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181節 殞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181節 殞落字體大小: A+
     

    東瑗到了元陽閣,先用帕子摸盡眼角的淚,才進了東次間。

    盛夫人焦急等東瑗回來。

    盛昌侯沒有再踱步,而是坐在臨窗大炕上,表情有些頹靡。他很少會有這樣深沉的表情,看上去很蒼老,讓人心裏發酸。

    “芸姐兒如何了?”東瑗顧不得多想,盛夫人就迎上來問。

    東瑗就把盛樂芸的情況說了一遍。

    盛夫人一聽盛樂芸沒事,大大舒了口氣,眼淚又簌簌落下來。她一整日不曾幹淚,眼睛有些紅腫了。

    東瑗勸她莫要傷心,把對牌拿出來還給盛夫人。

    盛夫人看了一眼,又瞟了瞟盛昌侯,才道:“你先收着吧。娘最近哪有心思管家裏的瑣事?有什麼事,你和康媽媽商量着辦吧。”

    東瑗也不由看向盛昌侯。

    盛昌侯恍若不覺。

    盛夫人又暗示她收下。

    東瑗道是,收了起來。

    三爺盛修沐後腳也進了元陽閣的東次間。他把盛修頤進去替盛樂鈺熬藥的事說給盛昌侯和盛夫人聽。

    盛夫人愣住,既心疼兒子,又念着孫子,一時間反而不知說什麼,嗚嗚哭了起來。

    盛昌侯擡眸看了眼盛修沐,那目光別樣的深長。

    盛修沐以爲父親又要罵他,垂首不語,等着挨訓。從小就被父親罵慣了,盛昌侯的罵聲對盛修頤和盛修沐而言,跟普通的問候沒有差別。

    盛昌侯這次卻沒有罵他,而是長長嘆了口氣,有種莫名的寂寥。

    三爺有些吃驚。

    盛昌侯半晌才道:“古人說,嚴父出孝子。我對你們兄弟很嚴厲,也是盼望你們成材。頤哥兒自幼就是悶葫蘆脾氣,問他什麼都不說。我又耐不下心和他慢吞吞說話。每日都有訓斥,時常有打罵。多少年過去了,我都不知道自己的兒子心裏在想些什麼……”

    三爺心頭一酸。自從上次生病以來。父親經常間露出這樣的老態,叫人瞧着就捨不得。從前那麼跋扈的一個人啊,真的認老了嗎?

    “爹爹,大哥不會做糊塗事。”盛修沐言不由衷安慰盛昌侯。“您放心吧,他不會有事的,鈺哥兒也不會有事。”

    這樣的話,空洞,沒有一點說服力,盛修沐自己都不信。

    怎奈他沒有像大哥那樣讀很多的書,不會引經據典。

    “我總說他溺愛孩子……”盛昌侯放佛聽不進盛修沐的話。只顧自言自語,“如今想來,作爲父親,他遠遠比我強啊。”

    盛修沐一時間不知該接什麼話。

    東瑗在一旁聽着,盛夫人又在哭,眼淚放佛能傳染般,她的眼眶溼潤了。

    夜越來越深,東瑗一直在元陽閣。沒有回靜攝院去,亦不曾去看誠哥兒。

    她的心很重,眼睛一直髮澀。

    牆上的自鳴鐘一點點挪動。到了亥初,盛修頤依舊沒有從盛樂鈺的院子裏出來。

    盛夫人有些困了,打着哈欠。

    東瑗勸她進去睡會,她搖頭,在東次間臨窗大炕上上歪着假寐。而東瑗、盛昌侯、盛修沐三人,既不覺得餓,亦沒有睡意。

    屋子裏靜悄悄的。

    香櫞在門口張望,東瑗看到了,就起身出來。

    “大奶奶,落鑰嗎?”香櫞問東瑗。

    東瑗頷首。讓內院先落鑰。而後想起什麼,問香櫞:“我身邊還有誰在這院子裏服侍?”

    薔薇被東瑗罵了出去,她不知道誰來接了薔薇的班。

    “是碧秋。”香櫞道,“大奶奶,要喊她過來服侍嗎?”

    東瑗頷首。

    香櫞出去喊了碧秋,而後纔去吩咐內院各處的婆子們落鑰。

    東瑗對碧秋道:“你去趟外院。就說裏面問,陶姨娘大約什麼時候能到盛京。”

    碧秋道是,轉身喊了兩個靜攝院一起來的小丫鬟提着燈籠陪同,去了外院。

    過了一炷香的功夫,碧秋纔回來,對東瑗道:“林大總管親自告訴奴婢的話,說陶姨娘的車子,快的話,明天中午就能到,遲些的話明天落日前也能趕到。倘若路上有事,就不好說了……”

    東瑗微微蹙眉。

    她在元陽閣一直等着。

    而後她和盛修沐,盛昌侯都坐在太師椅上打盹,盛夫人斜倚在臨窗大炕上睡着了,卻好幾次被噩夢驚醒。

    雞鳴時分,外頭被月色照得明晃晃的。盛夫人迷迷糊糊中,好似聽到了鈺哥兒銅鈴般脆響響亮的笑聲。

    他天天笑着,奶聲奶氣喊着祖母,往盛夫人懷裏爬,好像只有三四歲的模樣。長得好看,一雙眼睛比天邊星星還要灼耀。從小就不愛哭,笑起來讓人心裏暖暖的。

    自從盛樂郝去了外院,盛夫人孫兒繞膝的快樂,都是盛樂鈺給她帶來的。

    祖母,祖母…….

    耳邊響着這樣清脆的童聲。

    盛夫人脣角有了笑意。

    猛然,一聲哭天搶地的淒厲哭聲透破蒼穹,在黎明的盛府格外清晰。東瑗和盛昌侯、盛修沐都很有警惕,哭聲一起,他們就被驚醒了。

    盛夫人亦從夢裏醒來。

    那哭聲又隱了下去。

    漸漸的,又腳步聲從盛樂鈺的院子那方傳來,雜交着高低不齊的哭吼。

    東瑗一個激靈,居然比服侍的丫鬟們快一步,衝了出去,打開了院門。服侍的丫鬟婆子們全醒了,跟着出去。

    幾個婆子們提着燈籠,從盛樂鈺的院子那裏走來。

    一邊走一邊哭。

    元昌六年六月十七,盛家二少爺盛樂鈺卯初一刻死於天花,終年六歲零五個月。

    盛夫人聽到報喪的婆子們,眼前一黑,昏死過去。

    盛修沐忙扶住了母親。

    盛昌侯快步往盛樂鈺的院子去,東瑗緊跟其後。

    院子門口停了一輛馬車,盛修頤因爲起爐子弄得滿臉是灰,髮簪早已不知去了何處,頭髮散落下來。他衣裳皺巴巴貼在身上,似逃荒而來的災民。

    他手裏。抱着一個斷了氣的孩子。

    東瑗腳發軟,眼淚似斷了線的珠子,滴滴滾下來。

    盛昌侯同樣腳步一頓。

    “別過來!”盛修頤看到父親和東瑗帶着丫鬟們奔過來,大聲喊道。“別過來!”

    東瑗停住了腳步,她覺得眼前有什麼東西在晃動,有種天旋地轉的暈眩。跟過來的香櫞忙扶住了她。

    盛昌侯胸腔激烈起伏着,嘴脣蠕動,半晌不知該說什麼。

    藉着明亮的月色,東瑗能看清盛修頤滿臉是淚。

    他的聲音也帶着哽咽:“爹爹,替鈺哥兒做個衣冠冢吧。他的屍身。孩兒帶到莊子上去焚葬。鈺哥兒的院子燒掉,他用過的東西也燒掉吧。我若是沒事,半個月後就回來;我若是半個月沒有回來,你們去河北青縣的莊子上找我……”

    他有可能也染了天花,所以不能呆在府裏。

    染了天花,倘若熬不過,最多隻能拖半個月。

    東瑗緊緊捂住脣,纔沒有哭出聲來。

    眼淚卻模糊了視線。一顆顆豆大的淚珠滾落下來,打溼了她的臉頰。她看着不遠處的那個那人,頎長的身子彷彿鍍上一層光暈。清晰又朦朧。

    她任由磅礴淚水滾滾而落。

    盛昌侯半晌纔開口:“頤哥兒,早日回來,爹爹在門口接你。”

    聲音裏有掩飾不住的哽咽。

    眼角的老淚就滑過了臉龐。

    盛修頤頷首,把盛樂鈺放在馬車上,又轉身把盛樂鈺的乳孃蘇媽媽扶上了馬車。

    蘇媽媽已經染上了,臉頰上的痘化了膿,身子已經拖得走不動路。

    來安趕着馬車立在一旁。

    盛修頤卻用袖子捂住鼻口,纔對來安道:“你退後,把馬鞭放在車上。”

    來安大驚,跪下哭道:“世子爺。您讓我侍候您。您讓我替您駕車。”

    盛修頤搖頭,不再多言,只是定定看着來安。

    來安忍不住哭起來,給盛修頤磕了三個頭,才起身退到一旁。

    “阿瑗,在家裏服侍好娘。”盛修頤又高聲對東瑗道。頓了頓,又道,“照顧好孩子們。”

    東瑗再也忍不住,放聲哭了出來。

    眼淚讓視線裏的一切變得那麼不真實。

    馬車緩緩駛了出去,聽到車輪壓過地面的聲音,東瑗只覺得全身的力氣似被抽乾。她再也無力支撐自己,癱軟了下去。

    幾個婆子們忙來扶她。

    盛昌侯看着馬車在晨曦中漸漸走遠,他不由腳步緩慢,一步步跟着上去,一直到馬車不見了蹤跡,他才頹廢般扶住角門,扶住牆壁的手上青筋暴突出來。

    背,無力的佝僂了下去。

    好半晌,他才起身去了外院。

    沒過半個時辰,外院的小廝們已經把盛樂鈺的院子澆了桐油,各人手裏一隻水桶,防止火勢蔓延。

    連着盛樂鈺院子的幾處小閣樓也被澆上桐油。

    盛昌侯一聲令下,熊熊大火騰勢而起,整個內院滾滾濃煙。

    次日,整個京都都知道盛昌侯府清早發了火,大火燒了將近兩個時辰,才漸漸熄滅。

    盛夫人躺在牀上,已經不能說話了,只知道幹流着眼淚。

    盛昌侯親自安排盛樂鈺的葬禮。

    因爲還是孩子,不曾有子嗣,盛樂鈺的葬禮不宜過於張揚。盛昌侯擇準停靈三日。三日後開喪,請二十四名衆禪僧在大廳上拜大悲懺,超度前亡後化諸魂,以免亡者之罪。另設一罈,請十八名位全真道士,打解冤洗業醮。

    定在六月二十七日發喪。

    一切安排妥當,到了中午子時,靈堂外傳來女子淒厲的哭聲:“鈺哥兒……”

    陶姨娘回來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
    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