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174節 風波(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174節 風波(2)字體大小: A+
     

    “聽說半道上孩子就落了……”盛夫人說着,神色有些黯然。

    東瑗就不敢再深問了。

    袁璞瑛懷着盛家二爺盛修海的孩子,是盛家的子嗣,怎麼可能光明正大離京?盛家不願娶,袁家不願意嫁,可這兩家都不會想留下話柄。

    定是有人下手的。

    到底誰下的手,東瑗就不敢問了。

    她也不想知道。有些祕密不知道才最安全。

    自鳴鐘響起,已經子正,盛夫人雖擔心不已,卻也困了,和東瑗說着話兒,眼皮就撐不住。

    東瑗勸她到牀上躺躺。

    盛夫人一想,盛昌侯父子今夜定是不會回來了,就聽了東瑗的勸,起身進了內室。又對東瑗道:“你不要回去了。雖說在府裏行走,可園子裏種了那麼些花樹、果樹,又正是春夏跌交,要是半夜裏撞了花神、樹神的就不好。你在我暖閣裏歇一夜吧。”

    東瑗正要說好,香櫞進來稟道:“大奶奶,羅媽媽和尋芳、碧秋幾個都來了,問您是否回院子歇息。”

    在盛夫人的暖閣睡,總是不太方便。

    盛夫人聽說羅媽媽帶着一羣服侍的來接東瑗,就笑道:“既這樣,你回去歇了。”

    多些人陪着,走夜路也安全。

    東瑗道是,幫着康媽媽服侍盛夫人躺下,才起身回了自己的院子。

    雖吩咐過讓滿院子的丫鬟婆子們早早歇下,可盛修頤和東瑗未回來,滿院子的誰也不敢去睡。檐下站着的小丫鬟扛不住,眯着眼睛打盹,一個晃悠,踉蹌了兩步,差點摔倒,倒讓她猛然清醒過來。

    遠處便有腳步聲傳來,在靜謐的午夜特別清晰。

    守門的婆子知道是接大奶奶的人回來了。忙開了門。

    東瑗進了門,就讓尋芳吩咐衆人都去歇下,明日還要當差。只留了薔薇、羅媽媽和橘紅服侍她。

    盥沐一番後,東瑗反而沒有了睡意。

    “還是沒有消息嗎?”羅媽媽問東瑗盛修頤的事。也跟着着急起來。

    東瑗就把盛樂郝告訴她的話,說給羅媽媽等人聽。

    “會不會是貴妃娘娘?”薔薇問東瑗。

    東瑗搖頭:“鎮顯侯府的人也進宮去了,還有些近臣,自然不是娘娘們的事。大約是皇上不好了……”

    羅媽媽忙捂住東瑗的嘴,嚇得不輕:“瑗姐兒,你怎能這樣口無遮攔說天子不好了?這樣會遭天譴的。”

    君權神授的年代,天子就是應天命而生的人。

    他的生死都是上天的旨意。平頭百姓議論都不行。

    東瑗點頭,羅媽媽才鬆了手。

    可到底東瑗的話不錯,羅媽媽和橘紅、薔薇一時間也擔心起來。倘若是皇帝不好了,朝廷易主,只怕又是一場風波。

    有了風波,處於高位的盛家和薛家都不能避免被波及。所以東瑗和羅媽媽等人都憂心。她們依附於盛家,亦同樣需要薛家作爲後盾和保障。這兩家倘若有事,她們也沒有好日子。

    傾巢之下安有完卵?

    說了會兒話。東瑗讓羅媽媽幾人也去歇了,自己放了幔帳躺下。

    倘若盛樂郝的話是真的,東瑗可以肯定是元昌帝出了事。

    他到底怎麼了?

    對於元昌帝。東瑗記憶中一直是一雙潑墨般濃郁的眸子,放肆又霸道,糾纏着她,令她心生恐懼。

    這種恐懼,連誠哥兒出世都未曾消失過。

    當年的楊妃,有夫有子,還不是照樣進宮侍君?

    若是元昌帝不好了……

    她深深嘆了口氣,心底居然有這等盼望。

    次日清晨,盛夫人一夜未闔眼,把外院的總管事林久福叫來。讓他派人去宮門口打探消息。

    二爺盛修海早上纔來給盛夫人請安,狡辯道:“孩兒不知父親和大哥、三弟徹夜未歸,今早才聽說。娘,要不要孩兒去打聽?”

    他雖是通房生的,卻是養在盛夫人名下,所以他喊盛夫人爲娘。而不是母親。

    盛夫人對他這般亡羊補牢的示好很不悅,心裏想着昨夜的事,覺得自己一再對盛修海寬容,他卻並不領情,只當盛夫人好騙、好糊弄。她想着,當即淡淡道:“哪敢勞動你?我讓林總管打聽消息去了。你放心,你哥哥和三弟不在,外院還有郝哥兒,你好生養着身子要緊……”

    說罷,又把昨夜盛樂郝半夜進來請安的事,說了一遍。

    二爺頓時一張臉漲得通紅,垂手立着。

    盛夫人也不理他。

    他自己覺得無趣,只得又厚着臉皮道:“娘,孩兒去外院看看情況。”

    盛夫人輕輕頷首,二爺忙不迭逃了。

    連二奶奶也覺得臉上臊得慌。

    到了巳正,盛昌侯父子終於回了盛府。

    盛夫人聽到消息,連忙和東瑗、二奶奶葛氏、表姑娘秦奕去垂花門口迎接。

    父子三人大約是一夜未睡,臉上都有倦色,眼底有濃濃陰影,在大門口迎接的二爺陪着一同進了內院。盛昌侯神情含怒,盛修頤表情如常清冷,三爺盛修沐臉上含着忐忑。

    看到盛夫人,盛昌侯斂了怒焰,衝她頷首:“回去吧。”

    盛夫人看着他們父子三人完整歸來,心裏一喜,就忍不住眼淚簌簌。

    盛修頤和盛修沐兄弟忙上前,給盛夫人行禮,一左一右擁着他,安慰道:“娘,您別哭,我們不是好好的回來了嗎?”

    盛夫人抹了淚,哽咽道:“娘這不是高興嗎?”

    盛昌侯回頭,輕聲咳了咳:“不過是在宮裏過了一夜,你平白操這些心做什麼?”

    盛夫人忙抹了淚不再哭了。

    有盛修頤和盛修沐兄弟在盛夫人跟前,二爺盛修海就完全插不上話。

    東瑗妯娌也不用上前服侍。

    進了元陽閣,盛昌侯很不客氣對衆人道:“都回去!又不是有什麼事,都在跟前做什麼!”

    二爺、二奶奶葛氏和表小姐秦奕就忙行禮,退了出去。

    東瑗不知道公公到底是衝誰發火,見他情緒不善,又說了那樣的話,連忙也要出去。

    “阿瑗,你略站站。”盛修頤當着盛昌侯的面,公然喊她。

    盛昌侯臉色一沉。

    盛修頤就給盛夫人和盛昌侯行禮:“爹爹昨日一夜未睡,孩兒不打攪爹爹歇息,先回院子了。”

    盛修沐也連忙起身告辭。好像很怕盛昌侯怒氣的黴頭觸在自己身上。

    盛昌侯冷哼一聲,轉身去了淨房更衣。

    盛夫人放下的心,又提了起來。可盛昌侯正在發火,她也不敢留盛修頤和盛修沐兄弟,怕侯爺責罰孩子們。

    盛修頤夫妻和三爺盛修沐告辭後,盛夫人吩咐小丫鬟去廚房做了什錦麪,等盛昌侯洗漱一番換了家常的衣裳出來,對他笑道:“侯爺吃些東西再睡吧。”

    母雞熬化成湯,用來下的什錦麪,特別香醇,盛昌侯才覺得胃裏隱隱作痛。何止昨夜沒有用膳,昨日中午就沒吃,還熬了一夜。

    胃裏早已空空。

    只不過他心裏有事,又被盛修頤氣得半死,不覺得餓而已。

    此刻聞着香濃的什錦麪,食慾就起來了。

    他坐在盛夫人對面的炕上,端起什錦麪吃了起來。一碗下肚,胃裏反而更加空了,問還有沒有。

    盛夫人忙說有。

    香櫞就親自去了小廚房,替盛昌侯再盛了一碗來。

    三碗麪下肚,盛昌侯才覺得胃裏舒服不少,暖融融的。

    他緊鎖的濃眉這才微微展開。

    盛夫人一直欲言又止,想問又不敢問,怕惹惱了盛昌侯。盛昌侯瞧在眼裏,放了筷子才道:“昨夜很擔心吧?”

    盛夫人嘆了口氣,道:“我和阿瑗幾乎一夜未睡。我真是擔心受怕,心就一直懸着。侯爺,宮裏到底何事,怎麼您和頤哥兒、沐哥兒,音兒也不遞一個回來?”

    盛昌侯頓了頓,看了眼屋裏服侍的人。

    眸光犀利,康媽媽等人連忙全部退了出去。

    等滿屋子服侍的丫鬟們都退了出去,盛昌侯嗓音微低,道:“陛下前日去呈景山狩獵,遇了刺客…….”

    盛夫人只差驚呼,失措捂住胸口。

    “……被射中了一箭,箭上有毒,當即從馬上摔了下來。前日夜裏連夜回了宮,召集太醫診救。”盛昌侯道,“今日早朝,婁友德只說陛下染了風寒罷朝,不說陛下有事。昨日早上,陛下倒是醒來了,卻吐了一口黑血,又昏迷過去。太醫院的人也嚇住了。我剛剛從宮裏回來,娘娘派人給我遞信,我叫上頤哥兒就進宮了。陛下生死未卜,哪裏敢遞信出來給你們?”

    “如今呢?”盛夫人緊張問道,“陛下怎樣了?”

    盛昌侯咳了咳:“陛下若有事,我們會回來嗎?”

    盛夫人這才驚覺自己緊張過度了。

    “已經清了毒,性命無礙,今早卯正醒了過來。”盛昌侯神色又是一斂,“掌院太醫說殘毒還是不能全除,但能救回這條命,已是萬幸。”

    盛夫人就長舒一口氣。

    她魂都嚇沒了。

    “查出是誰行刺了嗎?”盛夫人又問。

    盛昌侯搖頭:“還在查。刺客是單獨一個人,身上沒有任何表明身份的東西,射中了陛下就自盡了,像是個死士。誰是幕後黑手,只怕要費些時日才能查出來。”然後又道,“你別操心,朝廷之事有我……”

    然後就想起了盛修頤,冷哼一聲。



    上一頁 ←    → 下一頁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都市極品醫神
    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