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207節 拒絕(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207節 拒絕(3)字體大小: A+
     

    盛夫人的胃疼是舊疾復發,盛修頤並沒有太多擔心。

    他晚夕從太子府回來,先去元陽閣給盛夫人問安,而後就回了靜攝院。

    東瑗把林二姨娘想出去的事說給了他聽,道:“……她和林大姨娘是同胞姊妹,祭拜無可厚非。可她要出去莊子上祭拜,我心裏總覺有事,就沒有同意。不會讓爹爹難做吧?”

    盛修頤眉頭微擰,思量了一瞬,淡淡笑道:“你是照規矩辦事,爹爹有何爲難的?”

    東瑗不由想起在元陽閣時那些奇怪的思緒,心頭微動,話就脫口而出:“自有爲難。你不是感同身受?”

    盛修頤正在想林二姨娘要出門有何蹊蹺之事,倏然聽到東瑗這樣一句滿含調侃的話,不禁擡眸看她。她臉上雖帶着狡黠的笑意,可眼波閃動,似乎在試探着什麼。

    他不由心裏暗思,最近家裏還有旁的事情不成?

    他看了眼東瑗。

    東瑗正懊悔自己失言,被盛修頤平靜似墨濯石般眼眸一掃,她臉頰微燙,微笑着垂首,避開盛修頤的目光。

    盛修頤起身,坐到她身邊的炕上,柔聲問她:“最近姨娘們可有不安分的?”

    果真是誤會了。

    東瑗很想扇自己一個大嘴巴,那句怨氣十足的話,她說出來真的是毫無根據的無理取鬧,無緣無故自己胡思亂想也夠了,偏偏還脫口說了出來。盛修頤又是個心細如髮的男子,他自會留意到東瑗情緒的變化與語氣裏的不愉。

    這…….應該如何解釋?

    東瑗眼底便有了幾分慚愧。

    她笑道:“沒有,她們都很好……”然後就喊了薔薇進來服侍。起身去了淨房盥沐。

    盛修頤望着她的背影,疑惑的蹙了蹙眉。

    東瑗從淨房出來,盛修頤纔去洗漱。等他回來,東瑗坐在臨窗大炕上看賬本。她面前沒有算盤。就是拿着賬本翻來翻去打發時光。

    盛修頤見她秀眉輕擰,難得一見的悶悶不樂,心裏不免又是擔憂:到底發生了何事?

    臨睡前他又問了一遍:“你可是有心事?”

    東瑗就躲閃着回道:“真沒事……”語氣很心虛。怕盛修頤再追問下去。

    盛修頤越發不解。

    可東瑗不願說,他也不好強求,摟了她的腰,在她耳邊喃喃道:“倘若有爲難之事,告訴我一聲。”

    東瑗就含混應了聲好。

    次日盛修頤回府,盛夫人的病也好得差不多,東瑗也恢復了從前模樣。好似真的什麼都不曾發生。他擔心了一天的心,這才放回原處。

    ——————

    楊二夫人慾招韓乃華爲婿,在東瑗和盛夫人這裏碰壁之後,又去了薛家。

    大夫人忙着遷府之事,又因爲楊家是五夫人的孃家。不想插手,委婉拒絕了楊二夫人。

    楊二夫人一張巧嘴,又求到三奶奶蔡氏那裏。三奶奶蔡氏如今是世子夫人,她雖然年輕,可出面也頗有分量。

    三奶奶跟三少爺薛華軒在四川多年,處事不及家裏其他妯娌圓滑,爲人實在些。楊二夫人又是出了名的能言善道,三奶奶年輕面薄,架不住她左右相求。好話說盡,居然就答應了去探探口風。

    當初,三奶奶嫁到薛家沒三個月就跟着三少爺去了四川,家裏人對她亦不甚瞭解,不知道她是個怎樣的脾氣秉性,都不好貿然親近。更加不好直接去告訴她別管五夫人孃家的事。

    要是直接說了出來,就有挑撥離間之嫌。

    老夫人最恨家裏的妯娌小姑之間內鬥,薛家的女眷們也是謹慎慣了的。

    要是三奶奶是五夫人那種性格,說不定轉臉就把旁人告誡她的話說給五夫人聽。

    薛家的女人在薛老夫人手下久了,個個不願意出風頭去惹人嫌。

    大夫人有心教導三奶奶,怎奈她自己最近忙得不可開交,抽不出空兒;而楊二夫人下手又太快了。再者三奶奶是侄兒媳婦,不是自己的兒媳婦,隔了一層,亦不好說在太明顯。

    三奶奶跟韓家也算親戚,她爲人又實在,次日就親自去問了韓大太太。

    “是五嬸的孃家,建衡伯楊家,也算百年望族。楊家四小姐閨名薇,我也見過幾次,長得標緻,言行舉止溫婉大方,性子也和順……”三奶奶把楊二夫人的意見透露給韓大太太后,也順口幫着說了幾句好話。

    韓大太太臉色頓時不好看。

    她礙於三奶奶是鎮顯侯世子夫人,不好發作,只是笑容微淡問了句:“楊家怎麼想着和我們家結親?聽說當年你們家五夫人可不喜歡瑗姐兒。我們家老太太聽說了五夫人對瑗姐兒不好,氣的不輕呢……”

    三奶奶雖然實在,卻也不笨,聽着這口氣,再瞧韓大太太不自然的笑容,瞬間明白自己辦了怎樣的糊塗事。

    她訕訕笑了笑:“舅母,我纔回京都,也不太懂事。楊家二夫人磨得緊,倘若我說錯了什麼,您可別往心裏去。”

    認錯很真誠。

    韓大太太也不拿喬,心裏一口氣也順過來,笑着拉了三奶奶的手,道:“哪裏話?你惦記着替乃華說親,舅母心裏感激還來不及,豈有說錯之理?只是這楊家……”

    她頓了頓,嘆了口氣才道:“雖然乃華在京都,離老太太遠着。可乃華的親事,定是要先告知老太太的。我們家的事,你也是聽說過的。老太太對三孃的死,一直耿耿於懷。後聽說繼母楊氏對瑗姐兒不好,老太太氣得罵了好幾回。我們家離得遠,也不能替瑗姐兒做主。雖說一碼事歸一碼事,可叫人心裏怎麼痛快?哪怕楊家再顯赫。我們韓家也攀不得他們這門親事的。”

    三奶奶聽着,連連頷首。

    回去的路上,她卻爲難起來。

    她應該怎麼回楊二夫人?就說韓大太太因爲薛家五夫人對東瑗不好,所以不想和楊家沾親帶故?

    這種說法。多少有些小家子氣。

    三奶奶不夠精明,卻也明白些事理。

    韓大太太不想和楊家結親是真的,可這個理由卻只是其中一部分。

    她想了很多。仍是不知該如何去回覆,懊惱着不該着了楊家二夫人的道,去辦這件事。

    回了鎮顯侯府,三奶奶先去給老夫人請安。

    老夫人笑眯眯問她去了哪裏。

    三奶奶也不敢瞞着,一股腦兒把楊二夫人求她的話、韓大太太的態度等,都告訴了老夫人,放佛孝子訴說委屈似的。

    老夫人瞧着這孫兒媳婦。覺得她有些像三夫人,爲人實在,心裏算計太少,心裏既喜歡也着急。

    爲人誠實是種美德,老夫人也很喜歡。

    可三奶奶將來要掌管整個鎮顯侯府。她不能太過於實在。就像鋼條,過剛易折。

    老夫人讓她坐到自己身邊,斂了一向和藹的笑容,遣了滿屋子服侍的人,才問她:“這件事,你是怎麼想的?”

    三奶奶對老夫人向來敬畏,一聽老夫人讓她說說對韓大太太拒絕楊家親事的看法,她心裏忐忑起來,猶豫半晌。支吾着道:“想不出來。楊家是太祖時就封了爵的清貴高門,薇姐兒人品樣貌皆出衆。舅母是見過薇姐兒的,應是門好親事……可舅母卻說五嬸和九姑奶奶的話,來拒絕楊家,我不太懂……”

    老夫人淡淡笑了笑,道:“楊家門第的確不差。韓家從前在京都有些聲望。可到了韓尚書這輩,也敗得差不多。而後又是十幾年離京,不跟衆人來往,現在的韓家,若是和楊家結親,的確是高攀,舅母應該不會拒絕……”

    三奶奶連連頷首:“我當時也是如此想的,才應了楊家二夫人,去舅母那裏問問……”

    “可舅母想也不想就拒絕了,是不是?”老夫人眼眸帶笑,望着三奶奶。

    三奶奶驚歎老夫人料事如神,又是連忙點頭,一臉苦惱困惑的模樣,似個孩子般。

    老夫人忍俊不禁。

    “乃華那孩子長得好,學問、教養都好。”老夫人斂了笑,分析給三奶奶聽,“又是今年的新科榜眼,皇帝器重的少年進士。任誰見了都喜歡幾分。韓大太太心裏清楚,她的兒子尚公主都不爲過。韓家門第落寞得厲害,乃華兄弟要想立足,就等於重新打下一片天下…….權勢,才能讓乃華兄弟以後的官途順暢。楊家門第高,可楊家如今無實權,是入不了韓大太太的眼。這些話,她豈會明着告訴你?”

    三奶奶如夢初醒。

    她怔怔望着老夫人,半晌才喃喃道:“祖母,您外頭的事都清楚……”語氣裏既佩服又羨慕。

    老夫人無奈笑了笑,拍了拍她的手:“傻孩子,這哪裏是外頭的事?這就是裏頭的事。你纔來京都,走動得少,知道的事也少,自然想不通。以後若是有事拿不定主意,先問問你大伯母。”

    而後想了想,又道,“你總是呆在家裏不成。明日我和你大伯母說,叫她事事帶着你,和你大嫂一樣,處處跟着你大伯母學學……”

    三奶奶道是。

    老夫人又叮囑她:“韓家的事,你就照舅母說的,告訴楊家二夫人……”

    三奶奶錯愕。就那樣直接說?那樣說,不是得罪了楊家麼?

    “那楊家二夫人會不會心裏記恨舅母?”三奶奶輕聲問。

    老夫人笑起來:“舅母就是這樣告訴你的,她都不怕得罪楊家,你怕什麼?傻孩子,你不直接說,將來乃華訂了親,楊家還怪你,你要替韓家受過麼?不要怕得罪人。不得罪幾個不知進退的,旁人就會以爲你軟弱好欺”(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
    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