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211節 進宮(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211節 進宮(2)字體大小: A+
     

    對於皇后娘娘的坤寧宮,東瑗第一次踏入。

    之前進宮一次,是在太后娘娘的慈寧宮。那次進宮的心情比此刻更加忐忑不安,東瑗不敢東張西望,唯一就是把禁宮的地磚顏色樣式看得一清二楚。

    而這次,她微微揚臉,把坤寧宮的宮門看個遍。

    大雪遮掩下,更添肅穆莊嚴。

    這裏,曾經多少女人夢寐以求,使盡百般手段。若成功,便是母儀天下、千古留名;若失敗,一縷孤魂黯然逝,香消玉殞。在偌大的皇宮裏,應該不會有誰記得離去的人。

    這裏,東瑗從未嚮往。

    女官見她打量着宮門,低聲喊了聲:“郡主,小心足下。”

    東瑗回神,淡笑着多謝。她跟在女官,小心翼翼行走,進了前殿。繞過幾處兩進兩出的暖閣,纔到了皇后娘娘的正殿。

    東瑗踏入正殿,便聞到一股幽淡的清香。

    坤寧宮的正殿跟普通人家宴息起居處一樣,垂了厚厚的防寒簾幕,四口青銅大鼎裏燃燒着銀碳,將熱流源源不斷送入殿內。殿內溫暖入春,卻悄無聲息。

    東瑗沒有擡頭,在女官的牽引下,跪下給皇后娘娘行了大禮。

    “起身吧。”須臾,東瑗才聽到皇后娘娘慈和溫和的聲音道。

    這聲音很陌生。

    上次進宮見到皇后娘娘時,她還是皇貴妃,雖衆妃之上,卻在皇后之下,聲音裏不似這般親切,有些卑躬屈膝。如今,她是這後宮之主,她理應拿出正宮娘娘的寬容氣度來。

    東瑗道謝,緩緩起身。

    她微微擡眸,看到坐在鳳塌上的女子,衣冠壯嚴,面容慈祥。東瑗打量她。她也正在看東瑗。

    兩人目光一幢。都帶着探究。

    東瑗慌張垂首。

    皇后娘娘已經笑起來:“給郡主賜座。”

    東瑗道謝,半坐在內侍搬來的椅子上,垂首不敢再去看皇后娘娘。方纔的一瞥,東瑗發覺如今的薛皇后,越來越像大夫人榮氏。比起上次見面,現在自信溫和的皇后。容貌更加相似。

    皇后已經是上位者,不再需要刻薄,所以從她的面容上看不出她的性格。可東瑗對她仍是存了一份好感。

    在東瑗潛意識裏,對大夫人的好感轉移了些到皇后娘娘身上。

    如此一想。東瑗居然放鬆不少,不似剛剛那麼不安。

    “盛昌侯近來可好?”皇后娘娘含笑和東瑗寒暄,“盛夫人身體是否健朗?”

    東瑗恭敬道:“都好,多謝娘娘掛念。”

    “盛昌侯是國之功臣。他突然請求致仕,陛下再三挽留,無奈盛昌侯去意已決,陛下才忍痛同意。每每提起。陛下總說自己少了左膀右臂,處處掣肘,要是盛昌侯在旁,豈會如此?陛下總是念着盛昌侯……”皇后娘娘提起東瑗的公公,語氣裏滿是不捨。

    可當初到底怎麼回事,作爲盛家長媳的東瑗最是清楚。

    陛下和皇后對盛昌侯絕對沒有挽留的意思。

    現在這樣說,不過是給盛家體面。字字句句,居然有些巴結盛家的意思,東瑗突然就對皇后娘娘請她進宮的目的不明白起來。

    到底是爲了什麼突然宣她進宮?

    “多謝陛下和娘娘掛念。”東瑗低聲道。“侯爺年紀大了,身子不好。大夫說他早年征戰,體有舊疾。倘若還是勞心勞力,只怕壽命難續。侯爺也有心爲社稷出力,只是力不從心,辜負了陛下和娘娘的厚愛。”

    皇后娘娘就看了東瑗一瞬。

    wωω ●t t k a n ●C〇

    她好幾次聽母親說,祖母很喜歡排行第九的小堂妹。上次相見,皇后娘娘覺得東瑗不過是容貌出衆些,並無什麼才德。說話也是中規中矩的。心裏一直疑惑東瑗是如何得了祖母的青睞。

    對於祖母,皇后娘娘一向敬佩有加。

    薛家的兒女。無人不服老祖母的。

    如今聽東瑗這番話,果然是個心思巧妙的。皇后娘娘不過是客套說了幾句盛昌侯,她就以爲皇家對盛昌侯不放心,怕盛昌侯東山再起,所以對說盛昌侯身體不行了,可能不久於人世,讓皇后放心。

    這個小九妹,只怕比十一妹還要機靈幾分。

    皇后娘娘微微頷首。手邊的茶盞端起來輕抿了一口,皇后繼續問:“盛夫人怎麼不到本宮這裏坐坐?盛貴妃也時常唸叨盛夫人。你回去和盛夫人說聲,倘若沒事,時常來走動走動……”

    聽這語氣,好似和盛貴妃關係很好。

    東瑗自從嫁人,就明白一個道理:分享同一個丈夫的兩個女人,永遠沒有真心。就算不是恨之入骨,也是看不順眼的。

    特別是那個女人還曾經很受寵愛。

    盛夫人若是常到皇后這樣走動,只怕皇后會覺得她是來噁心自己的。

    “是。”東瑗沒有反駁,低聲應了是。答應歸答應,來不來就是盛夫人的眼色了。

    東瑗覺得盛夫人是個很有眼色的人,不會來給皇后添堵。

    說着話兒,女官進來通稟,說單國公夫人到了。

    單國公夫人,就是大夫人的第二女,皇后娘娘的親妹妹薛東喻。

    二姐也來了,大約真的是皇后娘娘找家裏姊妹相聚。她先找東瑗來,也許有別的用意,卻可能並不是因爲元昌帝。

    一直堵在心口的那口氣緩慢輸出來,東瑗緊緊攥着的掌心微動。

    皇后一聽單國公夫人來了,眼角的笑意更濃,忙說請進來。比起東瑗,她和薛東喻可是同胞姊妹,感情深厚。

    片刻,便有穿着一品夫人朝服的女子婀娜進了正殿。

    單國公夫人上前,緩緩下拜:“臣妾參見皇后娘娘,娘娘千歲。”

    “快起來,賜座。”皇后娘娘聲音裏帶着掩飾不住的笑意,態度也更加溫和。

    單國公夫人起身,就看到了東瑗。

    東瑗也連忙起身,和她行禮,而後再分了主次坐下。東瑗坐在單國公夫人的下首。

    “九妹比我來得早。”單國公夫人看到東瑗,一點也不驚訝,而是笑着和她寒暄。

    她可能早就知道東瑗也會來。

    東瑗心裏頓時明白:今日真的是皇后娘娘貴降的日子,她是請了姊妹們來祝壽,所以二姐看到東瑗纔不會吃驚。

    “是我來早了。”東瑗含笑道。

    沒過片刻,內侍進來通傳,說薛淑妃娘娘來了。

    東瑗和單國公夫人都連忙起身。

    外間傳來環佩悅耳之聲,一行人衣袂索索,腳步急促。有人踏入正殿,東瑗來不及擡頭,就聽到薛東姝的聲音向皇后娘娘請安。

    皇后免了她的禮,東瑗才和單國公夫人給淑妃請安。

    “快起來,快起來了……”薛東姝親自上前攙扶她們。她攙扶到東瑗的時候,說快起來的聲音不由輕微哽咽。

    東瑗道謝,這纔敢擡眸打量她。

    她穿着水粉色淑妃朝服,頭戴百蝶穿花寶鈿,渾身珠翠,富麗堂皇,把她的面容襯托得很富態。比起在孃家的時候,她豐腴了不少,也更加成熟嫵媚。

    “九姐……”她拉着東瑗的手,眼裏有了淚光。

    自從去年四月底,她們已經整整一年多不曾相見。

    也許在孃家時並不親熱。可出閣了,庶女出身的薛東姝過繼到東瑗生母名下,她就是東瑗唯一的姊妹。

    如今再一相見,放佛她們從前就很親密,薛東姝不由動容。

    “娘娘……”東瑗低聲勸慰,“娘娘莫要傷心,保重身體。”

    薛東姝忙斂了淚意,重重捏了捏東瑗的手,嗯了一聲。

    皇后娘娘的內侍也給薛東姝添了座位。

    “娘娘,這是妹妹的壽禮。”薛東姝坐下後,從身邊女官手裏接過錦匣,上前幾步,跪下恭敬道,“祝願娘娘福壽永享。”

    皇后娘娘呵呵笑着,讓女官接了薛淑妃的壽禮。

    果然是祝壽,東瑗可是什麼都沒有準備。

    她正在爲難之極,身邊的女官突然將一個小小錦匣不着痕跡遞給她。

    東瑗雖不知這女官是誰授意的,卻不敢回頭,亦不敢多問,忙不迭接在手裏,藏在袖底。

    她的反應很機敏。

    等單國公夫人上前獻了壽禮,東瑗也上前,說了些客氣話,把自己的壽禮獻上去。

    “讓你們破費了。”收了她們的壽禮後,皇后娘娘笑道,“我原是不打算做壽的。淑妃妹妹說,不如藉機把家裏有封號的姊妹請進來團聚,圓了我們思念親人之心,這才請了你們來。”

    東瑗聽着,總覺得這件事不會如此簡單。

    “是啊。”薛淑妃接口道,“娘娘非說不辦。我就想以公謀私,才勸動了娘娘。”

    “是我們的福氣。”單國公夫人道,“如今家裏姊妹也念着皇后娘娘和淑妃娘娘,總督促自家夫君勤勉。也許再過幾年,皇后娘娘和淑妃娘娘也能在宮裏見到四妹、六妹了。”

    出閣的姊妹中,三姑娘、七姑娘、八姑娘是庶出,她們嫁的人只怕難以封妻廕子。四姑娘和六姑娘是嫡女,而且都是公侯之家的媳婦。她們遲早會有誥命封號的。

    “那真是太好了。”皇后娘娘面露欣喜,而後想起什麼,臉色微黯道,“只是五妹……”

    東瑗微愣。

    她有些不明白了。

    這樣的日子,皇后娘娘爲何突然其他五姑娘薛東蓉?()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
    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