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182節 要聽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182節 要聽話字體大小: A+
     

    陶姨娘下了馬車,看到盛府門口懸掛着白幡,她就明白髮生了什麼。

    她是一路飛奔到了靈堂,鬢髮跑散了,繡鞋掉了一隻,淚水打溼了她的臉頰。纔出去不到三個月,她瘦的厲害。

    整個人清減了一大圈。

    奔至靈堂,看着香案後停放的棺槨,她的眼淚抑制不住,一頭栽了下去,昏死在靈堂之上。

    一旁管事的婆子忙把她扶了起來,擡回了她從前住的院子。

    東瑗一直在陪着盛夫人。

    自從早上聽到盛樂鈺的噩耗,盛夫人醒了就哭,哭得肝腸寸斷。昨日一整日未進食,又不曾睡好,又哭昏過去。等她再次醒來,東瑗跪着求她喝些牛乳。

    盛夫人本不想喝,可看着兒媳婦一張臉雪白,跪在自己牀前,求她喝點東西。她只得微微欠身,端過溫熱的牛乳緩慢喝了一口。

    眼淚掉在碗裏,蕩起小小漣漪。

    盛夫人忍着不適,喝了半碗,再也喝不下去。

    她雖然闔眼躺着,可眼淚不停從眼角滑落,打溼了枕巾。

    康媽媽陪在一旁,也偷偷抹淚。

    片刻,盛夫人又睡了過去。

    薔薇從靜攝院來,悄悄稟了東瑗關於陶姨娘的事。

    “已經回來了,昏死過去。媽媽們把她擡到了從前住的院子,她醒來就要尋繩子上吊。”薔薇低聲道。想着盛樂鈺的事,她眼裏也有些澀。

    家裏的孩子。盛樂郝年紀大了,盛樂芸又有些拘謹,只有盛樂鈺活潑可愛,很得衆人的喜歡。

    雖然他很受寵,記恨他的人卻不多。至少盛修頤這房的人,丫鬟婆子、姨娘們沒一個不喜歡盛樂鈺。

    東瑗回頭看了眼盛夫人,見她睡熟。就起身走了出去。叮囑香櫞和香薷還有其他幾個大丫鬟好好服侍後,東瑗和薔薇回了姨娘們住的小院。

    她們到了院子的時候,陶姨娘屋子門口站了好些人。都是這個院子裏的。

    屋子裏有哭聲。

    有人留意到東瑗和薔薇帶着丫鬟婆子們過來,忙給她們讓了道。

    衆人紛紛給東瑗請安。

    東瑗沒有理會,徑直進了陶姨娘的屋子。她雖然被送到了莊子上。可這屋子裏還留了丫鬟照拂,擺設一如往昔般。

    門口站着跟陶姨娘去莊子上的丫鬟荷香,還有幾個丫鬟,其中一個是邵紫檀的丫鬟蘭芝。

    衆人亦給東瑗行禮。

    荷香眼睛哭得紅紅的,幫東瑗打起氈簾,請她進屋。

    陶姨娘鬢角全散,濃密青絲泅開,披在肩頭。她一張臉瘦的很厲害,顴骨微凸,此刻更加楚楚可憐。

    邵紫檀和兩個婆子一起。抱緊了陶姨娘,幾個人都跌坐在地上。

    屋樑上的白綾微晃。

    看到東瑗進來,婆子們起身給她行禮。邵紫檀抱着陶姨娘,就沒有起身,只是恭敬喊了聲大奶奶。

    “地上涼。把陶姨娘扶到牀上去吧。”東瑗對邵紫檀道。她的聲音因爲哭泣和熬夜,變得嘶啞不堪,眼底亦是濃濃的淤積。臉色蒼白,嘴脣沒有半點眼色。

    東瑗承受的酸楚和痛苦雖然比不得陶姨娘,卻也是萬分辛苦。她昨日一整日沒有吃東西,亦沒有睡覺。整個人纔看着這般單薄虛弱。

    婆子們道是,要去扶起陶姨娘。

    陶姨娘卻甩開她們的手,轉頭緊緊盯着東瑗。

    那眸子似獵豹要將人撕碎了般,狠毒裏帶着難以遏制的恨意。

    “姐姐,你扶我……”她依舊緊緊盯着東瑗,卻向她伸出了手。

    幾個婆子和薔薇站在東瑗身後,陶姨娘的表情她們看在眼裏,各自心頭一顫。薔薇更是拉着了東瑗的胳膊。

    東瑗回頭,衝薔薇笑了笑,拍了拍她的手。

    薔薇擔心看在東瑗。

    東瑗衝她搖頭,上前一步,走到了陶姨娘面前。

    陶姨娘緩緩伸出手,攀上了東瑗的手。就在她握着東瑗手的瞬間,她猛然盤爬起來,粘在東瑗身上,拔出她頭上的金簪就往東瑗臉上刺。

    東瑗早已防備,抽身一躲,用力推試圖控制她的陶姨娘。卻低估了陶姨娘的力氣,那金簪從她面頰滑過,有種莫名的涼。

    陶姨娘還是被東瑗推得倒在了地上。

    東瑗那絕豔的臉上,一道明顯的血痕,血珠沁了出來。

    邵紫檀失聲尖叫起來。

    薔薇上前:“大奶奶……”

    東瑗心裏很清楚,不過是被滑了一下,破了皮而已,並沒有弄出深傷口。況且這張臉給她帶來的痛苦還少嗎?

    東瑗甩開薔薇的手,上前一步,又走到陶姨娘跟前。

    陶姨娘看着她臉上冒出血珠的傷痕,心裏痛快極了,怒極反笑的笑容,令她面目有些猙獰。

    “你心裏的痛,緩解了嗎?”東瑗的眼眸似一潭平靜的湖水,靜靜落在陶姨娘臉上,卻有股子煞氣,“你還想尋死嗎?劃破了我的臉,你可覺得痛快?”

    陶姨娘原本緊緊盯着她,卻被她反而緊盯、句句逼問弄得心裏慌亂。她心裏的痛怎麼可以緩解?

    那是她的兒子,是她十月懷胎生下來的孩子!

    就這樣沒了。她只是被送出去三個月不到,活生生的孩子就沒了,再也不會笑着喊姨娘了……

    陶姨娘眼眶裏溢滿了淚珠。

    東瑗緩緩蹲下身子,靜靜看着陶姨娘:“來,舉起你手裏的金簪……”她伸出纖柔的十指滑過自己另一邊臉頰,“從這裏一直滑到底,我這張臉就毀了。你恨它嗎?”

    陶姨娘震驚望着東瑗,她就這樣蹲在自己身前。這樣低聲誘惑着自己毀了她的臉。

    她恨薛氏的臉!

    因爲她的臉,盛修頤喜歡她,甚至不能容忍自己對她背後有小動作;因爲她的臉,陶姨娘被送到莊子上去,不能見孩子最後一面。

    她心頭一狠,手裏的金簪又舉了起來。

    薔薇的心倏然就提起來了。

    邵紫檀捂住口。

    屋子裏的婆子們悄悄靠近陶姨娘的背後,想着抱緊她。把她手裏的金鑽奪下來。

    而東瑗,卻微微揚臉,把臉湊近陶姨娘。冷笑道:“來啊,毀了它,你就可以回到從前的生活。你就可以得到世子爺的獨愛。你就可以換回鈺哥兒。你就可以實現你夢寐以求的東西!”

    陶姨娘的手卻微抖。

    不。不!

    她差點中了薛氏的詭計。她就算毀了薛氏的臉,她的鈺哥兒也不能活過來。她因爲行兇主母,可能要被趕出去,從盛家的宗族上除名。她的鈺哥兒,可能還要記在薛氏名下。

    從前的生活……

    從前盛修頤對她,除了每月固定來她這裏歇三夜之外,和現在有何不同?從前他也是冷着一張臉,鮮少在她面前說話。

    他從來不曾獨愛過她。

    並不是薛氏來才奪了她陶氏的寵愛。

    因爲她一直就沒有!

    陶姨娘的手縮了回去。

    東瑗卻一把攥住了她的手,厲聲問她:“爲什麼不敢?你不是想死嗎?既然想死,把我殺了。既出氣又可以成全你想死的心?你不是想死嗎?你爲何不動手!”

    她攥住陶姨娘的手,把那金簪往自己臉上鬆。

    陶姨娘卻拼了命往回縮。

    東瑗猛然一放手,陶姨娘跌了一跤。

    “很好,你不想死!”東瑗站起了身子。蹲得久了,她眼前黑了一陣。片刻才緩過來,對陶姨娘道,“既然不想死,就不要弄這套把戲!鈺哥兒沒了,這個家裏沒有人不傷心……”

    她說着,眼裏就有了淚。

    東瑗不想在陶姨娘面前哭出來。這樣顯得多麼假慈悲。陶姨娘一定會這樣認爲。

    她努力斂去了淚意,才繼續道:“……夫人哭昏好幾回;世子爺連夜替鈺哥兒熬藥,可能也染上了天花,生死未卜;侯爺既要處理朝中事,還要處理鈺哥兒的喪事。這個家裏沒有人會看你演戲。你若是想鈺哥兒安安靜靜的走,給我老實點!”

    她的聲音嘶啞着,卻一字字說的極其清晰。

    陶姨娘狠狠看着東瑗。

    在陶姨娘眼裏,她一直是個才滿十六歲的小姑娘。可是這樣的一番話,讓陶姨娘倏然對她有種懼怕。

    她說世子爺連夜替鈺哥兒熬藥……

    “你說的是真的……”陶姨娘哭了出來,哽咽着問東瑗,“世子爺陪着鈺哥兒……他不是一個人走的…….世子爺,他”

    “世子爺……”東瑗嗓子嘶啞得更加厲害,“鈺哥兒不是一個人走的。你還想鬧嗎?還要讓鈺哥兒尚未走遠的靈魂不安嗎?”

    陶姨娘猛然愣住。

    好半晌,她纔回神,胡亂抹了眼淚,對邵紫檀道:“對,對……我不能讓鈺哥兒看到我這樣…….我不能哭,讓鈺哥兒捨不得……”

    一邊抹淚,可眼淚卻越摸越盛。

    東瑗撇過頭,快速將眼角忍不住滑下的眼淚抹掉,才轉頭對邵紫檀道:“邵姨娘,我還要照顧夫人,陶姨娘這裏,你多照看。”

    邵紫檀道是。

    東瑗這才帶着薔薇,回靜攝院去。

    走到院門口,她倏然覺得腦袋裏很重,放佛有隻萬花筒在眼前綻開,五顏六色的很詭異。

    她想伸手拉住薔薇,卻感覺世界是昏暗的。

    等她再次醒來,她躺在靜攝院的牀上,衣裳都未脫,羅媽媽手裏端了熱水,正要喂她。

    東瑗卻一骨碌坐了起來:“我睡了多久?”()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
    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