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194節 升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194節 升官字體大小: A+
     

    東瑗端了醒酒湯,擱在盛修頤面前的炕几上,轉身要走。

    盛修頤一把攥住了她的手,把她拉到自己懷裏,低笑道:“你餵我喝。”

    東瑗不說話,掙扎着要起身。

    盛修頤不放手,笑着箍住她。

    “放手,不然怎麼喂?”東瑗道,聲音沒有一絲起伏。

    盛修頤這才放了手。

    東瑗倒也沒有耍賴,端了醒酒湯,坐在他身邊,用湯勺一勺一勺喂着他。她表情依舊清冷,低垂着眼簾不看盛修頤。

    盛修頤就着她的手,把一碗醒酒湯喝了。而後倒也沒有繼續爲難東瑗,自己端了茶水漱口。

    東瑗喊了外間服侍的丫鬟把碗碟撤下去,重新上了熱茶。而她自己,依舊回到梳妝檯旁邊的鋪着墨綠色彈墨椅袱的太師椅上坐了,手裏拿着盛修頤時常擱在枕邊的書看。

    盛修頤頓了頓,起身坐到她身邊的太師椅上,托腮望着她。

    東瑗眼睛不離書,依舊不理他。

    “還生氣呢?”他將她手裏的書奪了,笑道,“睡覺吧。燈下看書,眼睛容易熬壞了。”

    東瑗就放了書,起身上牀。

    盛修頤吹了燭火,拿了盞明角宮燈放在牀的內側,才放了幔帳。

    他把見東瑗側身背對他,就從她的身後摟住了她的腰肢,把自己的身子貼着她柔軟的身軀。

    東瑗一動不動。

    若是平常,她是要喊熱的。

    “今日是我不對。鬧得太過分……”盛修頤語氣裏並無愧意,似調情般低喃,輕咬她的耳垂,手摩挲着她腰肢的肌膚。隔着薄薄的中衣,他掌心的溫度能滲透到東瑗身上。

    東瑗依舊不說話。

    盛修頤就舔舐她的後頸,或吮|吸,或輕咬。弄得東瑗身子微顫,酥酥麻麻的感覺在四肢百骸流竄。她終於忍不住要躲,盛修頤卻緊緊圈住她。讓她無處可逃。

    “盛天和!”東瑗忍無可忍,低聲怒道,“你再不放手。我這輩子不和你說話。”話說出口,又覺得自己像個小孩子一樣賭氣,沒什麼水平。思及此,東瑗更是氣悶。

    她着實想不出其他的狠話。

    盛修頤果然停了下來。

    東瑗一口氣尚未舒出來,他卻翻身,將她壓在身下。雖然瘦了很多,依舊很重,東瑗肺裏的空氣都要被擠出來,她頓感呼吸急促。

    “阿瑗,你知道祖父今天和我說什麼了?”他望着身下蹙眉的東瑗。眼眸深邃明亮,似天邊的繁星般灼目。

    “說了什麼?”東瑗下意識反問。她也很想知道祖父要和盛修頤說什麼話。

    “祖父說,讓我給太子做老師。”盛修頤俯身,在東瑗耳邊喃喃道。

    東瑗微愣。

    她對歷史不是很瞭解,卻也略懂皮毛。從那些皮毛的知識裏。東瑗知道古時的讀書人,他們的最高理想並不是做皇帝,而是做帝師,代天傳道,把自己的理念和知識傳授給天子。

    這是最讀書人的最高嘉獎,甚至比中了狀元還要高興。

    祖父讓盛修頤做太子的老師。將來就是皇帝的老師。他可能會成爲天子的近臣、寵臣,成爲朝廷最實權者之一。

    可盛修頤也是三皇子的舅舅。

    大約只有祖父,纔有這樣的膽量和魄力,讓盛修頤出任太子的老師吧。

    “你答應了嗎?”東瑗也顧不得生氣,問他。

    他道:“答應了。祖父對我說,我不僅僅是最好的人選,也是唯一的人選……”說罷,他的聲音裏充滿了感慨。

    原來薛老侯爺是這樣勸說盛修頤的。

    東瑗想着他這些年的隱忍,終於可以一展宏圖,既心酸也歡喜,忍不住伸手反摟住了他的腰,低喃道:“這樣很好啊……”

    盛修頤就笑,吻了吻她的面頰。

    他而後問:“你還生氣嗎?”

    東瑗又是一愣,才推他,從他身子底下滑了出去,滾到了牀的內側躺下,背對着他:“還氣着呢。”

    盛修頤忍不住笑,湊近她道:“你想要怎樣出氣?隨你就行。只要別不和我說話…….”

    東瑗自己也想笑。

    可想起他在馬車上做的那混賬事,就忍住了。他說得對,夫妻間生氣,不說話冷戰並不利於解決問題。

    她翻身坐起來,對盛修頤道:“你起來,坐好。”

    盛修頤笑個不停,卻聽話坐了起來,盤腿坐在她對面,用手支着腿,托腮聽着她說話。

    東瑗正了臉色:“你嚴肅點!坐好了。”

    盛修頤咳了咳,斂了笑意,端正坐着。可又忍不住,脣邊有弧度輕揚。

    “盛天和,你今日真混賬。”東瑗嚴肅道,“你保證,下次不再犯渾,不再做出那等事!”

    盛修頤故意問:“哪等事?”

    東瑗氣結,臉沉了下去,盛修頤才忙道:“好好好,我保證。下次不在馬車上.......阿瑗,在馬車上,你不快樂嗎?”

    他的聲音越說越曖昧。

    東瑗氣的急起來,一時間不知如何是好,抓起手邊的枕頭就砸他:“你還說!認錯會不會,認錯會不會!”

    “會,會!”盛修頤又是笑,搶下她手裏的枕頭,捉住了她纖柔的手腕,笑道,“好好說話。我認錯,今日我混賬。”

    “永不再犯。”東瑗氣哄哄補充道。

    盛修頤壞笑:“永不再犯。”

    東瑗瞧着他神態裏有戲謔,又是氣又是羞,臉漲得通紅,道:“娘讓人直接把馬車趕到內院,心裏是怎麼想咱們的?我明日去給娘請安,怎麼見人?這還是好的,我死咬牙不承認也能遮掩過去。倘若方纔在門口時,娘非要喊我下車,我怎麼辦?娘和二弟妹看到我的樣子,我還活不活了!”

    說着,胸膛一陣氣悶。

    他倒是好了,圖一時受用,惹得她不知該如何善後。事後,東瑗頭髮凌散,快到盛府門口時,自己穿了衣裳,急急綰了低髻,心裏想了千萬個藉口,卻也感覺都沒有說服力。

    別人一眼就會往那方面想啊。要是二奶奶或者婆婆一個狐疑的眼神,東瑗不敢保證自己不會當場臉紅。她要是一臉紅,什麼都瞞不住。

    到了盛府門口,她真想直接裝死,也不敢下車。

    結果,她真的裝死了。

    幸會婆婆體恤,馬車直接到了靜攝院門口,東瑗才鬆了一口氣。那一刻,眼淚真的快要掉下來。

    盛修頤平日裏也挺有分寸的一個人,怎麼今日就…….

    她越想,心裏越氣,眼淚就在眼眶裏打轉。

    看着她欲哭的模樣,嬌軟可人,盛修頤的心彷彿被擊中。他懊惱起來,心裏也真的有了悔意,將東瑗摟在懷裏,低聲哄她:“我錯了阿瑗,以後不再犯渾。別哭…….”

    東瑗原本也沒打算哭。可他好不好的一句別哭,居然像催淚彈似的,她眼睛一澀,眼淚就止不住簌簌落下。

    她狠狠捶了他幾下,才倚在他懷裏。

    盛修頤伸手從牀榻的錦盒裏拿了帕子給她拭淚。

    爲何會在馬車上那般失態?盛修頤回憶起來,當時他見東瑗吃了酒,臉色紅潤,脣色鮮豔,心裏忍不住想吻吻她的脣,嚐嚐她的滋味。他就想吻她而已。

    馬車一開動,她一下子跌進了他的懷裏,軟若無骨的嬌軀有陣陣幽香,刺激着盛修頤。他心裏的欲|望那個瞬間纔起來。

    他的吻變得激烈。

    她卻不停掙扎,越是那樣,越是勾火。他又是半醉之下,腦袋裏是麻木的,除了想着她,旁的什麼都顧不上了。

    手碰觸到她的肌膚,他的欲|念就變得無比強悍,再也不能被理智撼動。

    後面的事,就水到渠成了。

    “以後若是再犯呢?”東瑗抹了淚,擡眸問他。眼睛被淚水洗過,烏黑的眸子亮晶晶的,似寶石般閃耀。

    盛修頤身子裏有股燥熱在亂竄。

    他喉結滾動,頓了頓才道:“任你處置。”

    東瑗問:“可以跪洗衣板嗎?”

    盛修頤不解,回眸看她。

    她就連帶比劃把洗衣板的段子說給他聽。

    盛修頤臉微黑,猛然將她壓下:“男兒膝下有黃金,你想什麼呢?”

    東瑗也覺得,這個年代的男人跪搓衣板不現實。她微微蹙眉,想了半晌,還是不知該如何處理他,盛修頤的脣就落了下來。

    他的手又開始不規矩往她身上游走。

    “你……你才保證過,你又這樣!快放手。你還膝下有黃金呢,你說話不算數。”東瑗急得嗷嗷叫。

    盛修頤口齒不清道:“這又不是馬車上!”

    東瑗:“……”

    於是兩刻鐘後,東瑗喊了丫鬟進來服侍,去了淨房沐浴。她全身都汗溼,累的骨頭都軟了。

    回到牀上,哪裏還有力氣生氣?挨着枕頭便睡着了。

    沒過幾日,宮裏便下了聖旨,盛修頤任太子少師,從二品官職。盛修頤原本只是個正五品的刑部郎中,倏然就升到了從二品,令人瞠目。

    這不僅讓盛昌侯和盛府震驚,亦讓整個京都震驚。

    自從盛貴妃娘娘無緣後位,盛昌侯又辭官,京都皆以爲盛家就此垮了。盛修頤被任命爲太子少師的消息一出,無疑在平靜湖面投下巨石,激起千層浪。不管是高門望族還是街頭巷尾,都在談論此事。

    盛家,是不是死灰復燃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
    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