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170節 反應(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170節 反應(2)字體大小: A+
     

    陶姨娘這麼一跪,哭得傷心,屋裏服侍的丫鬟們都很聰穎,不等薔薇暗示,就退了出去。

    薔薇和橘紅年輕,怕陶姨娘在她們跟前抹不開,也退了出去,只留羅媽媽在東瑗跟前服侍。

    東瑗這纔開口,對陶姨娘的丫鬟荷香道:“快扶你們姨娘起來……”

    陶姨娘的頭磕在地上,就是不起身。

    她重重給東瑗磕了三個響頭後,才擡起頭看東瑗,淚水磅礴,整個人虛弱得可憐,瞧着心生憐惜。

    她才二十三、四歲吧?

    在東瑗曾經生活的年代,她可能是剛剛大學畢業的女孩子,正是人生如花盛綻的美好年華。而在這個年代,她已經是六歲孩子的母親。

    她跪在地上,挪動膝蓋向前,跪在東瑗腳邊,哭道:“姐姐,我身子骨不好。這一去,不知何時才能痊癒回來。二少爺最是聽話孝順,求姐姐替妹妹看待一二,妹妹給姐姐磕頭。”

    舍不下鈺哥兒是真心的,卻也不是她哭成這樣的原因吧?

    她在等東瑗給她一個答案。

    她說,此去不知歸期…….

    她很聰明,清楚自己不是被送去家廟,而是莊子,她有被接回來的那天。可遙遙無期的等待,會讓她痛苦不堪。她想知道盛修頤是否向東瑗透露過,何時接她回來。

    所以她說着說鈺哥兒,想用鈺哥兒來打動東瑗。

    “別哭了。”東瑗卻溫和而笑,“世子爺昨夜告訴了我,你身子骨不好,爺體諒你,送你出去修養。你如今哭得這樣厲害,旁人瞧在眼裏,會道出是非的……你知道,府裏的下人們總是說三道四。要是傳到鈺哥兒耳裏……”

    陶姨娘身子一震,她的眼淚再也流不出來。

    薛氏知道,她知道陶姨娘爲何被送走!

    因爲她說了盛修頤一模一樣的話:別叫人看出端倪,否則謠言對盛樂鈺不好!這話昨晚盛修頤就說過。

    肯定盛修頤告訴薛氏的。

    陶姨娘拿盛樂鈺做藉口逼問東瑗歸期。東遊就拿盛樂鈺回擊她。

    “快起身!”東瑗看了眼羅媽媽,讓羅媽媽和荷香一起,攙扶起陶姨娘。

    這次,陶姨娘沒有再掙扎,順勢站起了身子。

    “原先你們姊妹都在我跟前,大家一處,每日熱熱鬧鬧的。如今你要去莊子上。我心裏也是不忍的。”東瑗嘆氣道,“可留着你在府裏,溼氣太重,對你也不好。我只能忍着,同意你出去……”

    她的語氣,好似從前和姨娘們姊妹情深,感情有多麼好似的。

    可東瑗進府這些日子,對姨娘們雖不打壓。卻也冷淡得很,還不如對自己身邊的丫鬟們親切。

    原來她也會做戲!

    陶姨娘心頭又是一跳。

    爲何到了這一步,她才發現府裏的人藏龍臥虎。並沒有人比她笨。

    至少薛氏不比她笨。

    她從前真的小看了薛氏,還以爲她只是個自恃美貌拉攏盛修頤心的嬌滴滴的貴族小姐。

    如今看着東瑗這番虛假卻聲情並茂的做派,陶姨娘對自己從前的大意與輕舉妄動悔恨不已。

    再給她一次機會,她絕對不會如此輕敵。

    她垂首,咬了咬脣。

    “俗話說,千里打廠棚,天下沒有不散之筵席。”東瑗又感嘆道,“況且你又不是不回來。世子爺說,溼毒不能用藥,要慢慢調養。雖說調養很慢。但只要你身上的病好了,心裏明白過來,自然會接你回府。”

    陶姨娘猛然擡頭,看了眼東瑗。

    這話是在回答她方纔的問句嗎?

    薛氏的話,是不是在警告她:要等她想明白,等她徹底沒有了歪念。纔會接她回府?

    那是什麼時候?是不是永無回府之日?

    盛修頤把陶姨娘的計謀都說給了薛氏聽,那麼薛氏爲了自己和孩子,會不會在盛修頤面前說壞話,從此就不肯讓陶姨娘再次入府?

    想到這些,陶姨娘有種前所未有的清晰與絕望:原來她在世子爺和大奶奶面前,是如此渺小!他們要打殺她,哪怕她有了孩子,哪怕她兒子再受寵,都可以用這等法子處理了她!

    她再也不敢強勢和試探,又跪下磕頭:“姐姐,妹妹定會好好養病,早日健朗,回來盡心盡力服侍您!您在府裏保重身體,妹妹祝您和三少爺萬事如意,事事順心。”

    放下了一切,在哀求東瑗。

    同樣是孩子的母親,自然明白骨肉分離的痛苦。倘若讓誠哥兒立刻東瑗片刻,東瑗心裏都跟貓撓一樣。

    她又如何不能體會到陶氏想早日回府,害怕從此見不得盛樂鈺的心情呢?

    她既然已經能在求東瑗,而不是用鈺哥兒逼她,東瑗也見好就收,道:“你放心去吧,早日回來。”

    一句早日回來,終於讓陶氏的心微定。

    她的態度越發恭謙卑微。

    東瑗喊了薔薇進來,讓她打水來給陶姨娘洗臉。

    “抹些脂粉,出去的時候笑着。你是出去養病,是世子爺給你的恩典,對你的憐惜,應該高興。你又不是犯了錯。”東瑗笑着對陶姨娘道。

    陶姨娘看着東瑗自欺欺人,也跟着苦笑,頷首道是。

    東瑗就讓薔薇和橘紅服侍陶姨娘上妝,還賞了她一個赤金蝙蝠鬧春的鳳鈿。

    橘紅上妝手藝很好,東瑗的脂粉、胭脂又是宮裏內造的,片刻就將陶姨娘臉上的憔悴掩住,整個人比平日裏還要光豔幾分。

    她平日裏沒有化過這麼精緻的妝容。

    陶姨娘看着鏡中的自己,明眸若秋水,粉腮賽煙霞,只要不在薛氏跟前比,也是個豔麗奪目的女子。

    偏偏她倒黴,她的主母是名冠京華的第一美人,比東瑗一比,她就變得普通平凡了。

    想着,陶姨娘站起身子,給東瑗屈膝行禮。

    東瑗微微頷首,吩咐她路上小心。

    荷香就攙扶着陶姨娘,出了靜攝院。

    陶姨娘一走,羅媽媽和橘紅、薔薇都迫不及待問東瑗:“是去哪裏?怎麼我們聽着糊里糊塗的?”

    東瑗把盛修頤一開始編的那套說辭,說給了羅媽媽等人聽。

    “這樣的天氣,哪裏染了溼毒?”羅媽媽不信。

    薔薇和橘紅也不信。

    東瑗笑着不再解釋,拿出針線簸籮,做誠哥兒做衣裳,任羅媽媽等人再問,就是咬定陶姨娘是去養病。

    下午,陶姨娘去了莊子上的事,盛家闔府上下已經都知曉了。

    陶姨娘是二奶奶葛氏的姨母表妹,卻是庶出的,她倆人沒有血脈親緣。二奶奶葛氏向來不跟陶姨娘來往,覺得自己一個嫡妻跟妾室走動,是往下|流走,失了身份。

    可聽聞陶姨娘出府養病,她是不信的。好好的姨娘被送到莊子上去,定是犯了事。

    卻又聽說陶姨娘走的時候,容光滿面,倒真像是得了恩典出府去靜養。

    難道真有這樣的好事?

    二奶奶葛氏不太甘心,就藉故來東瑗的院子探究竟。

    東瑗對她看熱鬧的來意一清二楚,也是一口咬定說陶姨娘是溼毒,怕在府裏溼氣中,才送了出去。

    二奶奶葛氏見她不鬆口,說了很多隱晦的陶姨娘的壞話,想跟東瑗拉近關係。

    東瑗還說不鬆口。

    她只得失望的回去了。

    陶姨娘出去,二奶奶等人驚訝,可在盛修頤其他三個姨娘那裏,卻似在平靜的湖心投下了巨石。

    特別是邵紫檀,她一頭霧水。

    她和陶姨娘關係最好,平日裏有什麼事,陶姨娘總是和她有商有量的,向來不瞞她。

    昨夜世子爺來了陶姨娘那裏,坐了一會兒就走了。邵紫檀就住在陶姨娘隔壁,她也沒聽到什麼動靜。

    怎麼無緣無故這樣不聲不響的走了?

    “你去打聽打聽,看看到底怎麼回事。”邵紫檀對丫鬟蘭芝道。

    蘭芝忙勸住:“姨娘,陶姨娘纔出去呢……”

    雖然說是去養病,邵紫檀卻知道,陶姨娘根本沒有得病。一聽蘭芝的話,邵紫檀回神,再也不敢提去打聽的話,安分守己替東瑗和盛修頤做鞋。

    “出去了?”範姨娘聽到芸香說陶姨娘去了莊子上養病,也是吃了一驚的,“她什麼病啊?”

    “聽說是溼毒。”芸香低聲道,“可誰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咱們府裏這麼多人,怎偏偏她中了溼氣?況且往日瞧見,氣色也很好啊……”

    “可不是?”範姨娘疑惑道,“奇怪了,到底因爲什麼?怎麼一點風頭都不見,就落了這麼大的雨?太反常了。”

    “姨娘,您不是不喜歡她嗎?”芸香笑道,“她出去了,您不高興?”

    範姨娘就笑起來:“我自然是高興的。芸香,侯爺身邊的林大姨娘,是不是去年也說送到莊子上去靜養?後來就病死了啊……一般出去養病,都只有一個下場,就是病死的。我可從未見病好回來的…”

    說着,語氣裏滿是快意。

    芸香則提醒她:“陶姨娘和林大姨娘不同。林大姨娘沒有孩子,陶姨娘可是有二少爺的。”

    範姨娘覺得芸香說的也對。

    那快意就減了一半。

    主僕兩人猜了半天,還是不明白到底怎麼了。最後,範姨娘無聊嘆氣:“沒勁,還要回來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
    斬龍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