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180節 誤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180節 誤會字體大小: A+
     

    衣香

    盛夫人再也坐不住了。

    她起身就要往盛樂芸那裏去。

    東瑗拉住她,她就推東瑗:“要是孩子們都有事,我留着這老命做什麼?”

    盛修沐上前也摟住盛夫人的肩頭:“娘,您不能去。”然後回頭問東瑗,“大嫂,我大哥呢?”

    東瑗就把盛修頤出去尋藥的話,告訴了盛修沐。

    “娘,您把對牌給我吧,芸姐兒院裏的事,我來安排……”東瑗望着盛夫人,目光前所未有的清澈鎮定。

    因爲知曉盛家和薛家在朝中勢力不同,東瑗嫁到盛家這些時日,從來未表示過想當家。

    她知道盛昌侯一定不會同意。

    而盛家內宅很多大事,都是盛昌侯幫着盛夫人拿主意。

    因爲朝廷和皇后、太子之位的緣故,盛昌侯對東瑗一直不信任,東瑗很清楚。

    可如今薛家已經取得了後族地位,盛家倘若還想要三皇子榮登大殿,無疑是把整個家族架在火上。

    盛家已經無資本同薛家爭儲君之位了。

    現在,盛昌侯應該試着把管家的權利交給東瑗了,試着相信東瑗了。假如他還是不肯相信東瑗,東瑗會覺得盛昌侯仍是不死心,她在盛家也不會有好結果,她也該死心了。

    盛夫人聽着東瑗的話,微微一愣。

    而後,她看向盛昌侯,在問盛昌侯的意見。

    盛昌侯滿腔怒意,此刻卻腳步微頓。他回眸看了眼東瑗,只見東瑗也看着他,臉上有種堅毅果敢,甚至有種詢問。

    她在等盛昌侯點頭。

    ¤ тt kan¤ co

    盛昌侯想起她安排盛樂鈺院子里人出府的事,又想起盛修頤在他生病期間的孝順照顧,還想起盛修頤三十而立尚未取得半點成就,爲了家族隱沒這些年的辛苦,心裏的一角倏然就軟了。

    他衝盛夫人點頭。道:“你把對牌給頤哥兒媳婦,讓她去辦。你有一把年紀,還操心什麼?”

    哪怕是爲了兒子,也該試着接受這個兒媳婦。

    況且臨危受命。薛氏東瑗有這個膽子在此刻提出讓她管事,說明她很誠心替盛家辦事,而不是隻想要盛家內宅的權利。

    這一點讓盛昌侯對薛東瑗改觀了幾分。

    每個人都喜歡成就,卻也怕麻煩。能在危難時刻挑起重擔的,都是中流砥柱者。

    盛夫人回神,讓康媽媽把管家的對牌給了東瑗,然後道:“讓康媽媽幫襯着你……”

    旁人家娶了長子媳婦進門。都是媳婦幫襯着管理宅院,盛家因爲盛昌侯不喜歡東瑗,盛夫人幾次提出讓東瑗管家,盛昌侯都嚴詞拒絕。

    如今盛昌侯居然同意了,盛夫人應該開心纔是。可滿腦子都是孩子們的事,她沒有半點心思去想東瑗這件事。

    東瑗頷首道是,接了對牌,和康媽媽去了盛樂芸的院子。

    路過盛樂鈺院子時。院子裏大門緊閉,門口掛着兩盞燈籠,光線幽淡。幾個管事媽媽站在院門口。不敢進去。她們都是康媽媽安排在這裏的,倘若有事,就要進去服侍。

    這幾個人面上都有懼色。

    看到康媽媽和東瑗過來,幾個婆子都祈求般望着東瑗。

    東瑗咬了咬牙,撇過頭去,不看她們。

    快步到了盛樂芸的院子,只見檐下坐着兩個小丫鬟在納涼,滿屋子點了燈籠,丫鬟們雖靜悄悄,卻也無異常。

    看到東瑗和康媽媽帶着一羣丫鬟們進來。盛樂芸的丫鬟都愣住。

    小丫鬟忙進去通稟了盛樂芸和戴媽媽。

    戴媽媽先迎了出來,滿面是笑給東瑗和康媽媽請安。看着她的樣子,倒不見慌張,唯有些諂媚。

    東瑗心頭滑過戴媽媽被陶姨娘收買的念頭,又快速轉到了盛樂芸身上。

    盛樂芸也走了出來。

    她梳了雙髻,頭上簡單插了支迦南香折枝海棠木釵。耳朵上墜了兩粒小米珠,穿着粉紅色錦雲稠夏衫褙子,月白色挑線襴裙。面容白淨,臉頰紅潤。她看到東瑗和康媽媽以及身後跟着的人,目露不解。

    特別是東瑗頭髮微散的模樣,更加讓盛樂芸驚訝了。

    她屈膝給東瑗行禮。

    康媽媽看了眼東瑗,同樣不解。二爺怎麼說大小姐染了天花?瞧着這模樣,不像是生病了的。

    東瑗心裏同樣疑惑,眉頭微蹙。

    盛樂芸卻急了,她行禮後,不是先請東瑗進去坐,而是上前焦急問:“母親,您這麼晚來,是不是鈺哥兒…….”

    “沒有,芸姐兒!”東瑗勉強撐起了淡笑,“你沒事吧?聽說你不舒服……”

    盛樂芸臉微紅,回頭瞪了她的丫鬟睡蓮一眼。她還以爲是睡蓮去告訴了祖母呢。

    東瑗和康媽媽就更加不解。

    戴媽媽上前,熱情請東瑗和康媽媽進屋去坐。鈺哥兒被診斷是天花之事,也是今日,府裏其他不敏銳的人,還當盛樂鈺是在出痘。

    小孩子出痘不算大病,都有那麼一遭,戴媽媽不甚在意。

    東瑗和康媽媽就進了屋子。

    盛樂芸上前,低聲對東瑗道:“母親,您頭髮散了……”

    東瑗微微擡手,摸了摸鬢角,真的有幾縷青絲鬆了下來。

    戴媽媽、水仙、睡蓮請了東瑗和康媽媽往東次間坐。東次間點了幾盞高燭,屋子裏明亮,炕几上放着針線簸籮,裏面放了繡架,是盛樂芸正在學着扎花。

    東瑗的心已經放了下來。

    是誤傳。

    盛樂芸根本沒有染上天花。

    她心裏一鬆,盛樂芸就拉她的胳膊,把她拉到內室她的梳妝檯前,又讓睡蓮和水仙幫着東瑗抿頭髮。

    東瑗就趁機問她:“芸姐兒,你真的沒有不舒服?蕙姐兒說你不太好……”

    盛樂芸尷尬搖頭,說沒有。

    睡蓮在一旁笑道:“大奶奶,是二小姐誤會了。咱們姑娘是來了月信,昨日正說反胃,不太想吃東西,身上不自在,在牀上歪着。二小姐來玩。姑娘說不舒服,二小姐就以爲生病了呢。”

    東瑗微微吃驚。

    這麼小的孩子就來了月信啊?

    盛樂芸不是才滿十一歲嗎?

    東瑗記得自己兩輩子都是十四歲纔有了月信的。

    原來是這樣一場誤會!

    二爺夫妻倆不問清楚了,就把盛樂蕙抱去看太醫…….東瑗坐着,任由水仙幫她把鬆了的鬢角重新抿上。

    盛樂芸沒事。她的心鬆了一半。

    可是盛樂鈺……

    夜色漸濃,暮野四合,東瑗見盛樂芸根本沒事,拉着她的手道:“早些歇了。夜裏拿針線,對眼睛不好。”

    盛樂芸道是。

    回去的路上,又要路過盛樂鈺的院子。她依稀聽到了孩子的哭聲,不知道爲何。心頭就是一顫。

    盛樂鈺出痘,東瑗可以不去看他,因爲出痘對於孩子是小病,並無性命之憂;而東瑗是大人,在感冒都可能會死人的醫療條件極低下年代,大人染了痘會出事。

    明知他沒有大事,還讓自己冒着生命危險去看他,東瑗不會做這樣的傻事。她真的很惜命。

    可盛樂鈺並不是出痘。他是天花。

    他也有性命危險。

    情況就不同了。

    東瑗停住了腳步,耳邊真的放佛聽到了盛樂鈺的哭聲。

    康媽媽一震,忙拉住了東瑗的胳膊。低聲道:“大奶奶,您要做什麼?”

    東瑗回神,無力看了眼院門,聲音有些溼:“不做什麼。快回去稟告夫人,說大小姐沒事,讓夫人放心。”

    康媽媽這才鬆了口氣,和東瑗準備回元陽閣。

    卻見盛修頤和盛修沐兄弟快步走來。

    兄弟二人手裏各自提了一個小筐,全是藥材。

    他頭髮上被汗溼,又沾了灰塵,衣裳也溼了。緊貼着後背,很狼狽。看到東瑗,他問:“芸姐兒怎麼樣了?”

    東瑗忙把誤會之事,告訴了盛修頤。

    盛修頤和盛修沐神色都鬆了幾分。

    “開門。”盛修頤不再看東瑗,對守門的婆子道。

    那婆子忙顫顫巍巍把門開了。盛修頤接過盛修沐手裏的藥,轉身對他道:“既然芸姐兒那裏是誤會。你就不用去了,回去服侍娘。”然後對東瑗道,“你也回去服侍娘……”

    他要親自照顧盛樂鈺。

    可是天花並不分大人還是小孩子,只有染上了就有性命之憂。

    盛修沐吃了一驚。

    東瑗的眼淚漫了上來。

    她咬了咬脣,聲音啞了:“天和,辛苦你。”

    說罷,她轉身朝元陽閣走去。

    盛修沐看着東瑗轉身就走,居然不攔住盛修頤,他更加失色,上前一步對盛修頤道:“大哥,你讓婆子們替鈺哥兒煎藥……”

    大門哐噹一聲,就這樣關上了。

    盛修沐後面的話,全部哽在喉嚨裏。

    沒有誰想死。

    這些婆子們也不想死,盛修頤更加不想死。

    可盛樂鈺是他的兒子。自從知道了被誤診,他就明白生氣、發怒、甚至打死太醫,不能彌補任何事,盛樂鈺已經到了危險的地步。

    他需要把生氣、發怒的時間,用來尋找可能救活盛樂鈺的機會。

    東瑗沒有攔他。

    她並不覺得庶子低賤,不值得父親爲他冒險。

    她明白盛修頤的心思。他愛孩子,愛自己的每一個孩子。並不是只有東瑗的孩子。

    假如該是她應該承受的災難,假如盛修頤和盛樂鈺都不能活下來,東瑗也會告訴誠哥兒,他的父親是天下最稱職的父親!

    她幾乎是奔跑着逃離這院子,回了元陽閣。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
    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