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177節 護子(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177節 護子(1)字體大小: A+
     

    轉眼六月,盛京的天氣逐漸炎熱。

    盛昌侯病好之後,在家休養了半個月,依舊每日上朝。

    盛家針線上的趕着替秦奕做嫁妝,家裏人的夏季衣裳反而拖到了六月才做。

    六月初十這日,天氣晴朗,明晃晃的日光照在雕花窗櫺上,輕塵在光束裏輕舞。

    東瑗早早起牀,給盛夫人請安後,抱着誠哥兒回了靜攝院,給他掛上一個瓔珞盤螭項圈,項圈下墜了長命百歲的小巧金鎖。

    今日是誠哥兒百日,這是東瑗爲他準備的禮物。

    這個年代並不過百日,所以盛修頤對東瑗這一舉動很奇怪。他見東瑗開心,也沒有反對,抱過誠哥兒時,看了看他脖子上的項圈,下面墜着的金鎖上繫了鮮紅的蝙蝠結穗子,就問:“這是誰做的?”

    東瑗笑道:“我做的。”

    盛修頤頓時默不作聲。

    東瑗側眸問:“怎麼了?”

    盛修頤沉吟片刻,才道:“很特別……”

    東瑗瞬間明白他想說什麼。嫌她做的穗子不好看呢!估計盛修頤心裏很想誇一句好看,又是在誇不下口,只得說很特別。

    “兒不嫌母醜!”東瑗道,“是娘做的穗子,就很好看。是不是誠哥兒?”

    誠哥兒裂開嘴,咯咯笑個不停。

    他現在已經能笑出聲,而且很愛笑。

    東瑗覺得誠哥兒很給面子,心裏吃了蜜一般的甜,忍不住睥睨盛修頤,頗有小人得志的挑釁意味。

    盛修頤就忍不住被他們母子逗樂,跟着笑起來。

    薔薇進來稟道:“大奶奶,針線上的孫媽媽送了布料來。請您挑選夏衫的衣料呢。”

    東瑗讓請進來。

    孫媽媽大約四十來歲,胖墩白淨,進門就給東瑗和盛修頤行禮。她身後的小丫鬟捧着托盤,裏面放了各色的布料。

    薔薇接過來,放在炕几上。

    誠哥兒看到托盤裏花花綠綠顏色鮮豔的料子。伸手想去抓。盛修頤瞧着有趣。就讓他湊近布料,抓在手裏玩。

    孫媽媽的視線被誠哥兒吸引。又連忙垂了頭。

    東瑗問她:“侯爺和夫人的夏衫做了嗎?”

    蘇媽媽道:“夫人說,先給幾位爺和奶奶們,少爺和小姐們做了。夫人和侯爺的最後再做。夫人還說。讓大奶奶別推辭,夫人每年的衣裳都穿不完,不着急。大奶奶穿得好看,夫人瞧着喜歡。也是大奶奶的孝順。”

    東瑗聽着孫媽媽這席話,便知道是盛夫人特意叮囑的。

    盛修頤則在一旁笑。他覺得母親對東瑗很瞭解,不用猜都知道東瑗一定不會越過公婆先做衣裳。他對東瑗道:“你先挑了,二弟和二弟妹纔好挑,孩子們也等着新衣穿…….”

    除了盛夫人和盛昌侯,這個家都是東瑗和盛修頤最大,別人是不會越過東瑗和盛修頤的。

    東瑗便不再推出,挑了六件褙子、六條襴裙的衣料,又幫盛修頤挑了六件夏衫直裰。

    孫媽媽拿了料子,一一收起來,笑道:“奴婢還要給二爺和二奶奶送料子挑,就先去了。”

    東瑗笑笑道好,讓薔薇賞了個一個裝着兩顆八分銀錁子的荷包。

    孫媽媽欲推辭,見東瑗給的誠心,就道謝接了。

    孫媽媽和那小丫鬟又去了二爺的喜桂院。

    二奶奶葛氏正在東次間臨窗大炕上和葛媽媽撥算盤,面前放了賬本,不知是記什麼的。一聽說針線上的孫媽媽來了,二奶奶便知是做夏衫的事,忙收了賬本,讓請了進來。

    孫媽媽和那小丫鬟進來,先給二奶奶行禮。

    二奶奶笑着讓小丫鬟搬了錦杌給孫媽媽坐,明知故問她來做什麼。

    孫媽媽說了來意,就讓小丫鬟把托盤放在炕几上。

    二奶奶不看這些料子,卻問孫媽媽:“大嫂選了些什麼料子?你給我瞧瞧……”

    孫媽媽想着,妯娌之間大約是怕選了相同的,就笑着道:“大奶奶選過的,奴婢已經收了起來。這裏頭的,二奶奶您放心選……”

    二奶奶臉色一沉,冷笑着把托盤一推,對孫媽媽道:“隨意給我做就是了,今日沒心情選。”

    孫媽媽愣住,不明所以,爲難看着二奶奶,陪着笑臉道:“二奶奶,奴婢怎麼好替您做主?您若是都不喜歡這些,說了料子,奴婢再去添置……”

    葛媽媽在一旁給二奶奶使眼色。

    二奶奶心裏存了一口氣,薛氏東瑗不過是繼室而已,來了就讓自己撿她挑剩下的衣裳穿。可想着婆婆對薛氏東瑗的維護,又想起她身上還有什麼郡主的爵位,惹了她,就是惹了婆婆,白討沒趣。

    二奶奶忍着不快,道:“再去添置倒不必…….”然後眼眸轉了轉,附耳低聲和葛媽媽說了幾句。

    葛媽媽微微頷首,起身出去了。

    孫媽媽心裏也不舒服,她忍不住腹誹:二奶奶無緣無故的,給她一個做下人的臉色看,真不像個做主子的氣度!

    倘若孫媽媽做錯了什麼,二奶奶冷臉她也認了。可是她恭敬勤快,在府裏也十幾年,二奶奶這點體面也不給。

    想着,就擡眸看了二奶奶一眼。

    二奶奶正興致闌珊挑着衣料,半晌也沒有選出一塊。

    過了片刻,葛媽媽便領着二小姐盛樂蕙來了。

    二奶奶笑眯眯喊盛樂蕙坐到她身邊,指了指托盤對盛樂蕙道:“今年夏衫的衣料,蕙姐兒喜歡哪種的?”

    盛樂蕙看着色澤鮮亮的料子,愛不釋手,左挑又挑,選了四間褙子,四條裙子。

    二奶奶這才挑了她和二爺那份。

    孫媽媽想着二奶奶方纔的冷臉,什麼也不敢說了,等二奶奶和盛樂蕙挑好,忙笑盈盈接了,退了出去。絲毫不敢說大小姐盛樂芸應該排在二小姐前頭挑的話。

    二奶奶見孫媽媽沒有吭聲,心裏的不順才平了些。

    孫媽媽而後又去了三爺盛修沐的院子,三爺的丫鬟幫着選了;再去了大少爺盛樂郝的院子,最後纔是大小姐盛樂芸和二少爺盛樂鈺。

    雖然最後兩人都沒得選,倒也不見姐弟二人生氣。笑着跟孫媽媽道謝。說辛苦媽媽。

    孫媽媽便覺得,這個家裏的人都挺和善。只有二奶奶多事。

    家裏的夏衫也是分批做的,到了六月十五那日,東瑗和盛修頤的最先做好了。送來後。東瑗就穿在身上。給盛夫人請安。

    那日請安正好看到二奶奶葛氏,她就笑着同她見禮。

    二奶奶葛氏的目光在東瑗的衣裳上轉了轉:藕荷色折枝海棠褙子,草綠色輕羅襴裙,不管是顏色還是料子。並不比二奶奶的衣裳好。

    二奶奶因爲做夏衫存在心裏的氣,也就消得差不多了。

    見二奶奶目光落在自己的衣衫上。東瑗就想起前幾日薔薇和她說的那些閒話:說什麼二奶奶因爲做夏衫,對孫媽媽大發雷霆,隱約是對東瑗先做夏衫很不滿意。

    東瑗就笑了笑。

    請了安回來,換了家常的褙子,東瑗拿出針線來給盛修頤做中衣。

    羅媽媽等人在一旁服侍着。

    卻聽到院子裏有爽朗的笑聲,聽着十分耳熟。

    東瑗把針線放下,笑着問道:“是不是橘香進來了?”

    橘紅就忙撩起氈簾出去瞧。

    片刻,挺着大肚子的橘香就挽着橘紅的胳膊走了進來。

    羅媽媽忙起身,笑道:“你怎麼進來了?挺着個大肚子還四處跑。”

    東瑗也笑。

    橘香先微微屈膝給東瑗行禮,被橘紅攙扶住,才道:“在家裏很是無趣,想着快兩個月沒有進來瞧奶奶了嘛,今日天氣又好,就來了啊。”

    她已經有六個月的身孕了。

    東瑗讓她炕上坐。

    橘紅和薔薇就忙扶着她,給她墊了兩個大引枕靠在背後。

    “我懷誠哥兒的時候,六個月還不及你這肚子一半大呢。”東瑗笑道,“你別不是懷了雙胞胎吧?”

    羅媽媽也笑道:“都說她肚子大,像雙胞胎。”

    橘香就甜甜笑了起來。

    羅媽媽則看橘紅。

    橘紅被羅媽媽看得不自在,撇過頭去。她知道羅媽媽的意思,又催她出去呢。橘紅不想像橘香那樣出去,整日在家等着二莊回來,她會覺得很難熬。她寧願在東瑗跟前,這樣心裏踏實些。

    二莊不像大莊那麼體貼會疼人,他像個木頭人。

    橘香雖懷着孩子,還是那麼活潑多話,問了東瑗和誠哥兒的好,又問屋子裏衆人,看到一旁的薔薇,就笑道:“聽說薔薇爲了世子爺身邊的來福,今年臘月就成親,是不是?”

    薔薇臉微紅,笑而不答。

    羅媽媽笑道:“現在不能叫來福。他出去了,用了本名本姓,叫孟新平。以後就是孟新平家的…….”

    因爲盛昌侯生病,原本打算四月底出去的來福捱到五月中旬纔出去,換了原本的姓名,在西大街開了間米鋪,纔開張不久。

    橘香笑道:“哎喲,原來是孟新平家的……”

    薔薇臉通紅,轉身就要走。

    羅媽媽一把拉住她,說再也不拿來福取笑,薔薇纔好了些。

    橘香來了,靜攝院就前所未有的熱鬧,東次間幾個人時時笑聲溢出來。

    東瑗留橘香吃了午飯,才親自讓府裏可靠的小廝送她回東瑗陪嫁的宅子裏。

    下午姨娘和孩子們來請安,一向同盛樂鈺一起來的盛樂芸卻是單獨來的。

    東瑗問她:“鈺哥兒呢?”

    “鈺哥兒發熱。”盛樂芸面帶愁容,“祖母已經請大夫來了……”

    東瑗臉色微斂,起身對幾個姨娘道:“你們先回去吧。”,又對盛樂芸道,“走,我們看看去。”

    第二更,繼續求粉紅)



    上一頁 ←    → 下一頁

    斬龍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
    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