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206節 拒絕(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206節 拒絕(2)字體大小: A+
     

    林二姨娘花信年華,頭戴翠羽嵌米珠鏤空花簪,身穿鬆綠色如意雲紋褙子,身姿纖柔婀娜。她美眸噙霧,柳眉微蹙,進屋先給盛夫人請安,而後聲音細柔問:“聽說夫人舊疾復發,賤妾心裏十分不安。夫人現在可好些了?”

    林二姨娘弱柳扶風的嬌媚,水靈瓷白的肌膚,楚楚動人的風情,是個很標緻的美人。和她一比,盛夫人十分蒼老。這種蒼老,令東瑗眼裏有些刺痛。

    好年輕的妾室,好蒼老的正妻。

    再有手段,再有恩情,亦抵不住歲月的消磨吧?還有什麼比時間奪走了肌膚的嬌嫩,在臉上留下斑駁皺紋更加無情?

    東瑗看着這林二姨娘,再看盛夫人,陡然心裏一個激靈。雖然跟她的婚姻無關,她仍是呼吸有些窒悶。

    她不由自主想起了二十年後的自己。

    二十年後的薛東瑗,會不會也被這樣的一個絕對年輕的女人比下去?

    假如當初她哪裏錯了一步,她進宮成爲元昌帝的妃子,也許十年、也許三年兩載,她就可以看到比自己更出衆的佳麗充盈着元昌帝的視線,取代她的地位。就像她進宮,取代別的妃子的地位一樣。

    嫁入盛家,成了盛修頤的繼室,也許將來也有人取代她,可她的處境和地位不會太糟糕。她已經有了兒子,有了這個家族的肯定。

    如此一想,就算被比下去,東瑗的生活也不是最糟糕的。

    這樣想着。自己總算不是最壞的結果,東瑗的呼吸順暢了幾分。

    這些念頭瞬間進入東瑗的思緒,讓她猝不及防。她不知道爲何,看到公公的小妾會想起這麼多事。會有這麼悲觀的預計。

    定了定心神,東瑗聽到盛夫人聲音疲憊對林二姨娘道:“……不過是舊疾,太醫瞧過了。已經無事。大奶奶在這裏照顧,你先回去吧。”

    林二姨娘起身,給東瑗行禮,道:“辛苦大奶奶了。”

    東瑗淺淺笑了笑。

    林二姨娘並沒有離開,她垂首立在盛夫人牀邊,想了想,給盛夫人跪下。聲音微哽:“夫人,賤妾有件事……賤妾不知是否當講……”

    盛夫人有些煩躁闔眼假寐,向牀裏面側過身子。她的態度很明顯,不想聽。

    林二姨娘話就堵在脣邊。

    東瑗會意,對林二姨娘道:“夫人身子不舒服。姨娘有什麼話,過幾日再來稟吧。”

    林二姨娘就擡眸,悲切看着東瑗,眸光喊着深深的祈求。她那美眸裏倒映着東瑗似花般穠豔的臉龐。薛東瑗明明是少女般的嬌豔,眼神卻帶了精明透徹,令人無處遁形。

    林二姨娘知道,東瑗不喜歡她。

    她心裏慌了一陣,隨即又鎮定下來,目光變得更加悲切。

    東瑗已經撇開眼不看她。

    屋子裏遽然靜下來。靜的連林二姨娘細微的哽咽都如此清晰。

    盛夫人半晌才睜眼,靜靜看了眼林二姨娘,道:“如今是大奶奶管家,你不管有什麼事,先稟了大奶奶。大奶奶自會替你做主。”

    東瑗轉頤看了眼盛夫人,發現她又闔眼休息。

    東瑗只得低聲道是。替盛夫人夜了掖被角。盛夫人沒有睜眼,聲音細弱對東瑗道:“你也去吧,也不早了,回去歇了吧。”

    “娘,我先回去了,明早再來看您。”東瑗輕聲道。

    盛夫人輕輕嗯了一聲。

    林二姨娘也給盛夫人行禮,跟在東瑗身後,從元陽閣出來。

    東瑗走到盛夫人的東次間,坐定後,讓丫鬟搬了錦杌給林二姨娘坐。兩人坐定,東瑗才問她到底何事。

    “……明日是大姨娘的忌日,賤妾想替她燒些紙錢,拜祭她一回,也算……也算成全了姊妹之情。”林二姨娘聲音不由哽咽起來,而後想起東瑗對她的不友善,又急忙斂了哭腔。

    林大姨娘當初只是說病死了,沒有別的事,到了她的忌日,祭拜也無所謂的。雖然她沒有留下子嗣,卻也是盛昌侯的良妾,她的牌位是擺在盛家祖祠的。

    東瑗見只是這件事,也很爽快道:“既這樣,明日叫管事的媽媽拿些紙錢給姨娘,姨娘去家祠裏祭拜一番。”

    林二姨娘卻頓了頓。

    她起身,跪在東瑗面前,身子伏在地上,低低哭起來:“大奶奶的大恩大德,賤妾沒齒難忘!賤妾自從進了盛家的門,對侯爺、夫人、世子爺和大奶奶從未有過二心,多謝大奶奶擡舉,允許賤妾替大姨娘祭拜……只是…….”

    說了這麼多好話,一句只是,便全盤否定了。

    東瑗眼梢有了些許冷意。

    她的手靜靜扶在炕几上,等着林二姨娘的後話。

    “……只是,賤妾還斗膽求大奶奶恩典,允許賤妾去大姨娘離世的莊子上祭拜……賤妾和大姨娘同胞而生,自幼心神相通。當初大姨娘不好了,賤妾那幾日也不舒服。這話滿屋子服侍的人都知道,賤妾不敢滿口胡話欺瞞大奶奶。這幾日,賤妾又不舒服,時常夢到大姨娘。她總說想念賤妾,想見見賤妾。大奶奶,賤妾還想留着殘軀,服侍侯爺、夫人,服侍大奶奶,賤妾不想死……賤妾想着去莊子上瞧瞧,就算…….就算成全了大姨娘相見賤妾之心……”林二姨娘磕頭,已經忍不住哭起來,卻吐字清晰。

    說得這麼嚴重,還真的叫人不忍拒絕。

    只是,爲何要去莊子上?東瑗頗爲不解,莊子上到底有什麼事?

    她一個養在盛府深宅的姨娘,又是從西北帶回來的,兄弟姐妹皆不在盛京,她要出去做什麼?

    東瑗疑惑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纖柔身影,眸光變幻。她心裏快速轉着,卻喊了盛夫人身邊的兩個大丫鬟:“扶姨娘起來……”

    兩個大丫鬟去攙扶林二姨娘。

    林二姨娘卻爬到東瑗腳邊,不肯起身,低低哭泣哀求:“大奶奶……求您成全。”

    東瑗沒有再推開她,只是聲音平和道:“不行。”

    林二姨娘錯愕,猛然擡眸看着東瑗。她滿臉淚痕,更添嬌弱風姿,正是女子如月滿盈的鼎盛年華,自有嫵媚從眉梢傾瀉。

    她望着東瑗那平和不變的眉眼,以爲自己聽錯了,怔怔呢喃:“……大奶奶……”

    “不行。”東瑗重複道,聲音比剛纔更加沉穩平和,“姨娘,沒有這樣的規矩,家裏的規矩都是侯爺定的,姨娘是不能出門的,更別說去莊子上。姨娘問這話,讓我爲難了。”

    林二姨娘放佛被電擊中,身子僵住。

    不行……

    就這樣說,不行!

    她全面鋪墊了那麼多的理由,薛東瑗想都不想,直接說不行。林二姨娘驚呆住。她放佛從薛東瑗那平和又穠麗的臉上,看到了另外一個影子:盛昌侯。

    盛昌侯拒絕的時候,從來都是這般果決。

    林二姨娘還在愣神,東瑗已經起身,道:“起更了,我院子裏還有事,先回去了。姨娘請便吧,明日管事的媽媽會送紙錢給姨娘,倘若姨娘還想祭拜,去家祠也是一樣的。”

    她繞開林二姨娘,起身走了出去。

    盛夫人的大丫鬟香櫞一直在旁邊服侍,她也替東瑗捏了把汗。聽到東瑗說不行的乾脆,香櫞胸腔的一口氣猛然舒了出來。

    這個大奶奶,令人覺得快意。

    雖然鐵面無私了些,可香櫞就是覺得心裏很痛快。

    林二姨娘呆在那裏,半晌才起身,由她的丫鬟攙扶着,足下虛浮回了她的院子。她耳邊一直迴盪着大奶奶那句不行。

    “不行”這兩個字清晰短促,林二姨娘耳畔嗡嗡作響。

    她該怎麼辦?她已經絞盡腦汁,想盡了法子,纔等到這麼一個機會。林二姨娘心裏十分清楚,倘若她跟盛昌侯說,盛昌侯絕對會拒絕她;她跟盛夫人說,盛夫人亦會道:這件事我要問問侯爺。

    就等於就推給了盛昌侯。

    林二姨娘沒有機會。

    好不容易等到了盛夫人生病,她沒有精力管這件事,肯定會交給新近管家的大奶奶。而大奶奶又是年輕媳婦,行事自然會和軟些。

    林二姨娘打定了主意和大奶奶軟磨硬泡,定要得到大奶奶的首肯。

    大奶奶才管家,可能並不想得罪人。她又年輕,才十五歲的小姑娘,多說些觸動人心的話,讓大奶奶可憐她,又吹捧大奶奶一番,大奶奶自然會頷首。

    只要大奶奶點頭,盛昌侯大約不會駁了大奶奶的話。

    大奶奶才管家,倘若她這件事盛昌侯就駁回,大奶奶以後還有什麼威信?

    家裏的一切,林二姨娘都看在眼裏,她算準了這是個契機。就算這次不成,至少讓她知道,大奶奶這裏是個突破口,下次還有機會。

    她萬萬沒有想到,大奶奶居然會這樣回答她:不行!

    林二姨娘又想起了大奶奶院子裏的陶姨娘,那個死去二少爺的生母。二少爺去世,世子爺也很傷心,做下人和做姨娘的都以爲,陶姨娘又有機會了。世子爺對二少爺的不捨,就是陶姨娘的機會。

    可最後呢,二少爺纔出殯,陶姨娘就被送到莊子上。

    林二姨娘聽說了很多傳聞,衆多猜測。如今她才明白:這肯定也是大奶奶在搗鬼。

    那個女人長着一張傾國穠麗的臉,卻藏了這麼一顆狠毒的心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
    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