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217節 私情(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217節 私情(2)字體大小: A+
     

    又是做鞋。

    自從陶姨娘出去後,邵紫檀殷勤得叫東瑗不知該拿她如何是好。

    這半年來,東瑗不讓盛修頤去姨娘們那裏,薛江晚還會抱怨;範姨娘會鄙視東瑗,背後說她壞話;只有邵紫檀,半句怨言沒有,還時常給東瑗和誠哥兒做做鞋襪,殷勤備至。

    東瑗讓她不要再做了,她就嚇得一把鼻涕一把淚,哭得傷心欲絕,好似東瑗也要把她趕走。

    現在,看着她替東瑗和盛修頤做了兩雙雙樑鞋,特別是東瑗的,精緻得似乎藝術品,東瑗心中很無奈。

    “邵姨娘費心了。”東瑗淡淡道,“我這裏做鞋的人也有,你不必勞累,下次不用這樣。”

    邵紫檀聽着,輕聲道是。

    她下次還是會做的。每次說她,都是這樣恭敬答應,下次卻照做不誤。

    範姨娘被邵紫檀這樣拿腔作勢的模樣逗樂,忍不住噗嗤一笑。可屋子裏安靜極了,她的笑聲清晰又突兀,她忙用咳嗽來遮掩。

    “範姨娘,你可是染了風寒?”東瑗回眸問她。

    範姨娘忙故意又咳了幾聲,道:“這些天頗冷,賤妾的確受了些風寒……”

    “那你好好休養,這半個月就不用過來請安。”東瑗道。

    姨娘們不能出門,平日裏也是到其他姨娘們一處閒逛,最主要的是到主母這裏請安。讓範姨娘不用來請安,等於給她禁足。

    邵紫檀和薛江晚都垂首低笑。

    範姨娘一向孤勇。世子爺不喜她,盛府人盡皆知。而她既不巴結世子爺。也不討好大奶奶,的確叫人匪夷所思。

    薛江晚總覺得這個範姨娘腦子有些問題。

    況且平日裏她們進出一個小院,範姨娘對邵紫檀和薛江晚可沒少欺負,兩人對範姨娘也是不喜歡的。

    範姨娘聽着東瑗的話。臉上露出一抹笑容。她好似東瑗給了她極大的榮耀般,上前施施然行禮,聲音愉悅道:“多謝大奶奶恩典。”

    東瑗心裏也挺無語的。

    這個範姨娘。敲打她根本沒用。

    人說無欲則剛。範姨娘對盛家好似真的無慾無求,所以東瑗不管是無視她還是敲打她,她都無所謂,依舊我行我素。

    可這樣公然嘲笑其他姨娘,卻是必須懲戒的。

    雖然這懲戒沒什麼作用。

    東瑗也不再多說什麼,端了茶讓她們都回去。

    範姨娘起身,最先告辭;薛江晚跟在範姨娘身後。邵紫檀一向不會在東瑗身邊賣巧。這次居然落後一步,上前給東瑗行禮,而後才小聲道:“大奶奶,奴婢有件事要請示大奶奶。”

    剛纔不說,現在才提。那肯定是想跟東瑗一個人說,不想被其他姨娘聽到。

    東瑗微微頷首。

    薛江晚腳步一頓,想聽聽邵紫檀說什麼再走。可範姨娘已經頭也不回,薛江晚想起東瑗剛剛的態度,也不敢再做停留,有些不甘心的走了。

    東瑗這才問邵紫檀何事。

    “奶奶,奴婢身邊的芝蘭,已經滿了二十歲。她才奴婢身邊好些年,服侍奴婢盡心盡力。奴婢想求大奶奶一個恩典。將她放出去配人。”邵紫檀輕聲道。

    這倒是正事。

    家裏的丫鬟們年紀大了,的確該放出去配人。

    雖說滿二十五歲才放,可到了二十歲左右,只要不是被罰的,主子們都會趁着年輕放了,也不枉她們服侍一場。

    這也是告訴其他更加年輕的丫鬟們。只要好好做事,自然不會爲難她們,定會給她們恩典,早些回去尋個好歸宿。

    “我心裏有數了。”東瑗笑笑。

    邵紫檀不敢多問,低聲道是,準備告辭退出去。

    “邵姨娘。”東瑗喊她。

    邵紫檀忙停住腳步,恭敬立在一旁。

    “以後不用專門給我和世子爺做鞋。若是需要,自然會叫你。”東瑗聲音裏這回不帶笑意,“你若是做錯了事,就算天天給我做鞋,我也會照樣罰你。你可明白?”

    就是說,她做鞋並不代表東瑗會把她看成自己人。

    邵紫檀身子一顫,半晌才弱弱道是。

    “家裏的衣裳鞋襪皆有訂製,你原也不是替我們做鞋的人,不必操勞。”東瑗見她這般,想着她一向老實,心裏又有了幾分不忍,補充道。

    邵紫檀聽着這話,精神微微一正,忙道是。

    等她走後,東瑗喊了薔薇和尋芳、碧秋三人進來,讓她們去統計下,姨娘們、盛樂郝和盛樂芸和靜攝院裏的丫鬟們,有哪些年紀滿了二十歲的,準備臘月初都放出去,明年春再買進一批丫鬟,填補上來。

    薔薇和尋芳、碧秋得令,三人便紛紛去了。

    夭桃、橘紅和羅媽媽依舊在身邊服侍,東瑗仍拿出針線替盛樂芸做護手。

    還沒有做幾針,盛樂郝和盛樂芸兄妹來給東瑗請安。

    盛樂郝穿着青石色灰鼠大氅,大氅裏穿着寶藍色夾絨襖,玄青色直裰,粉底皁靴,臉部輪廓越來越像盛修頤。比起東瑗剛剛進門時,他已經長高了很多,可仍是瘦的厲害。

    這個年紀的男孩子,正在長個頭,所以消瘦單薄。

    他恭敬給東瑗行禮,喊了母親。

    WWW▲ ttкan▲ ℃o

    盛樂芸則穿着大紅色緙絲斗篷,裏面穿着粉紅色如意雲紋交領長襖,官綠色錦瀾裙,頭上梳了雙髻,帶了四朵穿珠花。她長得像邵紫檀,模樣不夠絕豔,卻是敦厚可親。

    東瑗讓盛樂芸坐在自己身邊,盛樂郝坐在一旁的太師椅上。

    然後喊了羅媽媽進來,讓她去把自己替盛樂郝做的那件馬褂拿出來給他。

    盛樂郝一聽有衣裳給自己,頓時站起身來,給東瑗作揖:“多謝母親。”

    東瑗笑了笑。

    羅媽媽片刻後出來。把衣裳交到盛樂郝手裏,笑着道:“大少爺,這是大奶奶親手縫製的。上好的氈絨,最是防寒。雖然皮子有些重。可是您夜裏唸書穿着,一點也不冷。”

    盛樂郝沒有想到是東瑗親手做的,愣愣接在手裏。看着細密的針腳。他心裏不禁動容。

    倘若說這是繼母對孩子的巴結,盛樂郝也覺得這樣的巴結溫暖極了。

    他對這樣的巴結沒有一點反感,反而很享受。

    他又給東瑗深深作揖,道:“多謝母親!”

    簡單四個字,說得卻很有力氣。比起剛纔的客套,他現在的感謝是發自肺腑。

    東瑗微笑,道:“做得不好。你只當是母親的心意,別嫌棄纔好。”而後不等盛樂郝說話,拉了盛樂芸的手道,“母親也準備替你做雙護手。只是最近趕你哥哥的馬褂,你的還沒有做好。你等幾日。”

    盛樂芸驚喜道:“我也有麼?”

    “當然啦。”東瑗眨了眨眼睛,笑道。

    盛樂芸展顏而笑,歡喜道:“多謝母親。”

    其實她應該有很多護手,可聽到東瑗要做護手給她,她仍是這樣開心,讓東瑗覺得這孩子很懂得感激。

    如此一來,東瑗對他們居然真有了母慈子孝的感覺。

    念頭閃過,東瑗看着他們,微微笑了笑。

    兩個孩子坐了一會兒。東瑗就讓他們回去。

    到了半下午,薔薇、尋芳和碧秋紛紛回來,把各人院子裏的情況說給東瑗聽。

    “邵姨娘身邊的芝蘭、範姨娘身邊的芸香、大少爺身邊的紫藤,都滿了二十。”薔薇告訴東瑗道。

    “大少爺身邊的紫藤和紫苑,都是夫人賞的……”東瑗微微沉吟,“我明日先問過夫人再說。”

    次日去給盛夫人請安。東瑗把這件事說給盛夫人聽。

    盛夫人喊了康媽媽來,問康媽媽:“紫藤滿了二十,紫苑年紀也不小了吧?”

    康媽媽笑道:“紫苑比紫藤小一歲多呢……”

    盛夫人輕撫額頭,對東瑗笑道:“我還以爲她們倆年紀相仿。既然這樣,紫苑先留幾年,郝哥兒院子裏的事她管着,你也省心。紫藤就放出去吧。”

    東瑗道是。

    盛夫人頓了頓,又道:“再替郝哥兒選兩個服侍的,從你身邊得力的丫鬟裏頭選。最好年紀不過十五,長得齊整些。倘若有好的,先帶來我瞧瞧……”

    東瑗微愣,而後反應過來。

    這……這是不是要替盛樂郝選通房丫頭?

    那孩子才十三歲呢。

    見東瑗表情微訝,盛夫人就知道她聽懂了,呵呵笑起來:“我和侯爺說了郝哥兒的婚事。侯爺的意思是,讓他先考了功名再說親。”

    然後又是嘆氣,“考功名哪裏是那麼容易的?所以先想着選兩個知冷知熱的丫頭擱在房裏。倘若不是你說這件事,過了年我也該和你提提。既然你說了,就一起辦了吧。”

    東瑗不免有些爲難。

    現在就放通房丫鬟,會不會耽誤孩子的學習啊?

    青少年時期,不是對這個正好敏感麼?

    可是盛夫人說了,東瑗也不好反駁。這是觀念的衝突,她若是提出反對意見,還以爲她有什麼歪念,不替盛樂郝着想。

    繼母應該有繼母的分寸。

    東瑗道是。

    她回了靜攝院後,一邊吩咐薔薇去把消息告訴邵姨娘和範姨娘,一邊拿出針線替盛樂鈺做護手。

    沒做幾下,就聽到外頭丫鬟說範姨娘來了。

    丫鬟的聲音微落,範姨娘急匆匆衝了進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