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210節 進宮(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210節 進宮(1)字體大小: A+
     

    東瑗跟在林久福,去了盛府外院接旨。傳旨的是皇后娘娘坤寧宮的太監總管,陰柔傲慢讀着。

    皇后娘娘懿旨召東瑗進宮,並未言明何事。懿旨很簡單,就是宣東瑗今日午初一刻進宮。

    東瑗接旨後,回內院告訴了盛夫人。

    盛夫人不曾深想,還替東瑗高興:“娘娘怕是想念家裏的姊妹了。”然後還抱怨東瑗,“你也是,從來不去看皇后娘娘,哪有你這般的?”

    東瑗無奈笑笑。她是御賜的柔嘉郡主,是可以進宮的。

    她的堂姐是皇后,親妹妹是寵妃,她若是圓滑些,也應該時時和貴人們走動。雖然盛家不需要她去添這些富貴噱頭。

    可東瑗從未主動請旨進宮。

    “娘,我回去換身衣裳,這就去了。”東瑗說着,聲音卻莫名的虛弱。

    盛夫人並未留意到她的不同尋常,催着她快去,莫要讓娘娘久等。

    東瑗道是。

    從元陽閣出來,漫天鵝毛大雪紛飛,夾道上積了厚厚一層。幾個粗使的丫鬟、婆子們正在小徑上掃雪。剛剛拂去,片刻又被蓋上。

    薔薇替東瑗撐傘,忽見東瑗腳下一滑,差點跌了。薔薇眼疾手快扶住了她,關切道:“大奶奶,您沒事吧?”

    她這才注意到東瑗面無人色。

    東瑗懵然回神,敷衍說了句沒事,任由薔薇和一個小丫鬟左右攙扶着她,緩慢回了靜攝院。

    她手掌攥得緊緊的,掌心一片溼濡,腦門上也沁出了虛汗。

    羅媽媽和橘紅、尋芳和碧秋等人正指揮着粗使的丫鬟婆子們掃雪,見東瑗回來,幾個人忙迎上來。

    東瑗臉色不好,除了羅媽媽和橘紅,其他幾人紛紛落後幾步。

    “怎麼了?”進了屋子,羅媽媽上前服侍東瑗,擔心不已。“瑗姐兒。可是出了事?”

    問着東瑗,眼睛卻瞟向了薔薇。

    薔薇輕輕搖頭,表示她不好替東瑗回答。

    東瑗瞧見了她們的小動作,淡笑道:“沒出事。皇后娘娘宣我進宮,快把郡主朝服尋出來……”

    羅媽媽臉色微變,不放心又追問道:“突然宣你進宮做什麼?你臉色這樣難看。豈是沒事的?”

    東瑗也懶得再解釋。

    她心裏突然怕的厲害。

    去年的時候,她見過一次皇后娘娘。那時皇后娘娘還是皇貴妃,模樣端莊秀麗,不苟言笑。看到東瑗的容貌。皇后娘娘對東瑗的忽視裏有種戒備。那次的事讓東瑗明白,皇后娘娘並不喜歡自己這個堂妹。

    她們家姊妹衆多,情分其實很淡。皇后娘娘又比東瑗大太多。東瑗猶在襁褓,她已經出閣,就更加沒什麼情誼,跟陌生人差不多。

    又有元昌帝的事攪合在裏頭,東瑗心裏不由打鼓。

    進了宮。能不能平安出來,就由不得她做主了。

    到底爲何突然宣她進宮?

    雖說盛修頤爲太子少師,卻沒有太多實權。盛家已經從權利的頂端退了下來,東瑗着實不明白皇后娘娘突然宣她進宮的目的是什麼。

    難道真是爲了敘敘姊妹情分?

    還是元昌帝……

    東瑗整日關在內宅,卻也時常去薔薇打聽消息。她知道元昌帝自從中箭受傷後,一直用良藥保命,身體一日不如一日。

    想到這些,心就如亂麻般再也安靜不下來。一遍遍暗示自己什麼事都沒有,卻發現無濟於事。東瑗的脣色蒼白如紙。

    一想起皇宮,她背後就寒意頓涌。

    橘紅尋了郡主朝服出來,幾個丫鬟服侍東瑗更衣。而後橘紅和薔薇服侍東瑗梳頭上妝。

    東瑗眉頭依舊微蹙,心事重重。

    薔薇和橘紅想安慰一句,卻不知該說什麼,兩人沉默着在一旁服侍。東瑗想着心思,眼神放空。

    裝扮好了之後,攬鏡自顧,胭脂水粉已經遮掩了東瑗的蒼白。濃妝下。鏡中女子曼妙嫵媚。容顏穠麗。

    東瑗都沒有想到去怨恨自己長了這麼一張臉,而是先去看了誠哥兒。

    誠哥兒睡熟了。東瑗在他牀前站了一瞬。看着兒子越來越嫩白的小臉,微嘟的嘴巴,十分討喜,她的心彷彿被什麼撞了下,有些悶悶的疼。

    羅媽媽跟在身後,拉東瑗的衣袖,裝作若無其事笑道:“皇后娘娘召見,你還在誠哥兒這裏磨蹭?快去,回來看個夠不好麼?天天看都看不夠,沒見過你這樣疼孩子的。”

    這話是想告訴東瑗,什麼事都不會有。

    東瑗明白羅媽媽的苦心,終於揚臉露出一個真誠的微笑:“時辰還早,不及的。哪有不疼自己兒子的孃親?我看誠哥兒,就是看不夠。”

    屋裏服侍的衆人都笑。

    東瑗回身,掃視了眼滿屋子的人,道:“橘紅陪着我,薔薇留下吧。”

    薔薇和橘紅都微微吃驚。

    “倘若皇后娘娘留我說話,回來晚了些,讓世子爺不用擔心。”東瑗看了眼迷惑的薔薇,補充道。

    薔薇頓時明白過來:大奶奶是怕世子爺擔心,不知出了何事,所以讓自己留下來解釋給世子爺聽。滿屋子的丫鬟婆子們,薔薇言辭爽利,又是常跟着東瑗的。她的話,盛修頤更加相信。

    大奶奶不想家裏人擔心。

    薔薇反而更加擔心:難道真的有事?又是看誠哥兒,又是留自己給世子爺傳話,怎麼都有些不吉利的意思。她看着東瑗,目露擔憂,正好和東瑗的目光撞個正着。

    東瑗眼波收斂,已經恢復了些許平靜。觸及薔薇擔心的眼眸,她目光頓時決定下來,微微一笑。

    薔薇的心口放佛鬆了些許。

    羅媽媽親手幫東瑗披了灰鼠緙絲披風,又幫她穿了木屐,讓她快些去。

    從靜攝院出來,有粗使婆子擡了軟轎,等着東瑗。

    盛府門口,早有備好的華蓋折羽流蘇馬車。停放片刻,馬車頂端便有薄薄一層積雪。鮮紅的流蘇穗子被雪打溼,更添豔麗。

    橘紅扶東瑗上了馬車,自己也跟着坐了進來,把一個盤螭銅手爐遞給了東瑗。又問東瑗是否冷。

    車廂夾壁有厚厚的氈絨,寒風無法吹入,又鋪了羊毛地毯,並不寒冷。

    東瑗手裏捧着銅手爐,更加感覺不到寒意,她如實道:“我不冷。”

    而後,車廂裏又靜謐下來,唯有馬車轅子滾動的聲音。

    “大奶奶!”橘紅一直沉思,猛然想起什麼,失聲喊道。

    東瑗也在想心事,突然被她一喊,嚇了一跳。她原本就精神緊繃,這樣毫無防備一喊,一個激靈,心都要從口裏跳出來。

    “怎麼了?”東瑗平復心緒,撫着胸口問她。

    “今日是不是皇后娘娘貴降的日子?”橘紅目露驚喜,問東瑗。她雖然不知道東瑗在害怕什麼,卻知道東瑗對皇后娘娘請她進宮的目的一直猜不透,正在擔驚受怕。

    橘紅在薛家也服侍了些日子。

    她最開始進薛家,就是在大夫人榮氏的院子裏當差,榮媽媽親自調教她們新進來的婢女。那時也是十月中下旬,具體的日子不太記得,卻也是個下雪天,大夫人讓榮媽媽去給良娣送生辰禮。

    那次橘紅和另外一個小丫頭當差,負責照看茶水。那小丫鬟毛手毛腳摔壞了一隻茶盅蓋子,榮媽媽就罰橘紅和那個小丫頭跪在雪地裏。

    橘紅清楚記得,漫天大雪紛飛,寒氣從膝蓋處冒上來,那個小丫頭嚇得偷偷啜泣。

    而後大夫人出來,對榮媽媽說,今日是良娣的生辰,就算替良娣積德,饒恕了這些小丫頭。還催着榮媽媽快些把良娣的生辰禮送去太子府。

    那時的薛良娣,就是今日的皇后娘娘。

    倘若是皇后娘娘的生辰,請了家裏姊妹前去,倒也說得通。東瑗聽着這話,也是微愣。

    她根本不知道皇后娘娘是什麼時候生辰。

    她到薛家的時候,皇后娘娘早就成了太子良娣。她幾乎沒怎麼見過那位堂姐。

    “是嗎?”東瑗反問。

    橘紅也拿不定主意,就把當年的事說了出來:“……年月太久了,我不記得具體是哪一日。可那時也像今日一樣,下着大雪,想來差不了……”

    東瑗細想,也覺得靠譜。元昌帝還病着,皇后娘娘自然不會大張旗鼓辦生辰宴。可是到生辰這日,請了家裏姊妹前去團聚,倒也可能。

    她的心彷彿鬆了幾分。

    沒有見到皇后娘娘,一切都還不能下結論,東瑗又是暗暗嘆氣。對於皇宮,她是不是有些杯弓蛇影?

    她從來沒有在那裏生活過,只是憑藉後世的影視作品,就判定那是個吃人的地方,是不是有些武斷?

    對於這個年代的女子而言,不管在哪裏都不得自由。

    隨着馬車緩慢前進,東瑗終於到了禁宮東華門。

    盛府的傭人和馬車被攔在東華門外,東瑗遞了名帖,乘坐禁宮的馬車,往皇后娘娘的坤寧宮去。

    馬車繞了片刻,東瑗一直靜靜坐着不敢動。

    等馬車停下來時,便有女官上前,攙扶了東瑗下了馬車。

    雪依舊在下,坤寧宮前的丹墀上一片雪白,把青灰色的地磚覆蓋。地上溼滑得厲害,哪怕是笨重的木屐也有些站不穩腳。

    東瑗小心翼翼攙扶着東瑗的手,緩步進了坤寧宮。

    這一刻,她慌亂的心莫名靜了下來。不管是皇后娘娘的生辰還是其他原因,她已經進宮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
    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