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187節 恩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衣香 - 第187節 恩典字體大小: A+
     

    送陶姨娘走,無非是怕她之前的非分之想沒有消失,反而因爲盛樂鈺的離去而更加強烈。

    失去一樣東西,要得到另外一樣東西,心靈才能得到補償。

    東瑗明白盛修頤的意思。

    “娘會怎麼想?”東瑗問盛修頤,“當初陶姨娘因何出去,旁人或許不知,娘卻是一清二楚的。現在鈺哥兒又……娘必是不忍心。把陶姨娘再送走,總不能瞞着娘吧?”

    盛修頤沉默須臾。

    他道:“娘最近身子不好,先不和娘說……”

    “不行!”東瑗從他懷裏起身,半坐了起來,“我這才當家,你就讓我瞞着婆婆?”

    盛夫人一向仁慈厚道。

    可要是有人存心挑撥,也會讓盛夫人心裏留下疙瘩吧?有些事盛夫人可能不想知道。她願意裝聾作啞是她體諒小輩,是她和藹寬厚;可是小輩有意欺瞞,就是對她的不敬。

    剛剛拿到管家的對牌就開始隱瞞不報,婆婆心裏會怎麼想東瑗?

    會不會覺得東瑗從前的孝順溫和,都是假裝?得到了管家的機會,就開始露出真面目?

    盛修頤聽着東瑗的話,一時間亦有些猶豫。

    “這件事我來辦,你當作不知。”盛修頤思量良久道,“娘那裏,我去說吧。把她留在府裏,終是不妥……”

    東瑗無奈笑了笑:“當初你送陶姨娘出去,娘就當我不知情。看來只得如此。”

    次日卯正。東瑗和盛修頤去元陽閣給盛夫人請安。

    盛夫人尚未起身,盛昌侯去了外書房。

    東瑗夫妻二人進了盛夫人的內室。

    盛夫人也醒了,半坐在牀上,斜倚着墨綠色大引枕,頭上圍着繡折枝海棠遮眉勒,穿着藕荷色夏衫。

    康媽媽坐在對面給盛夫人喂燕窩粥。

    “娘,您昨夜睡得好嗎?”東瑗上前。接過康媽媽手裏的粥碗,親手用白漆描金的勺子喂盛夫人吃粥。

    盛夫人眉宇間有淡笑:“比前幾日好了些。半夜醒了一次,到雞鳴時分才又睡着。”

    “您氣色看上去比昨日好。”東瑗笑道。“娘,您午飯想吃什麼?我讓廚房早早備了。”

    盛夫人失笑:“這才吃早飯呢。”

    衆人也跟着笑起來。

    吃了粥,說着話兒。外頭蟬鳴越來越盛,日頭透過雕花窗櫺,投在室內臨窗大炕上,把銀紅色大引枕上的金線照得熠熠生輝。

    康媽媽怕等會兒屋裏熱,放了遮幕簾子,擋住了窗戶,屋裏的光線就黯淡不少。卻也感覺涼爽不少。

    “娘,我有件事和您說……”盛修頤坐在一旁的錦杌上,半晌纔開口。

    盛夫人問他何事。

    他看了眼東瑗,沉默不語。

    東瑗起身。把康媽媽和滿屋子服侍的人都帶了出去,輕輕放了簾櫳。

    “娘,我昨日去了陶氏的院子……”盛修頤聲音有些低,“她並不是太好,憔悴得厲害……”

    盛夫人的心就揪了起來。

    她想起了盛樂鈺。不禁眼裏有淚,道:“十月懷胎一朝分娩,看着孩子一日日長大,她的心只怕都揉碎了,豈有不難過之理?”

    “她念唸叨叨說,鈺哥兒從前到她屋子裏。最喜歡坐在臨窗大炕上,甜甜喊她姨娘,讓她給鈺哥兒做漂亮的鞋襪…….”盛修頤又道,聲音裏掩飾不住的黯然,“鈺哥兒從前常去她住的院子,每每睹物思人,她好像活在夢裏般。”

    盛夫人眼淚就落下來。

    她既是同情陶姨娘,又覺得自己也是同樣的心情。感同身受,自然更加明白這種痛。

    “娘,鈺哥兒向來在您跟前盡孝。如今他沒了,咱們府裏不能虧待了陶氏……”盛修頤看了眼盛夫人,“她在府裏也是煎熬。長久下去,只怕她神思恍惚,難以積福……”

    盛夫人用帕子抹淚,擡眸看了眼盛修頤。

    兒子的臉消瘦得厲害,可眼神還是那般深邃明亮。

    “看在她生養鈺哥兒一場的份上,送她出去吧。”盛修頤嘆氣道,“咱們府裏有在河南的田莊,選個依山傍水的清靜所在,讓她靜養些日子。總在府裏睹物思人,對她沒好處。出去換個地方,總比悶在家裏胡思亂想要強些。”

    盛夫人聽着,微微頷首。

    “可她只是姨娘啊……”盛夫人眼裏的溼濡摸盡,回味過來,又有些爲難道,“阿瑗是個厚道的孩子,從來不給姨娘們立規矩,姨娘們也不用每日在她跟前服侍。可陶氏到底只是姨娘,她出去靜養,阿瑗心裏會不會覺得你過於偏愛她?鈺哥兒是沒了,但家裏的妻妾尊卑還是不能廢的…….”

    是說姨娘沒有資格出去靜養。

    阿瑗做主母的還在府裏,卻把個姨娘送出去享清福,這樣對姨娘太偏愛,甚至壓過嫡妻了。

    還是擔心東瑗會多想。

    盛修頤心裏就有了譜,道:“娘也說阿瑗是厚道人。鈺哥兒沒了,她也難受。昨日她還說,她也說做孃的人,豈有不懂陶氏的傷痛?娘放心,阿瑗這點道理還是明白的,不會無故跟陶氏置氣。”

    盛夫人這才鬆了口氣,道:“既這樣,你要先和阿瑗商量,再送了陶氏出去。別瞞着你媳婦。夫妻之間,最忌諱相互不坦誠。”

    盛修頤頷首。

    母親對東瑗真是維護之極。

    “你喊阿瑗進來。”盛夫人又道,“你當着我的面說。你倘若事後再講,讓阿瑗面子上怎麼過得去?”

    盛修頤就喊了東瑗進來。

    當着盛夫人的面,把方纔的話說了一遍。

    東瑗不禁佩服盛修頤會說話。

    他不在盛夫人面前說陶氏可能會鬧事。搞得家宅不寧,讓東瑗難做;而是說給陶氏恩典,送她去靜養。

    這中間有着極大的差別。

    前者是替東瑗和盛家考慮,雖然陶姨娘去莊子上不一定是壞事,可聽起來就是爲了盛家而趕她走;後者則是爲陶姨娘考慮,甚至越過正妻,讓她去享福。

    明明是爲了達到同一個目的。不同的表達方式,會讓事情變得事半功倍。

    東瑗有些驚訝看了眼盛修頤。

    而盛夫人對東瑗的驚訝有所誤解,她以爲東瑗不滿意。她有些虛弱。輕聲對東瑗道:“阿瑗,等她好了些,依舊回來你身邊伺候。如今她這樣。賞她個恩典,旁人不會說咱們家沒有尊卑,只會說咱們家寬和。你細想娘這話。”

    東瑗心裏啼笑皆非,卻也感動不已。

    盛夫人時刻爲她考慮的多。

    她忙道:“娘,家裏在河南境內可有好的田莊?我陪嫁的莊子裏,到處有幾處河南的田產。家裏若是不便,我的田莊送一處給陶姨娘也無妨的。”

    “不用,家裏有很好的莊子。”盛修頤接口道,而後跟盛夫人辭行,說他去辦這件事。又叮囑東瑗,“你好好服侍娘。”

    東瑗道是。

    盛修頤去了外院,把這件事安排妥當。

    下午末正,原本應該灼人的炎熱,卻有烏雲擋住了碧穹。雲低得駭人。天際有日頭的金色光線通過雲層,預備籠罩大地,又被滾雷卷沒。

    外頭要下暴雨了。

    盛修頤立在大門口,看着趕車的車伕給馬車套了雨布,聽着陶姨娘不甘心的啼哭求饒,他的心有些煩悶。

    陶姨娘不想出府。

    爲何不想?他對她已經沒有了男女情愛。鈺哥兒又不在府裏了,她留在這裏,不是徒添傷心?

    可她不想走。

    她說:“世子爺,您不要趕賤妾走。賤妾定會聽大奶奶的話,不哭得讓大奶奶心煩。賤妾再也不敢了,世子爺……”

    再也不敢了…….

    不敢什麼?不敢有非分之想嗎?

    他長長嘆了口氣。

    馬車套好了雨布,車把式跟盛修頤辭行,荷香也屈膝給盛修頤行禮,才上了另外一輛車馬。

    一輛滑蓋折羽流蘇馬車,兩輛青幃大馬車,緩緩從盛家大門口駛了出去,越走越遠,塵土飛揚。

    盛修頤立在大門口,直到大顆的雨滴落下來,打在他的臉上,他纔回神,進了盛家大門旁邊的門房裏躲雨。

    一陣急驟暴雨,在地上掀起繚繞霧幕。

    直到雨停了,空氣裏混合着泥土的芬芳。一連幾日的酷熱也減輕不少,盛修頤的心彷彿被雨水洗刷過的樹葉,輕鬆又泛出了活力。

    他去了父親的外書房。

    暴雨帶來了涼爽,也帶來了拜客。

    東瑗在盛夫人的元陽閣吃了午飯,服侍盛夫人歇午覺,自己歪在內室臨窗大炕上也眯了一會兒。到申初,被外間的自鳴鐘吵醒了。

    丫鬟們服侍她梳洗,剛剛梳了頭,就有小丫鬟進來稟道:“延熹侯夫人來看夫人和大奶奶了。”

    延熹侯夫人…….

    東瑗愣了愣,纔想起她的大伯、皇后娘娘的親生父親,封了侯爺,好似就是延熹侯。

    大伯母來看她了?

    她忙迎了出去,坐着青幃小油車去了盛府的垂花門。

    果然是薛家大夫人榮氏來了。她如今不再是三品淑人,而是一品誥命夫人了。

    東瑗忙給她請安:“大伯母,這麼熱的天,您怎麼親自來了?有什麼話讓下人傳一聲……”

    薛大夫人榮氏呵呵笑道:“這不剛下了雨?我瞧着難得的涼爽,就來看看你。”然後眼眸一黯,拉着東瑗的手,心疼道,“瘦了很多。”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
    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