不,不會讓薛氏低頭。

    因爲薛氏完全沒有求和的立場。

    她已經高高超出了二奶奶的視線,她站在盛家的高處。她是世子夫人,將來的盛昌侯夫人,這點二奶奶永遠無法改變。就算盛修頤現在暴斃,薛氏還有兒子,爵位永遠留在大房,沒有二爺和二奶奶的份。

    二則,她孃家顯赫。她堂姐是皇后,胞妹是寵妃。就算她在盛家不如意,也可以分出去單過。也許將來封爵,只是皇后娘娘一句話而已。她的身份地位,二奶奶撼不動。

    真的也要認命麼?任由薛氏這個比自己小十幾歲的女娃娃壓在自己頭上作威作福麼?

    看着薛氏臉上的笑,二奶奶心思百轉千回,最終,她放棄了自己挑刺的初衷,笑着迴應東瑗:“是啊,蕙姐兒還跟七弟妹學扎花。要不,讓她給大哥大嫂做雙襪吧。她扎花雖然不及芸姐兒手巧,也是她的心意。”

    從開始的挑釁到現在的送禮,這樣的轉變讓東瑗也吃了一驚。

    原來人都不希望身邊總是藏着一個對自己充滿敵視的人。

    只要你願意主動一點示好,會得到意想不到的收穫。至少她是這樣看待二奶奶的。

    “蕙姐兒年紀小,給我們做襪就不必了,別累着孩子。”東瑗婉言拒絕,又笑道,“要是蕙姐兒能抽出空閒,能替誠哥兒做條帕子,我倒是感激。我定會留着,等誠哥兒長大了給他媳婦看,這是小時候二姐姐送給誠哥兒的。”

    家裏的大人總會喜歡把孩子小時候意義重大的東西留着,留到孩子長大了追憶童年的美好。

    二奶奶聽着東瑗這樣說,不免動容。

    一句“二姐姐”讓二奶奶心底的防線有所鬆動。

    蕙姐兒沒有親的兄弟姐妹,二奶奶和二爺百年後,蕙姐兒不是還要依靠堂兄弟們撐腰?

    薛氏願意讓蕙姐兒和誠哥兒親近,二奶奶雖然還是有些疑惑與戒備,心底卻鬆動些許。她爽道:“行啊。我和蕙姐兒說說。”

    就這樣,算是默許了。

    東瑗也會心一笑。

    兩人說着話兒,就走到了分岔路口。二奶奶葛氏想去什麼,問道:“大嫂,你如今積食好些了麼?”

    “好多了,吃了幾服藥,早就沒事。”東瑗笑着道。

    二奶奶頷首,說了幾句要注意身體之類的話,帶着她的丫鬟轉身回了喜桂院。

    東瑗看着她的背影,不由挑了挑脣角微笑。

    薔薇跟在東瑗身後,把她和二奶奶的對話聽得一清二楚。等二奶奶走後,她才上前幾步,問東瑗:“大奶奶,您說二奶奶是什麼意思?”

    東瑗笑道:“她知道我請了太醫,自然要問候一番,這不是妯娌間應該的關心?”

    妯娌間應該的關心?

    薔薇微愣。大奶奶和二奶奶不是一向不太和睦麼?

    她想着,就見東瑗回眸,笑道:“薔薇,我覺得今天的天氣特別好……”

    說罷,她也邁步回了靜攝院。

    薔薇縮了縮微寒的手,望着虯枝梢頭金燦的陽光,的確今日天氣不錯。可這樣的天氣,每日都有,大奶奶怎麼突然感嘆天氣特別好?

    大概是心情特別好吧?

    衣香相關作品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
    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