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209節 雪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209節 雪夜字體大小: A+
     

    光陰暗轉,轉瞬間到了十月中旬,東瑗的表兄韓乃華定親,明年八月迎娶柴家大小姐。

    柴家辦事果斷,定親不足一年就同意大婚,韓大太太高興至極。她不僅僅添了家裏的下人用度,亦大張旗鼓修葺院子。

    韓家以後要在京都住下來。

    東瑗去看韓大太太,韓大太太拉着她的手,把自己的計劃都說給東瑗聽:“從抱琴院那裏隔開,東邊我們住,西邊你二舅一家人住。東南角有出景色別緻的,修了小院,給老太太住。老太太最喜清淨……”

    語氣裏有種躊躇滿志。

    東瑗聽着,不由細細打量院子,心裏升起些許盼望。生活了這些多年,她真的把自己當成了薛東瑗,韓家也在她意識裏成了親人。聽說親人要來,那份期盼就油然而生。她問韓大太太:“外祖母也來麼?”

    韓大太太笑:“自然來的……”而後想起韓老太太身子一直不太好,不知道能不能經得起上京的顛簸,心裏擔憂起來。

    可這泄氣話不好在東瑗面前說。

    “我九歲的時候摔了一跤,很多事忘記了,小時候的事就記不太清楚。”東瑗道,“也不知外祖母如今是否健朗……”

    “老太太身子骨一直不太好。”韓大太太如實道,語氣裏有幾分擔憂。

    東瑗也擔心起來。

    到了十月十八那天,從早晨的細雨突然下了雪。

    這是京都的初雪,比往年晚了些。

    不到半個上午,地上、樹梢、屋脊已經白皚皚一片。

    靜攝院中的幾株臘梅便傲雪盛綻,滿庭院幽香四溢。

    天氣冷,誠哥兒每日從楨園到靜攝院來頗有不便,東瑗便把靜攝院的暖閣收拾出來,給誠哥兒住。

    誠哥兒身邊的管事媽媽依舊住在楨園,只有丫鬟竹桃和乳孃喬媽媽跟過來服侍。其餘的。都是東瑗這邊安排丫鬟婆子。

    盛修頤除了給太子講學,還監督太子騎射,偶爾也三兩好友相聚,白天幾乎不回內院。晚夕回來。抱着誠哥兒逗趣,有時也喊了長子盛樂郝到跟前說話,跟東瑗的交流反而越來越少。

    而下雪這日,卻意外回來得很早。

    他先去給盛夫人請安。

    來安卻吩咐小廝們擡了壇酒回來。

    東瑗有些吃驚,問這事誰家送的。

    來安道:“世子爺從天醪酒坊買的,叫小的擡進來。”

    東瑗不知何意。既然送了進來,東瑗打發了小廝賞錢。就讓粗使的丫鬟婆子們把酒罈擡進了小廚房。

    盛修頤回來,兩鬢落滿了皚皚白雪。

    東瑗服侍他更衣,就問了他那酒。

    盛修頤接過東瑗遞過來的溫熱帕子擦臉,笑道:“今日不是初雪?那是青梅酒,酸甜可口,很有有名,我特意買回來給你喝的。”

    下雪天賞梅飲酒,頗有詩意。

    東瑗心裏頓時暖融融的。她笑着道謝。讓人去把酒溫了。

    誠哥兒吃了奶早早睡下,東瑗就讓小丫鬟去折了幾株臘梅回來,插在汝窯梅瓶裏。擺在內室臨窗大炕上旁。她自己又折了幾枝,擺在窗臺上。

    內室裏頓時暗香浮動。

    丫鬟們擺了下酒的小菜,又把溫熱的酒罈擱在一旁,全部退了下去。

    東瑗撩起一角的防寒簾幕,推了半扇窗子,寒意緩慢席捲而來。

    盛修頤進來,坐在東瑗對面,東瑗親自替他斟酒。

    “今日怎麼如此雅興?”她自己亦飲了半盞,笑着問盛修頤。

    下了整日的雪,窗外地上積了厚厚一層。映得天地間明晃晃的。屋內燭火雖然很幽淡,盛修頤依舊可以看到東瑗那穠麗的臉。

    他笑容便從眼底盪開:“什麼雅興?路過酒坊,聞到了酒香,就想起青梅酒好喝。怎樣,名不虛傳吧?”

    東瑗又抿了一口,雖然酸甜。可不掩酒的辛辣。緩緩入喉後,纔有醇厚的香甜泛起。

    “好喝……”她讚賞。

    盛修頤瞧着她的神態,忍不住哈哈笑起來。

    兩人聊着瑣事,一盞盞@?酒入腹,東瑗漸漸不濟。她臉上燥熱起來,火燒般倒也感覺不到寒意。心跳得有些快,捧住酒盞的手開始微抖,她知道自己快醉了,就不想再喝。

    盛修頤卻又給她斟了半盞。

    東瑗推給盛修頤,舌頭有些大:“……不行了。你喝吧。”

    兩頰生煙的嫵媚,撩撥得盛修頤心頭微動,身子很誠實的有了反應。他見東瑗支肘在炕几上,半縷青絲微落的嬌態,喉結滾動。

    “真不頂用。”他笑着站起身,走到東瑗這邊,將她摟在懷裏。混合着酒香的女子體香更加誘人,盛修頤心頭又是一激。

    東瑗斜倚在他懷裏,把自己的酒盞替給他,笑道:“你喝了吧,倒了可惜。這酒味道不錯……”

    盛修頤啼笑皆非,她不過飲了兩盞就醉的不成樣子,還敢做主品酒高手的姿態。

    他接過東瑗手裏的酒盞,想往口中送,卻見她紅脣輕啓,別樣勾魂奪魄。酒盞就不由自主滾落在一旁,盛修頤俯身攫住了東瑗的脣。

    突如其來的深吻讓東瑗矇住。

    他添咬着東瑗的脣,緩慢撬開貝齒,舌尖在她口中逗弄。東瑗有些窒息,不住想後退,盛修頤卻步步緊逼,最終將她的身子壓在炕上,脣卻依舊不曾離開。

    舌頭挑逗着東瑗,他的手便沿着纖柔腰際上游,隔着衣衫撫摸東瑗。

    隔着厚厚的裘襖,摸不到肌膚的柔滑。

    盛修頤的脣終於離開,東瑗終於有了喘息的機會,她大口大口喘氣,因爲憋氣而雙頰更加豔紅。還沒有等她回神,盛修頤已經解開了她裘襖的衣襟。單薄的中衣難抵酷寒,東瑗身子微顫。

    盛修頤將中衣褪去,纔將她的身子從裘襖裏撥出來,蔥綠色的肚兜越發撩人。他快速褪了自己的衣裳,讓東瑗半坐在自己懷裏,一雙帶着薄繭的手從肚兜底下伸了進去。

    手有些涼,東瑗驚叫一聲。

    當這雙微涼又粗糲的手撫上了她的玉|乳,東瑗感覺一陣激流在四肢百骸盪開。她尚未從中回味過來,又酸又麻的感覺又從胸口傳來。

    盛修頤用力揉搓着她的嬌乳。

    東瑗不由喘氣起來,下體似乎有什麼熱浪在翻滾,緩緩在小腹處騰起。她咬緊了牙關,卻被盛修頤的攻擊弄得難以忍受。

    “好疼……”東瑗低呼,“你輕一點……”

    盛修頤這樣蹂躪她的乳|房,讓東瑗有種承受不住的感覺。她從未經歷這種粗暴的對待。

    盛修頤卻不顧,一把扯開了肚兜,將她那玉峯頂端那枚紅豔豔的果子含在口中,又是吮吸又是輕咬,另一隻手揉捏着另外一個嬌乳。

    東瑗放佛被丟在油鍋裏,全身沸騰般的煎熬,那種熊熊燃燒的欲|望她也是第一次經歷,不由大口大口喘氣,口中胡亂喊着“天和”,手指陷入了他結實的肩頭。

    盛修頤一隻手蹂躪着乳房,另一隻手卻向下探去。東瑗茂密的叢林早已溼漉漉的,他微笑,找到了那花蕊,輕輕揉搓着。

    東瑗猛然顫慄,她的身子瑟瑟,頭不由擺動,來遏制這種燃燒般的沸騰。腦海裏似煙火夜空,絢麗奪目,反而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直到那碩|大入侵,被填滿的充實感讓她緩緩吸了口氣。

    “阿瑗……”盛修頤雙手緊握她的纖腰,將自己的炙熱堅挺送入她的體內,感受着她的溫熱,而後才緩慢抽|插。

    漸漸感覺到她呼吸越來越重,盛修頤的抽|插也越來越激烈,似狂風暴雨般席捲着,波浪拍案的聲音充盈着東瑗的耳朵。

    她又酸又麻,被頂到花心,就有一種被拋上高空的錯覺。當退下時,她又有跌入低谷的錯覺。

    隨着他抽|送的節奏越來越快,東瑗終於忍不住,呻|吟出來。她身子一顫,一股暖流傾瀉,打在盛修頤那碩|大的雲頭,讓他也微顫。

    他停下來,忍住了釋放的慾望。

    看着東瑗目光迷離癱軟下去,盛修頤撤了出來,將她翻過身子,讓她伏在炕几上。

    東瑗身子無力,想反抗,卻沒有反抗的能力。

    炙熱從身後滑進幽徑裏,更加深入緊緻,盛修頤舒了口氣。

    他抽送着自己的欲|望,卻見東瑗緩緩攤下去。盛修頤無法,鬆開了她的腰,俯身將她的雙|乳擒住,又是一番揉搓。

    這場歡愉什麼時候結束的,東瑗不是很清楚。

    她再次清醒過來,已經是次日早晨。

    昨夜醉酒,她頭疼得厲害,又口渴的緊,喊丫鬟進來服侍她。盛修頤卻先醒了,披衣下牀從暖壺裏倒水給她,還問她:“可有不舒服?”

    想起昨晚的事,東瑗心裏又羞又氣,撇了臉不理他。

    吃了早飯,兩人去給盛夫人問安。外頭依舊是鵝毛大雪紛飛,盛修頤和東瑗共撐一柄傘,兩人並肩而行。

    東瑗就低聲道:“你昨晚是不是早有預謀?”

    盛修頤一臉無辜的反問:“昨晚怎麼了?”

    東瑗語結,恨恨瞪了他一眼。盛修頤這才暗爽的笑起來。

    兩人緩步去了元陽閣,說了會兒話,盛修頤去太子府講課,東瑗陪盛夫人閒話家常。

    林久福卻跑了進來,稟東瑗和盛夫人:“宮裏降了懿旨,請大奶奶接旨。”

    東瑗心口猛跳,暗猜到底何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
    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