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179節 護子(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179節 護子(3)字體大小: A+
     

    康媽媽辦事迅速,把盛樂鈺院子裏的丫鬟婆子們,除了盛樂鈺的乳孃蘇媽媽之外,全部送了出去。

    盛夫人哭了一場,漸漸緩過來,也有了些主見,對丫鬟香櫞道:“你快去外院,讓小廝們尋了侯爺回來。”

    香櫞忙道是,急急去了。

    盛夫人又對東瑗道:“我去看看鈺哥兒……”

    東瑗拉住她不鬆手:“娘,天花會傳染,您不能去”

    盛夫人眼裏的淚又涌了上來:“孩子定是難受極了。他自幼在我跟前,倘若他有個好歹,我總不能……”

    後面的話就哽咽住了。

    總不能最後一面都沒有瞧見。

    東瑗想起那可愛活潑,隨時會往她懷裏鑽的盛樂鈺,眼淚就打溼了眼眶。她依舊拉着盛夫人:“娘,我幫您去看看。好不好,我回來告訴您,我年輕,扛得住”

    盛夫人不同意:“你沒有出痘,去看就更加危險。阿瑗,你也是做母親的,你還有誠哥兒。再說,這個家裏,唯有你絕對不能有事。倘若你有事,頤哥兒這克妻之名,就再也洗不清了……”

    東瑗微愣。

    她頓了頓,依舊拉着盛夫人,就是不讓她去。

    盛夫人知道東瑗是爲了她好,可心痛如刀絞般,想着盛樂鈺,眼淚就滿是淚,怎麼都止不住。

    東瑗陪着她哭,拉着盛夫人不讓去。

    薔薇和香薷在一旁服侍,見東瑗和盛夫人哭得厲害,東瑗拉住盛夫人,薔薇想了想,上前一步跪下道:“夫人,奶奶,我去看看二少爺吧。您二位放心,我回來告訴您……”

    盛夫人愣住,看着跪在地上的薔薇。語氣是那般誠懇。

    鈺哥兒得的的天花,衆人恨不得躲得遠遠的,這丫頭卻說她要去看看。

    盛夫人看了眼東瑗。

    東瑗滿臉淚痕,卻是面容一肅:“大膽。我和夫人說話,哪有你插嘴的道理出去”

    薔薇快速擡眸,看了眼東瑗。

    東瑗目光被淚水洗過,眸子烏黑明亮,卻異常的堅決:“讓你出去”

    薔薇心裏放佛被什麼擊中,有說不出的痠麻,讓她眼裏有淚。奶奶是不想她去送死。才這樣吼她。

    她跟在奶奶身邊這些年,豈會不知奶奶的脾氣?

    盛夫人嘆了口氣,對薔薇道:“好孩子,我和大奶奶都知道你衷心。你回去照看誠哥兒吧,大奶奶都出來一整日,不知誠哥兒如何了。”

    薔薇只得站起身子,慢慢退了出去。

    香薷一時間不知該如何是好。

    她要不要也跪下,說去看二少爺?可是她不敢。她還有娘和老子。她總不能爹孃跟前尚未盡孝,就做了枉死鬼。她是下人,可她是元陽閣的下人。不是盛樂鈺院子裏的下人。

    倘若夫人有事,她就算死了也是值得的。

    至於二少爺……

    香薷偷偷擡眼去看盛夫人和東瑗,卻發現兩人並未看自己,她的心才落了下來。

    另外幾個服侍的一等丫鬟也全部斂聲屏氣,生怕被夫人喊出去看二少爺。

    滿屋子裏的人都垂了頭。

    到了酉正,已經黃昏,金燦燦夕照把院子染的金黃璀璨,盛昌侯快步走回來,渾身似批了金黃色的錦衣。

    他進了東次間,看到東瑗正拉着盛夫人的胳膊。兩人坐在炕上,皆有鬢髮微散,淚痕面滿。

    “怎麼回事?”盛昌侯問盛夫人。

    盛夫人見盛昌侯回來,好似有了依靠,心裏強撐着的防線一鬆,已經顧不得了。倏然就放聲大哭,哪裏還說得出話來?

    盛昌侯眼裏就有了痛色,咳了咳才道:“別哭,到底怎麼回事?”

    東瑗只得開口,把盛樂鈺出天花被誤診爲出痘的事,告訴了盛昌侯:“今日發出來了,吳太醫纔看得出是天花。從前未發出來,他還說是出痘……”

    盛昌侯頓時就雙眸赤紅:“那個混賬東西來人”

    他身後跟來的小廝忙上前。

    “去把太醫院給我砸了把姓吳的太醫給我揪出來,老子要剮了他”盛昌侯聲音狠戾陰毒,對那小廝說道。

    他發怒的樣子,似被觸怒的猛豹,渾身的毛髮皆豎起,東瑗一句話也不敢勸,只是扶住大哭的盛夫人。

    那小廝忙道是,急忙跑了出去。

    盛昌侯在東次間來回踱步,又問東瑗盛修頤去了哪裏。

    東瑗道:“世子爺說民間赤腳大夫那裏可能有偏方,他去尋藥去了。”

    盛昌侯沒有再說話。天花一向無藥可醫,需得自己慢慢熬着,燒退了下去,才能好起來。

    他也束手無策。

    他原本不信民間赤腳大夫的,可此刻有個盼望總比什麼都不做強些。

    “侯爺,侯爺,我也看看鈺哥兒去。”盛夫人哭得厲害,“我真怕……”

    盛昌侯這回沒有妥協,他回眸盯着盛夫人:“糊塗天花會傳染,這個時候婦人之仁,是要害死咱們全家嗎?”

    在徽州的時候,有個鄉紳人家,就是孩子出天花,孃親和祖母忍不住去看,最後也染上了。身邊服侍的人,也跟着全部染上。最後只有幾個下人活了下來。那些養尊處優的太太們和身子弱些的丫鬟們全部死了……

    所以盛夫人一聽天花,就覺得是就活不成了。

    盛昌侯自己吼完盛夫人,才猛然想起什麼,對屋子裏服侍的香薷道:“你去把鈺哥兒院子裏的丫鬟婆子都給我叫在一起,全部關起來,誰都不準踏出院門你親自去把院子裏上鎖。”

    東瑗道:“爹爹,人已經送到莊子上去了……”

    正說着,康媽媽回來了,把盛樂鈺院子裏的丫鬟婆子們已經出了盛昌侯府側門的事稟告了盛昌侯。

    盛昌侯看了眼東瑗,含混嗯了一聲。

    盛夫人的哭泣慢慢才止住。

    東瑗和盛夫人中飯就沒有吃,現在已經過了晚飯的時辰,兩人都不覺得餓。屋子裏被一種無形的氣壓攏住,誰也不敢說話。

    片刻,二爺盛修海和二奶奶葛氏帶着二小姐盛樂蕙來了元陽閣。表小姐秦奕也聞訊趕來。

    盛昌侯煩躁看了他們,怒道:“都來這裏做什麼,看熱鬧?”

    二爺盛修海嚇了一跳,二奶奶也面露懼色。秦奕更是不敢吭聲。

    “都回去”盛昌侯絲毫不留情面,“各人管好自己屋裏的事,都給我老老實實呆在院子裏,不準到處走。”

    幾個人忙道是,出了元陽閣。

    回去的路上,二奶奶低聲對二爺道:“鈺哥兒是不是真的不行了?你瞧見娘和大嫂的模樣沒有?兩人那樣狼狽,頭髮散了都不知道叫人收拾收拾……”

    二爺只是覺得薛東瑗鬢髮斜垂、梨花帶雨的模樣特有風情。叫人瞧着就軟了,心裏感嘆盛修頤好豔福。聽到二奶奶的話,他回神,不快道:“別胡說倘若叫人聽去,還以爲你咒鈺哥兒”

    二奶奶撇撇嘴。

    盛樂蕙牽着母親的手,擡眸問二奶奶:“娘,我能去看看大姐嗎?我昨日去看她,她說不舒服……”

    盛樂芸不舒服……

    二奶奶猛然想起盛樂芸整日和盛樂鈺在一起。前幾日她還進去看過盛樂鈺,那麼她不舒服,不會是……

    “不行”二奶奶神色都變了。忙彎下腰摸着盛樂蕙的胳膊,焦急問,“蕙姐兒,快告訴娘,你有沒有哪裏不舒服?”

    二奶奶這番焦急,二爺也順勢想到了二奶奶所慮問題,放佛一瓢涼水當頭澆下,人猛然一個激靈。他推開二奶奶,一把抱起蕙姐兒:“走,快送去太醫院瞧瞧”

    盛樂蕙被父親抱起來。又見父母皆是神色慌張,摸不着頭腦,疑惑問道:“我沒事啊。是大姐姐不舒服”

    二奶奶急的只差哭了。

    要是盛樂鈺的天花過給了盛樂芸,盛樂芸再過給了蕙姐兒,二奶奶真要把陶姨娘給撕碎了

    下作東西,生下來的小下作東西害人

    夫妻倆不顧家裏下人怪異的眼色。二爺等不及去請太醫,直接抱着盛樂蕙出了內院。

    二奶奶也顧不上戴遮帽,緊跟着二爺一塊兒出去了。

    正好在大門口碰到盛修沐回來。

    看到二爺夫妻抱着盛樂蕙,在吩咐管事快快備車,他吃驚問:“二哥,二嫂,你們這是怎麼了?”

    二奶奶等着備車,急的不行,眼裏噙着淚,竹筒倒豆子似的把盛樂鈺天花傳染給盛樂芸、盛樂蕙又去看過盛樂芸等等,一併告訴了盛修沐。

    盛修沐知道盛樂鈺出痘的事,卻不知道原來是天花。他和盛修海夫妻寒暄幾句,疾步回了元陽閣。

    盛昌侯正在焦急踱步,他自己也不知道在等什麼。

    看到盛修沐急匆匆進來,心裏的火就熊熊燃了起來,忍不住罵他:“跑什麼都這麼大人,行事沒有半分沉穩,哪個像個大家子弟”

    盛修沐從小被父親罵慣了,也不在意,道:“我聽說鈺哥兒和芸姐兒都染了天花…….”

    東瑗後背一僵,搶在盛夫人前頭開口問:“誰說芸姐兒染了天花?”

    盛夫人也緊張看着盛修沐。

    盛修沐就把在大門口遇到盛修海夫妻的事,告訴了他們。

    盛樂芸也染上了?怎麼她的乳孃和丫鬟們沒有來稟告說大小姐不好了?

    東瑗眼前暈眩,倘若盛樂芸真的染上了……那麼,天花在盛府擴散嗎?

    電腦壞了傷不起……昨晚不知爲啥突然就無法開機了,早上七點就爬起來去修電腦......我今天會盡量多更幾章。本月最後一天了,姐妹們粉紅票全力輸出啊……(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
    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