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190節 生氣(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190節 生氣(1)字體大小: A+
     

    衣香

    二奶奶被二爺罵的愣住,半晌不知道該說什麼。

    二爺就把西瓜是盛修頤特意叫人從外頭弄進來的,專門給薛氏回孃家用的,說了一遍,又氣得指着二奶奶罵道:“多少次說給你聽,叫你把心思放在正經事上!蠅頭小利你倒是鑽的緊!明日等薛氏回來,你親自去給嬀‘賠罪。”

    二奶奶這才叫嚷起來:“我還要去賠罪?您可知道她方纔是怎麼待我的?”說罷,委屈得眼淚又涌上來。

    薛氏進門才一年啊,生了兒子,又得到了婆婆喜歡,公公信任,如今操持家裏中饋。當了家,人就變得蠻橫,居然那麼不加掩飾就把二奶奶頂了回來。

    二奶奶越想越不是滋味。

    “你若是不賠罪,就和蕙姐兒回徽州老家去!”二爺也不再聽她哭啼,憤然丟下一句話,起身去了傅姨娘那裏。

    二奶奶目瞪口呆望着那微微晃動的簾子,氣的眼睛都直了。

    服侍的丫鬟們知道二爺走了,纔敢進來勸。

    晚夕盛修頤回了內院,東瑗就把二奶奶的事說給了他聽。

    盛修頤雲淡風輕道:“不礙事,我讓管事告訴二弟了。他自己的媳婦再不管教,家法不容的。”

    東瑗輕輕嗯了一聲。

    第二日早起,天氣晴朗,萬里無雲,明晃晃的日頭照得林影生煙。

    東瑗去給盛夫人請安,也遇到了二奶奶葛氏。她像往常一樣笑着和二奶奶打招呼·好似什麼都不曾發生。

    二奶奶表情有些不自在,卻也笑着迴應。

    “你早些去,趁着日頭還沒有毒起來。等會兒再去,就熱得不行了。”盛夫人催東瑗快動身。

    東瑗笑着說好。

    二奶奶道:“娘,我送大嫂出門。”

    她第一次這樣懂禮。

    盛夫人雖詫異,卻也是高興的,笑道:“也好。也不用送,你們妯娌一起出門吧。”

    二奶奶就笑:“昨夜睡得不踏實,您瞧我這臉色·回去不好。娘,我改日再去。再說大嫂回去了,您身邊也沒人服侍,我在家裏服侍您。”

    話說的很好聽!

    不管真實的理由是什麼,盛夫人都不會去拆穿,裝作很受用。她笑道:“知道你孝順。既這樣,你送了你大嫂,就回去歇了吧。”

    二奶奶道是。

    妯娌二人從元陽閣出來,二奶奶期期艾艾道:“大嫂,昨日是我不知輕重。倘若說錯了什麼·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別放在心上。”

    東瑗笑道:“哪裏話!二弟妹當我是那小氣之人?天怪熱的,不能勞動二弟妹送我。你回去歇了吧,我還要回院子裏更衣,纔回孃家呢。”

    二奶奶並沒有誠心送東瑗,聽着這話,巴不得呢。

    雖然道歉很勉強,妯娌倆表面上的和睦總算維持了。二奶奶沒有堅持,跟東瑗行禮後,帶着丫鬟婆子們回了喜桂院。

    而東瑗自己·回房換了件褙子,就回了鎮顯侯府。

    半上午的天氣又炎熱難耐,東瑗到了薛府門口·掏出帕子拭汗。門房上的忙進去通稟。

    是她的大嫂杭氏出來接她的。

    姑嫂二人說着客氣話,就坐着青幃小油車,去了老夫人的榮德閣。

    詹媽媽迎了出來,臉上的笑容有些淡,笑着跟東瑗行禮:“九姑奶奶快屋裏請。今日這天真夠熱的。”

    東瑗笑着同她寒暄。

    老夫人不在平常宴息起居的東次間,而是在內室。

    大夫人、二夫人、三夫人、四夫人和五夫人,以及家裏的嫂子們全部圍坐在一旁。老婦人則是斜倚在螺鈿牀上,頭上帶着遮眉勒·神情很疲憊。

    東瑗緊張上前·都沒有顧得上給給老夫人和衆位夫人行禮,問道:“祖母·您哪裏不舒服?”

    老夫人看了她一眼,笑呵呵道:“瑗姐兒回來了?瞧你·一臉的汗。祖母沒事。寶巾,領了九姑奶奶去洗把臉。”

    東瑗這纔回神,給家裏的幾位伯母、五夫人和嫂子們行禮。

    她不好忤逆老夫人,跟着丫鬟去了淨房

    等她洗漱出來,內室只剩下大夫人和大奶奶杭氏。

    “你先回去吧。”大夫人對大奶奶道。

    大奶奶道是,就退了出去。

    老夫人慈祥衝東瑗招手。東瑗就坐在她的牀邊,拉着她的手問:“祖母,您怎麼了?”說着,心裏就急了起來。

    老夫人笑着說沒事,又問她怎麼回來了。

    東瑗就把送了西瓜進來的事,說給老夫人聽。

    “這麼大熱天,想着送些來,叫家裏的小子們送不成麼?”老夫人就佯裝沉了臉,“要是熱着了,可怎麼好?”

    “我想祖母了……”東瑗道。瞧着老夫人明顯比從前憔悴顯得蒼老,東瑗的眼睛就微溼。

    老夫人摟了她,哎喲笑道:“這麼大人,還撒嬌!祖母年紀大了,不過是天氣熱,身子不利爽。你大伯母他們就當成要緊的事,都在我跟前,好似我病得快不成了般。

    大夫人陪着笑。

    說了話,又在榮德閣吃了午飯。老夫人沒有下牀,中午只是喝了些米粥,就睡了會。

    東瑗和大夫人榮氏在榮德閣的東次間說話。

    “.我公公婆婆的意思,旁的不拘,姑娘品性寬和忠厚最好。”東瑗對大夫人道,“最好能見見。二姐和二姐夫若是也想見見我們家三爺,我回去和世子爺說了,安排見見無妨。”

    “你二姐夫認得你們家三爺,自然是一百個滿意,才主動提這件事。”大夫人一聽這事有了準頭,忍不住眼角的笑意加深,“你婆婆想見見七小姐,也不是難事。過幾日我這裏唱堂會,讓你二姐帶了七小姐來…….”

    答應得很痛快,好似對這位七小姐很有信心。

    東瑗就說好。

    “祖母是怎麼了?”她又壓低聲音問大夫人。

    大夫人看了眼內室,湊近東瑗,耳語道:“生氣呢。年紀大了,一氣就病着。夜裏發燒。太醫看過,也吃了藥。昨日就退了燒,如今不礙事的。”

    “是不是我爹爹……”東瑗問。

    大夫人猶豫片刻,才微微頷首,卻不想再多談了。

    不用猜想,肯定是爲了承爵的事。照着五夫人的性子,定是極力攛掇五爺去掙世子之位。而五爺對五夫人,一向耳根子軟。

    大夫人不好在東瑗這個做女兒的面前說她父母的不是,東瑗也就沒有深問。

    下午末初,老夫人醒了,喊了東瑗進內室說話,又對大夫人道:“你院裏還有事,先回吧。瑗姐兒在我跟前坐坐。”

    過幾日大夫人那邊要蓋府,她院子裏的確一大堆事。單獨開府,從前的規矩體制都要變,自然要早做打算。

    她笑着道是,就行禮告辭了。

    東瑗陪着老夫人說話。正說着,老侯爺回來了。

    東瑗從內室出來給他請安,他看見是東瑗,朗聲笑道:“瑗姐兒有順風耳?知道你祖母唸叨你,你就回來了?”

    東瑗心中一動,祖母生病了,一直在念叨她嗎?

    那怎麼沒人去盛家接她?

    轉念想起盛家最近發生的事,估計是不好去接的。

    東瑗笑着給老侯爺行禮。

    老侯爺去了淨房更衣,然後也進了內室和東瑗說話。他剛剛從外頭回頭,熱得冒汗,手裏拿了一把蒲扇搖着,問東瑗:“你公公可還好?”

    “…···說不上好。從前脾氣不好,見着天和他們兄弟總要罵上幾句。如今不怎麼說話,整日在外書房練字呢…···”東瑗如實道。

    老侯爺手裏搖着的扇子就委頓,而後又嘆氣:“他還是放不下。”

    “慢慢就習慣了!”老夫人接口道,“他又不算老,退下來又不甘心。熬過去了,想通了就沒事。”

    老侯爺笑了笑,又問盛修頤:“天和整日忙什麼?”

    “他在外院的時候多···…”東瑗並不清楚盛修頤每日做些什麼。他白天時常出去會友。

    老侯爺想了想,道:“過幾日你大伯動工蓋府,咱們府裏要唱堂會。你回去跟天和說,我有話問他,讓他跟着一塊兒來。”

    東瑗看了眼老侯爺,道是,而後又慧黠眨眨眼睛,問:“祖父,什麼事?”

    薛老侯爺就哈哈大笑,拿着蒲扇輕輕敲她的頭:“好事!”像小孩子一樣逗她,卻並不告訴她到底是何事。

    日頭偏西,酷熱減退了幾分,東瑗就起身告辭。

    老夫人讓詹媽媽送她出門。

    繞過二重儀門時,正好遇見了從外頭回來的十二姑娘薛東琳。

    看到東瑗,薛東琳微微一愣,繼而問她:“你回來做什麼?”並不是質問,而是好奇。

    可這樣問也太失禮,詹媽媽咳了咳,替東瑗回答道:“十二小姐,九姑奶奶給老夫人送新鮮的吃食。”

    薛東瑗雖有丫鬟撐傘,鬢角卻有汗。她掏出帕子擦了擦汗,嗤之以鼻道:“九姐還是跟從前那麼孝順祖母!”

    語氣裏的嘲諷,東瑗聽得出來。她笑了笑,道:“養育之恩不敢忘。孝順難道還分時候嗎?十二妹,時辰不早,我先回了。”

    薛東琳撇撇嘴,也不跟東瑗行禮,傲慢從她前頭走了。她也沒聽懂東瑗話裏的意思。

    東瑗不曾放在心上,坐車回了盛昌侯府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
    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