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186節 悍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186節 悍婦字體大小: A+
     

    邵紫檀退了出去,屋子裏只剩下盛修頤、東瑗和陶姨娘。

    以往盛修頤來陶姨娘的院子,陶姨娘總是坐在炕上服侍他。而現在,她好似在靜攝院一樣,坐在錦杌上。

    從前只有盛修頤來她這裏,她才能感受到這個男人給她的點滴溫暖。可現在,這點溫暖和歡喜,都被薛東瑗打破。

    陶姨娘眼眶就紅了。

    盛修頤開口道:“我瞧着你瘦了很多。鈺哥兒已經不在了,你也要保重自己,來日方長。”

    陶姨娘再也忍不住,哭出聲來。

    她擡眸看着同樣消瘦的盛修頤,眼淚簌簌。最終,她忍不住,起身跪在盛修頤腳邊,抱住了他的腿,大哭起來:“世子爺,鈺哥兒…….鈺哥兒走的時候…….賤妾都不曾瞧上一眼……”

    盛修頤眼睛有些溼潤起來。

    他深吸一口氣,才把情緒壓下去。

    東瑗看過來,就看到陶姨娘的頭埋在盛修頤的雙膝間,她消瘦的肩頭顫慄着,似悽風苦雨裏的一株梨花,柔美脆弱,最是能惹起人心底的憐惜。

    只看了一眼,東瑗就把頭又撇過過去。

    盛修頤的手輕輕搭在陶姨娘的肩頭,聲音柔和道:“鈺哥兒定能投身到好人家,你莫要再傷心……”

    陶姨娘的哭停不住:“他生下來才六斤,賤妾抱在懷裏,那麼小。後來一天天長大了…….世子爺,賤妾每日都夢到鈺哥兒…….”

    盛修頤擱在炕几上的手指微微曲起來。最終攥成了拳頭。

    那孩子倘若真的是死於天災,盛修頤可能沒有這樣難過。自從知道孩子被故意誤診,他心中就清楚,孩子是死於政治傾軋,成爲盛府政治爭鬥下的犧牲品。

    作爲父親,他沒有防患於未然,他很自責。

    上蒼給予一個孩子。就是給予家族一種希望和生機。等這個希望和生機被收回,這個家族也要承受一些噩運。

    他另外一隻手扶在陶姨娘肩頭,輕輕安撫着她。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對這個女人,此刻盛修頤心裏多了種寬容與忍耐。

    陶姨娘一直哭着,盛修頤和東瑗再也沒有說話。

    夜漸漸深了下去。自鳴鐘響起,已經亥初了,薔薇和陶姨娘的丫鬟荷香撩簾而入。

    兩人雖沒有說話,東瑗卻明白其意:到了就寢的時候,該回去歇了。

    “陶姨娘,你要保重自己。”東瑗開口,聲音柔婉溫和“快別哭了。傷心落淚這樣最傷身,你原又是單薄的。”

    陶姨娘根本不理她,依舊跪在盛修頤面前。抱着他的腿不放手。

    “荷香,扶你們姨娘起來。”東瑗轉眸對站在門口的丫鬟荷香說道。

    荷香不敢猶豫,上前要攙陶姨娘,勸道:“姨娘,您起來吧。您這樣。世子爺和大奶奶心裏怎麼過得去?”

    陶姨娘聽着這話,微微一頓。

    可她還是不放手,鐵了心要把盛修頤留在身邊。

    她的鈺哥兒沒了,她再也沒有依靠了。如果盛修頤對她依舊那麼冷漠疏離,她不知道以後的日子指望什麼了。

    賢良淑德有什麼用?

    薛東瑗一點也不賢良,到了姨娘們的日子照樣把盛修頤留在屋子裏。她坐月子。只放了盛修頤出來兩夜。

    可盛修頤照樣疼愛她,處處爲她打算。

    賢良恭謙根本就攏不住盛修頤的心。說起懂規矩曉分寸,她陶氏算得上高人一籌的,可最後她被趕到莊子上去,她唯一的兒子死於天花。

    既這樣,薛東瑗能做的,她陶氏也要做。她再也不要那些什麼虛名虛利。她只是姨娘,狐狸精媚主又如何?她原本就是供丈夫取樂的。

    她緊緊抱着盛修頤的腿不撒手,荷香也不敢硬拽,只得爲難看了眼東瑗。

    東瑗目光溫柔安靜,看不出情緒。

    盛修頤則有些猶豫。陶姨娘如此悽慘,同樣的喪子之痛讓盛修頤明白她心裏的苦楚。他真的不想再推開她,在她傷口上撒鹽。

    他有些爲難看了眼東瑗。

    東瑗就站起身,親自過來扶陶姨娘,低聲道:“陶姨娘,快些起身。你這樣哭,世子爺心裏何嘗好受?”

    主母親自扶她,她還敢不起?

    她不敢!

    她可以媚主,卻不敢惹東瑗。上次就是因爲她背後弄了一點小動作,根本沒有傷害到東瑗,卻被趕了出去。

    陶姨娘當即放了手,就着東瑗的手起身。

    怎奈跪的太久,她膝蓋痠痛,剛剛起身就歪了下去。

    盛修頤接住了她。

    他將陶姨娘打橫抱起,放在炕上。

    陶姨娘趁機攥住了他衣角,含淚望着他,目光裏帶着祈求與孤獨,讓盛修頤的不忍心更加濃烈。他的心緊了一下。

    東瑗站在一旁,看着陶姨娘攥緊了盛修頤的衣角。而盛修頤目光裏的閃爍讓東瑗感覺不妙。

    盛修頤轉頭看東瑗,想要說什麼,東瑗搶先對陶姨娘道:“陶姨娘,你歇了吧。我和世子爺改日來看你。”

    陶姨娘眼裏大顆大顆的淚就簌簌落下來。

    “阿瑗……”盛修頤開口,習慣性喊着東瑗的暱稱。

    “你們先出去!”東瑗沒等盛修頤說完,打斷他的話,轉頭對薔薇和荷香道。

    兩人垂了頭,忙不迭退了出去。

    丫鬟們退出去後,東瑗上前,猛地一拽,把盛修頤的衣角從陶姨娘手裏拽了下來。

    陶姨娘沒有想到東瑗會這樣,被她拉得身子微輕,差點又栽了下來。

    東瑗就趁機扶住了她。

    “我也是做母親的人。”東瑗扶住陶姨娘,把她扶穩了才道“我知道你很難過。鈺哥兒去了,我也難過。別說是咱們家的親人,就算是認識的小孩子,那麼可愛有趣,突然走了,我也會捨不得。”

    陶姨娘猛然盯着東瑗。

    那目光裏滿是嘲諷。她覺得東瑗說的這些話是多麼虛僞。

    東瑗放佛不覺,繼續道:“……你可以思念鈺哥兒,不管你用何種方式。但是我不准你利用他!”

    陶姨娘一怔,嘲諷的眼眸倏然就靜了。

    “陶姨娘,我和夫人都很喜歡鈺哥兒,世子爺更加喜歡鈺哥兒。不管他在不在,你永遠是他的生母,盛家永遠不會虧待你。”東瑗看着陶姨娘,繼續道“可利用鈺哥兒的死來謀求生計,博取憐惜,會讓我瞧不起你!鈺哥兒在天之靈,也不會高看你!”

    陶姨娘身子一顫,臉色變得更加蒼白。

    她死死盯着東瑗。

    東瑗不看她,轉身對盛修頤道:“回去吧,陶姨娘要歇了。”

    盛修頤看着東瑗,目光變幻,說不清是什麼情愫,腳步卻沒有動。片刻,目光又落在那顫抖蒼白的陶姨娘身上。

    東瑗伸手,拉住了他的手掌,舉步就走。既然我決定愛你,不准你搖擺不定!她心裏想着,牽着盛修頤的手更加用力。

    盛修頤錯愕看着東瑗,卻不由自主隨她走了出去。

    走出陶姨娘院子大門的瞬間,東瑗鬆開了手。

    陶姨娘那楚楚可憐的模樣,在她眼前直晃,令她的心有些刺痛。那個剛剛失去了孩子的母親,她哪怕裝可憐也應該給予同情。

    更何況,她是盛家娶進來的妾,甚至比東瑗進門還要早。

    可是她薛東瑗纔是妻,盛修頤只是她一個人的丈夫。妾室並不是盛修頤的妻,她們只是財產或者僕婦一般。要不然,怎麼說納妾納色呢?

    東瑗現在婚姻的面前,只有兩條路:要麼犧牲自己前世所接受的忠誠婚姻觀,坦誠容納妻妾共存的制度;要麼犧牲妾室,做個悍婦。

    自從東瑗得到了盛昌侯的信任開始管家、自從薛家贏得了後位而盛昌侯辭官,東瑗和盛修頤的婚姻就算徹底穩定下來了。於是,這段婚姻就再也沒有第三條路可以選。

    回到靜攝院時,兩人各自洗漱一番,才上牀躺下。

    盛修頤抱緊東瑗,一直不說話。

    東瑗不免想,他心裏是不是怪她對陶姨娘太狠心?

    她沒有解釋什麼,只是靜靜抱住他的腰,把自己依偎在他懷裏。

    “阿瑗……”盛修頤輕輕拂過她的臉頰,低聲喚她。

    東瑗忙應了一聲,問怎麼了。

    “陶氏還是送到莊子上去吧。”盛修頤半晌才慢悠悠開口道“她不像邵氏那樣敦厚,也不像範氏那樣……”他說到範姨娘,微微一頓,才繼續道“還是送她走吧。鈺哥兒不在了,我不想陶氏有事…….”

    不像範氏那樣…….哪樣?盛修頤對範姨娘,總是有所保留。可說起她,盛修頤的口吻就很惡劣,對她很是不喜,從來不遮掩。

    而他不想陶氏有事……是因爲他覺得因爲鈺哥兒沒了,陶姨娘定會不甘心,她可能會藉機生事。等鬧起事來,別人可憐她沒了兒子,肯定會寬恕她。久而久之,她的心可能會對某些東西產生非分之想。

    盛夫人很疼盛樂鈺,對陶姨娘印象也好,盛修頤最怕的,還是盛夫人會求情。到時真的家宅不寧,又左右爲難。

    先送她走,纔是對她最好的,才能保住她平安活下去。也算對得起盛樂鈺爲盛家枉死一場。

    東瑗愣住。

    她完全沒有想到盛修頤會說這句話。()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
    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