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188節 說媒(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188節 說媒(1)字體大小: A+
     

    東瑗的確是瘦了些,瘦到了她坐月子前的模樣。

    可比起盛修頤和盛夫人,她的消瘦算不得什麼。

    雖說下了場暴雨,酷熱消褪,午後的陽光依舊灼人。東瑗請薛大夫人上了馬車,去了盛夫人的元陽閣。

    盛夫人已經醒了,聽說延熹侯夫人來看往她,她也迷惘了半晌。

    看到是東瑗的大伯母,才明白過來。她要起身下牀,薛大夫人上前一步,扶住了她:“您快躺着。我來看望您,反而叫您勞累不成?”

    盛夫人也不推辭了,斜倚在大引枕上,東瑗就吩咐丫鬟們給薛大夫人搬了太師椅過來,放在盛夫人的牀邊。

    薛大夫人坐着和盛夫人說話,東瑗親手捧茶給她。

    “老祖宗近來可好?”盛夫人笑着問道,“我是晚輩,反而身子骨不濟,也許久不曾去給老祖宗請安。”

    薛大夫人忙笑道:“老祖宗健朗着。您府上這家大業大,都是您操持着,定是累的……”

    “如今是阿瑗幫着管,我也不管事了。”盛夫人笑道,“享享清福,養好了身子去給老祖宗請安。”

    薛大夫人就看了東瑗一眼,有些吃驚。她情緒變化很快,驚訝只是從眼底一閃而過,就接了盛夫人的話:“您只管養好了身子。”

    說了半日的客氣話,薛大夫人瞧着盛夫人漸漸精力不濟,也不好多打擾,讓她跟來的丫鬟花忍拿了兩個錦盒過來,給盛夫人瞧:“我們家三老爺從南宛國弄回來的燕窩。聽說是南洋來的,比外頭買的好些。老祖宗讓送來給您補補身子。”

    盛夫人慾推辭,薛大夫人又道:“三老爺如今做了南宛國國主的老師,送了十幾盒回來孝敬老祖宗。這是老祖宗特意讓我送給您的。您可別嫌棄東西不好,只當嚐個鮮。”

    盛夫人就不好再推了,謝了又謝。

    薛大夫人笑着讓她不必客氣。給隨手給了東瑗。

    東瑗接下,也道了謝,交給一旁的康媽媽拿了下去。

    薛大夫人又說了些吉祥話,祝盛夫人早已康復。就跟着東瑗出了元陽閣。

    東瑗請她去靜攝院坐坐再回去。

    薛大夫人說好。

    “如今府裏是你主持中饋?”到了靜攝院坐下,薛大夫人就拉着東瑗的手悄悄問道。

    東瑗微微一笑,點頭道是。

    薛大夫人就舒了口氣,道:“你祖母總擔心你在盛家過的不踏實。如今纔算好了。我回去說給你祖母聽,定會高興。”

    東瑗又是垂首一笑,正好丫鬟端了茶盅進來。

    她親手接了,遞給薛大夫人。問她:“家裏可有什麼事沒有?”

    “事多着呢。”薛大夫人接了茶盞,慢悠悠飲着,眉宇間有春風得意的喜悅,“你大伯封了侯,聖上賞賜了我們一處開府。想來想去,把咱們府裏西面的街的門房都買了下來,連着鎮顯侯府蓋房子。等那邊蓋好了,從元豐閣那邊打了角門出去。關了角門就是兩府。開了角門還是一家,既便宜又親熱……”

    東瑗聽着,也忍不住高興:“那是最好的。什麼時候動工?”

    “都準備妥當了。也看了風水和日子,七月二十動工。”薛大夫人志得意滿,笑容溢滿了眼角,“動工那日,府裏請客唱堂會,我再給你們婆媳下帖子。”

    “我定去。”東瑗保證道。

    她也很久沒有回去看老祖母了。

    薛大夫人就笑着說好。

    東瑗想起她月子裏五夫人楊氏鬧了一回,而後就沒了音訊,她倒是很想知道後文,就問薛大夫人:“琳姐兒的事,定了嗎?”

    薛大夫人頓了頓。嘆了口氣:“沒呢,這回徹底推了。我在袁夫人面前…….”說罷,就打住了話頭,端起茶盞啜了一口。

    她不說東瑗也明白。

    建昭侯袁夫人和大伯母是極好的交情,兩人情同姊妹。袁夫人的孃家陳侍郎府裏的確想和薛家結親。可薛家的二房薛東蓉和五房薛東琳皆推了。雖然老夫人有心給大夫人做臉,可妯娌、侄女都不給面子。老夫人也無可奈何。

    大夫人在袁夫人面前也失盡了面子。

    陳家公子是年輕有爲的,並非紈絝之輩,大夫人替侄女們說媒,並不是害孩子們。結果一個個把她的情面踩在腳下,叫她裏外不是人。

    薛大夫人倘若心思狠毒一點,用點手段,只怕事情也不會那麼輕易就推辭。

    她也是念着自己有兩個女兒,做孃的心她很明白。誰不想女兒嫁得好?旁人說好,自己卻看不中,怎麼放心把女兒嫁出去?

    以己度人,五夫人又是隻顧自己、不想他人的性格,大夫人吃了虧,也不好嚷的天下皆知。自己氣了一場,也就懶得去計較了。

    她是做大嫂的,總不好在東瑗這個侄女兒面前抱怨妯娌們不好。她心裏也不痛快,所以話頭不由自主冒了出來。

    剛說出口又覺得不妥,忙打住了。

    東瑗也不往下接了。

    “……陛下封了你大伯延熹侯,又賞了你祖父的爵位可以恩賜給嫡次子呢。”薛大夫人笑道,“這些日子,你爹爹和母親天天在祖母面前打饑荒。”

    東瑗微訝。

    嫡次子的話,二伯去世了;三伯跑到什麼南宛國做了國主的老師,時常看他送些珍稀用度回來,應該混的不錯,他大約是不想回京受約束的;四伯是庶出的。

    那麼,祖父的爵位就要落到東瑗的父親薛子明頭上?

    東瑗想起五夫人楊氏那盛氣凌人的模樣,心裏有些保留。

    她擡眸看了眼大夫人,笑着問道:“祖父請旨,封爹爹爲世子爺了嗎?”

    大夫人輕輕見茶盞擱在炕几上,目光變幻,笑道:“暫時沒說。請旨不請旨,左不過是這幾日的事了。”

    東瑗不再說什麼。

    大夫人又道:“瞧我,只顧說這些邊邊角角,正事倒忘了。你二姐前幾日回來,和我說了件事。你二姐夫有個胞妹,今年八月才及笄……”

    東瑗一下子就想到了三爺盛修沐。

    大伯母也是來說這件事的啊?

    大夫人見她神色微微有些不自然,頓時明白她的顧忌,笑道:“我又不是來逼着你的。你若是不信你大伯母,叫人去打聽打聽,單國公府的七小姐,是個什麼模樣品性……”

    東瑗忙笑:“我豈會不信大伯母?二姐夫府上,也是想着和我們家三爺結親?”

    大夫人也不在東瑗面前說假話,道:“如今這滿京城的未婚貴胄男子,哪個比得上你們家三爺?誰不眼饞?”

    “可…我公公……”東瑗隱晦道。

    大夫人明白,笑道:“就是你公公辭了官,你二姐夫和二姐纔有了這麼心思。看看蕭家的下場,以前誰不替你們家捏把汗?”

    盛昌侯雖然辭了官,卻也是兩朝元老,門生遍佈朝野。他不在廟堂,盛京望族人家也不敢低看他一眼。

    反而他從風口浪尖上退了下來,有見識的人家更加願意把女兒嫁給沐恩伯盛修沐了。

    話已經說開了,大夫人又是真心實意的,東瑗也不藏着掖着,笑道:“家裏的事,從前都是我公公說了算。如今他是怎麼個打算,我也不知道。明日我請安的時候,跟我婆婆提提。大伯母,您還是先不要回二姐,這件事沒準不成……”

    大夫人問什麼緣故。

    東瑗就把和煦大公主的駙馬爺秦衛侯府娶秦奕,目標就是把和煦大公主的女兒嫁給沐恩伯的話,說給大夫人聽。

    “娶她的女兒?”大夫人微訝,繼而失笑,“瑗姐兒,大伯母和你說句掏心窩子的話,娶回來也是禍害!和煦大公主能養出多麼溫順賢良的女兒?她那個女兒我見過幾次,比琳姐兒還要難纏。咱們家琳姐兒至少不敢在你祖母面前撒潑,和煦大公主的女兒,可是一點畏懼都沒有。”

    “我也清楚。”東瑗道,“可爹孃怎麼想的,我也是不能做主,只能幫着提提。您等我的信兒。”

    大夫人就說好。

    次日東瑗去給盛夫人請安,把這件事說給了盛夫人聽。

    “單國公府我知道……”盛夫人笑道,“單夫人從前跟我還好,時常來我們府裏走動。她身子骨不好,早早就去了,如今都快十年了吧?後來單國公新娶的那個夫人,我見過幾回,不怎麼投緣,也就漸漸不和他們府裏來往了。你大伯母說的七小姐,是先夫人生的,還是現在的太夫人生的?”

    老單國公去年就辭世了,東瑗的二姐夫繼承了單國公的爵位。

    現在的太夫人,就是指老單國公的繼室夫人。

    “是先夫人生的,是現在單國公的胞妹。”東瑗解釋道。

    盛夫人就有些心動了。

    “我晚上和侯爺說說。都說女兒品性像生母,若是這樣,那個七小姐應該投我的脾氣。”盛夫人道。

    東瑗就說好。

    晚夕盛昌侯回了內院,盛夫人把這件事告訴他。

    他想了想,道:“是頤哥兒媳婦說的這話?”

    盛夫人怕盛昌侯怪東瑗多事,就又把她和單國公先夫人的交情拉出來嘮叨了一遍。

    盛昌侯道:“你不用替她遮掩。她才當家,既然開口說了這件事,總不能駁了她的體面。明日正式叫人打聽單七小姐的事。旁的不拘,性格上寬和些就好。成或不成,就看緣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
    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