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185節 陪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185節 陪同字體大小: A+
     

    誠哥兒很好,四個月大的孩子,胖墩墩的,胖得都看不見脖子。

    盛修頤和東瑗進來,兩人額頭都有汗。

    誠哥兒院子裏的管事媽媽夏媽媽給他們行禮後,就讓小丫鬟給盛修頤和東瑗遞了乾淨的溼帕子擦汗。

    誠哥兒年紀小,屋子裏沒有放冰,不似元陽閣那麼涼快。有兩個小丫鬟在替抱着誠哥兒的乳孃打扇。

    誠哥兒已經醒了,看着東瑗和盛修頤進來,他圓溜溜的眼睛轉着,口裏咿呀咿呀的,笑得很歡樂。

    盛修頤的脣邊就有了個淺淺的弧度。

    乳孃看到盛修頤,有些吃驚。可能是盛修頤太瘦了,瘦的有些脫形。他從前就不胖,如今這樣瘦了下來,好似逃荒而歸的。

    盛修頤伸手抱過誠哥兒,孩子的小手揮舞着,往他臉上摸。那柔軟的小手觸到他的臉,誠哥兒就咯咯笑得更大聲。

    盛修頤的眼眶就微溼。

    兩人在楨園逗留片刻,纔回了靜攝院。

    盛修頤徑直去了淨房盥沐。

    羅媽媽等人知道盛修頤回來,原本很是開心。可看到這樣的盛修頤,着實高興不起來,幾個人都默默不作聲。

    東次間用了冰鎮,很是涼快,東瑗回來走了一身汗,也叫丫鬟打水,她在內室擦洗身子,換了乾淨的衣裳。

    盛修頤從淨房出來後,換了天青色繭綢直裰,散了頭髮。坐在東次間的炕上。東瑗叫丫鬟上了茶,然後就讓屋子裏服侍的人都退了出去。

    他好似不太想說話,東瑗就主動開口和他說家裏的事:“……爹爹辭官,陛下恩准了,是昨日的事。”

    盛修頤端着茶杯的手委頓,而後輕輕嗯了一聲。

    “爹爹會辭官,我着實沒有想到。”東瑗又道。“不過看陛下恩准得如此之快,倒覺得爹爹辭官之舉是正確的。只是他並不是很高興,整日在書房悶悶不樂……”

    元昌帝雖然拒絕了兩處盛昌侯的請辭。可拒絕得如此之快,就是急切要想讓盛昌侯辭官的意思。

    倘若真的不想讓盛昌侯辭官,奏摺駁回至少應該拖上幾日。而不是次日就急忙駁回。

    第一次請辭的奏摺第二天就被駁回,盛昌侯心裏就有譜了;第二次的請辭又是隔天駁回,他就明白了元昌帝的意思,所以第三次的請辭寫的更加懇切,這才準了。

    這些政治上的把戲,稍微用點心思就能想明白。

    盛修頤又是輕輕嗯了一聲,只是靜靜喝茶。

    東瑗心裏有些難過。

    “天和?”她喊盛修頤。

    盛修頤這才轉頭看她,目帶詢問。

    東瑗起身,走到他面前,輕輕伸手撫過他的面頰。心疼道:“你瘦了很多。天和,你能回來,真好。”

    盛修頤沒有動。

    東瑗見他沒反應,就俯身摟住了他的脖子。

    帶着溫馨的柔軟身子貼在他身上,盛修頤微頓。而後才猛然伸手,把東瑗抱在懷裏,讓她坐在他的大腿上,低聲喃喃喊她阿瑗。

    東瑗的眼淚頓時溢了出來。她抱緊了盛修頤,把頭埋在他的肩頭。

    半晌,盛修頤才抱起她。兩人進了內室。

    夜幕漸漸籠罩下來,酷暑減了些許,窗檐下又徐風緩緩送入。東瑗全身是汗,累的不行,青絲都汗溼了,卻躺在盛修頤懷裏不動,臉頰貼在他的胸膛。

    兩人都很累,可此刻讓人心裏有短暫的寧靜,誰也不願去打破。

    “……我知道你心裏難受,天和。”東瑗趴在他胸膛上,低聲道,“在爹孃面前,你要若無其事應對…….在我面前你才能輕鬆片刻,所以不想爲難自己說話,我都明白……可是你什麼都不說,我心裏也難受……”

    盛修頤摟住她的身子就緊了幾分。

    他輕輕吻了吻她的額頭,半晌才道:“阿瑗…….”

    東瑗嗯了一聲迴應他。

    盛修頤還是什麼都沒說,又吻了吻她的額頭。

    東瑗就不再開口。

    盛修頤的手指穿過她的青絲,撫摸着她的後背,長長嘆了一口氣。他調整了情緒,才問東瑗:“家裏都還好嗎?”頓了頓又道,“她沒鬧吧?”

    她,自然是指陶姨娘。

    用好或者不好來形容一個失去孩子的母親的心情,實在太匱乏。那種痛,一句不好豈能包容?

    “鬧了一回。我告訴她家裏很忙,讓她安安靜靜的,她纔好些。”東瑗道。

    盛修頤微微頷首。

    東瑗頓了頓,又道:“你要去看看她嗎?”

    盛修頤猶豫片刻,有些捨不得東瑗,還是道:“也好。”

    東瑗這才起身,跟着盛修頤去了淨房。她自己洗了澡,穿了中衣就出來,喊了紅蓮和綠籬服侍盛修頤沐浴。

    東瑗又喊了橘紅和薔薇進來,替她挽青絲,堆高髻。

    橘紅就問東瑗:“大奶奶,都起更了,您要綰頭髮做什麼?”

    “世子爺要去看陶姨娘,我陪着去。”東瑗道。

    正好羅媽媽端了冰鎮的酸梅湯進來,聽到東瑗這話,就將兩盞小碟放在一旁的炕几上,走過來接了橘紅手裏的梳子,替東瑗綰髮,又低聲道:“大奶奶,世子爺纔回來,他想過去看看陶姨娘,自然是要歇在那裏的意思。您何必跟着去?”

    盛樂鈺沒了,任何人對陶姨娘都有一份同情。

    東瑗挑了首飾匣裏一對珍珠耳塞出來,自己給自己戴上,沒有回答羅媽媽的話。

    鸞鏡裏的她依舊是那個模樣,陶姨娘劃破的傷口早已不見了痕跡,可眼神卻多了一份堅決。

    盛昌侯信任她。肯把家交給她當,那麼盛府就是她一生奮鬥的地方,東瑗的心終於穩定下來。盛修頤是她的丈夫,在這個宣揚“家無再嫁之女,族無犯罪之男”年代,她不可能離開盛家,不可能離開盛修頤的。

    盛修頤在仕途上如何東瑗不清楚。可他對孩子很好,是個愛子如命的人。他愛孩子,哪怕是小妾的孩子。所以將來。他也會愛她的誠哥兒。

    從新婚第一天開始,他處處的維護,東瑗早就肯定他是個靠譜的人。值得託付的人。

    既如此,消極等待他的愛,消極等待她所期待的婚姻生活,實在太被動。

    她薛東瑗要這個男人。

    她不想再等下去。

    她下定決心要愛盛修頤,把他當成愛人,那麼他就只能有她,不管是心裏還是身體上。

    想要什麼就自己去奮鬥,去爭取,這一直是東瑗的人生理念。

    不管是在家裏的地位,還是愛人。

    從前的她可以不計較。從今以後,她就要這個男人。

    羅媽媽替她綰了高髻,東瑗自己斜插了一把玳瑁梳篦,盛修頤已經從淨房出來。

    看到重新更衣上妝的東瑗,盛修頤微愣。

    東瑗笑着走了過來。道:“不是說去看看陶姨娘?走吧。”

    盛修頤又是一愣,而後,他的眼底終於有了幾分暖色。

    “走吧。”他道,率先走了出去。

    薔薇忙叫了兩個小丫鬟,跟着她一起去服侍。

    羅媽媽和橘紅送他們夫妻出了院門,看着東瑗跟在盛修頤身後的婀娜背影。羅媽媽驚訝得半晌沒有說話。

    瑗姐兒居然會這樣做,令羅媽媽意想不到!

    “大奶奶真的跟着去了啊。”橘紅看着他們越走越遠,感嘆道。

    不僅僅靜攝院的人沒有想到東瑗會跟着去,就是小院裏的姨娘們,也沒有想到薛東瑗會來。

    剛剛起更,陶姨娘並未睡。

    邵紫檀在她屋子裏繡鞋面,陶姨娘幫着邵紫檀分線。

    丫鬟進來稟道說世子爺來了的時候,邵紫檀並沒有太多的驚訝。任何人都不會懷疑今晚盛修頤不來。

    出了這樣的事,盛修頤自然是要來安撫陶姨娘一番的。

    邵紫檀把繡架放在一旁的小杌子上,和陶姨娘一起起身迎盛修頤。

    當看着盛修頤身後跟着薛東瑗,邵紫檀臉上就露出錯愕。她驚覺自己失態,忙低了頭,福下身子給東瑗和盛修頤行禮。

    陶姨娘的目光也在東瑗身上轉了一轉,才屈膝給他們行禮。

    盛修頤坐到臨窗大炕上,東瑗坐在另一邊,陶姨娘的丫鬟們忙給他們上了茶點來。

    陶姨娘和邵紫檀立在一旁。

    東瑗道:“兩位姨娘坐……”

    一旁服侍的小丫鬟忙搬了錦杌給她們。好似這並不是陶姨娘的院子,而是東瑗的靜攝院。

    她吩咐起丫鬟們來,得心應手。

    邵紫檀忙道謝,半坐在錦杌上。

    陶姨娘卻擡眸看了東瑗一眼,眼眸空洞無神,別樣的陰涼。

    東瑗沒有看她,端起茶盞喝茶。

    她輕輕抿了一口茶,等待盛修頤開口去問話。

    邵紫檀攪動着手裏的帕子,見屋子裏靜謐下來,她倏然明白什麼。倘若是世子爺單獨來,她定是要請個安就回自己屋子去的。

    可大奶奶跟着來了,讓她一下子沒了主張。大奶奶見她沒走,就讓丫鬟搬了錦杌給她坐。

    但是她不應該還在這裏啊。世子爺是來安慰陶姨娘的。雖然大奶奶跟着來了,讓邵紫檀有些費解。

    沒有等盛修頤開口,邵紫檀又站了起來:“世子爺,大奶奶,奴婢先告退了。”

    可能是緊張了,說話有些不利索。

    盛修頤沒什麼表示,東瑗則微微頷首。

    邵紫檀忙不迭走了出去。出了院子裏院子的角門,她憋在心裏的一口氣才喘了出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
    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