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220節 通房(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220節 通房(1)字體大小: A+
     

    芸香的事,讓範姨娘鬧得出乎大家的意料。

    起因只是邵紫檀身邊的芝蘭年紀大了,邵紫檀念着她服侍多年盡心盡力,而東瑗忙着照顧誠哥兒,服侍盛夫人,沒有注意到姨娘身邊的事,邵紫檀才主動提出讓東瑗把芝蘭放出來。

    既然要放丫鬟,自然不能只是芝蘭一人。

    其他房裏的丫鬟,也要一併放了。

    這是主子對丫鬟們的恩典,原本是件積德行善之事。

    可被範姨娘這樣莫名其妙一攪合,這件事變得撲朔迷離起來。薛江晚暗地裏揣測芸香到底做了什麼。

    想了半天,只能想到芸香的老實本分,和範姨娘關係很好,兩人總是有說有笑,像親姊妹般。

    薛江晚又想到了放丫鬟的話是邵紫檀提出來的,忍不住想,是不是邵紫檀在耍什麼手段對付範姨娘。

    薛江晚沒什麼顧忌,就跟身邊的丫鬟嘀咕這件事。

    於是邵紫檀有意而爲的話就傳了出來。

    邵紫檀嚇得半死,跑到東瑗面前哭訴,說她絕對沒有害芸香之意,反覆強調她真的只是想芝蘭能有個好前程,趁着年輕聘出去。

    她的哭訴,在東瑗身邊的丫鬟們眼裏,顯得此地無銀三百兩。

    羅媽媽甚至問東瑗:“您說,當初邵姨娘是不是故意的?”

    東瑗哭笑不得:“媽媽也跟着人云亦云?故意而爲,總要有動機和利益。範姨娘和邵姨娘既不爭寵,又不爭子嗣家產,兩人能有什麼仇怨?就算有仇怨,也沒有必要鬧到我這裏來。倘若揭穿,對邵姨娘有什麼好處?她總是巴結我,就是想讓我給大小姐尋門好親事,她纔不會在大小姐沒出嫁的時候替大小姐抹黑。”

    羅媽媽一想,東瑗所言的確在理。

    邵紫檀現在應該沒有惹事的可能。

    可芸香到底怎麼回事?

    不僅僅是羅媽媽,東瑗自己也是一頭霧水。芸香和範姨娘到底怎麼惹了盛修頤。盛修頤不願意談起。

    駁了東瑗的面子。盛修頤越過東瑗來管理內宅之事,他也不打算道歉。東瑗自然不會委屈自己去討好他。

    兩個人相處,雖說不能總是無理取鬧,可也不能一方卑躬屈膝。

    東瑗不會無理取鬧,卻會據理力爭。夫妻過日子,你若是無條件忍讓。一次次只會讓對方習慣。

    最後,不管發生什麼,妥協的那個人總是你。

    一旦習慣了妥協,就是一輩子的妥協。

    “我瞧着幾個姨娘身邊的丫鬟。芸香是頭一份的老實衷心。”羅媽媽又感嘆,“瑗姐兒,世子爺沒說到底何事要攆了芸香?”

    東瑗正頭疼,聽到羅媽媽問,無力看了她一眼,苦笑道:“媽媽,您真的沒瞧見我愁眉不展麼?我對芸香的處置。世子爺說也不說就駁回,還不說緣由將芸香攆了出去。我也想知道爲何,您別再問我。”

    羅媽媽忙抱歉笑道:“媽媽年紀大了,嘴碎……”

    頓了頓,她還是忍不住道,“瑗姐兒,你不會和世子爺賭氣吧?哎喲,男人是要哄的,瑗姐兒……”

    東瑗受不了羅媽媽的念念碎。起身去了盛夫人那裏。

    盛夫人也聽說了芸香的事。

    只是外面的版本和靜攝院的不同。

    盛夫人聽到的是東瑗上午還答應留芸香服侍範姨娘,入夜卻叫人突然把芸香趕走了。

    “你院子裏的事,我原是不該問的。”盛夫人道,“只是怎麼鬧了起來?我聽說範姨娘差點和管事打了起來。阿瑗,娘知道你心地善良,可也不能總由着姨娘們胡鬧,笑話都鬧到外院去了。”

    雖然說同一件事,可盛夫人說話的角度讓東瑗心裏暖暖的。

    她雖然責備東瑗沒有把這件事處理好,卻句句透出對東瑗的關心。

    意思也是點到爲止。

    東瑗卻不好辯解。

    盛修頤辦的這件事。讓東瑗有些啞巴吃黃連的痛苦。她真的不知道應該如何去解釋。

    說盛修頤不顧她的決定。擅自行動?

    丈夫不顧她的體面,她光彩麼?所以這話她絕對不會提。

    說她自己辦事反覆無常?那隻能說明她沒有本事。會削弱她在僕婦們心裏的威信。

    反正是不能解釋的,東瑗無奈笑了笑,對盛夫人道:“娘,下次不會再這樣了。範姨娘的事,我以後會好好管教她。”

    盛夫人微微頷首,也沒有追問到底怎麼回事。

    就這樣,芸香莫名被送走了。

    東瑗也開始和盛修頤冷戰。

    盛修頤好似什麼都沒有發生,每日回來照舊,只是隻字不提範姨娘那件事。東瑗對他也很冷淡,兩人似陌生人般,只有簡單的對話。

    而盛修頤,居然還是沒有打算解釋的意思,讓東瑗十分無語。

    他心裏到底有什麼難言之隱,隨着日子一天天過去,東瑗越發好奇。

    轉眼間到了十月底,盛夫人問東瑗:“娘上次和你提的那件事,如今怎樣了?”

    東瑗愣住,片刻後纔想起什麼事。上次說讓芸香等人出去的時候,盛夫人說過讓東瑗從她身邊的丫鬟們裏選兩個出來,給大少爺盛樂郝做通房丫鬟。

    因爲範姨娘和芸香的事,東瑗居然把這件事忘了。

    她尷尬笑了笑:“娘,我……”

    “是不是忘了?”盛夫人溫和笑道。好似在意料之中。

    東瑗點點頭,很不好意思道:“我回去就辦。”

    東瑗沒有狡辯,沒有撒謊,讓盛夫人比較滿意。誰都看得出來,她是忘了。盛夫人對她沒有找藉口挺欣慰的,笑道:“也不急,你慢慢挑。孩子品性最重要,模樣倒是其次的……”

    東瑗心裏對這件事有些牴觸,還是含混點頭。

    回到靜攝院,東瑗有些爲難。

    她把其他人都遣了出去,只留下羅媽媽、橘紅和薔薇三人在身邊,就把盛夫人的意思說給了她們聽。

    出乎東瑗意料之外的是,三人很平靜的點頭,還幫着東瑗出主意,選哪個丫鬟好。

    東瑗這才明白,在這個年代的人眼裏,像盛家這樣的大戶人家,少爺們到了這個年紀,選通房丫鬟是件平常至極的事。

    只是她一個人多怪了。

    “玉桂不錯。”薔薇向東瑗推薦道,“她雖然是粗使丫鬟,行事卻穩妥,我還想過些日子引薦給大奶奶,提她做二等丫鬟。她今年十五歲,給大少爺挺合適的。”

    羅媽媽和橘紅也點頭附和。

    她們顯然都認識玉桂。

    東瑗卻不認識。

    她對這件事還是不怎麼上心,聽到薔薇提起,道:“玉桂算一個……”

    而後,羅媽媽和橘紅兩人,也各自說了幾個丫鬟的名字,一共湊出來四個三等丫鬟,讓東瑗挑選。

    一個叫玉桂,一個叫珍珠,一個叫寶扇,一個叫錦瑟。

    東瑗對此不夠熱衷,道:“明日我看看吧。”

    說着,就去了誠哥兒那裏。

    抱了會誠哥兒,又拿出針線,替盛樂芸趕製護手。這護手東瑗做個精緻,已經花了不少功夫,快要做好了。

    到了下午的時候,護手果然做好了,羅媽媽等人都誇她的女紅頗有進益。

    下午時,姨娘們來給東瑗請安。從前的四個姨娘,如今陶姨娘被送出去,範姨娘被禁足,只是薛江晚和邵紫檀在跟前。

    兩人卻神情小心翼翼,似乎成了驚弓之鳥。

    薛江晚從前很八卦,現在居然不敢問芸香到底何事,只是在私底下議論而已。

    姨娘們走後不久,盛樂郝和盛樂芸兄妹來給東瑗請安。

    東瑗就把護手給了盛樂芸。

    盛樂芸很喜歡,說了好些感激的話,還道:“母親的針線做得真好,比我強多了。以後我能到母親跟前學做針線麼?”

    這是主動和她親近。

    太過於親暱,會破壞彼此的好感。

    東瑗真的沒有把握可以做好母親。

    母親太難做了,特別對方還不是自己的親生女兒,就更加難了。她只得拒絕,笑道:“芸姐兒,你的針線可要抓緊。到母親身邊學針線,只會耽誤你……”

    針線要抓緊,就是說她快要嫁人了,要抓緊時間把針線做好,替自己縫嫁妝了。

    盛樂芸聽懂了,臉頰緋紅,倒也沒有再說什麼,只是低聲道是。

    東瑗就舒了口氣。

    盛樂郝一直安靜在一旁聽着,目光溫和。

    東瑗想起盛夫人交代的事,看着這麼小的孩子,心裏百感交集。

    太子爺才十歲,快要成親了;盛樂郝已經十三了,給他兩個通房,在這個年代絕對是情理之中的事。

    東瑗想着,就對盛樂芸道:“芸姐兒,母親和你哥哥有話說,你先回去吧。”

    盛樂芸沒有多想,起身告辭。

    她並不像個小姑娘,無知的追問何事。

    不是東瑗不想把他們當初無知幼童,只是他們自己,在這個年代的薰陶下,早已成長得超出了東瑗的認知。

    他們是這個年代的人,他們遵循這個年代的教養。

    十一歲的盛樂芸,從不把自己當成小女孩撒嬌。

    盛樂郝沒想到東瑗會留下他。他看着東瑗,目光裏帶了幾分詢問:“母親有何事吩咐?”

    東瑗深吸一口氣,才道:“郝哥兒,你身邊的紫藤,年紀大了要放出去。母親重新替你選了兩個服侍的。只是,母親不知道你怎麼想。”

    “母親請吩咐。”盛樂郝茫然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
    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