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216節 私情(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216節 私情(1)字體大小: A+
     

    東瑗進宮,把盛修頤願意跟隨薛老侯爺腳步的話,告訴了皇后娘娘。

    盛修頤是不會忤逆皇后的。盛家只會跟隨薛老侯爺,不管朝中風向偏向哪裏,盛修頤都會跟着薛老侯爺。皇后娘娘若是對朝政不滿,也怪不到盛修頤頭上。

    盛修頤只是太子少師,只是跟隨薛家而已。

    從此後,皇后娘娘的確不曾在召東瑗進宮。

    她大約也明白了這件事。

    元昌帝怕自己命不久矣,急着替太子鋪平道路,所以力主革新。他以爲肯定會得到薛老侯爺的支持。

    畢竟他認爲,這樣的革新對太子絕對有利。

    可薛老侯爺是反對聲音中最堅定的。

    薛老侯爺比元昌帝更加清醒,現在的革新不會讓太子爺將來安穩,而是給太子爺留下無窮的後患。

    好不容易恢復了些許的元昌帝被氣得又是吐血,昏迷過去。而後,他的神志越發不清晰,再也無力上朝。

    不僅僅太子選妃之事耽擱,朝政也全部交到了薛老侯爺和秦尚書手中。

    後來發生的這些事,東瑗是從盛修頤簡單描述裏得知。她的生活,依舊是盛府內宅方寸之間。

    明年三月初一是三爺盛修沐的婚期,東瑗一直幫襯盛夫人準備三爺娶親之事。

    三爺的院子蓋在元陽閣的東南向,離元陽閣最近,已經基本上竣工。

    盛昌侯商議盛修頤和盛修沐,給院子取什麼名字。

    盛修頤只說聽爹爹的。

    三爺盛修沐對親事一直有牴觸,他懶懶說隨便爹爹。

    盛昌侯看得出他們兄弟的不上心,心裏一陣好氣,而後又生生壓了回去。自從辭官後,盛昌侯時時練字、作畫,旁的不說,忍耐力比從前好了不少,一點就爆的脾氣頗有收斂。

    他自己想了想。對盛修頤道:“沐哥兒的院子,就叫沐恩院吧。”

    盛修沐的爵位封號叫沐恩伯。

    可見盛昌侯也是懶得替盛修沐費心。

    盛修頤道是,而後把這個名字告訴了外院的管事林久福,叫人刻了牌匾回來。

    傳到內院。盛夫人聽說三爺的院子以後叫沐恩院,倒是喜歡。

    次日家裏衆人去請安時,盛昌侯也在,盛夫人就說起三爺院子的事,極力誇讚盛昌侯取的好名字。

    三爺忍不住翻了個白眼,想笑不敢笑。

    盛修頤一臉正氣,好似沒有聽懂般。點頭附和盛夫人的誇獎。

    東瑗、二奶奶葛氏和二爺盛修海則忍俊不禁,三人皆低頭偷笑。

    盛夫人這樣明顯的給盛昌侯捧場,讓人感受到她對盛昌侯有種近乎孩子般的寵愛。

    年紀大了,都喜歡聽奉承話。孩子們不願意說,只有老伴願意捧場。

    哪裏是什麼好名字?分明是御賜的封號直接用的。

    雖然聽着想笑,心裏卻覺得他們很恩愛甜蜜,東瑗和二奶奶等人皆是心頭一動。少年夫妻老來伴,到了這把年紀還能如此對對方着想。難道不是幸福?

    二奶奶想着,就忍不住回眸看了二爺一眼。

    平日裏總覺得不爭氣的丈夫,此刻看來卻又種難以言喻的踏實。她不禁微笑一下。

    盛昌侯聽着盛夫人誇張的讚譽。尷尬咳了咳,卻沒有反駁盛夫人的話。

    屋子裏的氣氛頓時變得溫馨。

    盛昌侯掃了眼兒子媳婦衆人,從前看不慣長子的沉默寡言、次子的陰沉薄恩、三子的急躁紈絝,如今瞧着他們一個個模樣周正,衣着得體,都是翩翩佳公子,難得的一表人才,心裏倏然就有種安慰。

    心態變了,看孩子們也覺得不同。

    “不用守在這裏,都忙去吧。”盛昌侯起身。對衆人道。

    他自己率先走了出去。

    衆人便紛紛告辭。

    東瑗回了靜攝院,先看了誠哥兒,而後抱着誠哥兒玩了會兒,就拿出針線來,替盛樂郝做馬褂。

    看似簡單的一件衣裳,東瑗已經縫了六天。快要收工了。

    到了下午,堪堪做完,又急忙把盛樂芸的護手拿出來做。

    丫鬟們在一旁服侍,橘紅甚至說:“大奶奶,我替您做吧?您近來總是低頭做這些,小心脖子酸。”

    這些小東西,雖然活計不太,卻很費心力。

    東瑗頭一次給盛修頤的孩子們做活計,不想落在口實,所以一針一線都是自己完成。

    “不用的。”東瑗笑笑,而後想起前些日子的話,跟薔薇衆人使眼色,讓她們都出去忙,只留了橘紅在跟前。

    橘紅頓時就不自在。

    她早就從尋芳那裏知道,東瑗對她回去之事有了注意,還特意問過了。

    “你坐下。”東瑗指了指炕旁邊的小錦杌,對橘紅道,“咱們說說話兒。”

    橘紅不肯坐,勉強笑道:“您說吧,我站着聽。”

    東瑗便不再勉強。針有些刃了,東瑗在頭上抹了下,仔細穿針走線,漫不經心問橘紅:“上次回去,你婆婆說你什麼了麼?”

    橘紅知道瞞不過,也不準備說假話,她聲音低了下去,半晌才道:“左不過還是那些話。二莊性格冷得很,婆婆是知道的,總不說自己兒子,只念叨我不會哄他……”

    說着,就是滿心委屈。

    東瑗手裏的針線微微一頓。

    “那二莊知道不知道你婆婆總在背後說你?”東瑗繼續做着活計,不曾擡頭,問橘紅道。

    橘紅沒有想到東瑗會這樣問,有些吃驚。回想了下,好似二莊知道。她道:“每次婆婆說我,他都知道……他會跟我說,別聽孃的。娘年紀大了,囉嗦得很。”

    這種不鹹不淡的話,根本不能安慰婆婆給橘紅帶來的不快,所以橘紅從未把二莊這話放在心裏。

    他的安慰對她毫無用處。

    現在東瑗這樣一提,橘紅纔想起來,二莊那麼個悶葫蘆,居然每次都會安慰自己,這不是很難得的麼?

    是自己忽視了什麼嗎?

    想着,她臉上一熱,對那個跟木頭人似的丈夫怨氣突然減了些許。

    東瑗聽着橘紅的話,這才放了針線,把她拉到自己對面個的炕上坐了。

    “你是不是從出嫁就不太喜歡二莊?”東瑗低聲問橘紅。兩人似乎回到了小時候,東瑗還是那個小姑娘,拉着橘紅的手,跟橘紅說她沒關係,寫字、繡花一點也不累,只要祖母高興就好。

    橘紅又彷彿看到了自己從小服侍的那個小姐,熟悉的笑容讓她心頭髮暖。

    什麼喜歡不喜歡?

    橘紅想着,就羞紅了臉,微微低頭不知該如何回答。

    “你是不是看不中二莊?”東瑗見她羞得厲害,換了種問法。

    “他總是不說話。”橘紅半晌才喃喃道,“不知道心裏想些什麼,一天說不了兩句話,你對他好他也不明白。跟他過日子,自己都沒有什麼盼頭……”

    好似把小碎石投入大湖,片刻漣漪就消失了,根本起不了波浪。橘紅對丈夫的溫情得不到迴應,自然就心裏不平衡。

    況且從大莊的容貌看來,作爲雙胞胎弟弟的二莊,應該也不算個好看的男人。長得不算俊俏,又是個木頭一樣的,叫橘紅一個年輕女人去付出,的確夠爲難她的。

    他們本就是結了婚才認識的,橘紅又不是追着要嫁給二莊的。

    大莊和橘香又是恩愛不已,讓橘紅更有挫敗感,對丈夫也就越來越不滿意了。

    “你瞧,那麼個木頭人,還知道你委屈了,讓你別多想…….”東瑗輕聲道,“你婆婆總不是當着二莊面說你吧?你背後受委屈了,他也心裏明白着。你對他好,還是不好,他心裏都清楚呢。有些人就是不愛說話。可心裏明白,不是難得麼?總比那些嘴上油滑,心裏卻糊塗的強些?”

    橘紅也有些後悔自己對丈夫的漠視。

    除非丈夫沒了,否則那個男人是要跟她過一輩子的。她當然也希望兩人感情更加融洽些。

    現在東瑗這樣一點撥,橘紅突然發覺她自己也是個木頭人。

    也許二莊心裏跟她一樣,想把日子過好。結果二莊不擅長表達,橘紅也是個悶葫蘆,兩人的日子就越過越糟心了。

    橘紅悶悶點頭:“大奶奶,我知道了…….”

    東瑗緩慢鬆了口氣。她道:“你和橘香、羅媽媽在我很小時候就服侍我,除了老祖宗,家裏就你們跟我最親。我也沒什麼本事,不能說將來能給你們什麼,總盼着你們日子過得舒心。橘香過得順風順水,我是高興的;你卻這樣,我也難過。夫妻倆過日子,他願意遷就你一點,你也就多替他委屈一點,他心裏都明白,你也不冤枉,是不是?你們都踏踏實實過好,我才放心呢。”

    語重心長的一席話,橘紅不由動容。

    她緩緩點頭:“大奶奶,我明白。過了年,您這邊都安排妥當,我就出去。我不讓你擔心。”

    東瑗輕輕拍着她的手,微笑起來。

    兩人說着話兒,東瑗一邊做着針線,一邊聽橘紅說她婆婆和丈夫的事,轉眼間就到了姨娘們請安的時辰。

    外間服侍的薔薇說邵姨娘、薛姨娘和範姨娘等人來了,東瑗就讓橘紅收了針線簸籮,見了三位姨娘。

    三人都穿戴嚴實,規規矩矩給東瑗請安。

    “大奶奶,奴婢給世子爺和您做了兩雙鞋。”邵姨娘上前,把一個青布包袱遞上前,給東瑗看。()



    上一頁 ←    → 下一頁

    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
    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