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173節 風波(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173節 風波(1)字體大小: A+
     

    到了酉正,天色漸漸暗下來,東瑗心裏想着誠哥兒,對盛夫人道:“娘,我先回去瞧瞧誠哥兒,吃了飯再來。已經這個時辰了,您還沒有用晚膳呢。再怎麼着急,也要吃了晚飯啊。”

    然後對香櫞和香薷道,“你們服侍夫人用膳……”

    盛夫人覺得東瑗對孩子時刻割捨不得的心,很像她年輕時候對盛修頤兄弟的感情,她很是理解,勉強笑着道:“你去吧,這裏有她們服侍呢。你也不用再來,倘若頤哥兒回來,我叫人去告訴你。”

    東瑗道是,轉身就出了元陽閣。

    她先去楨園看了一回誠哥兒,而後纔回了自己的靜攝院吃飯。

    不管有何事,都不能耽誤正常的吃飯,否則身子不好,什麼都扛不住。

    東瑗中午回來吃飯,就把盛修頤和盛昌侯進宮的事,說給了羅媽媽和橘紅聽,此刻她回來,見她吃飯時心不在焉,羅媽媽和橘紅便知道世子爺尚未回府。

    “瑗姐兒,可能是宮裏設宴,纔回來晚了。”羅媽媽安慰東瑗。

    東瑗把口裏的米粒咽盡,才道:“倘若不是大事,應該遣人回來告訴一聲。世子爺被侯爺叫走的時候,我和夫人都知曉。明知家裏人會擔心,世子爺不會這樣粗心大意…….”

    宮裏定是有事的。

    可到底什麼事?

    東瑗的心有些亂。

    在元陽閣的時候,盛夫人焦急萬分,東瑗就是再擔心,亦不敢表現出來,怕惹得盛夫人更加不安。

    到了自己的院子,她的眉頭就不曾鬆過。

    她對宮廷的瞭解,主要是她前生看過的書籍和影視作品,還有在薛家聽祖父和祖母閒聊時的隻言片語。

    對於這個年代的宮廷,她實在太陌生。

    因爲陌生。東瑗着實想不到到底會發生什麼,纔會讓盛昌侯父子三人入了夜都不回家。

    她草草吃了半碗飯,薔薇就吩咐小丫鬟們把炕幾擡下去,換了新的炕几上來。又端了熱茶給東瑗。

    “奶奶,要不要我去打聽?”薔薇低聲問,“爺一直不回,他身邊的人應該也會去打探消息吧?可能外院的人知道些什麼,只是瞞着您和夫人……”

    東瑗想起處置陶姨娘時,盛修頤原本就想對她撒謊,不讓她知曉那事的。對於內宅的女人。盛昌侯父子的態度很相似:自己能多做些,就不讓內院的女人們操心。

    倘若出了事,不管是盛修頤還是盛昌侯,都會想法設法瞞着東瑗和盛夫人,免得她們爲之憂心。

    “不用。”東瑗道,“既然不想傳到內院,自然是不想我和夫人擔心。咱們貿然去打聽,不是辜負了世子爺和侯爺的心意?”

    就算知道。她們這些大門不出二門不邁,依靠男人生存的女人,又能做什麼?

    知道了。就不擔心嗎?

    會一樣的很擔心!

    東瑗深吸了一口氣,起身帶着薔薇去楨園看誠哥兒,囑咐羅媽媽和橘紅安排好院子裏的事,一切都跟從前一樣。

    “倘若夫人身邊的人來尋我,就告訴我在楨園。”東瑗臨走的時候,對羅媽媽道。

    羅媽媽道知道了。

    到了楨園時,誠哥兒又睡了。

    東瑗坐在孩子小牀之側,靜靜想着自己的心事。

    一直到了亥初,盛修頤父子都不曾回來。此刻,城裏已經宵禁了。他們是不可能今夜出宮的。

    東瑗心口似什麼堵住了般,很沉重。她起身去了盛夫人那裏。

    盛夫人斜倚在臨窗大炕上,眼角有淚痕,看到東瑗進來,還以爲是報信的丫鬟,一個激靈起身。看到是東瑗和薔薇。又嘆了口氣。

    “阿瑗,我的心都碎了……”盛夫人拉着東瑗的手,聲音哽咽,“這到底是何事?侯爺從來不曾這樣不聲不響徹夜不歸的。”

    東瑗也不知何事,只是說些場面上的話安慰盛夫人,讓她別擔心。其實她自己也擔心,眉宇間的凝重再也掩飾不住。

    片刻,康媽媽進來稟告盛夫人:“……都過了一個時辰了,夫人,內院還落鑰嗎?”

    離平常內院落鑰都過了一個時辰。

    盛夫人蹙眉,半晌拿不定主意,看了眼東瑗,好似再問她的意見。

    東瑗道:“娘,門上都有值夜的婆子,爹爹和世子爺、三爺回來,自然有人開門。還是落鑰吧。深夜不落鑰,倘若有事,爹爹既擔心外面,還要擔心家裏,多不好?”

    盛夫人點頭:“你說的是。”

    然後讓康媽媽吩咐下去,內院落鑰,各處都歇了,不用再等。

    東瑗也派了個小丫鬟去靜攝院,告訴羅媽媽和橘紅,安排幾個丫鬟值夜,其餘人都歇了。

    去靜攝院報信的小丫鬟回來,盛樂郝居然跟着一起過來了。

    他應該是從靜攝院來的。

    看到他來,東瑗和盛夫人都微訝。

    盛樂郝給東瑗和盛夫人行禮,道:“祖母、母親,孩子聽說爹爹和祖父、三叔去了宮裏沒回來,孩子想着來看看,祖母和母親可有吩咐。”

    盛夫人聽着這話,很是感動。

    她衝盛樂郝招手,讓他坐到自己身邊的炕上,輕輕摟了他,道:“好孩子,你有心了……”

    盛樂郝表情有些不自然,顯然對盛夫人這般親暱不習慣。

    盛夫人就放開了他,只拉着他的手,問他:“外院的管事們可說了什麼不曾?你知道你祖父和爹爹怎麼還不回來嗎?”

    盛樂郝搖頭,道:“祖母放心,祖父和爹爹定是在宮裏看貴妃娘娘和皇子們,誤了宵禁,才宿在宮裏的……”

    這麼小的孩子專門過來安慰祖母和母親,盛夫人豈有不感動的?當即隱了擔憂,笑着稱盛樂郝說得對,又問他外院唸書如何、丫鬟們服侍可盡心、生活上是否順心,可有什麼趣事。

    盛樂郝一一仔細回答了。沒有敷衍。

    從前盛夫人問他話,他總是說好,從來不願跟盛夫人多言。此刻見他這樣,好似回到了童年、盜竊之事沒有發生之前的日子。

    盛夫人眼裏不禁有淚。注意力卻被分散了。

    說了半晌的話,東瑗道:“郝哥兒,你明日不用唸書嗎?”

    盛樂郝說要。

    “哎唷,那快回去歇了。”盛夫人看了眼牆上的自鳴鐘,雖不捨,還是放開了盛樂郝的手。

    盛樂郝又安慰盛夫人和東瑗幾句,起身告辭。

    東瑗笑道:“娘。我送送郝哥兒……”

    盛夫人含笑點頭。

    已經快到了子初,夜深靜謐,空氣裏有些寒,東瑗送盛樂郝出了元陽閣,盛樂郝腳步微頓,對東瑗道:“母親,今日不僅僅是父親和祖父、三叔沒有出宮,鎮顯侯府的老侯爺。還有好幾位大臣,都在宮裏。太醫院的人也都在深宮待命。母親,怕是宮裏有貴人出了事……”

    看着孩子一言一句說的齊整。東瑗心裏猛然一突。壓了壓心緒,她低聲笑道:“我知道了,你回去歇了吧。”

    盛樂郝見東瑗沒有深問,看了她一眼,這才道是,帶着他的小廝煙雨走了出去。

    回到元陽閣的東次間,盛夫人跟東瑗感嘆:“郝哥兒今年才十二歲,怕我們娘倆着急,深夜進了內宅來安慰咱們。倒是整日在家的人,不見登門說句貼心的話。”

    整日在家的人…….應該是指二爺盛修海。

    盛修頤和盛昌侯父子三人連夜不歸。可能盛修海不知道;可內院到了亥正才落鑰,他應該是清楚的。

    這樣反常,他不會打聽嗎?

    只要一問,就會打聽出盛修頤父子三人不歸的事啊。

    十幾歲的孩子都知道盛夫人和東瑗會擔心,二爺難道不知?

    他這樣裝聾作啞,盛夫人原先着急。倒是沒有想到他。如今有了對比,心裏就有幾分不快。

    “阿瑗,你也知道,海哥兒不是我肚子裏養的,原本就隔了一層。”盛夫人嘆氣,“我也不曾像頤哥兒和沐哥兒那樣嚴厲教養他,對他到底少了些責罵和苛求,多些寬容。他卻只當我一味的羸弱好欺……”

    話題和心思就轉到了二爺盛修海頭上。

    自從去年被盛昌侯打了一頓,二爺盛修海好像就丟了差事,再也沒有正經任差,整日裏外頭、家裏閒逛。

    他從前是在都尉府做校尉,從五品的官職。

    婆婆抱怨小叔子,不管是不是婆婆親生的,東瑗這個做大嫂的都不好接口,她只是賠笑着坐在一旁,聽盛夫人說二爺的事。

    “……先去的袁提舉那個女兒,建昭侯府原先想管,怎奈袁三太太哭着說已經是三服的兄弟,不想讓袁家插手。”盛夫人提起二爺,不知怎的,就想起了去年袁家那樁事,低聲和東瑗道,“而後袁三太太就帶着袁小姐和孩子,離了京師。建昭侯府也跟她們斷絕了來往。”

    袁提舉的女兒,就是說袁璞瑛,那個懷了二爺盛修海的孩子,二爺想讓盛昌侯幫着娶進門做貴妾的姑娘。

    怎奈她們是建昭侯袁家的族人。

    雖然早已不親近,可出了這等事,別人提起,還是會把流言蜚語落在建昭侯府頭上。建昭侯自然不同意袁璞瑛進盛家做妾。

    而且建昭侯是站在鎮顯侯薛家那邊的。

    雖然東瑗嫁到了盛家爲媳,可朝中政壇上,從來不認爲盛家和薛家是一派勢力。

    “那孩子……”東瑗有些吃驚。

    她還以爲袁小姐和那孩子已經沒了…….

    不成想,竟然是離了京師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
    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