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184節 看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184節 看透字體大小: A+
     

    盛樂鈺的離世,給盛家攏上一層陰霾。

    盛夫人一直病着,東瑗和盛樂芸陪在她牀前,二奶奶葛氏和表姑娘秦奕每日都來請安,客氣問是否需要伺候。

    東瑗讓她們回去,她們也沒有堅持。

    而後東瑗才隱約聽家裏的下人議論,說二奶奶怕盛夫人也染了天花,不敢靠前。

    而表姑娘秦奕大約則是因爲怕遇着三爺,毀了她難得一遇的好姻緣。

    盛樂鈺停靈幾日,家裏請人唸經超度,就葬在城西的墳地裏。

    家裏的長輩都不好去送。

    盛樂鈺的小廝墨跡做了嗣子,替盛樂鈺扶靈出喪。

    陶姨娘哭得眼睛腫的睜不開,卻也不再胡鬧。邵紫檀每日陪着她,東瑗也免了姨娘們的晨昏定省。

    到了六月二十八日,盛樂芸喪禮後一天,來安進來把盛修頤的情況告訴東瑗和盛夫人:“世子爺燒兩日,卻沒有發出痘來。而後就慢慢好了。爺聽外面的赤腳大夫說,染了天花半個月之內肯定會發出來。爺說大約沒事,七月初二就回府。”

    盛夫人聽着這話,臉上有了幾縷神采。

    東瑗感覺提在心口的那口氣就落了下去。

    來安又道:“蘇媽媽活了下來,只是臉上破了相,不敢再進府來伺候。爺說把她送回老家,給她一筆銀子。”

    盛夫人微微頷首,並不說話。

    東瑗頓了頓,只得越過盛夫人,對來安道:“二少爺病着的時候,只有蘇媽媽寸步不離服侍他。蘇媽媽是我們府裏的忠僕。多給她一筆銀子,她家裏倘若有事在府裏做事,都提拔上來。這事現在誰做主?”

    讓府裏其他下人都看看,盛家絕對不會虧待每個忠心耿耿的人。

    來安道:“從前是世子爺管着,如今爺不在府裏,小的請示侯爺。再稟林大總管一聲,就能去辦。”

    東瑗道好。

    盛夫人看了眼東瑗,目光柔了一分,而後又慢慢闔眼休息。

    來安出去後。晚夕把這件事請示了盛昌侯。

    盛修頤出去整整十天,盛昌侯也想派人去打聽,卻又怕是不好的消息,所以寧願給自己留點盼望。直到今日來安說,他才知道盛修頤沒事。

    “你去賬上提二百兩銀子給蘇媽媽。告訴林久福,讓他派兩個得力的管事親自送蘇媽媽回鄉,把她安頓好再回來。以後她有什麼難處。只管來府裏告訴,盛家不會虧待她。”盛昌侯道。

    來安道是。

    來安走後,盛昌侯坐在太師椅上,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盛修頤弄來的偏方很管用。

    可盛樂鈺還是死了。

    他的病是被吳太醫耽誤了。

    而吳太醫聽說盛昌侯府的二少爺病逝,當夜就舉家逃走了,只留了幾個老僕在盛京看宅子。

    吳太醫祖上就是行醫的,他在太醫院任四品御醫,在京城還有兩處老字號的藥鋪。他逃走之前。把那兩家藥鋪的現銀也提走了。

    一日之間,哪裏能辦這麼多事?分明就是早有準備。

    盛昌侯派人去看了吳家宅子,的確是搬走了。沒留下什麼值錢的東西;而藥鋪的事,是盛樂鈺死後第三日下朝時,鎮顯侯薛老侯爺告訴他的。

    薛老侯爺說:“太傅,人莫要與天爭,節哀!”

    莫要與天爭,這話好似是在告訴盛昌侯,盛樂鈺的死是天災,勸他莫要難過。可往深處想……

    盛樂鈺的死,是不是一個警示?

    天家想要盛家家破人亡,只需一個小小手段。盛家就無力迴天。盛昌侯再勞苦功高,在新帝面前也有功高蓋主、老臣欺幼主的嫌棄。當年的蕭太傅,是元昌帝的噩夢。

    元昌帝自從中箭中毒後,身子一日日垮了下去。

    他到底能熬多久?

    盛昌侯前幾日還隱約聽說陛下半夜吐了一回血。年輕吐血,必無久命。他難道不怕自己突然離去,才八歲的太子被盛昌侯欺負?

    他很怕的。

    當年他的父皇就是那樣突然離去。給他留下了位高權重的大臣蕭衍飛,讓他飽受苦難。

    元昌帝倘若身子好,年輕有爲,他可能不會這麼早打盛家的主意。

    可是他身子越來越差,〖體〗內的餘毒折磨得他日漸憔悴。身爲三皇子的外加盛昌侯府,有個手握兵權的盛太傅,他怎麼能放心?

    盛昌侯靜靜坐着,腦海裏迴盪着薛老侯爺的那幾句話,居然能聽進去。倘若時間退回幾個月前,他可能覺得薛老侯爺是在詐哄他,讓他主動退出。

    而現在,他覺得那個歷經三朝的老人,給了他一句金玉良言:莫要與天爭!

    一個庶孫的離世,讓盛家內外院的人都感到窒息。

    可這只是個小小的災難啊。

    倘若繼續下去,盛家還會遭受怎樣的災難?

    經歷過這場小小災難,盛昌侯覺得自己對待家人的生離死別,沒有從前那般豁達。

    特別是盛修頤出去這幾日,讓他夜夜難以入眠。他甚至覺得只要老天爺把他的兒子留給他,他願意付出任何代價。

    如今,真的到了他要付出代價的時候了。

    他緩緩起身,走到書案前,攤開錦帛書寫奏摺:“……臣以老悖之年,忝在文武之列,悉數來往政績,未曾匡君臻於太平,臣有愧……臣之年邁,無力竭忠報效聖主,祈聖主恩寵,準臣退隱田園,含飴弄孫,此臣餘志!”

    長長的一篇奏摺,言辭懇切,沒有半句抱怨,字字真誠。

    寫完後,他緩緩坐下,心裏的某一處,空落落的。

    望着那滿是字跡的奏摺,壯志未酬的辛酸就涌了上來。

    最終,還是將奏摺封好,叫人遞了上去。

    而他自己則稱病不朝。

    奏摺送上去後,第二日早朝,陛下駁了回來,讓人傳了。諭。請盛太傅安心養病,朝中社稷還要仰望太傅扶持。

    這是試探,看看盛昌侯是否真心要歸隱。

    哪裏是要挽留他的意思?

    盛昌侯又上了一道奏摺,言辭更加懇切。可第二天又被駁回。

    盛昌侯便知道。陛下真的很忌諱他。甚至比盛昌侯自己想象的還要忌諱,他若是不退,只怕盛家遲早會赴蕭家的後塵。

    於是辭官之心越發盛了。

    第三道奏摺上去之後,陛下準了,賞賜他良田四千畝,黃金八百兩。

    聖旨下來後,東瑗正在服侍盛夫人喝藥。吃了一驚。

    盛夫人也吃驚,問東瑗:“可是出了事?”

    東瑗搖頭說不知。

    晚夕東瑗回了靜攝院,盛昌侯纔跟盛夫人道:“如今我算是看透了,什麼都比不上孩子們健康,一家人和睦。吃喝不愁,何必非要站在風口浪尖?當年咱們在徽州的時候,過的比現在舒心!”

    盛夫人原本就不懂這些,可她聽盛昌侯的語氣。好似辭了官是好事,她就放下心來。

    七月初二那日,天氣酷熱難耐。

    早晨就沒有風。毒辣的日頭照得人心裏發慌。東瑗帶着幾個姨娘和盛樂芸在垂花門前等盛修頤回府,薔薇立在一旁替東瑗撐傘。

    直到巳正,盛修頤才進內院,三爺和盛樂郝陪着他。

    才半個月,他消瘦得厲害,眼窩都陷進去了般,臉上瘦的沒有肉。從前的衣裳穿着,顯得寬大。

    東瑗的眼睛就溼了。

    陶姨娘已經抽噎着哭起來。

    盛修頤看到她們,表情清淡。

    東瑗幾人就紛紛給他行禮。

    陶姨娘看到盛修頤,淚珠簌簌落下來。打溼了整張臉。而盛修頤的目光並沒有落在她身上,而是看了眼東瑗。

    “日頭毒的很,你們回去吧。”盛修頤輕聲道“我還要去給娘請安。”

    說罷,就進了垂花門。

    東瑗轉身吩咐幾個姨娘回院子,而她自己則和盛樂芸。跟着盛修頤去了元陽閣。

    盛昌侯坐在東次間的炕上喝茶,好似漠不關心,手裏的茶卻半晌都未動;盛夫人坐在盛昌侯身邊,不時朝門口望去。

    二爺和二奶奶坐在一旁的太師椅上,大氣都不敢出。二爺很怕盛昌侯。

    丫鬟稟告說世子爺回來了,盛夫人由康媽媽和香櫞攙扶着,起身去迎接他。看到兒子消瘦得脫了形,盛夫人大哭起來:“頤哥兒,我可憐的兒啊…….”

    盛修頤就給母親跪下磕頭:“娘。”

    “快起來。”盛夫人哭着道。

    盛修沐就忙扶起盛修頤。

    進了東次間,盛修頤給盛昌侯行禮,盛昌侯只是不鹹不淡說了句回來了,就不再多言。

    二爺和二奶奶就起身給盛修頤行禮,盛修頤還了禮,一家人才坐下。

    而後,就留在了靜攝院用午飯。

    一家人都不怎麼說話。

    盛夫人打起精神,不停叫丫鬟給盛修頤夾菜:“頤哥兒,你多吃些。”

    盛修頤沒什麼胃口,看着碗裏的菜就有些爲難。

    盛昌侯道:“多吃些,瘦得像什麼樣子!”語氣很強硬,像平日裏教訓人一樣,可誰都聽得出他的關切之心。

    盛修頤心頭一酸,就端起碗吃了起來。

    吃了飯,陪着坐到半下午,日頭偏西纔回靜攝院。

    地上的塵土都燙人。

    到了楨園,盛修頤道:“誠哥兒還好嗎?”不等東瑗回答,就舉步進了楨園。

    一路上他都不跟東瑗說話,只顧埋頭走路,這是他問的第一句。東瑗沒有回答,他已經進去了,自己只得也跟着進了楨園。()



    上一頁 ←    → 下一頁

    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
    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